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8-10-18 21:40 编辑
父親是一個愛山的人,他生在山上,活在山上,在山上生我,並死在山上。

父親死時我不在,但我在那之後見過他,那時,我很訝異的發現,父親是如此瘦小的、看上去弱不禁風的男人。並不是屍體縮水了,而是他真的相當矮小,個子似乎不到母親的胸脯。

想不透為甚麼,雪豹的他,明明是那樣巨大。

並且,屍身的附近,一隻兀鷹也沒有,沒有東西來吃他的屍體,似乎甚麼都不願意吃他,明明死在那樣平坦顯眼的場所,卻沒有一個他所熱愛的生物來為他舉行天葬,出於無奈,我把他帶回了人類的火葬場,讓他安息在祖先的衣冠塚裡。

感覺,好像被山拋棄了。

我不知道為甚麼。

※                 ※           ※

我一直,都不清楚,父親在死前四個月,做了甚麼事情。

他在生命最後的四個月,日日夜夜的祈禱和拜神,向山祈求赦免。他口中呼喊雪山神、西王母、蓮花生大士、仁波切們和神山苯,以及各種山的神靈,他向著山峰虔誠的哭泣,說願意用自己的力量換取彌補罪過的機會,說自己已經知錯了,然後在某一天,沒帶任何行李,隻身前往山上,並死去。

我父親是一個非常威嚴並溫柔的人,他深愛著山,最後一次見他時,「我必須回山上去。」他只對我這樣說。

※                 ※           ※

四個月前某一天,父親把我喚來,令我變成雪豹的樣子。

我毫不猶疑,立刻做了,並且完完整整的變成了一隻灰撲撲的豹子,我年紀還輕,變成的雪豹臉短耳圓,而且顏色偏深,但父親說,等過幾年,我也會長大。

會長成像他一樣潔白美麗強壯的大豹嗎?當時我心想著。

父親用前腳捉起我的頭,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道:「很好,從今以後,伯萊若德就是你的名字了,伯萊若德是暴風雪的意思,也是我們世代繼承的責任,你得成為雪山之王,保護雪豹和雪域的生態系。

「但切記,不可妄自菲薄濫用力量,你是個人類,至多,就是隻雪豹而已。」

從小,他便教導我關於山的一切,如何在山上生存,如何捕捉獵物,如何觀察動物的痕跡,如何用風和雪估量天氣,如何跟蹤車輛還有如何拆除陷阱,我從小就熟悉於山裡的一切,就和父親以及祖父以及遠至那祖宗所有的男人一樣,總有一天會繼承父親的智慧和身分,以及責任。當我開通了種的能力,父親便教我以雪豹的身體打鬥,如何在人獸之間取得平衡,活用身體裡蘊藏的力量,以及幾種簡單的魔法。

這些對尋常的人類來說,相當不可思議,但對於特種人類,對於種來說,尋常不過。對我來說,最不可思議的,是和父親一起前往狼之谷自然保留區,參加種大會,那是我生涯中最奇幻的光景。

※                 ※           ※

父親告訴我,狼之谷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時空間,和地球上我們生活的主空間是分開的,屬於四位偉大的初始之神之一恐龍神大人,這塊神之領域是恐龍神大人為自己創造出的居所,除了遴選之夢和種大會舉辦的期間之外,幾乎不會向外開放,若沒有祂的允許,也不能夠隨意進來。

我們在入口處的狼頭岩石邊獸化,父親在地上描繪了陣咒,我們便瞬間被傳送到一片無邊無際的草原上,一踏進狼之谷的界地內,父親的頭上便出現一串懸空的數字:503694236,而我的頭上出現的則是503694236-2,當時我嚇得瑟縮成一團,父親對我解釋這是種大會報到的序號,雪豹種是五億零三百六十九萬四千兩百三十六位參與種大會的種,而同屬雪豹種的我則是五億零三百六十九萬四千兩百三十六之二,出現數字就是與會成功,接下來只需要等著叫號報到即可。

在草原上,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好多好多,看也沒看過的動物,父親說他們全都是種,都在等著報到。世界上所有的現生動物都有種,甚至有好多,已經絕種的動物,都還是有種,大自然對物種的界定是以動物的認知為出發點,並不是以人類的分類學為依據,有好多被人類分成同一種的動物,其實以動物的觀點來說也是不同的,都會有各自的種,如此大量的種在排隊,我們也必須等候。不只有動物,我們還看到好多好多的人,奇裝異服各式人種都有,父親說,他們一般都是體型很小或者非陸生的動物,以獸化的姿態前往,也許會失去生命,寧可以人類的姿態出現。

面對這些人,父親露出驕傲的表情,我能夠感覺,父親認為自己優於這些人。

為甚麼父親覺得自己比這些人優秀呢?當時的我並不明白,但,現在,寫著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已經明白了。

父親,只是把自己的自卑包裝成驕傲罷了。

※                 ※          ※

在草原上等的時候相當無聊,我問父親:「種大會是幹甚麼的呢?」

父親回答:「我們種,出生在不同的地區,生活在不同的國家,恐龍神能夠知道所有種的生死,但卻不知道每個種分別的情況,所以,每隔一陣子,祂便把大家集合起來,逐一確認個別的狀態,你就把這當成是身體檢查吧,雖然意義不大,但給神明看見我們健在,是好事。」
「僅僅為了知道我們的身體健康,就把我們召集起來?神明能不能接受我們去醫院做檢查,然後給祂發報告呢?」當時的我感覺這件事,交給醫生不就成了,神明還真是多此一舉啊。

父親欲言又止,似乎斟酌著怎麼解釋會比較好些,我熱切地看著他,擺動著我的尾巴,冷不防背後被重擊,我朝前跌倒在地上,撞在父親腳上,父親扶住我,對著我身後咆哮吼叫,我轉過頭去,一個肥胖的女人倒在地上,看來,是她剛剛跌倒撞到我了吧。在女人的身前,一隻花豹用後腳站立著,像人一樣雙手叉腰,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對那女人大吼:「走路不看路!撞上來也不會道歉,你這種人有活著的價值嗎?」女人撐著地爬起來,右手掌上凝聚了一道光束,我感到很害怕,縮進父親的懷裡,周圍好幾隻動物都退開了,父親叼起我的後頸縮入獸群中,同樣是種,為甚麼這兩個種要打架呢?

