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9-4-27 20:18 编辑
我在大學畢業後,並沒有馬上前往研究所的實驗室開始研究生生活,而是去了K縣市的某所私立高職簡稱P校擔任研究助理,工作內容是管理實驗室,包含整潔和實驗室器械的維持,以及幫P校的老師進行一些分生實驗等助理雜項,並沒有做多久,差不多就四個月多一點點吧,然後我就去念研了,我的薪水是由幾個共用那間實驗室的老師們出的。K縣本身屬於發展比較落後的縣市,區域間的發展程度和貧富差距差異也很大,高等教育的機構很少,在這樣的地方P校還屬於相當後段的學校,學生程度自然可想而知,所幸我並不需要擔任課堂助教,只需要簡單的協助老師即可。P校位置在非常荒涼的地方,交通究極不便,我有駕照所以還不成問題,但離開P校到最近的熱鬧區域至少也需到半小時的車程,而公車通過P校只有早晚各兩班,也就是說P校幾乎是與世隔絕的地方,學生絕大多數都是住宿的,不是住在學校的宿舍就是學校邊緣幾個房東的學生套房裡頭,當時我也住在這樣的套房中,和一個女孩子分租雙人房,那女孩就是事件的主角,叫她B子吧。

我剛搬進去的那天是周一早晨,學生都去上課了,房東告訴我B子脾氣很好,本來的室友退學之後已經快一年沒室友的,希望我跟B子好好相處,B子是高三生18歲。由於我的外觀比較年輕點,個子小穿著和器物都不太講究,常常被誤以為年紀很小,房東一開始還以為我是P校的轉校生,當她知道我其實是研究助理,大吃一驚。晚上B子回到房間看到我,露出很關懷的樣子問我是哪裡來的?我說我是台北人,她告訴我這裡有幾間小店很好吃,但都要走很遠,學校的餐廳味道很淡大家都不喜歡等等,儼然一副學姊關心學妹的模樣。我說那不成問題,我有車,你喜歡那幾間小店我可以去買給你,她很驚訝地說:「你怎麼會有車呢!無照駕駛是犯法的!」完全把我當成是比她小的學生了不到考駕照的年紀,我笑了笑告訴她別看我這樣,我是研究助理。

她露出很吃驚的樣子問我:「研究助理是甚麼?」當時我一下不能好好回答,在我的世界裡研究助理是多常見的一個工作啊!每個人都知道研究助理是甚麼,但她不知道,我就把研究助理的工作內容給她講了講,我以為她只是不知道研究助理這詞就是做這個的,聽了工作內容可能就知道了,誰料她不但沒有明白過來,還問我:「研究助理是在哪裡工作的?」我說是實驗室啊,就是你們學校的實驗室,她瞪大眼睛說:「我們學校有實驗室?」我說有,在某某棟二樓,她皺眉:「不是在地下室?」我以為是我剛到P校對學校構造不理解,就說:「為甚麼實驗室會在地下室?」

她說:「因為電影裡面的邪惡科學家都是在地下室蓋實驗室的啊!裡面有很多危險的可以把世界毀滅的武器不是嗎?你是科學家嗎?」

我這才發現她是完完全全不知道研究助理是甚麼,但我個人本來就是以成為科學家為人生目標的,所以我就回答說:「現在還不是,但我總有一天會成為科學家,一定會的。」她聽了說:「少來,真的有科學家這種東西嗎?」說實話我被嚇到了,我說:「當然有啊,如果廣義來說大學裡的教授都算是科學家,台灣有那麼多大學,每個大學五個系好了,一個系就十個教授好了,你看看台灣有多少科學家?」她說:「這麼多啊!真的有科學家啊!我還以為那是只有電影才有,美國電影裡面的壞人都是科學家,沒想到世界上真的有科學家啊。」我當場就石化了。

接著她說:「我看你好像對大學很了解,你有讀過嗎?」我說:「當然,我才剛從大學畢業啊。」B子笑了笑:「你看起來這麼小,怎麼會讀過大學?我聽說大學是要讀四年以上的而且要高中畢業才能讀欸,你是聽人家說的吧?」我想她還是一直以為我是P校學生吧,接下來不管我怎麼強調我的人生經驗,她都當成我是開玩笑,到十點的時候,她開始哄我去睡覺:「好了小助理,快去睡覺,我告訴你P校的規定很嚴格喔,八點整一定要到教室裡面坐好所以你七點半一定得起來,而且要穿制服,不然會被記懲處點數哦,所以為了明天能起來,現在快去睡。」我這人天生就夜行性,讓我十點睡怎麼睡得著?我說:「你不必管我,我九點才上班,你讓我再上會網。」但她不肯,說了好多各式各樣的違規懲處,硬是把我弄去床上了。

