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剛直的日輪倦去,夜如舞台垂幕,濃鬱的皺褶輕巧舒展,亮開早已布置好的繁星,星光如塵,鋪灑在灰暗的夜氣裡。華燈初上,細長鉤月躡著貓步,拉長足跡,穿過城市黝黑的背景,緩緩爬上天際,便如皮影戲拉過背景一般,日夜交替。

窄巷裡,燈光照射在地面,一池池亮圓相接,彷彿連綿的光之積水。暗處浮動著過分縱慾的人影,連番吞吐酒精。燈紅酒綠的夜生活切開濃沉的暗影,招呼著、魅惑著無法自制的人們,彷彿碩肥的彩蛾撲向焰心,甘赴轉瞬即逝的浮華。那點著燈的、閃爍著多色相間的霓虹、使地面微微震動的夜之場合,舞廳、夜總會、PUB,多樣的名稱和多樣的服務,毫無例外的,勾引著渾噩的身驅。

在閃耀浮誇的同業中,有一個特別亮眼的場所:純黑的外牆和銀色的招牌字,垂墜著亮片的長絛在夜空中翻捲,這裡是極樂鳥夜總會,附近首屈一指的高級夜會館,有典雅的自助餐和豐富的表演,樂團和舞者都別出心裁,老百姓只能望著那閃爍的折光,用自己黑洞洞的雙眸,襯托笙歌繁榮。

※                 ※          ※

「各位紳士、各位小姐大家久等了,讓我們一同讚嘆夜色,讓我們一同歡慶同聚,今夜的你我同在一起便是幸福。然而更加可貴的是,今夜我們的首席舞者將以他曼妙的舞姿為各位助興,願所有人能為之著迷,願他能令眾人歡愉,讓我們歡迎世上最棒的舞者──華美天堂鳥!」

掌聲的共鳴搖晃屋宇,傳遞到樂隊席,與鼓聲交織在一起,銀笛的高呼穿越低震,奏起了悠揚的領頭音。提琴撥弦破開雜響,顫顫的、點出迷人的音色,弦絲間抽撥著觀眾的注意力,使台下心念隨音樂流轉,音階拔高放緩,繞過舞廳凝聚在台上,鎂光燈停止閃爍,那人,撥開垂墜的黑幕,從深深的、雨林般茂密的後台,出來了。

就像躍上表演場的極樂鳥。

男子高瘦苗條身形挺拔,結實的腿輕輕踏出,勻稱的體格有著涉禽的步態。他頭上戴著純黑的高帽,帽沿別著兩根染為淺青的羽毛,毛絲擺動在空中。他輕輕走動,一襲及膝的烏黑披風將他整身裹住,黑得毫無一絲雜質,他低著頭看不清面容,徐徐步至舞台中央。觀眾屏息凝神望著這黑乎乎的人型,管絃逐漸昂揚。

鏘!樂聲驟至最高處。

奏響的同時,男子颯爽的甩開披風兩側,披風在他身後展開成一個半圓,漆黑的外層只是偽裝,內裡鑲滿了淺青色的圓亮片,隨著他的動作,亮片揚動流過一波虹光。他抬起頭,英俊的臉上滿是自豪的神情,鮮黃色領帶輕擺過胸膛,他伸出戴著黑絲手套的手指向觀眾。

開始了,華麗的舞姿開始了,那彷彿用盡生命的光彩所舞出的姿態,勾引著眾人的注意,逐漸使他們著了魔。

※                 ※          ※

是的,我是一隻華美的天堂鳥。

我有勻稱的體態和最佳的儀表,我有著醉人的舞步和魅惑的炫彩,這舞池便是我的表演台,在晨光中我將它仔細打點,一片樹葉不能忍,一粒灰塵也不留。台下的觀眾席正是雌鳥的看台,必須要將苔癬磨去,必須要將樹皮啄平,沒有柔軟的天鵝絨座椅不行,沒有舒服的氣溫不可。頭上的鎂光燈就是雨林的陽光,需要啄掉多餘的樹葉,保證照射在我華美彩羽上的光線足夠,但也不可太強,強得讓那雌鳥無法向我注視。

當一切準備就緒,夜幕親臨,我便站上表演台,以樂隊代替呼嘯招來有意者,日復一日,詮釋求偶的舞蹈。

今夜誰是我的雌鳥?我展開羽翼,滿座男女把目光投向我,我等待他們的選擇。

啊……有了,最後面那個半老的姑娘,一臉麻花,穿著高級的連身裙卻連項鍊也無法戴正,妝化得遮不了醜,泛紅的眼白看起來酗著酒,讓我瞧瞧……空蕩蕩的無名指,果然是找不到配偶。無妨,無妨,今夜你就是我的雌鳥,讓我把這支舞獻給妳,讓我揣摩妳的人生,讓舞詮釋妳的人生,讓我的姿態應和妳的祈求,讓彼此充滿對方的心中。