不知哪裡有人傳來了別人的低語:「又是他,不學無術的神使,是故意找碴。」「畢竟是特斯卡特利波卡的神使呢。」「惡神的神使啊。」「打起來恐怕會變成神家的戰爭吧。」「恐龍神大人的神使沒有來阻止嗎?」我不知道神使是甚麼,看著父親,正當我想問的時候,空中飛來一隻風凝聚成的無形大龍,是恐龍神大人:「不許打架,請安分的等候。」我聽到獸群裡傳來人們議論紛紛的聲音,但更多的是安心的嘆息,我看了看父親,父親正盯著那一人一豹看。

花豹好像不打算停手,他對著女人齜牙,恐龍神說道:「這裡是狼之谷,住手。」胖女人走進獸群裡消失了。看到胖女人離開,花豹惡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也旋即離開現場,恐龍神環視周圍一圈之後,也像來的時候一樣,迅速消失。

我問父親那兩個種是甚麼來頭?父親說他不清楚,但幸好是在恐龍神的領域,那位神明會維持種大會的秩序。

我問父親:「他們也是種嗎?」
「是啊,他們是種,我不知道是哪種。」
我想了一想,又問道:「他們強嗎?隨便打架難道不怕受傷嗎?」
父親撫摸著我,緩緩地說:「在狼之谷裡,恐龍神擁有最大的力量,沒有任何一個種能夠在這片土地上打得過祂,就算是強大的神使也一樣。」
我感覺有點詫異,原來他們和我們是一樣的啊。

「爸爸,神使是甚麼?」
「就是神明的使者,是服侍並傳達神的旨意的人或生物,不一定是種,也可能是別的特種人類哦。」
「爸爸知道的很多,也是神使嗎?」
父親溫柔的笑了,舔著我的頭:「成不成神使那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是神明大人的意思。」

那時候,我覺得挺羨慕的,因為接近神所以強大,總覺得,那兩位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                  ※           ※

等著等著,我觀察了好多好多的種。

有很多種看起來是舊識,坐在一起愉快地聊天,我想起小學的身體檢查也是這番光景,大家排著隊等進入醫生所在的小隔間,沒輪到的時侯,窩在地上就玩起來了。我覺得四海一家方言真是好,能讓講不同語言生在不同國家的人互相溝通,人和人的對話真比和動物的對話有意思也有深度多了,雖然因為文化差異,也很容易一言不和,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我又看到有兩個種打架,恐龍神再次阻止了一次爭執。

周圍的人依舊議論紛紛,有人說今年老是打架,肯定是因為恐龍神的神使沒有來維持秩序,如果有人看著,哪有那麼多敢造次的不法之徒?但也有人說恐龍神持有的神使太弱,並沒有擺平紛爭的能力,沒來也是情理中事,我還沒好好向父親詢問清楚,腦海中就響起一個聲音叫喚我:「五億零三百六十九萬四千兩百三十六之二雪豹種。」我還記得,這就是遴選之夢裡恐龍神大人的聲音,我四處張望去找祂,祂就在我前面。

一瞬間,周圍的閒雜人等都不見了,只剩下我和父親,以及恐龍神,這時的恐龍神大人是實體,一條青綠色的很像各式爬蟲類拼裝而成的大恐龍,剛剛在空中飛的,大概是祂的力量分靈。我們被隔絕在結界裡,恐龍神大人的樣子我以前已經見過了,但感覺還是很新鮮。祂命令我和父親回復人形,問了我們最近的身體狀況後再獸化,我覺得並不比學校的醫生仔細,也沒有觸診,大概是我的表情露出了心中所想,祂對我露出整排的牙齒微笑:「我是神,用眼睛看看你就知道你的身體狀況了,隨便問問,只是確定你會不會對神明說謊罷了,如果打算欺騙我,我就收回你的力量,這你要牢記在心。」我嚇得直冒冷汗,狂看父親,但父親也只是笑,似乎並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

然後,恐龍神開始問父親話,那是些父親從未向我提及的事情。

※                  ※           ※

「最近,有沒有神明找上你?」
「沒有。」父親沉著的說。

恐龍神輕輕地說:「沒有嗎?好吧,我這裡也沒有申請,你們就繼續過你們的日子吧。」
父親看著祂:「您的意思是,沒有神明需要我們嗎?」
恐龍神笑了笑:「我的意思是,你們目前是自由的,去吧。」

我完全聽不懂,感覺恐龍神和父親在進行很深奧的對話,我看看父親,又看看恐龍神,然後怯弱的開口問:「請問,有神明找上,是甚麼意思?」

恐龍神看向父親,父親的雙耳與尾巴垂下,又是欲言又止的表情,見狀神明
祂蹲下來,直視我,摸著我的頭:「小雪豹,你大概不知道,有很多很多的種都是世代隸屬於某個神明的,是那位神明的使者,侍奉著被稱為領導神的那位神明,但雪豹種是沒有領導神的,我只是問問你父親,有沒有神明想要雪豹,有些神明會自己去和種互動,但更多的則是對我提出申請。」

「成為神使嗎?」我問。
「嗯,被神明擁有之後,就可以擔任神明的神使。」恐龍神大人回答。
我了解了,但我還想知道更多:「恐龍神大人,擁有領導神的種,會比較強嗎?是因為他們侍奉神嗎?我聽到人說,您的神使很弱小。」

恐龍神苦笑了一下:「這個問題,我不能給你肯定的答案。你們做為種,獸化和四海一家方言的能力是我賦予的,人人都擁有,但通常各自的領導神會給予神使完成任務所需的力量,所以你可以說有領導神的種通常會的技能比較多,但也不乏無所事事毫無用處神明也懶得使喚的神使,有那麼多閒時間又有興趣,自學魔法或武術甚麼的也大有人在喔。

「就拿我的神使來說吧,你們說他弱,確實蒙古草原狼的身體素質不高,況且我並沒有教給他們甚麼,怎麼說呢?我是一個懶得使喚神使的神明,而且現在手邊也沒有神使。」恐龍神大人還是和遴選之夢一樣,非常平易近人。
父親聞言立即趴伏低下頭:「我,雪豹種伯萊若德,願意成為您的神使,請任意差遣我吧。」

但恐龍神並沒有答應:「蒙古草原狼已經出生了,只是現在不在我手邊,如果我需要,我就會叫喚他,用不著你。事實上我的種,幾乎不能稱之為神使,我沒那麼多事情給神使去做。」
※                 ※           ※

恐龍神大人似乎很忙,解答了我們的疑問後沒有多說甚麼就解開了結界,消失了,大概去檢查下一個種了吧。

父親似乎終於準備好對我解釋了,他嘆了口氣,在草地上坐下,語重心長的說:「兒子,你要知道,擁有領導神,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人類和野獸的關係密切,人類恐懼野獸的力量,卻也崇拜著野獸的美,所以才會屢屢跨過人獸的界線去親近野獸,也才會有我們種,雖然我是不知道那些弱不禁風的物種也能有種是怎麼回事就是了,但總歸來說,我們種,就是具有野獸力量的人類,這件事我想你已經聽膩了。

