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帖最后由 神速青燦 于 2015-10-10 03:35 编辑






























下接一樓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神速青燦 于 2015-10-10 20:02 编辑


























下接二樓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神速青燦 于 2015-10-10 05:37 编辑

















-----------------------------------------以下分隔線----------------------------------------------
後記:

想寫一個狼種的故事,想寫一個身不由己無法變身的狼種的故事。想寫一個努力成為領導人的故事,想寫一個親情的故事。想寫一個愛上狼女的男子的故事,想寫一個否定出身的故事。想寫小蛙和不如自己的狼種的故事,想寫小蛙如何幫助別人的故事。

很久以前我就有一個畫面,小蛙坐在夕陽的木頭歐式走廊上喝著紅茶,看著沿廊的常春藤,這個畫面大概在我考學測的準備期間,在咖啡廳念書時出現的,三四年前了。也想寫一個小蛙和不會變身的狼種相處,教她獸化的故事。歐洲風的畫面一直在我的腦袋裡飛舞,終於被組合出來了。

自己覺得,這是至今最滿意的一部作品。我給自己寫小說的要求是,內容要能有發人深省的東西在,不能僅僅是劇情好看。這次我使用的內容包含親情,尊嚴,身世,堅持,自由和理想以及愛情,從來沒有一次在故事裡討論這麼多主題,而且還能互相配合,所以我自己覺得這是比之前所有作品都好的一部。過去我幾乎只一篇討論一個單一主題,這次是因為劇情所需,才加入這麼多元素,意外的和諧。但是預設主線是親情與愛情,畢竟這兩個元素是最早設定的存在。

此篇腳色相較過去為多,但每一個我都深刻描寫,不管是一開始就死去的滿月,還是很後期才出現的尤娜。我的小說中只會為重要的腳色命名,因為名字常常不夠用啊!文森這個詞已經用了兩次了(惡鄰居中克基斯的鄰居)。

幾個腳色裡我對艾爾特別抱歉,雖然最後他有著美好的結局,且相對其他的短篇中,艾爾是非常幸運的男主角,可是在寫的過程中我好幾次都超想把他弄死,首先想讓他被滿月咬殘,再來又想讓他冷死在雪地裡,還有艾爾用身體去擋雪崩的時候我真的幾乎無法克制讓他在艾咪面前斷氣,然後又想讓艾爾和白王同歸於盡,或者內出血之後終身傷殘等等,最後可憐的艾爾終於撐過後媽的百般折磨奔向幸福,艾爾,你其實才是最勇於挑戰命運的人吧你已經在草稿裡死幾百次了呀(淚目

不只在腦補中一直把艾爾弄死對他很抱歉,劇情中我自己覺得幾乎沒有寫出艾爾的強大,好像他是很廢的男主角一樣。沒辦法,武打鏡頭他競爭不過小蛙,艾爾的強都是別人說的,最終屬於他的鏡頭也只有放水揍同伴那裏,結果馬上又受傷了,調情也不行,好像又沒有別的才能(?)真正可以讓人感到強大的地方好像是他全身上下每個部位都有自己的血條,根本是個坦(?)不過對他很滿意的地方是有寫出我要的個性,即理性沉穩但不沉默,對感情有強烈的渴望卻不孤僻。

艾咪是女主角(?)至少她是整部作品中最重要的腳色,我也很喜歡,艾咪我比較滿意,對她也沒什麼抱怨,一直都乖乖走在設定線上,好孩子(?),其他幾個腳色也都沒有超出控制範圍,總歸來說這次的情況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掌控中,只是無能的後媽一直找不到機會給男主表現一下XD

兩個禮拜,81784個字,叫我神速青燦!(?)
好了現在是上午四點44分,我該睡覺了。

神速青燦 于 2015-10-10 04:53 补充以下内容

我突然想起來一開始還設定過艾爾是鄰國的王子被公爵的侍衛隊毀家滅國本來要報仇最後愛上了艾咪WWWWW
然後有木有覺得配偶是種好危險又好辛苦,很可能是小蛙那種怪物哦!克基斯你看你好幸福!(拍拍艾爾和公爵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太长一段一段看,目前进度到一楼完~