隔天早上七點半,她就開始把我弄起來,用各式各樣的手段想把我叫醒催我換衣服去學校,我告訴她了三次我是研究助理我不是學生我九點才上班你讓我睡覺,她都不信,哄著我就是要把我弄起來,但我無動於衷,終於七點四十五她放棄了,對我說了句:「第一天上學就被記點的學生很容易被排擠喔(我忘了她到底實際上是用甚麼詞了,排擠是我寫的她不知道是甚麼意思,總之意思就是排擠)。」我回她:「那麼怕記點那你還不快去?」她才走了,我以為我可以安睡一下了,誰知道七點五十她又把門打開大喊:「真的要來不及了你快起來啦!我不管你囉!」我回給她一個棉被裡的嗯哼。當天九點我到實驗室去開始工作,把這事情跟僱我的老師們說了,他們都大笑得不行,說B子一定是覺得我是轉學生,其中一個老師告訴我,P校常常會接受因為犯了嚴重的錯後被其他公立高中職退學的學生,有些人甚至已經輾轉好多間學校了,P校的學生對於學期中才出現的低年級非常習慣,比起相信我是助理,他們更願意相信我是被其他學校退學了,所以才會一直想告訴我如何避免被記點,B子肯定是擔心我如果又被P校退學就沒學校唸了,她原本的室友可能是因為甚麼原因被P校退學了,所以她擔心我,真是一個善良的孩子。老師們說過幾天當她看到我每天都睡到八點半,還穿便服在學校走來走去,就會相信我不是學生了。

過了三天,她終於相信了。在周四晚上,她很嚴肅地問我:「你真的不是學生對不對?」我大笑:「早就跟你說過我是研究助理了!」她問:「所以你真的讀過大學?你禮拜一跟我說的那些事情全都是真的?那些實驗室甚麼的,細胞用甚麼做的都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啊,我沒有騙你,她就拜託我跟她講講大學生的生活,她說:「我真的好想知道大學生都在幹嘛,我沒有看過真正的大學生,我聽說大學很棒,真的嗎?你在大學的時候每天做甚麼?」當時我就苦笑,我的大學生活恐怕不是大部分大學生嚮往的吧,所以我就告訴她我是理科生,和文科生比起來大學做的事情無聊很多,但她堅持要聽,鬧不過她我就講了很多大學玩的東西和跟朋友做的事情,她很愛聽我就講得很晚,然後她又滿足又遺憾的去睡覺了,終於不再逼我十點睡覺了。

隔天周五我奉命把某樣藥品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回到租屋處的時候B子不在了,B子其實家裡就住K縣,只是離P校很遠,所以她周五放學會回去家裡。周末過完禮拜天晚上,B子一臉鬱悶的回來租屋處,告訴我,她和她父母各吵了一架,因為我的緣故。

※           ※             ※

B子的父母離異,她跟爸爸住。

週五回家,她跟爸爸說她終於又有了新的室友,是一個23歲的台北人,在學校做研究助理的工作。她爸爸聽了之後對她說:「你室友的父母一定不愛她,竟然讓一個23
歲的女生獨自離開家那麼遠到K縣當助理,根本就不關心她,怎麼會有這種父母!我絕對不會讓你做這種事情的。」B子說可是她看起來很能應付這份工作,她父親就不高興:「不要被台北人教壞了!台北人都很不老實,很會騙人,房東也真是的,竟然讓你一個18歲的學生和那種來自台北、已經在工作的不老實女人住在一起,怎麼可以這樣!萬一你受到傷害怎麼辦?」B子說她父親接著真的打給房東,就「我女兒只有18歲而且是個學生你不能讓她跟大五歲的社會人士還是不老實女人一起住」這件事爭執,她覺得很生氣,就離家搭車跑去找她媽媽。在媽媽家,她也說了我事情和她父親的反應,她母親就嘲笑說她父親就是這麼古板和固執,自己22歲就已經在工作養自己了23歲的女人當助理有甚麼好奇怪的,B子問她媽:「如果我有讀大學,我23歲的時候想去其他地方當研究助理,你會讓我去嗎?」她媽媽說會,B子對媽媽說:「可惜我沒有機會了,我不可能讀大學的,如果我有像室友一樣健全的家庭我肯定可以讀大學的。」這句話激怒了她媽媽,兩人大吵一架,她就負氣回到租屋處。

我聽了頗錯愕,當時我不知道B子怎麼會突然對母親說這種話,而她父親的反應也很詭異,過兩天房東告訴我,B子的父親真的到她那裏去理論了,她不斷對B子父親保證我不是壞孩子,我算是學校的短期員工,但她父親還是很不滿意,最後要求房東提供僱用我的學校老師們的名字,說是「出事了會找他們負責」後才離開,我都嚇了,哪有這種噁心的直升機父母啦!但就是真的有!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父母,他們說,B子的父親嚴重過度保護,因為我給B子帶去了文化衝擊,B子在跟我談天的時候知道了太多的她從來都不知道的東西, 這讓她的父親很害怕。

