0
 

發在這裡可以吧.....?
隨手而起的一篇小小說(?雖然是取材現實但情節為三分真實七分假(?
挑戰第一人稱把自己帶入意外的有感覺~



天水之交的瞬間,那是場傾盆般的大雨。

淅瀝淅瀝,自天界落下的無數細絲,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密集……彷彿像一束束出弓箭矢。

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

名為學校的紅磚建築物在霧氣中變得朦朧,林木在甘霖的洗滌中顯得更青翠些;雀鳥在屋簷下歇息著整理溼透的羽毛大衣,人們急急忙忙躲著大雨。

我漫步在中庭,等待著友人,等待著他,一起回程。

噹噹,鐘聲敲響,放學的群眾似乎更多了。

雨水積成一灘灘水窪,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在我腳下流淌著,過不久它們會不會變得跟海洋一樣廣大?

淅瀝淅瀝淅淅瀝淅瀝淅瀝淅瀝淅瀝---

「我們一起回家吧!」

「我跟你說喔,某某某他又......!好好笑喔!」

人群喧嘩聲傳入我耳,看著一群群人結伴成行,互相打鬧;他們的臉龐是藏不住的快樂喜悅,絲毫不懼雨水帶來的冷冽。

我在角落目送,踱步。

而為甚麼我總要一直待在角落呢?我為什麼不能跟他們一起,朋友群聚簇擁。

我又想起他,想起他帶著一群女生,嘻笑著路過無視我怯懦的招呼,一次次他總是那麼開心。

「你看啦!又是那傢伙!為什麼他會跟人緣那麼好的你在一會阿!」

「她在女生間,很不受歡迎!」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該死,那傢伙也太慢了吧……我在心中埋怨著,用盡全力推開往日記憶。

人群漸漸地稀少。

我不經意將外套裹得更緊了些,看那水氣不停的將我噴濕,一塊塊深色水漬擴散再擴散……

就讓我濕透全身好了,在雨中的自己,更不會被人們察覺我的存在吧。

淅瀝淅瀝淅瀝淅瀝淅瀝----

踢著水,我更靠近沒有建築物遮蔽的外頭,積水淹的更深。

灰黑色的世界將我包圍,模糊再模糊……


「嘿!」

「……………」

「你睡著了嗎?」

「!」

是他。

「你怎麼那麼慢啊!我等很久欸!」

「我一直在等妳啊!但你都沒有來!我們昨天不是才約好要在我教室前面等的欸!」

…………

「還有,我忘了帶傘了!拜託借我雨具啦!」

真受不了他,但,我從他身上卻總是看見陽光。

到底是為什麼呢?

明明總是讓我很糾結......如同雨一般......

他卻笑的燦爛。

「你怎麼那麼濕阿!你這個落湯貓……」

要你管啊!我在心中回嗆,但沒有說出口……

突然間,他的手伸過來,小心彿開我濕透而垂在眼前的髮絲。

時間彷彿被慢動作的撥放,重複……

「這樣比較好看!都濕掉了!」

他又笑了。

突然憶起,那麼多次,我們在陽光下追逐嬉戲---

在功課的書海中互相奮鬥---

在校門口互相等對方,再一起放學----

一次次又一次次。

「我們是朋友喲!永遠的bestfriend!」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雨似乎微微歇止。

「別亂弄!會被別人誤會……過來用我的雨傘啦!」

「多謝拉哈哈!」

在傘下,我們邊走邊聊天,有時是生活的小事,有時是互開玩笑。

在一個轉角,兩人互相道了再見。

我目送他的背影,然後仰望蒼穹。

陰鬱的天庭上,突然佔滿天藍屏幕,完全沒有被烏雲遮蓋;潔白雲朵鑲著午後陽光照射描的金邊,很是好看,雀鳥飛翔天空吱吱喳喳道賀著雨過天晴。

而微風吹拂,髮絲在微風中飄逸,再過不久也會乾吧?。

而內心的天空,雨,也停了。

0
 



 

这里是在翻陈年老窖,不我是说老贴的羽狼(X
有……有初恋的味道!(X
从一开始默默躲在阴冷的角落到最后心中雨过天晴,在人群中的孤独和在对象(?)面前的微甜相对比,挺细腻的
句子蛮柔美的耶,仿佛天空中降下的不是雨,而是粉红色还带着清香的泡泡(?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