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以下全文摘自網址


來自北京的一份語焉不詳的聲明,令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保護者感到震驚和困惑。今年10月,中國政府宣布支持就虎骨和犀牛角貿易建立一個「嚴格管制」的合法市場,這是在推翻對此類貿易已經實施了25年的禁令。此舉出人意料,因為就在不到一年前,中國採取了相反的行動,禁止在國內銷售象牙,在打擊野生動物走私方面邁出了一大步。在剛剛富裕起來的中國部分地區,來自異域的動物器官成了身份的象徵,但對犀牛角和虎骨的需求,還受到一種古老信念的推動——犀牛角和虎骨具有治療從發燒到陽痿等各種疾病的功效。
似乎是為了緩和可能引發的批評,國務院的通知指出,可交易的犀牛角和虎骨不是來自野生的犀牛和老虎,而是來自現有庫存或人工飼養的動物。儘管如此,外界的反應仍然非常迅速且嚴厲。野生動物保護人士指出,即使是受高度管制的瀕危動物產品的交易,也可以為持續的走私提供掩護;這種做法還能釋放出新的需求,只能通過殺死更多的野生瀕危動物來滿足。「這項新政策將為更多的非法貿易打開大門,」總部在華盛頓的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野生動物政策主管利·亨利(Leigh Henry)說。「野生犀牛和老虎的數量如此之少,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如果出了問題,一切都完了。這些物種不會再回來了。」
出人意料的是,在11月,中國似乎做出了讓步。面對環保組織、聯合國和《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簽署國日益高漲的呼聲,一個通常不受批評影響的政府推遲了計劃。就目前而言,政府仍將執行其「三項嚴格禁令」:禁止犀牛、老虎及其副產品的進出口;禁止出售犀牛角和虎骨;不得再用犀牛角和虎骨製藥。但是,國務院10月份發的通知並沒有取消,野生動物保護者知道,推動野生動物貿易的強大經濟力量也不會很快消失。
中國在禁止還是不禁止的問題上猶豫不決的背後,存在著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北京為什麼會推行一項破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經常宣稱的建設「生態文明」雄心的政策?在過去幾年裡,中國一直試圖把自己重塑為一個在氣候變化和環境問題上負責任的全球領導者。中國也已成為野生動物保護的支持者。中國全面禁止象牙銷售的措施於2017年底生效,這個旨在保護大象的措施受到了廣泛的好評。在這個10年裡,中國的魚翅消費量已下降了80%。野生動物保護組織野生救援(WildAid)在中國數位媒體上發起了一場運動,通過展示一系列中國名人咬自己指甲的場景,強調了犀牛角對健康的益處並不比其他角蛋白來源多。然而,所有這些進步都無法抵消中國在助長非法野生動物貿易方面的核心作用。
據估計,野生動物走私每年的總收入高達230億美元,被認為是位於毒品、武器和人口走私之後的世界第四大暴利犯罪交易。即使中國有了象牙禁令,每年至少有兩萬頭大象因其象牙被偷獵——平均每天有55頭大象死去。在過去的十年中,已有超過7千隻非洲犀牛被宰殺。根據野生救援的數據,偷獵老虎和犀牛的速度已經放緩,犀牛角的價格不久前幾乎是黃金的兩倍,目前已經下降了三分之二。但這個成果是脆弱的,危險永遠存在。在納米比亞,調查人員告訴我,犯罪團伙正在大肆偷獵,比如色澤美麗的胭脂蜂虎種群和穿山甲類動物,後者是一種鱗狀食蟻獸,是地球上被走私最多的哺乳類動物。它們的終點幾乎都是中國。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種矛盾呢?答案可能在於21世紀中國兩種力量的奇怪匯合:富裕程度的提高,以及中醫相關實踐的復甦。傳統中醫有2000多年歷史,其核心是對「氣」,或生命能量的信仰,它可以通過陰陽平衡調節人體。疾病被視為陰陽失調,可以通過針灸、按摩、呼吸練習和草藥治療,有時也會使用蠍子或海馬等動物的部分身體入藥。中醫監管機構敦促從業者不要使用瀕臨滅絕的動物,但成效有限。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結束野生動物貿易的障礙不僅僅在於中醫在國內的受歡迎程度和盈利能力,這個產業價值1300億美元,已經成為中國出口到世界各地的一種有價值的軟實力形式,這一點也令問題變得更加複雜。
傳統中醫可能會令人聯想到民間治療師和精神導師的形象。但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它已成為主流,是國家醫療體系的一部分,成為人口老齡化的可行替代解決方案。2017年,在全國4000多家中醫院推動下,它的業務增長了20%。現在中國正積極推動中醫的海外業務。今年5月,北京宣布將在波蘭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等參與其全球「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建設57個中醫中心。2017年,中國的中藥出口額達到36億美元。今年,世界衛生組織首次在其重要的疾病和健康問題年度綱要中列入了傳統中醫藥的詳細信息。