「而神明,也是人類崇拜力量所產生的,神明會為了配合自身的威儀而選擇神使,神使既是為了彰顯神的力量,也是為了讓神明做事更方便才有的,所以祂們當然會去選擇跟自己的文化崇拜有關的,或者強有力的物種當成神使,基本上你想得到的獸類種都有領導神,差別只是在於這些神有沒有使喚他們的必要,就好比工具,有就是有,愛用不用。

「好用的工具大家都喜歡,有時候為了爭好用的神使,神明也會打架,但不好用的工具就沒人要,比如說甚麼渦蟲啦線蟲啦蛔蟲蝨子跳蚤甚麼的,神明大概都不要,這些軟弱的動物能成甚麼氣候?你看像狼,分布又廣適應力又好,跟文化的關聯性也強,那可是炙手可熱啊,隨便你想得到甚麼神都可能會使喚狼,恐龍神大人要留著狼在身邊,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不只狼,好用的大貓也是,多少神明是役虎的?那可就難數了,虎種的數量也很少,全都是有主物,虎可是強大、美麗、高貴的王者象徵啊!

「可是兒子你知道嗎?我們雪豹,已經幾百年沒神要了。」

父親似乎覺得,沒有領導神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是神明不承認雪豹的力量,我們雪豹,身體素質比狼強,比狼更適應高寒,也更美麗,還是許多地方的代表動物,但是沒有一個神明要我們。也許那些父親認為弱小的種,他們也有領導神,那些螻蟻般的生物,弱小的,食物鏈底層的生物,是有神要的。

美麗的高原神話,沒有神明想要。

※                 ※           ※

那時的我還懵懵懂懂,現今的我,完全不同意父親的想法。

我喜歡恐龍神大人的說法,沒有領導神意味著自由。

那些擔任神使的種,也許強大吧,可是他們必須聽命於神,神要他們打鬥他們就得去,打鬥受傷很疼的,並且是掠食者的大忌啊,誰沒事好好的願意受傷呢?不提受傷,單是被使喚這件事我就不樂意,我喜歡自由自在地過生活,愛幹甚麼就幹甚麼,聽命於神明,有甚麼好處呢?

或者更慘的,使役我們的是邪神,要我們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不樂意,不做,怎麼辦?神明會把我殺掉嗎?或者神明不開心了,把我們當成替罪羔羊了,會怎樣?想著就害怕。

父親考慮過這些嗎?我其實不清楚,但我是考慮了,而且覺得沒有領導神,真好。

還記得當時,我對父親說了我覺得沒有領導神也挺好的,與其被邪神使喚,不如做沒有領導神的種,他不置可否的搖頭,對我說,我是受了太多的人類社會灌輸的善惡觀念,心被蒙蔽了。

「兒子,神明沒有真正的好壞,一個壞神之所以是壞神,必然是因為文化信仰中需要有惡神的存在,才能襯托出善神的價值,如果沒有惡神,善神就不是真正的善良了,就像沒有夜晚,你還會覺得白天很亮嗎?必然不會。善與惡是相對的概念,互相補足同等重要,惡神和善神都是一樣偉大的,因為文化需要祂們,祂們不僅僅是相對,也是同樣的。

「就像山嶺,你覺得山是善良的還是邪惡的?山和高原賜予雪域的萬物生命和活下去的方法,但也無情地奪走牠們的生命。不論是能救命的不腐乾屍和奪命的大風雪都是山來的,山沒有好壞。山的神明也沒有好壞,那都是純粹的力量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只是有些力量展現的方式我們喜歡,有些不喜歡罷了。」父親不再和我談論這個話題了,他大概有自己的看法吧。

※                 ※           ※

後來,又舉辦了一次種大會,但我沒去,而如今父親不在了,今年的種大會,是由我去的。

和第一次一樣,我在入口處獸化了,但我不會父親的法陣,也不知道集合的大草坪在哪裡,於是我站在入口的狼頭石雕那裏等著,期望有其他的種出現,能帶我一道過去。我等了很久都沒有其他的種來,心裡感到很焦急,我總隱約感覺,有很多的種會著我所不會的能力,他們和我不是同一個階層的,說不定他們都是靠魔法直接飛到大草原上,而不知道通行方式的只有我而已。

這樣看起來,雪豹似乎是種很弱的種,所以沒有神明要嗎?

我嘆了氣,踏進狼之谷的界線內。

一踏進去,我的頭上立刻就出現報到序號,腳底出現法陣,被傳送到大草坪了,和跟父親一起來的時候一樣,發現這是自動化的運輸,我鬆了一口氣。

我坐下來耐心等待。

有幾個比較小的孩子在我旁邊玩耍,我仰頭觀看周遭,雖然有人在打架,但整體氣氛挺不錯的,有不少人在社交和互動呢,於是我起身加入他們,找人聊天攀談,想獲知些新的知識。

我和一個女人聊得非常投機,她告訴我許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比如這世界是由運算所掌握的,自然界的共通語言是數學,一朵向日葵裡面的種子排列方式是可以計算的,蝸牛殼的轉彎角度和蕨類植物的嫩芽有共通之處等等,好神秘好像魔法一樣的事情,但她卻說在她的國家,學生必須學習這些知識,每個人都可以學,而她是一個老師,專門教這些知識,但她比其他的老師更厲害,擁有一種稱為教授的頭銜,並且主持著那個國家的許多重大硬體建設。

這個女人肯定非常偉大。

於是我問她,你有領導神嗎?她笑了笑,答說是有的,她的神明是一位我不曾聽過的神,據說管理著睡眠和夢境,我有些疑惑,這個女人的才能跟她的神有任何地方契合的嗎?她說她的神不曾使喚過她,大概是因為她是很弱小的動物,所以神明沒有命令她做任何危險的事情,但神明常常召她去聊天,提供些建議給夢境變點花樣,大概對神明來說她還是相當有用。

她是文昌魚,我不知道那是甚麼東西,據她說就是像小魚乾一樣的東西。

聊著聊著的時候,我被叫號了,和上回一樣,文昌魚女子的形狀在我面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恐龍神大人和別無他人的空間,幾個關於身體的問答被提出,和父親提過的問題也被提出,一切的一切都和上次一樣,恐龍神大人看起來也很忙,祂確認過我的狀態後準備要走了,但再一次,我叫住祂。