後來的相處中,我問了她關於父親的事情,B子把家庭的事情告訴我了。

B子家有三個孩子,都是女兒,B子排行第二,姊姊大她幾歲,妹妹和她只差十一個月,基本同歲。在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吵架鬧離婚了,真正的離婚原因她一直都不清楚,只是後來父親一直單方面宣稱母親在外面有男人。在要離婚的時候,父母把三個孩子都叫來,跟她們說:「你們可以自己選擇監護權要跟爸爸或是媽媽,長大了以後如果想要去另外一個的身邊,就自己去。」當時B子母親沒有工作,父親有房產和地以及工作,母親對她們說,以她目前的經濟能力只能先養一個,她會帶上小孩去台北找工作,等工作穩定了,想都過來媽媽身邊沒有問題,父親則說如果選擇跟他,從今以後不愁生活物資而且有零用錢,三人中,小妹選了媽媽,B子和姊姊選了爸爸。B子跟我說,他們家三個孩子,小妹是最聰明的,一直都是,當時沒有選媽媽,其實有點後悔,她和大姊一起選爸爸是因為錢的誘惑。

父母離婚後,B子與大姊,父親和奶奶一起住在爺爺留下來的房子裡,在成長的過程中,父親和奶奶給他們家的孩子施予和其他小孩不一樣的"奇特的教育"。奶奶最常告誡她們的就是「女子無才便是德,三從四德,孝順和服從」,我很錯愕,B子是一個沒讀書的孩子,從她嘴裡講出來最有"文學氣息"的話就是「女子無才便是德」了。生活上父親和奶奶要求她們盡可能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八點之後到早上七點之前都不許離開家門,換言之就是門禁時間長達十一小時,十點一定要睡覺,因此B子才有了那麼規律的生活作息。從小到大,其他學生會做的事情她幾乎都不被允許做,比如去同學家玩、去野餐、遠足、參加畢業旅行或校外教學等等,她父親和她奶奶會告訴她"那是壞孩子才做的事情,你不可以因為大家都當壞孩子就有樣學樣"導致她幾乎沒有參與過班級活動。

在B子國中的時候,她的大姊考了高中,其實本來的分數是可以唸上其他縣市一般般的高中的,但她父親不允許姊姊離開K縣到其他地方就讀,K縣的高等教育單位本來就少,最後姊姊淪落到讀一間不太好的私立護專,沒能進入高中和好的高職,B子說從此她姊姊和父親埋下了矛盾,父親抱怨私立學校的學費很貴,姊姊反駁那是因為不許她離開K縣,否則她完全能念公立高中云云,B子的姊姊和父親的關係開始變壞,她告訴B子:「當年我們都被爸爸騙了,爸爸根本養不起我們兩個,早知道跟媽媽走,他給我們的零用錢連飯都吃不飽,而且爸爸也沒什麼好工作,明明就是在打零工,還裝闊。」關於零用錢這件事,B子告訴我,離婚後父親真的有給她們零用錢,但那錢不夠吃早餐和午餐,導致她下午常常都很餓,所以她改變了零用錢的使用方式,吃完早餐之後不吃午餐,把錢留著下午的時候買麵包,以免吃完午餐到晚餐這段時間很餓,等於就是把午餐時間延後,但有幾次她奶奶看到她回家的時候還在吃麵包,就很生氣地罵她浪費錢,家裡有晚餐還吃甚麼麵包?告訴她父親小孩都把錢亂花,應該把她們的零用錢減少,她嚇得把麵包藏起來,從此不敢讓奶奶再看到她吃其他食物,才保住了零用錢。我聽了覺得很誇張,我小六的時候也有一段時間在長身體,不管中午吃甚麼,下午都一定會餓,我父母知道了後每天會給我專門吃麵包的零用錢,雖然只能吃一個麵包,但對我來說是很不錯的,不過B子連要保住這樣的錢都很有困難,大概家裡的經濟真的不太行吧。

差不多在國中畢業要升上高中的時候,B子終於開始發現,父親和奶奶對她和姊姊的教育不只是特殊,而是有問題的,許多同齡人都知道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她父親和奶奶還會去阻止她知道,導致她發覺自己變得很無知,而每當她想知道些甚麼的時候,父親和奶奶就會告訴她「那不是她應該知道的東西」或者「這不是女人要關心的問題」姊姊不斷的告訴她,這是不對的,那些事情是在這個世界生存必須知道的,她姊姊開始主動去理解,導致了父女關係的惡化,父親開始會告訴她們:「不要瞞著我做一些事,我非常不喜歡你們騙我。」夾在姊姊和父親之間讓B子覺得很為難,她說她覺得姐姐是知道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態度才會有那麼大的改變,父親告訴她姊姊被台北人教壞了。姊姊開始不斷的告訴B子選擇爸爸是錯的,應該要快點長大去母親那裏,離開這個可怕的家,她甚至還說母親離婚是對的,如果換做自己也不會跟像父親這樣的男人一起生活。

