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類入門之後,我們暫別毛毛,發生了這樣那樣且此般彼般的各種交通與波折,終於步上正途──我是說前往若爾蓋。

前往若爾蓋的路上,我們坐車做了很久很久,沿途睡覺和看山,P子似乎不是很能忍長途車,好像很難受的樣子,我倒是還好對我們這種研究型死肥宅來說整天坐著已經習慣了WWWWW大陸的山水和台灣的很不同,沿路的地質都屬於比較古老的山脈,和台灣大尖大凸的新折曲山脈比起來更加寬廣厚實,峭壁顏色均一,呈現長年風蝕的模樣,並且,體積比台灣的大很多很多,想來和台灣比起來,大陸甚麼東西都大!硬體設施大,馬路大,物品大,就只有鈔票的體積比台灣小WWWWWW。

成都的繁華熱鬧我很喜歡,氣氛有點像台北,然而綠化做得比台北多,大約是因為地大,高聳型的建築物之間比較沒有緊密簇擁的壓迫感,空間上視野舒服。和長沙武漢(或者香港也算進去的話)比起來,成都是我最喜歡的大陸城市了,而且栽種了非常多的銀杏,我喜歡銀杏。據說台灣是銀杏分布的南界,所以台灣的銀杏都長得不太好,樹型窄小樹葉薄小,而四川的又大又高非常漂亮,真可惜,忘了拔葉子帶回來壓標本了。成都夏天的氣候我覺得還好,雖然被說很熱很悶,但有時候台北悶熱起來也是這種感覺,畢竟台北也是盆地,去大陸玩的時候,我深刻的認知到大陸的硬體比起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因為地太大鞭長莫及區域發展不均,在台灣有不少人因為受政治人物的操弄,還停留在大陸整體很落後的認知上,甚至拒絕前往大陸旅遊,我覺得很可惜,不考慮甚麼政治,大陸的山水非常值得親看!!!

說了這麼多,我是想表達......若爾蓋縣城的發展程度跟成都完全不是一個等級WWWWWWWWWWWWWW
若爾蓋縣城沒有平的路WWWWWWWWWWWWWWWWWWW

在若爾蓋的旅館是熊推薦的,挺不錯的,雖然網路有點弱,但跟後來遇到的某幾間雷旅館比起來,算是很好WWWWWWWW
當天晚上我們出外亂走,發現有一個新蓋的藝術宮,前面有一群藏民在跳舞,不知怎麼回事自發性的就跳起來了,還有旁邊經過的人也自動加入WWWWWW

氣氛很和樂,雖然我後來四處問也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要跳舞,好像是開心就跳WWWWWWWWWWWW

隔天醒來又一趟舟車勞頓(?)之後到了保護區,熊出來迎接我們了,當時我已經累得不行,行李箱拖不上去。我帶的行李廂是個大累贅,又重又大,而且底部的輪子已經有點歪掉,在縣城的爛路上更是磨損得厲害,完全不能平整拖行了,夜眼和豹子的行李箱都是輕型大輪的,P子用了登山背包,只有我拖著跛腳的行李箱。說起來小時候去英法也是用這個行李箱,當時就已經很痛苦,這次回來之後我立刻把這爛貨丟了。保護站那裏還有大師兄(?)和另外兩位女學生,現在我已經有點記不得他們的名字了,一個留學過的叫王老師,另外一個好像叫梁思齊吧?兩位人都很好。保護站還有一家藏民,其中那個孫子叫做札西,P子和他玩得很好,我不喜歡小孩子,而且當時大概有一點點高山症,覺得有些疲憊。

稍微把東西放置之後,熊說帶我們去後山玩,於是就出發了,再看一眼又小又白的燦,因為很快就變成黑色WWWWWWW


當天我怨言頗多,多到被夜眼和P子罵,沒辦法,已經拖著可怕的行李箱走很久之後開始在高原上漫遊,我的襪子竟然鬆掉了,走幾步就滑到鞋子裡面去,身上帶的相機也很重,我一向都沒有帶相機的習慣,突然要我揹著不能拿掉,背包也好重,那次旅行我最失策的就是所有的裝備都太重,畢竟我沒有登山的習慣,所有東西都是臨時找來湊合著用的,很多不符我的身材或者沒有必要帶著,結果我都背在背上。

最可怕的是高原本身,杜甫那傢伙說甚麼秦川對酒平如掌,平你杜工部的啦!我竟忘了去浣花草堂的時候罵你WWWWW你肯定顧著坐在筵席上厭世發愁,不下來走走看!高原望過去是平的沒錯,實際是滿地都是土顆粒和鼠兔洞!滿地都是!沒有一寸平整!這種他媽的地面馬要是跑起來肯定直接跌死,我老是踩到洞拐了腳好幾次,怨言又變多了WWWWWW

