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以為,我是亞璇的狗。」當時,我對那個女孩說,時至今日,我依然記得那個女孩不解、厭惡而鄙視的眼神,我不怪她,那只是個十歲的孩子,甚麼也不懂。

可是,我卻無法忘記那眼神,無論如今是甚麼樣的身分和地位,我都忘不掉。

因為,我確實是一隻狗。

我叫陳小獒,我本來,就是一隻狗。

※                 ※           ※

第一次見到亞璇的時候,她在看很可怕的影片。

影片裡有兩個孕婦被背對背綁著,身上帶著鐵鍊,鐵鍊圍繞孕婦的手臂和腿腳,還有脖頸,在胸口甚至還纏著乳房,然後繞過腹部,綁在兩腿之間。影片中孕婦們都大力的掙扎著,身上血跡斑斑,有一個男人,拿著細細長長的堅硬物件,在抽打那兩位孕婦。

我嚇得出了聲,才會被亞璇發現。其實也沒什麼,在我們那個年紀的時候,電腦不是普及的家電,更何況還是這種比較小型的、可以用手提著的、扁扁的電腦,哦,就是大型的筆記型電腦啦,現在也有更小的了,不過,在那個年代,真的不多見。亞璇,是我後來才知道的名字。一開始,我以為她只是一個普通的附近女孩子,只是以前沒見過罷了,可當我看到她有那個東西,我馬上知道她是有錢人,肯定很有錢才能買得起筆記型電腦,一定比我家要有錢。

「你叫甚麼名字?」

明明知道她看著很可怕的影片,但我還是不知不覺跟她親近起來,現在想想,不是為了她家有錢,也不是為了她長得漂亮,而正是因為她危險。她神祕,她做著我不理解的事情,我感到既害怕又好奇,我想理解那到底是甚麼?甚至想理解她為甚麼要看那些影片,要那樣做?那是一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好奇。

我享受冒險。

※                 ※           ※

亞璇比我大不少,她已經改名了,不再叫作小什麼東西了,我曾問過她的乳名,叫作小獾。

我告訴她,我叫小獒,她笑了笑,對我說:「你也是動物系的呢。」

動物系是甚麼?我以前不懂,我知道大堂哥在寨門江讀大學,讀的是植物系的樣子吧,我對亞璇說了我的疑惑,她又笑了,問:「那你大堂哥乳名叫甚麼呢?」

她笑起來很好看,臉頰上有兩個凹進去的部分,很小、很尖的酒窩,她的眼睛細細長長,眼珠很黑,一頭微微捲起來的頭髮是偏紅的棕色,聽說奇里族有紅髮的遺傳,但是我長大工作之後才知道。對小孩子來說,外貌是很危險的屬性,既可能成為被全體排擠的莫須有罪名,也可能受到大家的好奇與仰慕。

亞璇用那雙細長且深邃的眼睛看著我,讓我看她的電腦。

她關掉令人害怕的影片,放《美國鼠俠》給我看,美國鼠俠是我小時候流行的爆笑卡通,白鼠叫甚麼名字我已經忘記了,灰鼠叫西蒙,每集都要被貓咬走一次,但偶爾也有被狗咬走的時候,最後白鼠和金鼠都不去救他了。

※                  ※           ※

我不知道亞璇的家在哪,我也不知道亞璇多大。

她不是國小學校的學生了,我為甚麼知道?因為我們那裏所有孩子幾乎都上周圍的兩間小學其中一間,那兩間我都有熟人,沒看過亞璇。亞璇也許是國中生,不,一定是的吧!波雲縣是又窮又偏僻的地方,沒有高中也沒有大學。

最後我依然對她甚麼也不知道。

每天,她都會坐在我上下學會經過的甘蔗田小道上用電腦,那裏有個給農忙的大家乘涼休息的小亭子,她總是坐在裡面,有時候會讀書。種甘蔗是我們那裏大部分的家庭主要收入來源,剩下的人種稻子,我住的地方是個小村莊。每天都聞著田裏面有機肥料發酵的臭味去上學,下雨天的時候就踩著甘蔗田小徑裡又濕又層層堆疊的甘蔗落葉往回走,父母都忙於農務,陽光下整片的蔗田彷彿綠色的旗子一樣,茂密得讓人討厭。相比之下水稻田就很低矮,稻子密密的長著彷彿可以躺上去不會跌到地面。