「您知道我爸爸死了吧?」
綠色的神明笑了笑:「當然,我知道你們每一個現在是生還是死。」
我猶豫了一下:「那麼,您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他在死前四個月某天突然回村落裡,不去山上了,然後開始拜很多的神,直到他又離開家為止……恐龍神大人,我想知道父親死的時候,發生甚麼事情……不,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為甚麼會死呢?」
恐龍神大人搖頭,露出非常嚴肅的表情:「其實我不想花很多時間處理你們這些種私底下的問題,對我來說,你們是怎麼死的,如果不影響到世界的運作,我才不在乎,我有好幾億的種等著去檢查呢!沒有時間可以回應你的問題。」
我焦急的說:「如果我有領導神,我就會向祂詢問,領導神一定會知道很細節的問題吧?但是,我沒有領導神啊,而且就算我不是種,一般的人類無端失去親族,不也會求神拜佛請求神明給個答覆,讓死因水落石出嗎?所以才會有觀落陰或起乩等各式的法術存在吧?」

恐龍神聽了,用蒼藍的玻璃般的眼珠子望著我,大概有好幾秒,然後露出笑容:

「嗯,說得很對,你說服我了。你先回去,等我忙一段落,就給你消息。」

※                 ※           ※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我雄壯威武,四肢強壯尾巴粗長,頭顱渾圓身體的肌肉發達,斑點很少皮毛顏色很淺,並不是我習慣的,灰撲撲的我。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視野也不是我能調整的,但我仍認出了這具身軀,是父親的。

我用父親的身體和視野看著夢境。

父親在荒涼的雪原上行走,我突然意識到,這是父親的記憶,恐龍神大人調閱了保存的父親的記憶,並令我得以看見。在我意識到這是記憶之後,畫面忽然動得很快,我──父親的身體也以超快的速度活動著,難不成是恐龍神大人在快轉?

這令人暈眩的快轉在幾乎把我弄吐的時候停下來了──原來我的感覺和父親的肉體是分離的嗎?這是怎麼回事──我來不及細想,因為畫面和動作都開始以正常的速度撥放──如果可以說是撥放的話──並且父親開始做起我覺得非常奇怪的事情。

父親對一群藏羚說,希望牠們跟隨他進行一次超常的活動,為了拯救雪豹從邪惡的特種人類手中得救,他需要牠們的力量,藏羚們不願意,牠們希望雪豹死光別吃牠們了,於是父親承諾牠們若跟隨這次的行動,就會保護雌羚完成隔年的產仔遷徙,於是藏羚們同意了。接著父親對一群岩羊說希望牠們能跟隨進行一樣的活動,岩羊也不同意,於是父親承諾保護牠們的幼仔不被狼吃,然後父親又以提供修巢的材料給大鵟來取得牠們的跟隨,如此種種,最後父親帶著一大票的動物前往一處山坳。

父親與一頭瘦小的公雪豹對峙,公雪豹的周圍有四隻成年的雪豹,我從來沒看過在非繁殖期,有這麼多雪豹以這麼密的情況聚集在一起。

獸群藏在山後,父親和那頭名叫史諾伊的瘦小雪豹發生劇烈爭執,看來史諾伊是希望能改變雪豹的習性讓雪豹變成群居動物來保護牠們,然而父親認為放任才是好的,於是他們不認同對方的觀點,並指責對方是雪豹的邪神。這個史諾伊有神奇的力量,他命令獸化狀態的父親趴下,父親的身體竟無法抗拒,但在他準備要殺死父親的時候,預先藏匿的獸群衝出,把史諾伊所領導的群居雪豹們嚇壞了,於是傷痕累累的父親得以脫身。

感覺滿錯愕的,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現在正在寫紀錄的我依舊不同意史諾伊的異想天開,但父親的作為也嚇到我了,他怎麼能驅使那些動物離開本來的居住地,強行把獸群融合變大、以壯大自己的聲勢呢?這和他口口聲聲強調的「保護大自然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干涉」完全相違背。

記憶裡的父親以人類的姿態搖搖晃晃地爬上石崖離開史諾伊那一群,在石頭上他喘著氣變回了雪豹,當他完成獸化抬起頭,我透過他的眼睛看到的是非常可怕的景象:獸群在他面前亂成一團,互相廝殺和踐踏,大鵟直接把原羚的幼仔抓走了、王不見王的公北山羊打成一團、犛牛為了護幼圍成圈不顧一切的踱地踩死了慌張走避的藏狐與紅狐,並且在遠處的山上,狼正在圍觀這群獵物的大混戰,各個雙眼放光。

父親撲向獸群想阻止牠們的爭鬥,但獸群因為天性的緣故而有的大打出手,有的害怕得逃走,他幾乎無法控制他們,領頭羊們帶著羊群要離開,卻又因為怕狼而互相擋住路,拖慢了獸群解散的速度。我從父親的視野中不能看到是甚麼事件引發了獸群的混亂,明明一開始雖然劍拔弩張但還尚能控制住、一起來到這個山坳附近的,為甚麼會失控的打起來了呢?

也許,是獸群中有動物跌倒,或者甚麼飛石落進去了也說不定,讓整群本來就緊張兮兮無法安定的動物陷入爆走的狀態,造成野生正常情況下完全不會發生的大混亂。

動物不是人類,就算能講四海一家方言,牠們也沒有能理清楚誤會並靠溝通釐清事件的智商,有這種智商的動物大概也不會因為這點事情就打起來吧?神雖給了萬物共通的語言,但大部分的物種沒有駕馭的能力,只能靠暴力,除了某些奇幻動物或者比較少見的高智商物種之外,大部分的物種都是以身體決勝負,這是父親一直告訴我的。

在這陣混亂面前,他真的只是一個人類,至多是一隻雪豹而已。

記憶又被快轉,我看到那陣獸群騷動之後的那片雪原,呈現悽慘的情況,由於遭受外力折損,各獸群的育幼率史上最低,還出現許多傷員,這造就了狼的興起,那年狼生了很多的小狼,大部分都長得不錯,吃掉了許多獵物,滅了一個原羚群,也讓史諾伊那些雪豹們不好過。

這些,都是父親的錯。

父親最後,沒能遵守他對野獸的任何一個承諾。他說過,為甚麼動物要怕我們種要服從於我們,一是力量二是信用,力量是無法被克服的,而信用則是人類慣有的,能使動物暫且在全新的互動下放下恐懼,製造雙贏的局面,是種能和野生動物好好相處卻保持著自己的地位的不二法門。

父親丟失了動物對他的信任,而他只是一隻雪豹,沒有領導神,會的魔法弱小,只能拆拆陷阱的雪豹。
※                 ※           ※

我醒了,夢境結束了,恐龍神大人似乎認為我知道這樣就夠了,父親的身體是怎麼死的我不在乎,但作為伯萊若德的他在那時就死了,因此他急於把身分繼承給我,我能理解。他受到了心的折磨只能不斷的拜神,但神卻不理會他,也沒有領導神可以幫他收拾善後。

他真是一個很壞的父親啊,把山上的爛攤子這樣丟著,讓我去處理,然後自己不顧一切的死掉了嗎?