我把手指向雌鳥,她似乎沒注意到,不急,不急,這是我唯一的選擇時刻,沒有選擇權的雄鳥唯一的幸福時光──我遠較野地裡的同類幸福──我伸出手,觀眾們歡呼著,他們知道雄鳥的表演要開始了,但此刻他們已不再重要。

我的心只屬於妳,妳也是我心中理想的伴侶,我揚動炫目的亮羽,開始鍥而不捨的追求。

※                 ※          ※

舞台上男子柔軟的轉動身體,時不時撩動背後的披風,青色的亮片閃閃動人,彷彿他身後張揚著一雙內斂的羽翼。皮鞋在地上踏出清脆的敲響,隨著腳步擊出忽高忽低的音階,舞台地面上裝著金屬片,踩踏節奏呼應著樂隊,串串和音交織拋向空間,竟似林間穿梭的飛禽,不見其影,只留下宛轉餘音。

他的舞姿很奇妙,與所有已知的舞蹈都不同,配合著抖動和旋轉,說不出規律和節奏,但又是照著規律的位置移動。男子精瘦的肉體在黑西裝下自在伸展,屬於男性無盡的魅惑,使人目光難以離開,持續盯著他擺動的身體看,都忘了眨眼,面龐發痠。

青色亮片隨著動作揚起波波彩虹,襯托他純黑的身型,在觀眾的驚呼聲中他提起了披風。

※                 ※          ※

親愛的,妳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妳一定是一個有錢人……或者,存了許多錢只為了來看我的表演吧?真是感動,妳果然是我心儀的對象。我相信妳是為了看我而來的,不然要看誰呢?

妳打扮的技巧如此拙劣,妳一定是一個相當樸實的人。

給妳一個家,妳會打掃得乾乾淨淨只為了迎接我的歸來,給妳找份工作,妳會踏踏實實的掙辛苦錢,毫無怨言,因為妳就是那樣的一個人,一個純樸的,品格良好的女性,是所有女性的榜樣。

妳長得不好看,那是因為妳擁有無上的美德,上帝太過公平了。

我想過了,當我們結婚,妳會依偎在我懷裡,為我照顧愛的結晶,妳會依賴我、拜託我,對我耍點任性,那是妳戀愛的特權。妳會在月夜下與我高歌,共飲一杯葡萄酒,妳會在晨風中準備野餐,讓我欣賞妳無上的笑容。

妳沒有看著我,妳四處張望,我知道,妳正在害羞。

親愛的,妳是這樣的一個人。

親愛的,讓我更了解妳吧!

親愛的,看到了嗎?這是我對你傾訴的全部愛意!

我對妳展開了我所有華麗的部分,讓觀眾的驚呼聲襯托我倆沉靜的戀情,我彷彿走過所有人熾熱的眼神,走向妳,對妳伸出手。

今夜的妳依然不為所動。

無妨,無妨,明夜我會繼續努力。

明夜我會繼續努力,取悅全新的妳。

天堂鳥所舞動的,便是此般,無法掌握的愛情。

※                 ※          ※

「你聽過華美天堂鳥嗎?那是我們國家無與倫比的舞者!」
「他的舞步獨領風騷,沒有人能學!他的裝扮標新立異,無人能駕馭!」
「他從夜店發跡,逐步登上國際,四十年如一日,是舞壇永不落的明星!」
「寶刀未老,舞姿更精,世界巡迴的表演一票難求!回到本國更是盛大隆重!」
「為了搶到他的表演門票,我賣了一台車。」

「你說他的個人生活?這我不清楚。」
「聽說他還沒有結婚,也沒有培育接班人。」
「沒人能學他的舞,畢竟是由極樂鳥求偶的儀式改編的。」
「極樂鳥大概就是他的老師。」

「為甚麼跳舞?這可能要問他本人。」

「或許,就是為了求偶也說不定呢。」

※                ※          ※

愚蠢,愚蠢。

我不是為了求偶而表演,是為了表演而求偶。

我不是為了戀愛而跳舞,是為了跳舞而戀愛。


《天堂鳥》完  2018/2/19 AM7:27於龜山



-------------------------------------------後記-----------------------------------------------