会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是一种怎样的笑啊WWWWWWWWW(望艾尔
话说艾咪这个名字到底?我猜灿你是想到了艾喵?(???
各种很喜欢动物行为的部分啊,虽然说那些动物是人类WWWWWWW(哎
公爵爸爸去逗女儿的那幕好萌啊WWWWWWWWWWWW
话说突然变成动物,就算压力再大一开始也会努力地想要说话吧?既然艾咪很快就重新说话了,那么说明心理障碍并不是那么深啊,为什么过去一直都没有尝试过?
而公爵过去难道也没有不停给女儿道歉并且尝试说明母亲的事情请求原谅吗?就算知道女儿不会说话,但是作为父亲自己这边的话还是要说的吧?
艾尔你们快去私奔啦,私奔!你从小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出来不要被这点挫折打趴啊,那个父亲大人根本疯掉了啊QAQQQQQQQQ

一点小建议,这篇的背景是城堡庄园,是公爵骑士,是欧洲中世纪风情的故事
但是对话里有很多很多很多中式的语言,比如“不妥”、“为虎作伥”、“奋力一搏”、“神采”,比如突然说出的一些东方风情的比喻和诗情画意的句子
这样一不小心很容易出戏啊(抹脸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毛骨悚然笑大概就是野獸笑的樣子(?)

沒有想到艾茵啦,你看後記就知道,先有常春藤才有艾咪,我不知道ivy要翻譯為甚麼好,才寫做艾咪,我當然知道艾咪一般是amyWWWWWW

你看到後面你就知道艾咪為甚麼不說話了,她其實在逃避。
那個慘案的內幕你還沒看到,艾咪其實知道自己是種。
真正獸化後就無法說話的是她的母親。

公爵怕啊,真正怕自己女兒的是公爵!所以他才叫艾爾去照顧,因為他確定,艾爾不怕嘛。
艾爾既不怕又不會說出去,不是很好嘛?

-------------------------------------------
毛這不是建議,我自己覺得這是大問題。
其實寫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糾結不要用成語,盡量避免中式形容,
可是最後還是有,因為礙於筆力不足,或者對西方諺語的庫存量太低了,
有些時候我找不到除了成語更好的方法去形容,結果為了文句流暢,還是用了。
即使明知很違和。

不然你想想,為虎作倀的意象如何簡單通順寫出不參雜中式形容?
我覺得很難,這部分是因為我西式形容依然才疏學淺所致,目前是無法避免的行文缺陷(嘆


【发帖际遇】神速青燦 看見現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見義勇為被刀疤警長克萊爾·地皇鼓勵,獲得 24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好的,那么让我来带着问题继续往下看WWWWWWWWWWW
你也可以翻译成艾米,艾咪会让我脑补一只大金狼咪咪叫,超可爱WWWWWWWW(不
这一次看到前20章,艾咪的境遇让人十分好奇之后的发展(等等
“看你和艾咪的感情發展也很有趣啊”——小蛙你在艾咪前途未仆、艾尔生死两难的境地里说出这种话真的大丈夫?WWWWWWWWWWWW
艾尔快点过去打她一拳!WWWWWWWWWWW(不

用于部分你可以先从故意不用那些有典故意涵的成语俗语词汇开始(尤其是具有地域差异的象征意象和天神名字是大雷)
就算用了中式词汇可以表述得更清楚或是文采更优美,也不要用
你要相信这种时候哪怕你把对话写成翻译体(就是英文翻译成中文的那种比较生硬的味道),效果也比生活背景差异极大的角色们说话用词、语气调子都一致要好得多
尤其是艾咪和小蛙的互动对话实在是太一家亲了啊,小蛙和艾尔、文森的对话看起来也毫无障碍

「你是誰?」艾咪使用狼的語言。
「我是生活在這片山麓的野生狼,風雪這麼大,你為甚麼獨自走著呢?你的狼群在哪裡?」白狼問,大雪中看不清楚牠的表情。
「我……我正在找一個人類。」
「人類?」
「嗯,你看過他嗎?棕色頭髮的男子,長得蠻高大的,灰色眼睛,可能穿著洛士威領地的侍衛隊裝扮,」艾咪一下子沒有防備的全說出來,對她來說任何艾爾的情報都彌足珍貴:「或者你有沒有看到一個穿短袖青衣的小孩子?黑髮黑眼,外國面孔不是本地人,啊!也許是頭大狼,她能變成狼。」