甘蔗田裡面很多老鼠,我常常放些陷阱抓老鼠後拿死老鼠去給女生看,大家都會尖叫逃走,我就馬上拿老鼠丟她們,有些女孩子會哭出來,哭得臉皺成一團,很醜。老師會罵我,但是我覺得很刺激。我也拿老鼠給亞璇看,但她不怕。

真是太奇怪了。

有一個人明明是女生,也不怕老鼠,那就是跟伯母與妹妹一起,現在賴在我家不走的大堂妹,大堂妹這個人非常陰沉,幾乎不跟其他人說話,常常自己背靠著牆壁坐在床腳上,緊緊抱著枕頭,眼神很兇。我看她那副樣子覺得討厭,想說如果用老鼠嚇她,她哭出來了之後,會比較正常吧?於是就拿老鼠給她看,結果,她拿起桌上的花瓶,砸了我。

她就這樣把我打傷了,真是個討厭的人,我打心裡討厭她,就算現在她在錦文讀了很好的高中,一定也還是非常討人厭吧?

說到這件事,還跟亞璇有很緊密的關聯呢,不過,那是很後來的事情了,等下再說吧。

亞璇每天坐在那個亭子裡,我問她在做甚麼呢?她都笑著不回答我,但總是給我一些小點心,常常是我沒看過的零食,她說那是她家裡帶來的,果然是有錢人啊。波雲這裡小孩子吃的點心不外乎田裡找來的蛇莓啊、腎蕨根啊、國中生聽說有抓老鼠烤來吃的,野蜂蜜我不太敢碰,有些聽說會叮人,學校門口有賣炸雞塊、草仔糕和蘋果糖葫蘆的,但我沒有錢每天吃那些東西,不過亞璇應該不吃這些吧。

她給我的,都比那些好。

下課後,我就跟亞璇一起在亭子裡坐著,用她的電腦看美國鼠俠、玩些小遊戲甚麼的,我很喜歡看她眨眼睛的動作。

我喜歡她。

※                 ※           ※

這天,我晚上回到家,發現爸爸和伯母在談看起來很嚴肅的事情,我由衷希望是伯母她們搬走,本來爸爸告訴我上了三年級就能有自己的房間,可是伯母她們突然來了,一賴就是兩三年,住在預計給我的房間裡,伯母還睡到大姊的房間裡,當時我覺得這就是鳩佔鵲巢,不過現在我知道,伯母也是不得已的。

我看到爸爸一臉嚴肅,趕緊躲到大姊房間去,大姊很少回家,她在綠景川工作,但那天不知怎麼回事,剛好回來了,我一進門就差點和大姊撞個正著,大姊叫住我,捉住我的衣領,湊很近看著我,我感覺莫名其妙,推開大姊的手。大姊又拉住我,仔細的看了看:

「小獒,你身上的味道很奇怪,你去哪裡?」
「沒有啊。」我哪有去哪裡?就只是下課回來而已啊。
「這味道……好像是不好的地方的味道喔。」大姊再次聞聞,放開我了。

我覺得很討厭。小時候我聽過一個家族故事,說我們陳家以前跟野狼有姻緣,所以大家的鼻子都很好,聽說大姊在緝毒組也是以鼻子靈敏出名的,她聞得到遠處犯人身上吸毒的氣味,所以被她說我身上有不好的味道,我很不高興,好像警察說你是嫌犯一樣的感覺,即使這個警察是你自己的姊姊。

我生氣的對大姊說:「與其抓我,妳怎麼不把伯母她們抓走?他們那可是侵占民宅,為甚麼我們就得讓他們家住呢?」大姊用力推了我一把,搖頭苦笑,放下手上的外套,去洗澡了。

大姊的反應也真是,令人不能理解,如果我們家真的跟狼有姻緣,也難怪大堂妹的眼神那麼討厭,好像飢腸轆轆又滿懷仇恨似的,問她甚麼都不說。

我在大姊的房間裡摸東摸西,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今天亞璇給我的餅乾非常好吃,我覺得只有她才是能理解我的人,家人都是那個樣子。忽然,爸爸叫我,我匆匆離開大姊房間到客廳去,伯母早就不在那裏了,我看到隔壁班的小龍在我們家,好奇怪,小龍幹嘛要來呢?