我在床上獸化為雪豹,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尾巴。

※                 ※           ※

父親,最終,玩起了扮演神的遊戲。

他越過了人和神的界線,從守護山嶺的萬獸之守護神,變成破壞山嶺規則的邪神。

他用他的力量,驅使他本來應該守護的動物,做出了違背行為的事情,只為了貫徹他守護山嶺的理想。

是因為,他看不慣另外一個和他一樣,可以是半神的存在嗎?明明放任著那個人和他的那群雪豹自己走向滅亡就好了,他就偏偏要出手。

四個月前我覺得,父親渴望著有領導神,大概只是,想在神明庇佑下,恣意展現自己的力量,並且把一切作為都推給神,共享一部份的,屬於神的崇拜吧。

他想成為力量的延伸,成為力量的一部分。因為他認為力量沒有善惡,所以每一種表達方式都是對的。

現在看來,父親只是在迷惘而已。從祖父那裏繼承來的名字和身分,他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扮演好伯萊若德。於是他像剛出生的幼獸一樣依賴,渴望有領導神的存在,神明能夠指引他該做甚麼?怎麼做?聽命行事永遠比自己想解法要容易。

就算是惡神要他去殺人放火,因為是神使,所以他也會去做,然後把責任丟回去給神,他已經想好了,神本來就沒有善惡。

他想要有人或神告訴他該怎麼辦。

但沒有,於是他只好自己來,救雪豹,拆陷阱,殺獵人,他一直都在玩著成為雪豹的神明的遊戲。

然後,他也當起其他物種的神。

嘴裡說著是為了生態是為了雪豹,卻傷害其他的動物,於是山最後懲罰了他,收走他的力量。

我相信,山是有神靈的,並且正照看著我。

無論是否有領導神,我們都被神明盯著看,就算神明不存在,也存在於我們的心中,並且時時鞭策著,我們相信的信念。

※                 ※           ※

寫到這裡,我也開始迷惘。作為伯萊若德,我應該怎麼做才能保護雪豹和雪山,卻不會步上父親的後塵?

我不知道。

我需要去向這世界尋找答案。

我覺得,做為沒有領導神的種,可以幸福,也可以不幸,要怎麼使用那份力量呢?

我還沒想好。

但也許我根本不必想。

文昌魚教授不是過得很好嗎?她看起來生活的很棒,悠然自得,並且深受人們敬重,她是一個偉大的數學家,在她的國家非常尊貴。我知道,她應該是按部就班的學習,逐漸掌握數學的能力,然後成為教授的,她有理想和方向,也有需要她的人群,她活得真是妥當,在人類的世界裡面。

這份獸化的力量或許是枷鎖,我何必硬要去思考,要怎麼使用呢?為何一定必須得用?我開始對父親教導我的一切感到疑惑。我們人類,哪能真正理解雪豹甚麼?我們並不是雪豹啊!說要成為雪山之王,實在是太傲慢了!

我是種,自由的種。

                                    20181017 PM10:55於陽明大學實驗室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10-18 23:02 编辑
等一下,这个雪豹种视角的意思是……
当初的动物群是被别有用心的种煽动的?是故意阻拦的?是另一种具体的理念在直接上手打?而不是说当初的暴动和饥荒就是山里动物的群体意志,或者山神的理念?
话说老雪豹种为什么找人扎场子都不一开始带上去啊?这样扎场子的意义何在?(?)
换句话说,当初雪豹化兽人的做法,如果没有人为引起的暴动和饥荒,其实果然是可行的?是有建设性的?
史诺伊的做法里习性方面的问题其实是可以克服的,那几只雪豹都已经有克服的迹象了,因此他的失败最根本的原因依然是在和另一个特种人类的直接对抗中打输了,而不是说自主改变习性、刀耕火种游猎这样的理念不可行?
史诺伊,你死的真的好冤啊!(X)WWWWWWWWW
而且其实当时发生了那么大的践踏事故(?),留下的尸体既然足够喂饱暴增的狼群,那么来一个雪豹群和狼群竞争一下,两个兽群都正常发展舒舒服服过到春天应该也绰绰有余
史诺伊你都没有绕回来看看或者你的雪豹群都没有听到一点事故的风声?还因为春天没食物而分崩离析了?你们真的死的好冤啊!(X)WWWWWWWWWWW


线虫种……这是直接用魔法造的吧!
意思是说植物种也是可能有的咯?
感觉愿意嫁给植物的人比嫁给线虫的人多得多啊(X)而且花妖精的故事也蛮多的
恐龙神你不管植物!这是歧视!(X)

由于这里面神明都很人性化,会说话会视察会安排工作
所以主角最后的感悟就很社会化(?),像是在说……果然兴趣向的自由职业者会过得比随时待命经常加班的上班狗开心吧!(X)WWWWWWWWW
而主角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知道应该去创业、去世界500强(?)工作、去当个自由职业者、还是去继续读研究生(?)
说起来其实老雪豹种已经蛮厉害的,主角说他在迷茫不知道怎么办,需要有人领导
但事实上他也并没有东一脚西一脚瞎搞,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信仰和办法,只是办法很简单而已,但并没有方向混乱
他成功了那么多年,并得到了动物的信任,从史诺伊当初的视角来看,已经俨然是一个山神了
他口上说力量没有正邪对错,但从他主动去对抗史诺伊的行为、以及做了坏事自觉自己会被山神讨厌看来,他其实是知道对错的
因此他需要的可能不是领导,而是自由市场和统治阶层的认同,因为他虽然可以看到自己的方式有效果,但是不知道对不对,是不是神(山神)所认可的
他需要大概是上市(X)
只是最后晚节不保,急于组建董事会给大佬展示自己的能力,参与了风险太大的投资,破产了(X)WWWWWWWWWWWWWW


种大会上打架……
恐龙神:不要打架,不要打架,当神使的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让他当(?)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的線報?我比你知道的更多,我是種,我能聽世界萬物的聲音。」伯萊若德轉過身來,殺氣從他身上露出:「看起來你只學會了動物的規則就是強弱,那麼來吧,全都上來,我讓你知道誰才是對的。」

