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0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9-2-1 22:59 编辑
狼回頭



















《狼回頭》完
                                20190201PM6:19於陽明大學 動物行為房

-------------------------------------------後記---------------------------------------------------
我竟然從來沒用過[緣起篇]的分類欸!這是第一篇緣起篇!

是的,這個小蛙,和那個大殺器、中二病,和被同學陷害後回家偷哭的小蛙,是同一個人WWWWWWWWWWWW

之前就想寫小蛙去找豆子的時候的故事,寫一寫還沒有得到標配,能力也不成熟的時候,凶暴混亂又迷茫的小蛙。此時的小蛙還不是很厲害,劍術打不過人,連局部獸化也不太會,她日後縱橫江湖的三項個體優勢:速度、劍術和獸化裡面,只有速度在前期就比較成熟了,希望有表現出,她的實力是在一次次的實戰中累積起來,就像她對小猛說的:「每一次的進步都是生死相搏。」不只武藝不好,前期的小蛙心態更是不健康,對於無辜的人隨便就下殺手,毫不在乎其他人或動物的性命,心中幾乎沒有悲憫,還略為嗜血。在找尋豆子的過程中她變強了也變壞了,直到找到豆子之後,她的行為才開始發生改變,成為最常見的,穿著青色短衫帶著玉劍四處旅行,去看世界並在尋找自我的路上完成自我的小蛙。

但前期的小蛙心態上更脆弱,也更加分不清楚信任的界線。

不過,我之前都寫不好這段期間的小蛙,嘗試了幾次都覺得不夠凶狠,因為我自己最凶狠的時期早就結束了,我開始用小說描述小蛙的時候,已經很難想起小時候十二三歲常常打架的心境了。現在能寫出來,恐怕是因為前一兩周發生了某件事,讓我藏在心底的仇恨又爆起來了吧,而且結局還是挺爽的WWWWWWWWWWWWWWWWWW然後因為老鼠的關係,重看了火影忍者,中二病祖師佐助的言行有加成作用WWWWWWWWWWWWW

於是,趁著心態狀態正好(?),寫出來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这次心理描写进步很大啊,比以往自然多了WWWWWWWWW 这就是甲君的功劳吗?(?)
比如郭維刚见到小蛙的时候对她的感受,白安在战斗中的心理变化,心理描写和对话、行为描写的切换都挺自然的
而且解释少了自然视角的凝聚和转换也自然得多了,剧情的进展也就更凝练一些了
虽然人物依然忍不住地话多并各种解释来龙去脉(X)WWWWWWW

不过……感觉,切入点有点没有掌握好?
这种欺骗、背叛、被利用的剧情,如果换一下主视角(比如从受害者出发,而不是从加害者出发),线索的给出也不要太急
到最后才突然得知真相,等于是剧情同时欺骗了受害者和读者,被背叛和利用的爆点想必就能更自然地流露出来
而现在这样,一开始主视角在加害者身上,刚开头第三节就知道郭維心里有鬼了,读者的心理预期就已经落到了“看看他还能做什么、看看他如何被揭穿”上
接近结局时主视角又变到了受害者身上,这时候该揭露真相的时候却又一直藏着不说,报仇的行动也拖了很久不够劲爆
而加害者的目的其实早在视角转变之前就已经浮出水面了,到这时候小蛙才在心理愤怒地大喊两声“难道被欺骗了?”,此处愤怒的描写和之前加害者的心理描写比起来其实也蛮浅的
其实……有点……不是太能感同身受(X),因为爆点过早地暴露了,而情感预期也早就已经过了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是甲君的功勞!(X)WWWWWWWWWWWWWWW

虽然人物依然忍不住地话多并各种解释来龙去脉(X)WWWWWWW

我已經很克制嘴遁了WWWWWWWWWWWWWWWW
我把握不太好哪些當講哪些不當講,講了多餘,不講又自己覺得沒有解釋清楚,總之困擾啊WWWWWW
過分解釋一直都是一個毛病,但我就是會覺得讀者又不是我,他們不知道細節,所以忍不住就會講WWWW

這個問題,似乎我上次寫小蛙被同學欺騙的時候就有了,果然到現在還是沒有好轉啊......
其實毛毛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自己寫完了再讀的時候隱約就有這種感覺,但是打散重組很困難啊,
而一開始為何沒有採用小蛙的視角,是因為......我本來想讓加害人當主角的WWWWWWWW
但隨著劇情走向......大藏國那裡的事情不交代,感覺邏輯不通暢,所以又寫回去小蛙身上
而且我其實也知道報仇拖這麼久,觀眾的情緒都涼了......但是......總是覺得瞬間立刻馬上的去報仇不合理啊
小蛙有傷在身,而且她和對方距離也很遠,我本來還想細寫她尋找郭維的過程,但覺得太冗長了就沒寫了。

那個過淺的憤怒......大概是因為我前面已經濃筆重墨的描寫過憤怒,不太能在詞彙不重複的情況下再寫一遍,
感覺筆力還是不太足。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2-2 20:57 编辑
从加害者的角度来写当然是可以的,也不乏这类的佳作
不过一般来说,为了更好地调动读者的情感,让读者真正顺着剧情去走,感情还是需要有一个“主线”基调的
比如主线基调顺着加害者,最后用受害者的反杀推翻前面的一切,让读者体会到光明终将战胜黑暗的希望,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体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绝望(X)
或者主视角在加害者上,感情基调却顺着受害者走,前期有意向读者隐瞒一些真相,直到最后才一口气爆出来,这样也可以很好地凝聚情感,所谓推理创作上的“叙述性诡计”
而你说的报仇的时间要合理,这个我觉得不是问题,因为毕竟你也不需要把文字和时间1:1地写
而且我说的情感预期凉掉也不是小蛙怒吼的时候才开始凉的,而是在小蛙被带走之前就已经比较凉了

其实举了那么多实例,可以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总结:详略得当,“高潮”集中WWWWWWWWWWW
就像你说的,【前面已經濃筆重墨的描寫過憤怒,不太能在詞彙不重複的情況下再寫一遍】,这其实就说明了,你把本来应该用在高潮部分的描写,放到其他地方去了,自然而然,高潮就被削弱了WWWWWWWWWWW

目前的状况是,前半部分加害者视角有一个高潮(郭維凶相毕怒准备砍小蛙),后半部分切换回受害者视角后又有一个高潮(小蛙在牢里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以及报仇)
由于前面的高潮把后面的高潮暴露得过多,小蛙那段的高潮效果就变得很弱了
而其实整篇文章,不管是从标题、主线、情感基调上来看,后面那个高潮才是重点
于是就变成了,本来可以略的地方太详细,而本来应该重点展示的地方却被略过了,这样效果就比较尴尬了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叙述性诡计
這個很難,非常難,需要更多技術

我感覺這是因為我寫文的時候墨水濃淡分布不均,
在前面寫得太多,讓後面的高潮顯得無力了。
但其實我在寫前面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後面會辭窮WWWWWWWWWWWWWW

而且一邊寫一邊調整視角,切段的時候,我自己也把高潮給切碎了,
寫著寫著會變成上帝視角啊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