小龍一看到我就說:「小獒!你很久沒有跟我們一起玩鬼抓人了,小豹說要來找你,明天下課後到張家田那裏去吧?」
「不去啦,」我拒絕,亞璇說明天要帶我去一個好地方,誰要跟小龍他們玩啊!小豹我的同班同學,最喜歡管閒事了。

小龍離開之後,爸爸捉住我的肩膀,用帶著香菸味道的口水沫子噴我:「小獒,你是不是最近放學都去跟亭子那裡的那個女生一起混?我警告你不要再去接觸她了,她不是甚麼好人,她是──」
「爸,我來。」是大姊的聲音,大姊打斷了爸爸的話。

「小獒,那個女生會跟人家做非法的交易,你老是跟著她混,會出事的,懂嗎?」大姊說。

我拒絕繼續聽她說。

※                 ※           ※

隔天,我放學後,去跟小龍他們玩了。

我有點怕,不太敢去找亞璇,但是,又很想去找她。大姊昨天還是沒有告訴我她到底有甚麼問題,我覺得那是因為她也不知道吧?鄉下就是這樣,大家道聽塗說,誰也沒證據。從大姊嘴裡說出鄉野怪談我根本就不相信,警察也會隨便聽信謠言就抓人嗎?

反正她只是一個聞到我身上有腐爛的肥料味道就說我去不好地方的笨警察吧。

不過,如果又去找亞璇,她會帶我去哪裡呢?

太陽下山了,我跟小龍他們告別,回家去。

吃過晚餐,寫寫作業,很平靜。

※                 ※           ※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發現窗戶上塞了紙條,打開一看,是亞璇寫的:

「你沒有來,我很失望,小獒,我需要你,亞璇。」

亞璇竟然塞紙條到我家來了!表示亞璇知道我家在哪吧!那就是說亞璇跟過我囉?她為甚麼要跟蹤我?還有需要我是甚麼意思?難道是喜歡我嗎?我幾乎按不住激動的情緒,想要現在就跑去找她,跟她說對不起我爽約了,但現在天已經很黑了,要睡覺了,爸媽都進房了,我已沒有機會溜出去。

隔天,我在亭子那裏跟她見了面。

「我需要你,想要你陪著我啊,怎麼樣?你有一樣的感覺嗎?我昨天本來想帶你去我家的,但是你沒有來啊。」亞璇眨著有長長睫毛的眼睛,脆弱的說著,靠在我肩膀上,我覺得非常羞愧、非常非常羞愧。
「對不起,」我說:「今天能去嗎?」
「不了,今天我家有事情,明天吧!明天是周末,我在這裡等你,帶你去。」亞璇說著,對我揮揮手,我知道我該上路了,不然上學要遲到。

臨走前,我問道:「你家在哪呀?」
「在後山上。」亞璇笑咪咪的說了。

※                 ※           ※

後山,是我們村子在的平原和山交界的地方,越過後山,就會進入深山之中,後山很高,不知道要爬到甚麼時候。小時候我偷偷跑去後山,回來被爸爸打了一頓。

聽說後山的山頂上,有一個賣二手包包的老婦人,買了她的包包,就會終生不幸。

亞璇竟然住在那樣危險的山上嗎?那裏還有住其他人嗎?還是只有有錢人才住那裏呢?

亞璇到底在做甚麼?