我問起母親,B子說,其實離婚後,她和母親還有密切的聯絡,她們家三姊妹的感情非常好。母親帶著妹妹去了台北,一開始找的工作也不好,房子是租的,但後來在銀行工作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叔叔,叔叔的前妻過世了,認識B子媽媽之後一直把小妹視如己出,並且決定總有一天要和B子的媽媽再組家庭,他讓母親和小妹住到了自己在K縣的置產裡,因此母親辭掉了銀行的工作,現在在服飾店上班,收入比父親高,還和小妹和叔叔一起住。B子說母親回到K縣後她常常去找媽媽,一開始父親都不會阻止,卻告訴她這就是母親一直在外面有男人的證明,她常常跟母親和小妹一起吃飯,她說叔叔也對她很好,常常跟她說以後他會和B子媽媽結婚,隨時歡迎B子來當他的女兒,她發現叔叔遠比爸爸有錢,看起來也讀過很多書,母親和叔叔讓她小妹去學才藝和鋼琴還有補習等等,小妹過著跟她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兩人同歲一起考升學,小妹唸得是公立高中,前陣子知道她考上了一間不錯的科技大學。

我問她有沒有考慮過去媽媽那裏,B子說,她真的有考慮過,但是她逐漸發現,媽媽小妹和叔叔已經是一家人了,每次去的時候自己都好像局外人,她覺得她錯過了和小妹與叔叔一起培養感情的過程,現在已經不能融入他們了,他們三個的家庭不需要她。B子說當她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很傷心,因為在不知不覺間,妹妹已經有了她最想要的東西:完整的家庭,而且這個家庭的雙親各自收入都比她父親多,兩人的工作也都很穩定,有車有房是一個"好的家庭",如果她一開始選的是媽媽,現在叔叔就是她爸爸,她一定會像小妹一樣懂很多事情,但已經來不及了。前陣子叔叔和媽媽真的結婚了,B子說她有去參加他們的婚禮,婚禮上有很多看起來很聰明(B子的詞彙貧乏,對於有學問或者有智慧或者只是學歷比她高的人,她一律都是使用"很聰明"這個詞)的人,穿得衣服也很好,回來之後爸爸就禁止她去找媽媽了,開始批評母親一定是因為嫌他窮才離婚的,是個見錢眼開的女人,姊姊就譏諷她爸爸:「比不過叔叔只會出一張嘴,有本事就去銀行上班啊。」B子說她覺得父親是因為思想太過古老跟不上時代,母親受不了才離婚的。

B子告訴我,在剛跟我認識的那個周五,她負氣跑去母親家的時候也有遇到叔叔,她把我的事情跟叔叔說了,叔叔對她說:「你想讀大學嗎?如果想,我可以給你學費讓你去讀,我和你媽絕對可以供應妳唸大學的,但你得自己先考上大學。」她跟叔叔說她想,但她覺得自己太笨了考不上,叔叔說如果從現在開始努力也有機會,她很喪氣地說她沒有唸高中,不能像唸高中的小妹一樣,此時母親來了,她又把事情說一遍,才有了「可惜我沒有機會了,我不可能讀大學的,如果我有像室友一樣健全的家庭我肯定可以讀大學的。」這個激怒母親的對話,我想她那時是在嫉妒小妹的家庭吧。

在B子高二的時候,姊姊從護專畢業了,開始去找工作,她的家庭崩解終於慢慢開始了。護專畢業的學生是護士,雖然台灣很多地方都有護士缺,但她姊姊的找工作情況並不好,比起從不太好的護專畢業又沒有工作經驗的姊姊,大醫院更喜歡用有經驗的護士或者大學護理系畢業的護理師,她這樣的學經歷很難有醫院願意用,加上她父親要求她只能在K縣內上班,幾乎找不到工作,於是她父親和姊姊開始天天吵架,父親罵姊姊是米蟲不認真找工作,姊姊埋怨父親當年不讓她去其他縣市讀高中,現在還要限制她的工作總類,好不容易有一間小診所願意用她姊姊,她父親竟然不同意,要求她:「要做護士就去有保障的大醫院,有加班費可以領,運氣好認識醫生還可以結婚。」不允許她去,但姊姊真的沒辦法了,找不到更好的了,於是騙她父親說在一個中型的醫檢中心工作,實際上在那間小診所上班。結果有一天,父親打零工的朋友摔傷腿,好死不死去了那間小診所看到B子姊姊,告訴她父親B子姊姊在某某診所上班我今天遇到她了欸,她父親勃然大怒,對姊姊咆哮說「你欺騙了我!」姊姊反駁「K縣根本不存在符合你要求的工作!」父親衝去小診所要求診所的醫生把她姊姊解聘,醫生說:「你女兒已經是成年人,跟我簽工作合約干你甚麼事?你以為我們這裡是甚麼不正當的工作場所嗎?我是醫生!這裡是醫院!有甚麼問題?」叫警察把她父親碾出去。