白狼一開始不甚注意聽,但當牠聽到艾咪對小蛙的描述後突然專注起來,艾咪隔著大雪不能察覺牠的變化,白狼沒讓艾咪警覺自己的專注,不動聲色的問:「能變狼啊?甚麼樣子的狼?」

「黑白雙色,白眉白腹,鮮黃眼睛,背上的毛很特別,看起來是黑的,但在特定的光照角度下有青色光澤,像鑽──」
「噢,我見過你說的那男人。」白狼的眼睛驟縮,突然出聲打斷艾咪,艾咪莫名其妙地看著牠,白狼挨近她,以著急的口氣說道:
一个语气上的问题
这时候的艾咪逃出围栏来到暴风雪的荒野里,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她很紧张、很好奇、很害怕、同时还很担心艾尔的安危,她需要抓紧一切时间找到艾尔
而怎么找都找不到、以及丝带被吹走的挫败感会令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富家大小姐更加急躁(比满月时候她去吵小蛙开门还要急躁得多)
因此,这一段艾咪的言谈,不会觉得太过于冷静和复杂了吗?
“人类,我在找一个人类。”
“高大的男子,棕头发的,侍卫队装扮,就是附近洛士威领地的那个侍卫队。”
“或者黑头发的小孩子呢,穿青色衣服的?看到大黑狼的话也请告诉我,那孩子可以变成狼!”
“就是个大黑狼啊,肚皮是白色的,背上有点青光很显眼。”
细致的形容先统统扔掉,保留看到一个事物时第一眼能把握的信息,因此眼睛的颜色、衣服的款式、五官的细节都不重要
相比之下,之后小蛙发现艾咪有危险的时候,言语之间的紧张感就有出来
因为这段的违合感实在是太明显了,忍不住专门拿出来提一下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別再糾結咪咪叫的狼了
翻不出來不要羞辱我淺薄的英文WWWWWWW

我覺得小蛙說那句話很合適啊,因為她當時根本不知道艾咪跑出來了,
她以為自己只要把艾爾好好弄回去就行了,而且艾爾沒有死啊WWWWWWW

就是克制不住或者無法每分每秒都專注在這些細節上,所以不停地爆違和WWWW
不忍說這次我決定先放下小蛙的英文障礙了,這不是這次要討論的重點,這種事情讓克基斯教她去W
讓我們先假裝她們可以好好地說話WWWWW

那個顯然是我自己寫的時候一下心態沒轉過來,用小蛙的心態去寫艾咪所致WWWWW
通常我寫一段對話都得先進入腳色的心靈狀態,然後再想像她會說的方式,
被毛這麼一點醒,我感覺到我在寫這段時侯,沒把模式從小蛙切換成艾咪WWWWW
所以當然違和啊三個腳色性格差異這麼大,誰不小心小蛙化了一下就被發現了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满月/茉莉的能力缺陷看起来像是游侠的民族代代被压缩生存空间、人口减少之后导致的近亲繁殖(?)的遗传病啊OAO
白王你在做什么WWWWWWWWWWWWWWWWW,这样会让近亲繁殖(?)的问题更暴露啊,而且被真正的狼吐槽也太萌WWWWWWWWWW
26章很是动情啊~ 可以感受到小蛙这样一个从小在家暴下长大的孩子,小学时期见证了战争的屠杀,成为种拥有了力量,便想要用这种力量去消灭一切阻挡在自己寻求伊甸园道路上的障碍
也因为见识了太多的障碍,所以更加珍视友谊,哪怕是刚刚才得到的友谊,为了认识不久的艾咪和艾尔,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啊最后的结局灿你又在撒治愈系的洋葱WWWWWWWWWWWWWW(哎?
这种苦难已经过去,众人终于迎向新生的feel~