我要去一探究竟。

※                 ※          ※

我出發了,和亞璇一起,我甚麼都沒有帶,亞璇帶著她的電腦。

我們穿過密密的甘蔗田,老鼠在我們兩邊的田裡吱吱叫著,隨著遠離村落,田變小了,矮樹和亂枝開始擋路,我趕在亞璇面前用手揮掉那些東西,但亞璇說不需要,那些東西不會妨礙她走路。我們腳上踩的路是柏油和水泥鋪成的產業道路,雖然是很少人會經過的路,但路面上卻不髒,落葉和乾燥的斷枝很少,表示常有車子開過這裡吧。

原來村人都不太前往的後山之路,有這麼多車流嗎?但白天的時候幾乎都沒有看見呢,甚麼時候有車子經過這裡的?

我心不在焉地走著,想那些事情。亞璇看起來有點興奮,緊緊抱著手上的電腦,在開始往上爬的地方,帶我走進了馬路邊的岔路,岔路彷彿獸徑一樣又髒又窄。在小徑的深處,有一幢看起來很普通的房子,亞璇說那是她家,爸媽現在都不在,她拿出鑰匙,打開門帶我進去。

房子裡面似乎很正常,沒有甚麼奇妙之處,亞璇帶我進她的房間裡,她推開那門,我進去之後,她馬上把門關起來。她打開燈,她的房間是和室,只有一張矮桌子,其他地方都散放著棉被,還有,鐵鍊。

看到鐵鍊我有點害怕,但亞璇把鐵鍊都推開用棉被蓋住,然後拿出電腦,讓我看了我第一次發現她在看的那個,可怕的影片。

她不讓我轉頭,給我倒了一杯果汁,我因為緊張不想直視畫面所以趕緊喝掉了,但她和我一起看著,用棉被把我倆滾住,看完那個影片。

然後,她拿起鐵鍊,對我說要照著做。

※                 ※           ※

我做了很奇怪的事情。

我做了很糟糕的事情。

我傷害別人,也被傷害了。

我們互相傷害著,笑著、哭著,抱在一起。

鐵鍊把我們的感情緊緊鎖住。

我相信亞璇也是喜歡我的,所以才選擇我跟她一起玩遊戲。

我理解到,如果被爸爸知道我做了甚麼,絕不只有毒打一頓,而如果被大姊知道了,她肯定會把我抓走。

但是,我覺得很高興。

很快樂,想一而再再而三的,

為甚麼呢?

※                 ※           ※

有空的時候,我就會去找亞璇,我成了亞璇的狗,她讓我怎樣,我就怎樣。

逐漸的,我開始覺得上學無所謂了,功課無所謂了,只要有亞璇,甚麼都可以。

亞璇不只給我愉悅,還給我零食,甚至給我錢,我已經不再去追問她緣由,凡是盡興就好,何必吹毛求疵呢?我不關心亞璇的家人為甚麼從來沒有出現過,也放棄去思考通往後山的路為甚麼有車轍的痕跡,但是我不能被家人發現,我已經不打算再認真面對課業了,不過不要緊,亞璇會幫我寫,而且我的成績本來就很差,根本不可能退步,不會有人發現的。

她給我看了許多影片,男男女女互相傷害,我們觀看,然後照做。

※                 ※           ※

這天,她再放了一次,第一次的影片,然後對我說還少一個人。

我對亞璇拍胸脯保證,會找出另外一個人來的,但她問我要去找誰,我遲遲回答不出來。我已經不跟小龍和小豹一起玩了,那些人都不懂得亞璇的好,溫柔體貼又有錢,還長得漂亮的女孩子,怕是他們這些鄉下土鱉一被子也攀交不起的吧?跟他們不一樣了,現在的我,有錢吃校門口的炸雞和糖葫蘆了,甚至有時候,覺得堂妹沒那麼討厭的時候,買糖葫蘆給她吃。

現在想想,以前的我真的很遲鈍,明明意識到不對勁,卻選擇忽略,也沒把大姊和爸爸放在眼裡,相比之下,討厭的堂妹卻很敏銳。我大概就是討厭她這點,討厭她那彷彿洞察一切的眼神,觀察著所有事情關聯性的模樣,和置身事外的從容。似乎沒有想要甚麼東西,也對甚麼都不感興趣,在學校沒有朋友,也沒有人在意她,她甚至也不在意其他人,總是獨來獨往的模樣。