姊姊的工作時間是早夜班,從下午做到晚上十點半,父親和奶奶要求她遵守門禁八點回家,她說做不到,又鬧了好幾次的家庭革命,門禁時間延後到了十點,但十點半下班不管怎麼趕都不可能趕上,父親和奶奶和姊姊每天都吵架。有一天周末B子在家,晚上十點的時候,奶奶拿出一個新的門鎖,和父親一起把家裡的大門鎖換了,B子對她說:「換了門鎖姊姊不就進不來了嗎?我們家有門禁不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安全嗎?姊姊進不來整個晚上都在外面很危險啊。」奶奶說:「一個女人每天那麼晚回來,你以為她甚麼事情沒有發生過?該發生的都發生了,乾脆就不要回來了,愛去哪去哪。」B子很擔心,整個晚上睡不著,當天晚上半夜姊姊敲了B子房間的窗戶(當時B子住在一樓)讓B子幫她收了幾樣東西說:「我要離開這個家了,這裡又落後又糟糕,你最好趕快去媽媽和叔叔那裏或者離開這裡,這不是家庭該有的樣子。」B子問姊姊要去哪,姊姊說:「我要和我的男朋友去台北,台北有很多工作機會,以前媽媽也是去台北工作的,我男朋友現在在當卡車司機,他要來接我走。」B子問姊姊以後都不回來了嗎,姐姐說是,B子請姊姊告訴她住址,姊姊說:「我不能告訴你,因為爸爸一定會逼問你,如果你知道而不說出來,他就會覺得你欺騙他,不知道比較好。」B子說從此她就和姊姊失聯了,姊姊離家出走已經幾乎一年,她很想念她,只記得她臨走前最後跟B子說的:「我們太傻了,被爸爸騙了,為了自己好,快走吧。」

B子說,姊姊離家出走後,爸爸真的逼問她知不知道姊姊在哪?還看了她手機所有的聯絡記錄,找不到之後勃然大怒。她覺得姊姊保護了她,我覺得這個姊姊很了解父親,也很聰明,很疼妹妹。

※          ※          ※

B子問我你家有門禁嗎?有不允許去的地方嗎?我笑了,從小就四處跑的我怎麼可能會有呢?B子說她父親和奶奶不僅有給門禁,也規定了她可以去的地方,在家裡,不能走超過村子主要幹道之外的地方,禁止靠近田和山,同樣小時候生活在鄉村,我對B子的生活感到很錯愕,小時候鄉下的孩子誰不是在土裡和田裡玩的?雖然我是沒經歷過吃田鼠和田雞果腹的貧窮,但我以為所有在鄉下長大的孩子,小時候玩的東西跟我都差不多的,我不知道城市孩子那麼小的時候玩甚麼,鄉下孩子都是捉甲蟲和撈魚、捉螃蟹和青蛙、釣魚玩小動物、比賽跑步、騎單車放風箏、用植物和葉子玩家家酒、在地上畫畫、拿竹子當刀劍、騎馬打仗啥啥啥的,偶爾打架,還有我們最喜歡的,冒險走到大人不許我們走去的山裡或森林去比賽誰膽大,這些事情B子都沒有做過,有一天晚上她讓我講這些事情講很久。

「你說的那些東西我都看過,我家周圍都有,但是我沒有玩過,爸爸不允許我玩。我問你,你真的會抓蛇和爬樹嗎?」B子問。

我能說甚麼呢?

在B子家村落裡有一個怪人,痾,怪人是B子說的,她父親和奶奶這樣稱呼這個人。怪人獨自住在一間房子裡,帶著眼鏡,不論冬天還是夏天都穿著連帽T,常常在晚上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整天都待在家裡,很少跟人打招呼,見到人就戴上帽子快步離開。B子說她父親和奶奶說這個人一定是變態,看起來鬼鬼祟祟的肯定會做些壞事,他們曾經幾次報警叫警察來,希望警察把他移送精神病院,但警察每次都說這個人沒有犯罪紀錄,又不曾做出奇怪的舉動,不能把他抓走,她父親和奶奶就會跟警察理論說:「難道一定要等到他傷人了才能捉嗎?你們是怎麼保護一般民眾的?浪費稅金養你們。」奶奶和父親說從沒見過這人出外工作,一直都窩在家裡,肯定有甚麼問題,我詳細問了怪人的行為和作息,最後我得到的結論是,這個怪人其實只是一個阿宅,很可能就是自由業者,他只需要電腦就可以工作,沒有出門的必要。

只因為人家不出門工作就會把沒啥危險的人貼上變態的標籤,還叫警察來抓,我真不知道B子的父親和奶奶還有那個阿宅誰才是變態。阻止自己的孩子探索世界,把孩子變成一個白癡的家長還自詡為正義化身,殊不知小孩完全都被害了。跟B子說話的時候,你會發現她能使用的詞彙很少,許多基本是常識的事情她都不知道,稍微用一點點修飾就聽不懂你的詞語了,甚至給我一種腦部沒有完全開發的感覺,但和她對話的時候,她說話流暢而且思索速度不慢,並不是智障,她本質其實應該不笨,只是大腦幾乎沒有受到活化刺激,導致沒有正常應該能有的功能,這是誰害的,毫無疑問,是父親和奶奶。