在聊天室的感慨,备份一下WWWWWWWWW(哎
啊,一直有种怪怪的感觉,我终于知道是什么了
坦诚啊,太坦诚了,虽然以心理描写和对话描写刻画角色内心和性格是很有效的,但是很难想象真正的一个人会对另一个人和盘托出自己所有的内心所想,尤其这个述说者还是一个领导人,实在是太坦诚了
关键是不止艾咪,包括白王、游侠、公爵、小蛙、艾尔,所有人在文章里都有用最直接的文字(可能是对话也可能是心理)述说出了自己的内心
包括绿光里的村长巫师和龙王也一样,对读者来说一切都是透明的,一切都是坦诚的
所以我那天才会奇怪,这样一个所有人都很坦诚的世界,为什么依然是弱肉强食、甚至是比现实还要残酷的弱肉强食同类相残,为什么这里的人们要一直等待着一个救世主去寻找和平的道路、而不是每个人都去寻觅和平呢,为什么不是乌托邦啊WWWWWWWWWWWWW
当不再坦诚地描写后,你可以省略大量的心理,而是取代用行为和一般性的言辞去侧面描述角色的内心,而不是让角色直接告诉读者他在想什么
比如说公爵害怕女儿是个怪物所以一直囚禁她,不要直接说公爵内心想着父母应该如何对待子女
而是通过侧面,比如说他想起自己的父母是如何放手让自己统领大局,或者隐晦一点说他看到幼鸟学飞顿时泪如雨下之类
因为公爵这个人物本身是一个不会表达自己的人,他一直知道艾咪和艾尔的事但都不点破

我是一直相信,文章要隐藏了东西让别人去找,这才是最有乐趣的过程;如果你把一切都写出来了,那么读者还要思考什么呢?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成千上万土球追赶,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获得 12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神速青燦 于 2015-10-11 00:47 编辑
我哪有撒洋蔥,沒有任何的洋蔥!!!WWWWWW
只是個很尋常的he!!!!!雖然認真想對艾爾來說根本就是BE啊WWWWW

我還沒有老成到有足夠的筆力處理不坦誠的劇情中又讓讀者明白。應該說我還不善於處理不坦誠的腳色,你看克基斯設定上不坦誠,但他對小蛙也是坦誠的,因為我hold不住他以前在軍隊不坦誠的生活描寫方式,所亦一直沒有寫。當我撰寫小說,每一個需要深入描繪的腳色,都實際的參考了一個活生生的人,或者是好幾個類似性格的動漫人物。可是心理描繪的方面,我會更大程度的去參考真人,因此當我見識到不坦誠的人還不夠多,無法變化出靈活的類型,就會變成這樣,只能先由坦誠型的(我自己)開使出發,筆力不足,寫不出來。

而且之前發生過很多篇我隱藏的東西讀者卻都沒有發覺到,
漸漸地養成我把自己所想的東西都寫出來的惡習,有點難戒啊。
這種惡習可能也需要切除,淨化,割掉,拔禊(?)

寫得不好,還自以為優秀,把不成氣候的東西送給人家當禮物。結果只是一塊又臭又長的裹腳布,沒有價值。算了,都送出去了,臉也丟光了,就這樣吧。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在这个结局里艾咪已成功协调了身为种、荒野的意象和文明的表征之间的关系,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在人民面前展现身为种的自己,而不是仅仅为狼或者为人的自己
那么接下来的那个大家看不到(?)的未来,就轮到艾尔向众人证明他能够处理好自己的身世、军队统领、以及领主丈夫之间的关系
而且我相信他有处理好这点的能力

艾咪看著那些失去肢體的男子,與女人懷中的孩子,再看向躺在地上的艾爾,最後,目光落在小蛙身上,後者抱著劍,定神望著自己。

「尤娜,」彷彿理解了艾咪眼神中的困惑,小蛙開了口:「今天如果我倒在雪地裡,你們卻沒有這樣的要求,你會救我嗎?」
「不會,而且會搶光你的金錢。」意料之外但合理,尤娜誠實回答。
「如果我不是你們的敵人,只是一個普通的旅人呢?」
「也不會,還是會搶走你的錢,而且會把你的屍體拖去餵狼。」

小蛙笑了,艾咪也笑了,她站起來走向尤娜,對她伸出手:

「我明白了,我的子民。」

尤娜握住艾咪的手,拙劣的吻了她的手背。
其实不看前面大段大段的游侠自白,单看这里的对话就很棒
游侠面对自己未来将投奔的君主,也敢如此诚实的回答出对方不愿意听到的话,这是破釜沉舟的决意,就算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君王厌恶,也要忠诚
而艾咪的回答更凝炼,莞尔一笑、然后接受,没有犹豫也没有对游侠回答的不满
有的只是对他们被生存所迫而不得不成为强盗的同情,对公爵领土的无辜人民持续受到如此对待的同情,以及愿意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双方的人民走出困境的决心
一句话说出的不仅仅是对游侠的负责,也是对原本自己领地里的人们的责任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可是你能理解艾咪的笑,是因為我前面拉拉雜雜講了一堆啊~
如果我前面不說清楚,也許艾咪的笑會變得很莫名奇妙??
我覺得這只是因為我太囉嗦了,下次要砍掉不停解釋的內容,
因為我好像平常跟人講話就會有不停解釋的壞習慣。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6-8-10 17:54 编辑
终于看完!好长!WWWWWWWWWWWWWWWW
真不容易,哎,作者写起来一定更不容易WWWWWWWWW

确实是很不错的一篇~
也是看过你的文中相对比较满意的~

艾尔和艾米(插个话,Ivy其实翻译作艾薇(望毒藤女?))的感情让人唏嘘~
公爵前后态度的数次转折刻画得也可圈可点~
包括不同文化(游侠与城邦)的冲突等设定,都很有匠心~
还有......白王和牙王......看上去怎么有种莫名既视感!

一些细节方面有待商榷~
比如,小蛙的过分抢镜与剧情很多部分男主艾尔存在感的缺失~
比如艾米对女爵爵位、对封地继承权的执念,并没有很好体现出她是为了民众,是为了改变当下的现状~
又比如,公爵如果不满艾尔的身份低下,应该是从一开始察觉到二人情愫开始,就对艾尔怀有恶感并阻止二人,而不会非要等到小蛙的出现~
这些细节,随着笔力的提高,当能写得更加自然合理,些微的生硬感也会慢慢消失,总的来说瑕不掩瑜~

想谈一个比较大的方面是关于人物设定与创作~
最近看了一些你的作品,得出了一个很直观的印象:你似乎偏爱性格非常典型化的人物
我脑海中,追溯你的创作过程是这样的:某角色,你设想他是一个怎样的性格,然后浮现出一个该性格角色的典型形象(包括言行),而后,角色即按照该典型去说话与行事~
举个例子,比如说文森:
「不……我堂堂一個侍衛隊副隊長豈能靠你這種來歷不明的小女子護送?只要休息一下就沒問題了,我的馬在附近。」

又比如大地游戏中的锤蔓馨:
「榮譽心固然重要,但是小蛙你可別搞錯了,我們只是請你來幫忙,你沒有被接納為我們劍道社的一員。」

我猜想,前者你想表现他性格中爱逞强和大男子主义的一面,想表现他被一个小女子救后又惭愧又不服的赧然心情~ 于是,写了这样一句很典型的爱逞强者的对白~
后者,则想表现该角色因为男友一蹶不振而对小蛙的怀恨~
这样性格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似乎很合理~
然而,真实的世界不存在典型,每个人都是完全独特的。即使是相同性格的人,他们说起话来,也会由于各自的语言习惯 ,由于当时的语境,而有所不同,并不是说性格设定相同的人,说话行事也会都遵循同一个典型,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
文森虽然性格有大男子主义成分也爱逞强,但毕竟刚刚才被小蛙救,与小蛙又是初次见面,之前的对话里他也诚挚感谢过小蛙,承认多亏了她才得救,这时突然就开始嘴硬一句,就显得有点生硬~
同理,锤蔓馨虽然忧心男友,但从全文看,并非不识大体,时常短路脱线之人。这句话,她放在一开始剑道社找小蛙商洽时就很合适。但当时团队已接纳小蛙,并且大家开始准备商洽行动时,她突然冒出这样一句,也让人觉得过于突兀,有些莫名其妙~