一個旨在實現平衡的醫療系統卻要對自然界的災難性失衡負責,這是野生動植物貿易中的一個悖論。中醫領域的領導者了解,這會給人造成不良觀感。25年前,犀角和虎骨從中醫官方藥典中被刪除,2010年,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World Feder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Societies)希望禁止使用虎骨,否認了它的許多健康益處。但這對阻止企業家銷售虎骨和犀角製成的保健品沒什麼作用。而且還有更多的物種受到威脅。據報導,在中緬邊境勐拉鎮的市場上,遊客可以找到數百種用於醫療用途的瀕危動物製品:穿山甲鱗片(刺激哺乳或緩解皮膚病)、熊膽(治療肝臟或膽囊疾病)、虎鞭(治療陽痿)。
如果它們是正常的產品,有著充足的供應和穩定需求,那麼有著良好監管的合法貿易可能會降低價格和偷獵的動機。但野生動物貿易的交易基本上是不正常的;它就像鴉片和古柯植物瀕臨面臨滅絕情況下的毒品交易。動物保護主義者指出,大象的經歷是一個悲慘而充滿警示的故事。在1999年和2008年,為了緩解猖獗的偷獵行為曾出售大量庫存象牙。有證據表明這樣的出售產生了相反的效果。「這和廚房經濟學不一樣,」奧克蘭基金會的野生動物保護和貿易專家亞歷山德拉·肯諾(Alexandra Kennaugh)說,他研究過犀角行業的行為經濟學。「在適當的情況下,我根本不反對某些物種的貿易,但中國對犀角的潛在需求遠遠高於養殖場或其他可用供應源的生產能力。」
在過去十年左右的時間裡,中國商人在中國和周邊國家建立了數十個老虎和犀牛養殖場。非營利組織環境調查機構(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保護老虎活動的負責人黛比·班克斯(Debbie Banks)估計,中國各地的這些設施中有5000到6000隻老虎生活在悲慘的環境中,幾乎是亞洲野生老虎數量的兩倍。班克斯表示,有些只是為了它們的皮毛、骨骼、牙齒、爪子和陰莖而被養殖,最終會被投入野生動植物貿易。她說,亞洲虎貿易中大約三分之一的材料來自圈養老虎,其中包括老虎的骨頭,其中幾個設施外面就在銷售虎骨酒。「老虎的價值不僅僅是其身體部位的總和,」班克斯說。「它的價值在於野外生存——對生態系統、旅遊、文化甚至美學的價值。在中國,它只是被視為一種商品。」
環保主義者們懷疑,中國的圈養繁殖機構多年來一直向北京施加壓力,要求其扭轉禁令,並開放受管制的虎骨和犀角貿易。他們似乎終於成功了——至少兩個星期。如果他們的「產品」可以在中國市場上合法交易並得到政府的正式批准,這些養殖場的所有者肯定會獲得意外的暴利。保護主義者說,更大的壓力甚至可能來自那些生產中藥的大型製藥公司。還有庫存儲備。它們大都受到良好的監管,但在這個由稀缺性主導的行業中,隨著野生動物數量的下降,庫存的價值會上升。(2012年,為《牛津經濟政策評論》[Oxford Review of Economic Policy]撰稿的經濟學家甚至推測,一些庫存商可能「寄希望於物種的滅絕。」)
如果中國再次改變方向,會發生什麼事?使虎骨和犀角的交易合法化,使其具有合法性,可能會激發需求的猛增,令供應無以招架。物種滅絕是眼看就要發生的事。「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將是一場災難,」野生救援總幹事彼得·奈特斯(Peter Knights)說。「現在只有幾萬的消費者。如果變成了幾百幾千萬怎麼辦?」



你們有沒有毛病啊攻擊者們?你們一定是病了!為甚麼沒聽老中醫的話多吃些角蛋白呢?都說了角蛋白治百病啊!
還是屎尿骨骼也吃得不夠?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查了查,好像是真的……这就尴尬了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附上相关讨论串:Warning!中国解除犀牛角和虎骨交易禁令!