「我覺得你很聰明,是不是要做過很多你說的那些事情,才會變聰明?我覺得我很笨,就是因為我都沒有做過那些事。」

我父母說,對B子而言,我的存在太文化衝擊了,我說的話和我經歷過的事情對她來說都是新鮮得不行,跟她接觸越久她越會好奇,然後就會發現自己越奇怪,和父親的摩擦就會越大,但我沒辦法不引起她的文化衝擊感,因為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有她從來不知道的東西,可是那對我來說是如此稀鬆平常,我甚至不知道該用怎樣低幼的詞才不會引起她的文化衝擊感,我覺得已經很低幼的詞,她還是會有不能理解的情況,比如我說"天候不佳"她聽不懂,解釋之後她會說:「那你就說天氣不好不就好了嗎?為甚麼要說天候不佳?」她不知道「ATM」和「提款機」,必須得說「領錢的機器」,她不知道「思考」我得說「想一想」,無論是名詞還是形容詞,她能使用的字彙量都非常少,所有的成語都不知道是甚麼意思。不僅如此,她的理解和聯想能力也很低下,她討厭使用大腦,討厭讓腦部受到刺激,我甚至覺得能夠的話,她希望她的腦皮層不會被活化。平常晚上的時候,我會上網,我曾經觀察過她在十點睡覺前會做甚麼,她不會讀書,只會看綜藝節目。

但她看綜藝節目的情況也非常可怕。有一次我發現她在看的節目是一個比賽,活動內容是這樣的:主持人手裡拿著兩個水球,其中一個內有硬幣,參加活動的觀眾和藝人需要回答主持人的問題,答對了之後可以選擇主持人手上的兩水球之一,選中的水球會被放到一個盆裡,當一輪問題全答完,觀眾和藝人就會進行骰子大小點賭博,如果觀眾賭贏了,可以把他剛剛選的水球全刺破,裡面的錢就歸他了,如果藝人贏了,錢就是藝人的。我看她看得很開心,問她這是在看甚麼,她竟然回答我她不知道,問她遊戲的規則,也看不懂,我說:「你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人在幹嘛,還看得那麼開心?」她說這些人嘻嘻哈哈的很熱鬧,大家都在笑很有趣所以就看了,但實際上她完全不理解遊戲中的笑點在哪裡。除了看這些綜藝節目和發呆以及滑手機和人聊天之外,她不做其他的事情,問她看不看漫畫,她說:「漫畫有很多字我不喜歡看,太多字了。」握草我生平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漫畫太多字啊!漫畫不就是那些懶得看字又想看故事的人看的東西嗎! 不看字,圖像總看了吧?聽聲音可以吧?我又問她看不看卡通和劇,她也都不看,因為「要記住劇情很麻煩。」追不追星?不追,因為「要注意明星去哪裡做甚麼好麻煩好累。」我已經自許是很懶的人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怕麻煩成這樣的人存在......我如果一天沒有事情可以活化我的腦我就會覺得很無聊,之所以討厭重複性很高的事情就是因為我覺得缺乏腦部的新刺激,誰知道這世界上竟然有人連愉快的刺激都不喜歡,耍廢都懶得耍!我真是開眼界了我。

這樣的情況在班上會不會受到排擠?一定會的啊!B子告訴我,班上的同學都叫她阿傻。我問他你有沒有被排擠啊?當然是先用了很多時間解釋排擠是甚麼意思之後,她說沒有,只是班上的賴群組沒有她,她曾經問過為甚麼不加她?同學告訴她那裏面的東西她反正也看不懂,有事口頭通知她就好了不需要加她,她覺得同學對她還不錯,我心想你這不就是被排擠了嗎?她說不,班上有一個女生身體很臭,大家都不喜歡跟她起,那才是排擠,自己並沒有被討厭,面對這樣的情況我能說甚麼呢?我覺得她真是善良天真又單蠢的孩子,完全被家長教壞了。說到班級那天,B子跟我抱怨了一件事:夏天很熱想開冷氣,但冷氣的電費是各班自己出的,於是班上同學投票表決是否要開冷氣,要就得加收班費,最終多數決要開冷氣了,由於每個人都會吹到,所以決定加收班費,她對這件事很不滿意。我以為她是因為不想吹冷氣卻被迫交班費不高興,正打算好好開導她關於公共財的問題時,她說:「我覺得為了開冷氣收班費很奇怪,冷氣不是開關按下去就會有了嗎?為甚麼要收錢?就去按開關就好啦!」當時我都懵了,這孩子不知道開冷氣要電費啊,我說你知道電器運轉要電費嗎?沒有錢去交電費怎麼能開冷氣,她說:「我同學也這麼說,但是我們家裡是沒交電費的啊,從來沒聽過電費這種東西,冷氣都是按下去就有了啊。」我委婉地問她家是不是低收入戶電費減免,但結果並不是,她說:「我同學也問過一樣的問題欸,她叫我回去問爸爸我們家有沒有錢交電費,我就問了,爸爸摸著我的頭說『B子好乖好孝順啊,電費沒問題的,沒有的事情不必擔心啦。』你看我家不是低收入戶也不必交電費啊!」到底是怎麼誤會的......這聽起來就是父親把電費交了啊,誤以為女兒擔心家裡的經濟.......