承前,我想说的是~
我认为,写作前,在进行人物设定时,我们必须要做的~
是将人物看做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的人,独一无二的人~
我们需要做的,是为他构思一个性格特征的内核(我认为这来源于对现实生活中人性的理解与把握),然后让他去说话,去经历~
如果他表现得很勇敢,或很善良~
那只是因为,他的性格内核恰好使他具有了勇气,恰好让他富有爱心~
而不是,给某个人物,先附加一些我设定给他的性格标签,比如勇气,比如善良~
然后,让他在需要表现勇气的时候,按最典型的勇敢的人那样去行动;需要表现善良的时候,按最典型的善良的人那样去表现~
换言之,我以为,性格其实是伪命题,只是对人性的简单归纳与划分,但实质上,两个都是易怒的人,他们的易怒也是不同的两种东西;两个都很坚强有毅力的人,他们的坚强有毅力,也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仅仅只是外在表现形式比较接近而已。这些归纳,也只能说是性格标签。因此,我不是很赞成模仿典型的人物创作手法~
我们要做的,是真正去创造一个独立的人,我们需要通过自己对现实生活中人性的把握与理解,去赋予人物独一无二的内核,去思考他与别的人的完全不同之处,而后,他自然而然就能表现出各种外在性格特征;而不是给人物粘贴上我想要的性格标签,然后让他们按照该性格标签的典型表现去演出~
因为,太典型的性格,给人的感觉,就像这些角色都在照着剧本演话剧,而不是真的发生的故事,机械神的感觉略重(哎WWWWWWWWWWWWWWW

新作《纪埃达传》,在上面说的这个方面,看完个人就觉得大有进步,尤其是对男女CP魔法师的刻画,感觉就较为深入与细腻,让人比较能感受到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有独特心智模式的人。而小猛戏份,相对来说,就略弱一点,感觉仍然微微有些过分典型化~~~
在创作中进步很不容易,有所进步很棒!青灿君加油再接再厉!OwO//
WWW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我讀這篇有一種讀狄更斯的愉悅。
狄更斯筆下的人物就是扁平,但他就是把這些扁平化人物掌控得不錯,故事情節也就流暢無比。
撇開西化背景的中式語言,被一直寫成「女爵」的「女公爵」,以及某處被寫成「堤防」的「提防」之外,我讀這篇故事是沒什麼困難的。
「艾爾,晚上別被母狼操垮啦!」www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to熊
不要糾結白牙了我還因此在FB上被某人誤會,被轉貼了奇怪的圖WWWWWWWWWW

艾爾的戲份小蛙搶走這件事情我在後記裡面已經在反省WWWWWWW
說穿了是因為艾爾不是預先設定好的腳色之一,最早的腳色只有艾咪和小蛙還有公爵,不過作為艾咪想離開常春藤之院的意願之一加上另一個想寫愛上狼女的男子的故事才把他加進來了的,最終造成和小蛙的武鬥能力衝突並且被有更大的背景基礎而過分強勢的小蛙搶盡了光彩的情況。

至於接下來提到的公爵的生硬感和艾咪真正的意志等等,其實基本都是因為並非一開始有細心想好的劇情,而是寫的時候臨時加入的臨時動議(?)所以掌握不好。然後,小蛙是個很討厭的腳色無誤,她太強大性格太鮮明,有時候會把劇情順著她個性扯走,這點讓我很困擾,每次要寫降小蛙為第二主角甚至配角的故事都會很艱難,至今沒有好的處理方式,頂多和主角並列,很煩。

熊說明的我對於人物的性格創造方式很精闢,非常精闢,確實說中了我幾乎大部分創作人物的情況,
而另外少部分的,則是直接以現實中我認識的人作為模型,來設想他們遇到這樣的情況時會做出甚麼樣的反應,然而現實中的人並不會像小說人物那麼安定,甚至,有時候我認識的並不是足夠深入,因此久了我逐漸很少使用這樣的模式對角色人物進行刻劃,至今大約只剩下小蛙是以我還在很中二的時候的性格進行摹寫,然而因為隨著時間成長,我發覺我會逐漸地修正自己的性格,因此後期的小蛙性格也逐漸成熟,但我怕我總有一天會忘記中二是甚麼樣的感覺,因此才想在現在這個年紀,離中二還不算遠的時候,記錄下那樣的性格。

於是出現了熊所謂機械神或者演劇本的瑕疵,可是,現在的我認為這個瑕疵是無可避免的,至少短期之內很難改正,因為這牽涉到我個人對人性的觀察能力和對人的行為了解的程度。我不是一個很善於察覺人的本意的人,事實上,我是一個對其他人防備心很重的人,所以我往往無從知曉對方真正的心情,總歸來說就是至今我仍然對人類的觀察不健全,對人類的瞭解不透徹,連自己身邊生活的人也很難真正理解他們,久了我對人性的認知便會來自我讀過的書籍,以書籍當模板對人類進行歸類而不是以真正的觀察來和書本比較,因此我在現實生活中對人的認知也就非常典型非常刻板印象,造成我描寫出來的腳色失真。