高原上的植物非常鮮艷,因為紫外線的緣故,花青素處於激發態,靛藍色和紫色都變得很鮮豔,我好喜歡高原上的花,第三天拍了很多,今天先不放。高原上有兩種花散發出很臭的異味,大概是蟲媒花打算吸引特定的昆蟲吧。一種散發著令人暈眩的酸臭,我叫它臭雞毛撢子,就是圖中後面那種,會整片整片的生長,另一種散發的是化學味,葉面粉綠色,我第三天才鑑別出它,第一天只覺得好臭好臭啊,分不太清楚是甚麼在臭,不過除了我,好像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熊大概聞麻了已經無所謂了,P子有注意到,但她不能分兩者的臭味差別WWWWWWWWWWW


草原上的到處都是鼠兔,我直到那時候才知道皮卡丘就是鼠兔WWWWW當時還發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熊說:「草原上有一種動物叫旱tǎ,又圓又肥看起來很好吃,但是是鼠疫重點防治的動物,去年有個藏民捉了旱 tǎ 來吃,就得鼠疫死了。 」我和P子還有夜眼覺得很疑惑,甚麼動物叫做旱 tǎ 我們怎麼不知道,就問熊,熊說:「就是乾旱的旱,水 tǎ 的 tǎ 的。」當時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以為熊是說水塔的塔,所以是旱塔,這是甚麼啊?!當時只覺得自己孤陋寡聞也跟著叫,後來過了幾天,突然會意過來是旱獺啊!熊說得是水獺的獺!不過獺這個字台灣一般是讀,所以當時沒想出來旱塔是甚麼東西,原來是旱獺啊WWWWW高原上的小蛙真可愛WWWWWWWWWWWWP子後來說這是高原林蛙。


我們走著走著停下來休息,天空中原本就有一對大鵟一直在飛,遠山上也有兀鷲坐著,忽然飛過一隻比較不一樣的,熊用望遠鏡看了說是胡兀鷲,熊說他上高原至今只看過兩次,第二次就是同我們一起看的。P子好興奮,她還帶了一本中國鳥類的書來查,當時我說胡兀鷲為甚麼叫胡兀鷲,是因為叫聲是糊糊糊嗎?還是跟胡人有甚麼關係?後來看了圖鑑上的照片,我猜想應該是因為牠有鬍子,而大陸鬍子是寫作胡子的,所以如果是繁體字應該是叫做鬍兀鷲吧?P子說她的朋友覺得胡兀鷲醜得很帥WWWW

我們走走停停,用熊的神奇望遠鏡看動物,看到了旱獺,紅狐,藏羚,還有一頭狼,說起來你們說高原上能看到的動物,最後只有大方臉沒有看見。當時熊說那頭狼應該是孤狼,後山有一個四五隻狼的狼群,還有一隻孤狼,我們大概是看到牠了。孤狼很害怕,看見我們很快就溜走,熊說往後面走20公里的山上有雪豹,不知怎麼的我們說著說著,就變成豹子的野放訓練了WWWWWWWWWW高原上的風景非常美,你看看,這就是windows桌面!


我們往孤狼消失的地方走,最後走到了孤狼剛剛所在的山上,那裏到處都是狼屎,於是我們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做狼廁山WWWWWWWWWW看笨狼的影子和狼屎WWWWWWWWWWWWWWWWWWW


熊全程都戴著一個很像土匪的面具裝成真恐怖份子,據他說在高原上待久了頭髮都會掉!當他拿下面罩,我知道恐怖熊是怎麼來的了WWWWWW在高原上和熊聊見過甚麼扯扯的事情很有趣,比如不小心妨礙了狼群的狩獵,比如大鵟生養甚麼的,P子一直都很興奮的四處張望,夜眼和豹子大概是因為來兩次了,比較麻痺。在狼廁山上甚至看不太到保護站,我再往回走的時候拍了一張。


我們開始往回走,在路上發現了許多蘑菇,還有一個藏族腐女在採蘑菇,這裡的蘑菇都很大,看這個,那是熊的手掌。


之後我們發現很多只被咬了一口的蘑菇,看那個齒痕我認為是馬,都只咬一口,該不會咬了那口之後就倒下了吧?!



高原上有很多屍體,羊皮啊死馬甚麼的,好高興,但是都沒有鳥的屍體,不能拔毛,豹子送給我的兀鷲羽毛還被我好好的收著,好想也遇到巨大的鳥屍體啊!但很可惜沒有,所以後來我拔了犛牛的牙齒帶回去。看這個,百里奚,五羊皮WWWWWWWWW


還有這個,馬的骨頭,是牝馬。當時我想該不會就是牠吃了一口蘑菇吧?馬和犛牛陳屍的地方上面是一個山坳,有大鵟的窩,我爬上去撿了不少羽毛,大鵟據說是會吃屍體的,所以應該很喜歡這個堆積屍體的地方。


當天傍晚的夕陽也不錯看,回到保護站之後,熊對我說了恐怖故事:「你怎麼知道我是熊,萬一我不是熊,只是另外一個熟知這裡的人呢?如果我們愉快地玩了幾天,你們回去成都拿出照片之後,毛毛說這人不是熊啊!你怎麼辦?」當時我說我知道你有這個面罩,所以你是熊,後來想起來這果然可以做為恐怖故事撰寫WWWWWWWWWW


晚上和大家一起看星星,秀了一下天文社教學的下限WWWWWWWW當天晚上真是冷得不要不要的,大師兄給我一個睡墊,在睡的過程中不斷漏氣,最後我躺到地上了,冷死我了,不知道隔天是不是這樣子著涼的WWWWWWWWW

(待續)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受政治人物的操弄......