原諒我看到 Lophorina superba (華美極樂鳥/華美天堂鳥/華美風鳥)時完全不可自拔WWWWWWWWWWWWWW
以前就知道華美極樂鳥求偶的樣子很好笑,好幾年前就看過了,可是昨天又看了幾個紀錄片之後無法自拔的萌上,笑cry
所以就腦洞大開了,但是我真的好喜歡這種鳥,戳中我萌點,我對牠的愛好已經可以跟攀蜥並列WWWWWW

上網搜搜,還有出牠的周邊哦!
還有一個教程是怎麼把學士袍(如果領子是藍色)弄成牠那樣WWWWWWWWW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献上动图支援!(炸)


总之这篇文好华丽,从鸟的取材、舞者的称号,到描写的辞藻都好华丽WWWWWWWWWW
所以这舞者看女性的眼光也变得和极乐鸟一样了吗?看得上丑的、朴素的?(?)WWWWWWWWWWWW
外表朴素但要求很高的雌鸟内心:
(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WWWWWWWWWWWWWWWWWWWW
那天我盯著各種魔性的影片足足有半小時,我媽很擔心WWWWWWWWWW
於是我決定幫這個魔性的公鳥寫篇文章,本來打算寫自然觀察的,可是,
後來覺得擬人會更魔性WWWWWWWWWWWWWWWW

是的,我想表達的就是這個舞者因為自身太過炫麗,所以反而喜歡看一些不那麼炫麗的異性,
就像真正的母天堂鳥一樣樸素的那種,對他來說具有可以腦補的奇妙吸引力。
而且他並不是對著某一位女性求偶,是夜夜幻想觀眾席上不同的女性是自己求偶的對象,然後著迷的獻舞,
求偶是一種手段,他只是為了跳出好舞而使自己進入求偶的模式,實際上他愛的是舞,不是女人,
所以最後說他是為了跳舞而求偶,不是為了求偶而跳舞。

很魔性有沒有?WWWWWWWWWWWW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18-2-22 23:49 补充以下内容

http://www.neatorama.com/2015/11/19/Bird-Of-Paradise-Costume/

我寫的那個舞者沒這麼醜WWWWWWWWWWWWWWW

https://www.tumblr.com/search/superb%20bird

差不多是這種感覺WWWWWW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3# 紅峽青燦

你写的比较美,各种正面侧面地提到上流社会啊、高级舞会啊、国际明星啊、最棒的舞者啊
而且有很多舞者自己的心理,看上去就很严肃很认真,观众的反应也很敬仰尊崇
所以倒是感觉真的很华丽,舞蹈很好看,不魔性WWWWWWWWWWWW

下面那个人到底是什么鬼,那亮点竟然是胸啊,胸!WWWWW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糟了,我反而覺得母鳥比較可愛,公鳥那顏色加展翼造型超級詭異(爆
燦小說裡那個極樂鳥舞者的心理我覺得根本骨子裡還是蔑視那位半老的女性,甚麼「妝化得遮不了醜」「泛紅的眼白看起來酗著酒」「果然是找不到配偶」,然後後面又列上「相當樸實的人」「品格良好的女性」「擁有無上的美德」只讓我覺得無限噁心,以他細數出的那位女性外表上的缺點,來映襯他給那女性腦補的各種優點,只會讓我覺得這舞者很自戀,又像是貶斥「美女誤國」而讚嘆「有德無貌」「三從四德」「貞節烈婦」的腐儒。
而且從字裡行間可以看見他的擇偶只是為了:女子可能擁有的金錢、女子可以為他生育,以及女子的缺乏美貌可能導致缺乏自信而將對他完全順從。
好吧,意外有點現實的小白臉心態(炸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可是我真的覺得那個公鳥膨起來很萌WWWWWWWWWWW

哦?阿傑看到另一個層面了WWWWWW確實你說的很有道理而且可能是真的存在於舞者的意識之中。
是的那個舞者超自戀,都是他想的實際上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其實我想表達的是他根本不是真的在求偶,既沒有要真的與任何女子成婚,也沒有任何的追求慾望,
他是靠腦補和幻想自己正在求偶而去詮釋他那取材自鳥類求偶的舞蹈,換言之,
他是為了跳好舞,跳出符合舞步意涵的舞而扭去的去妄想。
根本不管那女的實際怎樣,他確實是藐視那個女性的,可他卻把這種想法認定為"雌性的極樂鳥都是醜的"所以把自己瞧不起的女性當成假想的求偶對象,然後再找一些其他的理由強行把這女性說成是好的,以迎合自己揣摩極樂公鳥的心態,所以我說這是有點鬼畜,舞者心理上的鬼畜跟真正的公鳥友某種異曲同工之妙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