是不是我1寫得不夠清楚導致這種誤會了啊?你們一直覺得那個獸群是大自然或山的意志嗎?雖然說我設計的每個理念不管衝突與否都是地球自己的思維,但是,縮小來看那個獸群怎麼看都是種煽動的啊,怎麼可能那些動物就這樣聚集起來了,1裡面根本沒有真正神明,只有兩個特種人類在互相傷害WWWWWW是這樣的,雪豹種煽動了那些獸群,但是他沒有料到他不能控制獸群,所以獸群發生了暴動,死去很多,於是狼得利了,加上冬天和雪豹群的大食量,才間接導致飢荒,可是那個獸群崩解的最大原因不只是飢荒,是發情期啊,他們最後是卡在沒有來得及在發情期發生的時候搞定彼此間的敵視,才會那麼錯愕的,突然崩解掉了的,說他們有機會克服,我覺得是有機會,雖然很小,但最後的崩解不是單一原因,整件事就是錯綜複雜的因素累積起來的,所以小雪豹種才會對於自己父親為何硬是要出手感到疑惑。

老伯萊若德最後扯了獸群去和史諾伊對幹,就是因為他不知道怎麼辦啊,他自己當山神當習慣了,史諾伊的出現和持有的力量對他來說是史無前例的大挑戰,他在徬徨的!因為不知道怎麼辦,他才使出了他能夠做的最強反抗,利用自己的四海一家方言去煽動其他動物,獸行者不會四海一家方言啊。

那肯定是魔法造的,線蟲不管怎樣都很難變成精怪!還要跟人結合?它智商太低了啊,說是全物種都會四海一家方言,但線蟲顯然是那種只能說「吃」「死」「痛」「交配」這種單詞的動物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關於植物,總是有辦法的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毛毛你為甚麼要刪除線!你那段說的對極了!我就是想把老雪豹種弄成那樣的 you get him all WWWWWWWWWWWWWWWWW
小豹子暗笑他父親的迂,但也別忘了他就是一個大學畢業生!立場未必客觀,也不見得成熟,而老豹子他不是懵懵懂懂,至少他已經當(摸)種(索)了好幾年,
決定這樣做了,按著他父親的建議做,像那種聽從長輩建議從事某行業後至少也能餬口了,你看他還養大了小豹子,真的不能算差。
但我想試著表達不同的立場看出去的事情也是不一樣的,所以小豹子也不是客觀觀點,說不定他工作了幾年(?)之後發現自己對人類社會一竅不通,又回山上去了。
反正那時候被他老爸連累的動物也死得差不多了WWWWWWWWWWWW

恐龍神:做了好幾億個AI來用......來,你們自己說說AI是甚麼?嗯打起來了?會打架的AI要考慮關掉。那就給平常最常看到的那個AI寫個阻止打架的程式吧。
小蛙小猛:蛤?要去阻止那些打架嗎?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18-10-19 00:05 补充以下内容

其實說史諾一一定不能成功也不對,他如果成功了,群聚的雪豹就會變成另外一種科學還未發現的動物,就變成奇幻生物了,也是一種可能性,而且也符合設定。
嗯,他失敗,是輸給種+運氣不好,跟演化上不少突然滅絕的動物一樣,未必他一定是錯的,只是在那個當下他的決定不夠好。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不不,你的文章是很清楚说明了当时的场景就是“两个特种人类在干架”的
我说的是当时之后我们在聊天室的讨论
就是因为文章其实很具体很清楚说了这就只是行为上的冲突和方法上的失策
所以我们才认为这样的构成并不足以上升到“理念的对抗”和“理念的对错”WWWWWWWWWW
会感慨原来种那段并不是山神的意志啊,是因为当时我说“这不过就是两方打架一边打输了而已啊,根本就不是理念的问题啊”
然后我记得你还是强调了理念问题,所以我才理解你那段的本意依然是想要说种代表了山的理念(以此证明史诺伊的理念是错误的),而不是单纯的方法WWWWWWWWWW

不过说到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了日漫……
众所周知(?),日漫很喜欢夸大其词用听起来很厉害的字眼来描述东西,比如动不动就出来一个羁绊啊信念啊什么的(炸)
所以……其实你文章中、或者后记中、或者讨论的时候,所提到的“理念”……
其实也是一个类似的概念?你想描述的“理念”这个词,其本质就只是方法论,并不是真正的理念(世界观)?(?)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毛毛我有點知道我們在討論的歧義點是什麼了wwwwwwwww
就!是!理!念!wwwwwwwwww

我後記裡面說的理念,是文章裡面腳色的理念,並不是我燦燦的wwwwwwwwww誠如你所說,這其實就是兩個特種人類打架一個人輸了而已,牽涉到理念的對抗,是故事裡的人物的理念。所以文章裡面的衝突的理念是人物的,人物的理念當然就是他們的世界觀,所以伯萊若德

紅峽青燦 于 2018-10-20 18:36 补充以下内容

相信維持現狀是好的,也認為自己的想法可以代表山的意志,所以他認為自己是對的,就去慫恿的其他的動物。史諾伊當然也認為自己是對的,他覺得改變是好的,所以把雪豹聚集起來了,他們倆個對於保護雪豹的理念不一樣,當然手段和方法都不一樣,本質不只是方法论,那就是他們的世界观啊!所以我2後記裡面的理念,說的是腳色的,而我嘗試表現的只是"腳色的理念衝突和客觀事實的事件",對我來說,能否表現出這樣的內容,是一種嘗試。

然後,不說劇情人物了,作者我寫文章時候,我想用整篇故事表現的,屬於作者的理念,並不是每篇都一樣的,2比較單純,就是補種和神使的設定而已,你可以看出來這是在展現我烈火流星的世界觀。但1是比較複雜的,牽涉到當下時事的問題和我處在的大環境,那不是單純為了表現文學內容或者世界觀而撰寫的,跟你的如此維權是有點類似的。你可以去看看1的後記,寫1的時候,同性婚姻的平權法案剛鬧出來,那時社會上有一種風氣(其實現在也還是只是沒有一開始那麼激烈)就是你不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你就是恐同你就是不尊重人權你就是異性戀霸權,並且你就是錯的,而我非常不能接受這樣的風氣和認知,我認為客觀來說同性戀者是少數族群,且這個法案的內容直接牽涉到教育體制社會構成甚至到未來的台灣人的人格發展,不能夠單純的以"異性戀可以同性戀為甚麼不行"等等的理由強堆,也就是說,他們提出的大部分理由並不能說服我,而客觀來講,同性婚姻是屬於新的觀念,異性婚姻是老的觀念。所以我在寫1的時候,我身為作者的理念是"新的觀念是非常非常容易失敗,並且會招致老觀念強烈反對的,強推未必是好事"我希望文章可以表現這件事,所以最後寫到豹群崩解掉給人很突然的感覺,是因為我想表達強推的時候可能會發生無法預期的情況導致失敗(發情期),1裡面兩個特種人類打起來的時候伯萊若德贏了,你可以說他比較幸運也可以說他的特種人類類型(種)在這次的衝突裡面比較吃香,但並不是他真的扮演了山的意志,那是他自以為的。