蛤???WWWWWWWWWWWWWWWWWW(误)

嗯......你们看到的歌舞应该是那天是藏族的某个节日~
于是组织起来在达扎寺镇的广场上表演,不是自发的啦WWWWWWWW

说起来你们这趟真的运气超级好诶~
明明没在若尔盖呆好几天,但是能看到的基本都看到了!
反而是没看到藏狐挺奇怪的,藏狐说起来还是蛮常见的~
胡兀鹫丑得很帅.......嗯........同学君形容得很贴切!WWWWWWWWWWWW
天气不错的时候那边风景真的很好!这张对Windows桌面的还原度好高WWWWWWWWWWW
不知道后来被你们野放的豹子能不能野外生存了呢?
不会还是只会吃蘑菇吧?WWWWWWWWWW(误)

嗯,若尔盖的那些蘑菇其实没有毒~
我们在当地认识的一些人都会才回去烹饪来吃,据说味道不错~

還有這個,馬的骨頭,是牝馬

怎么看出是牝馬的尸体呢?求教WWWWWWWWWWWWWWWWW
不知道那对大鵟现在可还好~~~

咦?原来你第一天晚上睡得那么惨吗?WWWWWWWWWWWWWWWW
当夜我、豹子、夜眼在房间里厮♂混得很愉快,所以没有注意到你的惨状诶~~~
真是对不起W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大熊星座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25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自發組織起來也是一種自發的wwwwwwwwwwwwwww

就是大方臉沒看到,我們也覺得自己運氣很好,本來嘛!大老遠的過去看,還勸誘p子同行甚麼都沒看到可不公平wwwwwwwwww
我感覺他頂多能吃鼠兔,真可憐wwwwwwwwwwwwwww

你覺得沒有毒,很可能是吃到毒的當地人都已經不再了wwwwwwwwwwwwwwwwww

母馬沒有犬齒(或只有一點點),公馬有,所以一個馬頭骨有犬齒就是公馬,以前的戰馬為了讓馬銜子突出馬嘴,會把公馬的犬齒拔掉,所以有牙的或者有拔痕的都是公的,骨骼犬齒處平整無痕跡或小突起的當然就是母的囉!說起來馬齒生長的情況是可以判斷馬的年紀的,但我一直都沒有記得正確的判斷方式,所以不知道那個馬幾歲死的,太可惜了。

這裡科普一下馬的牙齒和年紀的對應方式:
小馬剛生下來,有4顆切齒(犬齒前的牙齒,門齒中齒和隅齒統稱切齒)上下各二,12顆臼齒上下左右各三,一共有16顆。
4~6星期後,又生出4顆切齒上下各4,臼齒不變,20顆;
6到9個月後,又生4顆切齒,切齒上下各六,臼齒不變共24顆;
10~12個月再生出4顆臼齒。馬到一周歲,剛好生出28顆牙齒。
馬到兩歲,再長出4顆臼齒,此時32顆,切齒12上下各六,臼齒20上下左右各五。馬換牙只換切齒,恆牙黃色乳牙白色,臼齒不脫落。三歲時公馬開始長犬齒。到了三四歲又再長四個臼齒,六歲時馬的牙齒全部長齊,固定有36顆,而公馬+4顆犬齒共40。還有的馬會在臼齒和犬齒之間長狼牙,形狀也像犬齒但更小,狼牙六歲之後才長。通常為了配銜,狼牙和犬齒都是會拔掉的。

六歲牙齒長齊的馬,前面的切齒已經磨損變平了,因此六歲到十歲的年紀預估必須考慮飼養方式,觀察切齒中黑色的凹陷處來估計,十歲以上的馬,牙齒會出現直條的凹痕在牙體表面,那叫Galvayne's Groove,這玩意在馬25~30歲的時候又會完全消失了,馬的切齒一生都會生長,隨的年紀變得傾斜和長,因此磨損面會從橢圓慢慢變圓再變成三角型,20歲之後就基本是三角形了,此時馬的切齒很長所以說馬齒徒長。


說起來,馬在牙齒長好(6歲)的時候就已經要從賽馬退休了,所以其實以賽馬一生的時間來看,畜牧馬這種動物是小時候跑得比長大還快呢,但這是因為人擇,讓賽馬的心肺體積大過牠體型所需,因此隨著馬長大,牠的心肺重量會成為牠身體的負擔,賽馬這種東西,已經是沒有人類的照顧難以在野外生存的生物了,牠的身體發育速度和特徵都和野馬不一樣。

你們可愉快了,那個小房間簡直天堂WWWWWWWWWWWW
又暖又有插頭WWWWWW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