B子告訴我,班上同學常常說她很容易被騙,她自己也覺得,她說她常常不能分辨別人說的話是真是假,她覺得是因為小時候知道的事情太少了,就這點我判斷她應該不是真的智障,她能發現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並且剖析。她問我該怎麼辦?我想了想說:「如果有人告訴你不知道的事情,去找三個聰明的人(對她來說不論是有學問有知識有智慧或者讀過書的人,都叫做"聰明的人")問問看,要三個人都說是真的才可以相信,但這三個人不可以互相熟悉,而且不可以其中有你爸爸和奶奶喔!最好去問三個老師。」雖然我有擔心三人成虎的問題,但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她聽了開心地拍手大笑說:「我們班上成績最好的那個聰明的人也跟我說過一樣的話欸!既然你們兩個都是聰明的人,那我是不是只要在找一個聰明的人說出這樣的話,我就可以照著做了?」會這樣想的孩子,真的不是白痴啊。

不只人際和認知有問題,B子大概也不能hold住課業,她唸得是餐飲科,但基本沒辦法記住食譜,她常常在實做課後拿課堂上的作品給我吃,過兩天,我問她那是怎麼做的?她會說想不起來了,或者不知道,沒看食譜不會做。她分不清楚低筋麵粉和高筋麵粉的差別,還有一次我問她你覺得孔明和諸葛亮誰比較聰明?她說孔明吧名字裡有個明,我驚訝的問你不知道孔明和諸葛亮是一樣的人嗎?她先反問我為啥一個人有兩個名字?接著說:「三國時代的人我就只知道曹操孫權和劉邦。」我說:「甚麼劉邦?是劉備吧!劉邦是跟項羽在更早的年代的人啦!」她說:「原來姓劉的人在三國時代以前就有了啊。」

※          ※            ※

她的認知如此愚蠢,當然是家長教的,她的父親和奶奶非常愚蠢。B子告訴我,她家裡是排屋,是一條龍式的平房連接成條狀的結構,是爺爺生前蓋的房子。當時爺爺請了風水師來,說此地有龍脈通過,便於龍脈上建了房子。921大地震的時候,她家附近的地板裂開了一道大縫,裂縫直接通過他們家的的某一個房間,房間的牆面破碎,地板上的縫隙深不見底,最寬的地方有30公分,如果算上閃電狀的橫走裂縫,最寬處有一公尺,通過的剛好就是爺爺生前使用的房間。這任誰有點知識的都知道就是房子蓋在斷層上面而斷層裂開了嘛!但偏偏她的父親沒有這種知覺,到處跟人家說自己父親看準的龍脈出現了,龍脈通過自己家了,家裏要發了!地震過後家附近的地價一落千丈,鄰居紛紛搬走,她父親則大興土木把裂縫填起把房子修好,還順便在有斷層通過的房間上面蓋了二樓,B子說每當地震的時候,"龍脈"的開口便會張合,有時候會綻得比原本更大,我告訴她那才不是龍脈,那是斷層,是地裂啊!她說她知道,地裂出現的那天她往下看,很深很深深不見底,黑漆媽烏的她很害怕。她奶奶想念爺爺,一直都住在爺爺生前使用的房子裡,近年由於腳不方便,父親也和奶奶同睡以便照顧,並要求她去睡二樓,我聽了嚇得冷汗直冒,這一家人都睡在地裂上方,萬一哪天又地震斷層張開了把整家人吞了怎麼辦?B子問我那真的是龍脈嗎?我這人是不信風水的,但就算不信風水我也知道那才不是龍脈!

