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讯/同人分享

内容类型 新闻事件
原作名称 攝影師拍到極為罕見的「金毛」斑馬
转帖来源(原创留空) https://www.natgeomedia.com/science/article/content-7880.html?fbclid=IwAR3EjC_tR8ksRZ3TfsUi9TELN1YH4OGrcgOf94FjQ1S0PF5EPKcBwhvUteU
以下全文摘自國家地理頻道

科學家表示:「照片證明患有白化症的斑馬能夠存活於野外」。



一隻患有局部白化症(partial albinism)的斑馬走過塞倫蓋提國家公園(Serengeti National Park)的一個峽谷。有少數白化斑馬被人類圈養,但這次的目擊確認了至少有一隻「金毛」斑馬生活在野外。 PHOTOGRAPH BY SERGIO PITAMITZ

2019年2月17 日,在坦尚尼亞(Tanzania)塞倫蓋提國家公園(Serengeti National Park)裡,一處安靜峽谷中的水坑附近,攝影師塞爾喬.皮塔米茲(Sergio Pitamitz )正準備要拍攝遷徙中斑馬的影像。但當幾十隻斑馬緩慢地步行到空地中時,他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景象:一個顯眼的淺色亮點。

「一開始,我以為那只是一隻在塵土裡打滾過的斑馬,」皮塔米茲說。但當他看著這隻動物涉水而行並開始喝水時,他才意識到「塵土」並未被洗掉。於是,他興奮地按下快門。

這隻金色的斑馬很可能患有局部白化症(partial albinism)。這種情況在斑馬中非常罕見,好幾名科學家都同意,包括葛列格.巴爾許(Greg Barsh)。巴爾許是哈德森阿法生物技術研究院(HudsonAlpha Institute for Biotechnology)的一名遺傳學家。

AD
這隻斑馬與其它「正常」斑馬相比,嚴重缺乏黑色素(melanin;一種存在於皮膚中的天然色素)。 於是,牠的條紋顏色顯得非常蒼白。

「我們對於斑馬的白化症一無所知,」巴爾許透過電子郵件說道。「這樣的動物太難尋得了。儘管根據報導,有人曾在野外目擊過白化症斑馬,但只有在圈養的環境下牠們的存在是受到證實的。」有幾十隻患有局部白化的斑馬住在肯亞山國家公園(Mount Kenya National Park)的一個私人保護區內;另外,有一隻叫做柔伊(Zoe)的斑馬,在夏威夷的動物園出生時也患有白化症,牠在保護區內度過了牠的一生,直到2017年去世。

巴爾許還說,這次目睹金色斑馬的事件,代表在肯亞以及肯亞附近,導致「局部白化症」的遺傳變異影響力可能擴散得比我們之前所意識到的更廣泛。

是群體中的一份子
皮塔米茲的照片證明了患有白化症的斑馬可以在野外生存,而且牠們似乎也被「正常」的斑馬所接納,巴爾許說。

芮恩.賴瑞森(Ren Larison) 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一名生物學家,他曾經接受國家地理學會的贊助。他注意到在肯亞山私人保留區的「金毛」雄性斑馬,行為「就像擁有後宮的種馬」一樣,組成標準的「一夫多妻」斑馬群。


看來這隻外表特殊的斑馬已經被牠的同伴們所接受。斑馬大多以聲音和氣味互相辨認──專家表示一隻金色斑馬能夠正常地融入族群並不令人意外。

且在野外,其它顏色特殊的斑馬(比如身上有斑點的斑馬和黑色條紋特別多的斑馬)也能與族群相處融洽,巴爾許說。這些外表特殊的斑馬將頭互相倚靠在同伴身上、交配、並做著和普通斑馬一樣的事。

「雖然在被族群接納方面不成問題,」巴爾許和賴瑞森說,「但患有局部白化症的野生斑馬在自我保護方面可能面臨挑戰。我們尚未精確知道斑馬身上的粗線條的所有用處(例如: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條紋可以制止掠食者、或具有保護色作用 ),但有強而有力的證據顯示,牠們的條紋可以阻擋吸血蠅。」

提姆.卡羅(Tim Caro)──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一名演化生態學家,曾經廣泛地研究過斑馬條紋與吸血蠅之間的關係,他說,淺色條紋有可能無法像黑色條紋一樣成功阻擋蒼蠅。

雖然我們無法肯定要多深的條紋才能夠成功阻撓蒼蠅,但如此稀少金色斑馬存在於野外的這個事實,暗示了白化症在某些方面可能是有害的,卡羅說。

在黑暗中摸索
完全或局部白化症在人類與家養動物(例如: 老鼠、馬、和天竺鼠)中有高度的研究。但有關家養動物白化症的知識,對於了解「白化症對野外生存的潛在影響」並沒有用處,巴爾許說。

「試著了解一隻我們免強才能接近的動物的變異現象是個挑戰,」他說,「雖然在肯亞,受人類圈養的白化症斑馬數量足以讓我們研究遺傳學,但牠們還滿容易受驚嚇的,也因此,要採集到牠們的血液樣本頗為艱難。」

皮塔米茲的照片幫助了人們進一步了解野生斑馬的白化症。對他來說,拍攝到金色斑馬就好像中了樂透彩一樣。這是他第二次「中樂透」──兩年前,他在機緣巧合下拍攝到了一隻肯亞極為罕見的黑色藪貓。

「拍攝野生動物需要熱情與耐心,」塞爾喬說,「但有時,運氣也會助你一臂之力!」

那個.....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馬科動物的色覺研究(我是沒時間查paper啦)
說不定在其他斑馬眼裡這個金色斑馬的顏色對比衝擊並不如人類所感受到的激烈......

這裡是有異色癖的青燦,比起全白化,輕微白化的動物我更喜歡,比如金虎甚麼的,這種淺色斑馬我也很喜歡。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色觉研究有哦,马有两种视锥细胞,敏感点一个短波(400-450)一个长波(540+)
长波对应的颜色是橙黄,所以斑马理论上来说对橙黄色还挺敏感的,所以斑马应该是可以从色彩上分辨出来这个黄棕色的个体和大家不一样
至于“不一样”的程度,马对橙黄这个敏感色的分辨率到底如何不知道,但是能知道的是……肯定是不如人类,因为理论上人眼的色彩分辨率据说是所有动物最强(?)WWWWWW

那张金斑马和其他斑马在一起的照片看起来好美好啊,就像天降圣光WWWWWWW

是说我也喜欢金虎!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