新闻 写道:
……一个通常不受批评影响的政府……
WWWWWWWWWWWWWWWWWWWW

话说穿山甲治疗皮肤病……用锋利的鳞片把皮剥了这种治疗方式应该是挺快的(???)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翻到一篇以前看到的文章,为了防盗猎给犀牛角注射毒素https://www.guokr.com/article/437608/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連結裡面犀牛被搬家的畫面好魔幻WWWWWWWWWWWWWWWWWWW

不過看完了之後,我個人的看法是和文中相反的,我認為鋸角比起打毒防盜獵的成效更好。
首先打毒的時候就得捉住犀牛,捉住後鋸角的成本顯然低於注毒,在保護上能夠減少支出
其次,亮粉色的顏料那麼明顯,消費者和和盜獵者都不會去吃的,是想毒誰?
這樣的情況下沒被注到毒的犀牛角價格反而會攀升,總不能讓全世界的犀牛都被注毒。

並且我不同意文中說的
盗猎者也常常为了免于将来再费力追踪它、甚至单纯为了报复而开枪
根據我曾經去婆羅洲追蹤犀牛的朋友說,犀牛因為幾乎沒有天敵,行蹤並不難追,只是很可能你找到的痕跡是好幾天前的,得花時間去找,但如果你是光明正大地找持續下去都會找到的,因此盜獵者最大的困難不是找犀牛,而是不要被監管機構發現,如果我是盜獵者發現這犀牛沒角了,反正牠未來一定會長的,以後再殺就行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幹嘛還浪費子彈打牠?

所以我感覺,投毒效果並不如鋸角。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5# 紅峽青燦

虽然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我觉得偷猎的不会想这么多。锯角的缺点文中也提到了,两面性吧。


【发帖际遇】天空羽龙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赏金 33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偷猎应该不会想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因为……他们本来做的就是烧山的事!(X)WWWWWWWWWWW
下毒这个操作,最诡异之处还是在于……
偷猎者得先杀死犀牛,之后才会知道它有没有被投毒!
虽然犀牛锯角之后(包括大象锯牙之后)也有可能被偷猎者杀害,但是至少同样也有可能被放过
但是下毒……它看起来就是一只正常的犀牛!偷猎者根本没理由放过啊!WWWWWWWWWWWW
不如在保留角和牙对动物的原本功能的情况下,给偷猎者一个和锯角锯牙同等的信息、让他们觉得仅仅为了角杀这只动物不值得
比如说……公告一下角漆成什么颜色的都是有毒的?给犀牛装上明显的GPS监控装置?(?)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7# 羽·凌风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偷猎者所谓的锯角和保护组织的完全不一样,操作粗暴有极大可能造成犀牛死亡,这才是阻止偷猎的原因。
GPS文中也提到了,会植入。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12-20 16:55 编辑
回复 8# 天空羽龙

偷猎者是会杀犀牛的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犀牛被保护组织做了手脚(比如锯角,比如上了有毒的警示记号),那么偷猎者就会有几率放过这只犀牛,而不是直接杀了它
所以下毒这个操作的诡异之处就在于,因为文中并没有提到注入的色彩会不会在外部表现出来(就图和描述来看很可能看不到),GPS也是“注入”,从外面看不到的
所以其实这只犀牛只是“内部”带有了警示记号,“外部”却看不到,偷猎者也就不知道这只犀牛有没有被做过手脚
因此,偷猎者还是会直接先把它打死,然后才会在锯角的过程中发现这只犀牛被上色了,不能卖
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对犀牛……并没有什么帮助(允悲.jpg)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打擊西醫,復興中醫
中醫良心呼籲,結果依舊不聽(?

完全是為權貴養生偏見服務?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風大雨大太陽大,天大地大我最大!

你可看過橫躺於棗蓮下的比蒙,臥在蘆葦叢生的隱密處和沼澤裏? 你曾看過口鼻冒煙火、暢泳於大海的利維坦? 又或者,望見那泰坦巨神橫過天際? 地球上無數的文化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