這是我對外在世界認知的缺失,另一點,則是我自己本身的能力缺陷。

我本身的情緒種類很少,一般來說只有快樂,憤怒和憂傷這三種強烈的情緒,很少處於其他的情緒模式下,缺乏細膩的感情,自身的情感呆板而貧乏,我甚至有扼殺自己其它情緒的傾向,熊你應該有感受過我對自己混亂的情緒是多麼的厭惡。我覺得這點對於一個小說作者而言是很嚴重的缺陷,因為我感覺不到,所以就寫不出來,我筆下的人物缺乏尋常人細膩的感情和微小的情緒變化,因為我甚至連自己都沒辦法當自己的模板。

綜合以上兩點內憂外患之下,我便遵循著你所看到的刻板模式在進行描寫。事實上,今天你不說,我甚至未察覺到自己正以刻板模式當作模板寫出典型刻板的人物,所以我很感謝你精準的點出這樣的缺失,可是要怎麼修正,老實說現在的我很困擾,因為這樣的情況直接連結到我現實中社交能力不足和情緒缺失的個性上,可是我種事情卻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我要如何一天變得善解人意?一天變得感情豐富?我自己想都不敢想。

於是,你所說的進步其實也是蝦打誤撞,齊格飛和瓦爾秋蓮是我沒有想刻意描寫的人物,我有時候甚至覺得你可以不用認真地剖析我的小說因為沒有甚麼精緻的設計可以被剖析WWWWWWWW,然而我卻可以準確地告訴你為甚麼小猛好像很混亂,因為他在經歷性格的轉型WWWWWWWWWWWWWWWW
我捨棄了很多很多以前的小猛的設定而重新塑造他,因為以前的小猛已經被雲蓉取代,兩人個性過分相似之下我想寫出全新的人物,但是處理不太好,小猛身上有太多我僅僅知道卻不熟悉的特性,所以變得一團亂WWWWWWWWW你說他典型化可是目前我還真的沒有想出過他是甚麼典型WWWWWWWWWWW

to阿傑
我真的對爵位甚麼的不是很懂,雖然有查資料,但是我在寫的時候還是以為女爵就是女公爵。
你就假裝我懶得打字好了XD
西化中式那個問題,上面已經回復過羽毛,是因為我的文筆不夠好,除了成語之外必須用大量的撰寫去描述然而我怕變得又臭又長,所以就還是用了中式成語造成所謂的不平衡。
有時候有些"錯字"是繁簡轉換問題,比如山谷,你按了轉成繁體,就會變成"山穀"WWWWWWWW

感謝兩位回復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神速青燦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14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14# 神速青燦

灿你可以多尝试一下“直接以现实中我认识的人作为模型”的方法哦
这样你在想“那个角色”会做什么的时候,其实想的是“那个人”会做什么(需要考虑的事情包括了人的性格、经历、喜好、利益评估、智商和情商等等很多东西),而不是“那个性格”会做什么(需要考虑的就只包括了性格标签)
这样一来即使你不专门去刻画那个人经历了什么、童年怎么样、喜好怎么样,观众也可以通过对话、行为这些描写和线索来推测、感受到那个人的全貌
但是如果只是考虑“那个性格”会做什么的话,一是像上面大家都提到的,角色会显得比较平面,二是当你想要让人物做出某种特别的决策的时候,他的行为就会突然和性格脱节(如果你前面篇幅描写了角色的经历、身世、喜好的话,那么性格也会和这些东西脱节)
艾咪和公爵就是个例子,乱雪更突出

是说你提到你自己的能力,这个不需要担心
因为“直接以现实中我认识的人作为模型”的方法,其实本质上并不是一种小说写作手法,而是一种人际交流方法!
多采用那种方式,其实变相的是在锻炼你自己感悟情感的能力!WWWWWWWW
所以“性格标签”其实是一个恶性循环,情感感受能力弱→难以把握真人→使用标签→共情能力弱化→更难以把握真人WWWWWWWW(哎)

小蛙太会抢戏,不是在于她太强、性格太突出,而是在于只有她是活人!(爆)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