所以我寫1只是藉由烈火流星的故事去抒發對時事的感想而已,而2就是真正的對世界設定的表述,所以說起來日漫的那種理念是存在於腳色,未必是在我身上啊?我的理念就只是"想把腳色的理念傳達好"而已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5# 紅峽青燦

不不不,这个分歧和“这是谁的理念”没有关系,也和“各自是否相信自己的理念是正确的”没有关系WWWWWWWW
这个分歧是“到底什么是理念,到底什么可以体现理念的对错”WWWWWWWWWWW
而你喜欢用的方式,通常都是“本身计划就不完善,于是出了问题,理念就有错”这样的逻辑
史诺伊的计划有很明显的可行性障碍他没有去解决,伯莱若德的计划有很显然的意外风险他没有做好防范
因此他们的失败都是本身计划不完善的结果,很难称得上是“可以体现出理念的冲突、理念的对错”
甚至于如果我是这些人物,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的行为/计划”能够体现“我的理念”,因为不完善的计划根本就体现不了啊WWWWWWWW
换句话说,他们的所作所为配不上他们的理念,而他们也无法成为理念的化身

这就像是……我说我的理念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结果计划就只是到处乱翻书,没有笔记没有学习计划也没有系统规划
从真正学习的标准上来说根本就算不上“好好学习”
于是最后我没考上大学,你能因此就说我体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个理念,并且可以说明这个理念行不通吗?显然不行,是吧?WWWWWWWWWWWW
但是你如果说“到处乱翻书,没有笔记没有学习计划也没有系统规划”这个方法论不对,这当然就没问题
所以我才说,你所提到的“理念”以及“如何体现理念的对错”,其实更像是方法论,而不是世界观WWWWWWWWWWW
至于日漫的例子……你不觉得吗?日漫里面通常提到的羁绊,其实根本达不到文学上“羁绊”的水平;日漫里提到的信念,也经常和社会学上所谓的“信念”有所差异
就是这个词听起来很好听,于是广义化了
而我的意思就是,你口中的“理念”,可能并不是哲学上的理念,当你在后记和讨论中说“史诺伊的理念不对”“伯莱若德的理念不高明”的时候,你可能真正想表达的是“史诺伊的方法不对”“伯莱若德的方法不高明”
但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是当成狭义化的哲学词汇来理解的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覺得要說明白的最好方式就是先不去說理念這詞了WWWWWWWWW

先不管我習慣怎麼寫,就文章內容看,你不覺得伯萊若德和史諾伊號稱他們想要做到的事情,跟他們實際上的作為是有出入的嗎?就像你說的那個好好讀書的例子,他們沒有好好讀書,他們只是說著自己已經好好讀書了,你覺得你如果是他們,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有安照自己想達成的目標去執行,但是因為你是個讀者啊,你不是他們,他們覺得亂翻書就已經是好好讀書了!他們努力了,史諾伊的可行性障礙和伯萊若德的風險不是他們不去執行也不去避免,是他們沒能做到!他們沒有辦法意識到自己的計畫有紕漏,they can not!

而如果你說這是我的行文習慣,我老是用不完善的計畫去體現一個理念的對錯,那就是因為我的思慮不夠周全,沒辦法想出更精妙的計畫或者劇情來體現我預期讓腳色表現的屬於腳色的想法和目標,i can not!
畢竟要一個笨蛋意識到自己多笨是很難的,就像某個把筆下腳色全部智商設為140但因為作者沒有140的智商因而寫不出140的腳色該有何種行為的人,唉,至於為何不自知,也許是我作為作者當局者迷WWWWWWWWWWWWWWWWWWW

可是我還是覺得,腳色宣稱的理念是比較接近世界觀還是方法論?這個問題,應該還是比較傾向世界觀的,伯萊若德和史諾伊的差異不是只在於採取的行為不同啊?伯萊若德相信放任更好,放任是唯一解,只要屏除人類的干擾就好了,他相信人類是雪域生態唯一的負資產,可是史諾伊認為人類的傷害既然已經造成了,改變自身的習性去迎合被人類干涉後的世界更好,你覺得他們這種邏輯的差別只是方法不同而已嗎?他們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方面不一樣,這不就是世界觀不同嗎?而世界觀不同,是因為他們成長的環境(雪山上由父親提攜長大和城市裡的下層人民)不同啊。

如果是真"理念"的問題,那顯然是你說的理念是狹義的,我說的理念跟"想法、目標、預期效果、夢想"等等比較實際的東西比較接近,這是......用詞習慣差異?但我覺得,一旦一個想法可以主導某人所有的作為和認知,這個想法就是這人的"理念"了,不是嗎?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去动物园打工,由于热心助人且爱护动物,深得大家喜爱,额外获得 58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7# 紅峽青燦

不用讨论文中的人物心中的理念是什么,我说的都是“对旁观者而言”的WWWWWWWW
你仔细看,我举例说的是“说我这是体现了好好学习”而不是“说我这是体现了好好学习”!WWWWWWWWWW
文中的人物没有感受到差异,以为自己失误的计划就是体现了自己的理念,这当然可以理解,其实就算是这样也仅限于当事人,如果其他角色也没有感受到差异,也说这就是理念的失败,可以说那些角色水平也都差不多了(X)WWWWWWWWW
但是你作为作者、作为旁白视角,你在后记和后期讨论里面依然说你在用角色的行为探讨具体的理念(“改变行为”和“维持原状”)、他们的行动失败也就体现了某个具体理念的错误(注意当时你说的并不是“角色本人的理念”)……
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讨论吗?我们当初在谈“通过主观影响让动物改变自身行为来适应新的环境”这个具体的理念到底可不可行
(继续注意,我们当初讨论的并不是史诺伊这个人的方法、计划、想法可不可行,我们当时的观点是这个理念完全是可行的,并且恰恰就是一些物种适应环境的演化方式,但是史诺伊的计划本身显然是失误太多、无法实践的,这是两个概念)
你说雪豹1探讨了这个理念不可行,证据就是史诺伊的行动失败了
然而史诺伊的行动失败不是因为计划本身的不完善吗?这个失误的计划并不能体现“通过主观影响让动物改变自身行为来适应新的环境”这个具体理念不可行,不是吗?
因此也就无法通过史诺伊的行动失败来证明“改变行为”这个具体理念的失败,不是吗?
因此用失误的计划来探讨“改变行为”和“维持原状”的优劣,也就没有说服力了,不是吗?
难道当时的你“意识不到行为和理念的差异”吗?……大概就是当局者迷吧(X)WWWWWWWWWWWWWW
至于你最后说的,理念可以主导人的行为,这没错。但是反过来,人的行为就可以完全体现理念吗?尤其是在这种充满了计划失误和意外的情况下?这可未必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先說一下其它腳色,1裡面就只有兩個人伯萊若德和史諾伊,其他的動物啊雪豹啊智商都低於人類太多,不能完整理解兩人的想法,而兩人本來就不能同意對方,沒出事前也不知道史諾伊的計畫最大的紕漏在哪WWWWWWWW