好像很聰明,不會隨便上當一樣的臉,非常討厭。

亞璇說狗狗就是要老實的聽話,聽話就會給糖給錢給好處,人類就是這樣逐步把狼馴服了,那我願意毫不反抗的變成狗,享受所有的利處。她讓我把我心中的人選都說出來,但每一個她都不滿意,最後,她聽到我家裡有寄居的親戚。

她詳細問了堂妹的年紀和外貌,然後問我,她膽子怎麼樣,我說她膽子很大,拿死老鼠嚇也不怕,亞璇高興的笑了,她彎起來的嘴角露出白牙,嘴好像一枚新月:「沒膽量的孩子不夠好,甚麼都不怕的最棒了。」
「但我不想跟她玩遊戲。」我說。

亞璇搖頭:「我改變主意了,把你那討厭的堂妹帶來吧,我們不玩遊戲了,你就把她帶來跟我見面,然後,

「然後,明天可以換你當主人。」亞璇眨眨眼。

我興奮了。

能讓亞璇當我的狗,我要讓她為我做一切。

我聽到這個意料之外的好處,高興的發出狗叫聲來表達同意。我嘴上被亞璇用橡皮塞著,不能發出完整的聲音,但我早已習慣用不同音高的狗吠去表達我的意思,亞璇也懂,我終於知道動物系是甚麼意思了,我果然是個動物系的。我圍著亞璇蛙跳,忽然看到螢幕後方的牆面上有閃光,我靠近窗戶,外面有個黑影發出很大的聲響,滾著落葉和沙沙的聲音掉進甘蔗田裡去了,我覺得有人在偷看。

我嘗試發出其它的聲音,亞璇也注意到了,她打開窗戶看了看後,又關上,對我露出安心的表情。主人無所謂,那我就不再管。

想想,堂妹的名字,也是動物系的。

※                 ※           ※

「獒哥,為甚麼要去後山啊。」討人厭的大堂妹一路上一直反覆問,我很想打她的臉讓她閉嘴。一開始我不作聲,但她越問我越煩,最後我說如果她再問,就不會再買糖葫蘆給她了。

聽到這句話,她沒有再問我甚麼,往前走了一段路後,我發現她跑掉了,沒有跟上來,那時已經差不多到了要拐彎進入亞璇家的地方了。

沒能帶她過去,亞璇應該會生氣吧。

我折回去找她,發現那傢伙正往家的方向跑,我立刻大步流星追過去:

「小蛙!過來!」
「我不要!獒哥你要帶我去哪裡?」
「過來就對了!你不過來,以後就沒有糖葫蘆了喔?」
「沒有就算了,我要回去家裡!」
她越走越遠了,糟糕了,我開始用跑的,邊跑邊想要怎麼做才能使她停下來?再跑就到甘蔗田那裏了,會被其它人看見。

情急之下我對她大喊:「你這個寄生蟲!沒工作只會住在別人家的廢物!那才不是你家,是我家!誰准你回我的家去了的?明明是條蟲卻不好好聽話!」
這招有用,大堂妹停下來,轉過頭面對我,又是那種帶有仇恨的可厭眼神,她似乎正準備對我咆哮甚麼,但還沒說出來。

我不能給她機會說出來。

我撲上去抓住她,她想逃跑,但我比她高,我可是六年級的學生了,三年級的她怎麼可能跑贏我?我緊緊抓住她的手腕,她掙扎喊叫,我用另一隻手掐住她的脖子,她瘋狂的掙扎,我們兩個倒在地上。前天剛下過雨,到處都是積著水腐爛的甘蔗葉子,每一片落葉的葉脈附近都是水和泥,我們倒在那樣骯髒的地上,亞璇給我的腕帶弄髒了。

看到腕帶髒汙,我憤怒的放開抓住堂妹手的手,朝她臉揮了兩拳,沒想到她竟然沒有哭,她抓起地上的泥巴丟到我臉上,還拿樹枝刺我身體,好痛,真的好痛。痛楚讓我想起了一些事:堂妹會到我家來,是因為大伯失蹤了,留下一堆欠款,而大伯以前常常打伯母,所以,這種暴力場面堂妹是看慣了的吧?