"通过主观影响让动物改变自身行为来适应新的环境"這件事當然是可行的,我也知道有很多動物都是這樣做的,但是我不認為這件事在雪豹Panthera uncia身上是可行的(就算可行也還在演化中目前人類沒有客觀證據啊),我們如果現在要很科學的討論雪豹到底能不能以群居改變行為的方式生存,這簡直哲學WWWWWWWW

你可能會說我的世界觀裡面動物會說話能夠互相溝通又不是真正的Panthera uncia不會說話,所以就算是雪豹這樣特化的物種也是能行的,是有這個可能,但這部分是架空的,而在架空的部分我的設定是在架空的Panthera uncia身上它還是不可行(實際上是成功機率近乎零)的啊,就像我架空的設定了動物能互相溝通一樣,我也設定了在雪豹身上不行,這部分我覺得沒有甚麼大問題,我的世界觀是建立在地球上的架空嘛。

我不是要用一個故事來否定"通过主观影响让动物改变自身行为来适应新的环境"完全是錯的,我選擇了這個,僅僅是因為我藉其來表達對時事的看法而已,就像我後來在2上面的回文裡說了,如果可行,那這些群居的雪豹就不是Panthera uncia了,牠們可以是其它的奇幻動物。

我明白你是想說/史諾伊的失敗是失敗在作法不好,不是失敗在他的理念不對,但是我用他因為作法不好失敗的事情去體現理念不對/這件事是不合理的,是,我知道這不是高明的表現手法,而且也是寫文章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的問題,如果我寫的時候就意識到,自然也不會產生這麼多的討論,問題就是我在寫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這是我的不足之處。

所以你還想見到我如何回應?承認自己是一個思慮不周的作者?承認自己認知不足借喻失當?發文說明自己寫文的時候沒用腦子智術短淺?還是乾脆點直接說我青燦就是一個跟伍薰一樣的下流寫手寫文全憑自己喜好設定不考慮邏輯世界觀矛盾崩壞主角吹瑪莉蘇行文概念抄日漫劇情套路搬夢境?你說,哪一個好?WWWW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我明白你是想說/史諾伊的失敗是失敗在作法不好,不是失敗在他的理念不對,但是我用他因為作法不好失敗的事情去體現理念不對/這件事是不合理的,是,我知道這不是高明的表現手法,而且也是寫文章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的問題,如果我寫的時候就意識到,自然也不會產生這麼多的討論,問題就是我在寫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這是我的不足之處。

紅峽青燦 发表于 2018-10-21 01:04

要这段就行了,你看你前面拐弯抹角说了那么多,其实不都是因为认识到了当初存在问题,所以努力地在回避当初下的定义并且附加新的定义吗?
可是为什么要回避呢?你解释为啥写1、解释角色怎么想,对解决这个具体表现手法的问题并没有帮助啊?
我要的不是你专注于如何去修正和解释,而是你有没有意识到最初的纰漏在哪里
如果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自然就知道如何去修改,以及如何避免再犯
而如果没有意识到,你所做的修改依然会成为最初问题的延伸,只是疲于修正形而没有注意质,等再遇到相似情况的时候,一切依旧
而后者的坏处我估计你自己都是有深刻体会的,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你修正了很久零飞剑,结果越修越觉得崩吗?这就是因为一直在修形而没有修质啊WWWWWWWWWW
这不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发现、认识错误并进步的过程吗?你是不是对承认错误有什么误会?承认错误又不是证明平庸,而是证明找到了进步的方向啊!WWWWWWWWWWWWW
所以有像角色发现自己是计划失误没有贯彻理念那么难吗?(X)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你要我承認錯誤,我操他媽的幾百年前我們討論1的時候就承認了啊!那個時候猛瑪都還沒絕種我就承認了!當時的問題是,我在1寫作的過程中直到寫完了的時候都沒有意識到,是直到討論的時候才發現的,你說有沒有像腳色發現自己計畫問題那麼難?有!就是有wwwwwwwwww

但當時作品已經完成了,所以之後做的一切解釋,不是完全針對這個問題的,我是在解釋因為何種寫作動機才產生會造成這個問題的寫作環境,還有並不是腳色整個計畫都是有問題的,他們的作為有符合理念的部分,而且,很多腳色無力的部分,是我設定的!問題存在但是並不是全部,我在把肉腐爛的部分和沒有腐爛的部分切割!這些解釋並不是迴避,一個有問題的作品本來就不會是全部都有問題!你考試不及格被當難道是每一題都錯?

錯誤是不是平庸這個I don't care!我本來就不是立志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我也有自知文辭不是特別出色,我寫文頂多就是土方寫俳句一樣屬於一種消遣和不務正業,所以錯就錯了,但是我不覺得它有錯得那麼多,至少我覺得仍然呈現出了某些我預期的效果(不過讀者沒有感受到顯然就是效果不好),可是我覺得2補設定補得滿全的啊,沒有1哪裡有2啊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使用聊天室的记录结束这一回合(?)



我从来没有在说文章本身、角色本身等等这些的问题
我说的就只是有关“理念”这个概念的表达和表现方法的问题
虽然这个词只是出现在后记里,但是确实可以体现出部分对理念这个概念、视角的模糊不清(质),就类似于你之前说的,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自己设计的东西和主角的视角不同,但是你很难理清楚两者的这种混乱,这样就很容易出现类似1那种表现手法和上帝视角上的问题
所以如果不理清自己对于理念的概念、角色心中的理念到底和你想要表达的理念有何区别、以及角色的作为是否真的可以体现你想要赋予他的理念,而只是尝试去解释方法论让剧情合理(形),那么再遇到相同的情况依然可能继续出现相同的问题

如果你聊天记录最后说的是认真的(?),其实你应该也注意到了不修正质而疲于解释形的无力,觉得永远无法解释清楚,难以真正修正
而找到了质以后,你大概就可以尝试去跨过它了WWWWWWWWWWWWW
本主题含有附件: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加入DL!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成千上万土球追赶,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获得 32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是認真的!真的需要吃金坷拉和喝巴拉刈!
而我現在感覺就算認知到了,也未必能做到,
畢竟不是每個人努力之後都能成為文豪,這部分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我是一個腦子很乾燥並且混亂的人,我感覺我最好也就這樣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