沒給我分心的機會,堂妹掙脫了我的手,開始逃走,一邊跑一邊大聲叫著爺爺和爸爸的名字,我站起來,追上去,從後面踢了她屁股一腳,她跌在泥地上,摔得哭出來了,手腳都擦傷流著血。我從後面衝上去,一腳踩在她頭上,看你往哪裡跑?終於哭了吧,這個有著狼眼睛的討厭的傢伙。

但是堂妹還沒有就範,她大力掙扎,繼續大叫,我抓住她,用手堵住她的嘴,她竟然咬了我的手指,我覺得我手指被咬斷了,肉被略鈍的牙齒切開,咬下一塊來的感覺很可怕,我也大叫了。

「你到底抓我要幹嘛!誰叫你抓我的啦!」
「我是一條狗,亞璇的狗!」我不知道為甚麼,覺得必須做這樣的宣稱,以確認自己的行為合理性。

她瞪著我看,然後,出乎我意料的是,真的有大人趕過來,而且領頭的不是別人,是我大姊。

大姊把我和堂妹分開,堂妹撲到大姊身上,大姊讓其它兩個警察抓住我,然後對他們大喊:「小心!這孩子有毒品使用紀錄,他現在在狂暴,用軟手銬!快快!」

蛤?甚麼?毒品使用紀錄?我嗎?

我的腦海一片茫然,被男警用力架起,扔到警車內去,我驚訝的發現,亞璇坐在裡面,兩手都被上銬了。

那天晚上,伯母家連夜搬走,爺爺和爸爸哭著送她們,我很高興,在門口拍著手,搖手銬唱歌,但爸爸沒有打我,他用很絕望的眼神看著我。

※                 ※           ※

直到我長大了,離開輔導院之後,才有人告訴我,小時候的我,是兒童色情影片裡的小明星。

我和亞璇玩樂的過程,被拍成一部又一部的犯法色情影片,流通在非法平台上,而亞璇的父母,就是集團的主謀,還兼做毒品買賣。這個經歷幾乎把我的人生毀了。

為甚麼我不知道?為甚麼我會上當?據說,是因為我天生就容易上當。

我好像是一個不太能分辨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假的的人。

我可以看到很細微的東西,我觀察力很好,但是,我卻不能把關連性連接在一起。

畢竟,我就是個狗,人家說甚麼就是甚麼,不必思考對我來說更好。

真的,我喜歡當一條狗。
---------------------------------------------------------
這篇解釋了小蛙為甚麼搬到錦文縣去,是因為被堂兄傷害了。
文本採用前陣子聽到的兩個真實故事,欺騙喜憨兒當毒品車手,還有小學生被迫賣春卻自己不知道的真實事件。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啊,好可惜啊,一個好好的SM故事,你就這麼結束了?結束了???WWWWWWWWWWW

作为一个回忆录性质的自述,一开始对亞璇的观察、代入和营造的神秘气氛还不错
但是进展到后面,在狗哥(?)的人生经历里占据了重要比重的堕落过程,毒品和SM的戏份居然还没有堂妹详细!原来在狗哥你的心中堂妹比好玩的SM还重要吗!(?)WWWWWWWWWW
好吧,我看到原来那个堂妹就是小蛙,原来如此,原来如此(X)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毛毛!!!!!我這是個不得已的(認真
我在寫到狗哥被拐去山上的那裏,突然想到我們的論壇是普遍級的,
於是我刪掉了大把大把的R18內容,只留下了我覺得能夠意會但不能詳細理解(????)的部分
我本來是想細寫的,但是想起前幾次麗莎的R18部分你們的反應......

最後我決定做為小蛙人生故事的補足就好了,把那些成人內容都刪掉了WWWWWWWWWWWW
還是說我應該在日誌區把它寫玩呢?因為本來是有那些內容的沒有錯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