除了對地層結構的認知錯誤之外,B子的父親對土地的價值認知也有毛病。B子告訴我,她家在很遠的某處有一坪地,那坪地周圍都已經被收購了,只剩下她家持有的一坪,由於無法收下那一坪,建商無法做建設,因此非常想讓她父親把那一坪賣了,一坪土地的價格便水漲船高,好幾年前就已經漲到了五百萬台幣。這劇情有沒有很熟悉?簡直就是人中之龍(如龍)的現實版!有桐生一馬的那個人中之龍!小實為甚麼會被黑道追殺?真島為甚麼會深陷其中?桐生一馬裝成建商立華的手下是為了甚麼?就是要那一坪啊!黑道和建商是會勾結的!她父親就是釘子戶!B子說多年以前就常有人來她家敲門,半威脅半誘利的要求出售那一坪,但她父親和奶奶都把對方罵走,父親和奶奶告訴她:「只要把這些人罵走,他們之後再來,就會開更高的價格,我們家就會越有錢,現在已經有五百萬了。」父親告訴B子,他會把這坪地當成遺產留給她,等她繼承這坪地就有了五百萬,她會非常有錢,她父親常常灌輸她「你是有土地有置產的人,比同學都富有,我們家很有錢,我們有那一坪,同學沒有。」因此她也不覺得自己家裡窮,我聽了冷汗直冒,哪天她父親和奶奶被黑道幹掉了也不知道。

不僅沒有見過世面,連一些基本的認知都沒有的B子,不知道是怎麼長到了18歲還沒發生可怕的事情。

她從來沒有離開過K縣,K線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去過,她沒去過山裡和海邊,不知道台灣其他地方是甚麼樣子,沒有見過大城市。所有她知道的事情都是父親和奶奶說的或者電視上看到的,她也不怎麼看新聞。我看她這樣非常擔心,這孩子以後怎麼在世界上生活呢?我問她你以後想做甚麼?會離開家去工作嗎?她說不知道,但大概不會,她是不會離開K縣的。我說你不打算聽姊姊的話,離開爸爸嗎?她說:「我爸爸最常說的就是他擔心以後身邊沒有一個孩子,姊姊離家出走之後,他更常這麼說了,我覺得我應該留下來陪他。」我說:「但你不是已經發現你爸對你的教育有問題嗎?」她笑笑說:「但是我爸很愛我,我剛考上高職餐飲科的時候,他問我喜歡做西餐還是喜歡做中餐?喜歡西餐就買烤箱給我,喜歡中餐就買料理器具給我,我選了烤箱。我做的食物他每次都吃得很高興,他會對我說『不管其他人說多難吃,女兒做的食物就是最美味的。』我覺得他很疼我,而且以後他一定也不會允許我離開K縣去工作的。而且我還有地,我比你有錢的多呢我不必去很遠的地方工作。」面對她的反應,我無言以對。

我覺得,她是想上大學的,但每次鼓勵她試著讀書好去讀大學,她就會說:「我和你是不一樣的,你聰明而且有完整的家庭,我沒有這個機會,所以不可能的。」我曾經擔心過她的低下認知會不會造成嚴重的問題,還有父親和奶奶給她的奇怪教育,所以問她有沒有輔導老師找過她?她說班上有一半的學生家庭都有問題,還有會不停鬧自殺的同學,輔導老師沒有找過她。我真的嚇了,隨便一個班級就有一半的學生父母離異或者家裡有人坐牢、失業、暴力和藥物濫用甚麼的,輔導老師也是辛苦啊,像她這樣還能生活自理的,就算認知再怎麼有問題也輪不到她被矯正。想想她小妹在很小的時候僅僅因為一次"正確的"決定,從此脫離下層社會的陰影,傍上相對正常的重組家庭不愁吃穿,我不禁覺得B子說出「小妹比較聰明她的決定是對的」這句話有多麼沉重,但我甚麼也幫不上她。

我曾經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夜遊?我有車,讓她享受看看大學生的生活,她拒絕了,說:「如果我被爸爸發現就麻煩了。」我想夜遊畢竟有點太偏激了,我還搞夜採甚麼的呢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那麼至少讓她看看K縣之外的地方吧?讓她看一眼她從小被灌輸的「很繁榮的有很多工作機會的台北」如何?有一天下午,她沒有課,當天我要去台北某實驗室,我對她說:「我今天要去台北,你要一起來嗎?我有薪水可以幫你出車票,去看一眼台北如何?感覺你很有興趣,不會被你爸爸發現的,我們今晚就回來,你明天可以照常上課。」她慎重的考慮了一會兒後,拒絕了:

「還是不要去吧,媽媽和姊姊都去,我猜台北一定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我怕我去了就喜歡上了,會開始覺得K縣不好,想留在台北,那樣我就再也不能回到現在一樣,想陪在爸爸身邊的心情了,我就會離開他去台北,但是我覺得自己決定的事情就要去做,所以我還是應該陪在爸爸的身邊,誰叫我小時候自己選他了呢?所以我不能去,而且我去了就會像爸爸說的一樣,被台北人騙去了,晚上還在外面是壞的,我真的不能去。但是,你可以告訴我嗎?台北是不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有很高很高很高的房子,高樓的外面都是漂亮的玻璃,晚上到處都有燈閃亮,不會有路黑黑的,路上還有很多車和人,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嗎?是彩色的嗎?」

我看著她,皺著眉頭輕輕的笑了:「對啊,台北有很高很高很高的房子,高樓的外面都是閃閃發亮的玻璃,晚上到處都有街燈和人群,有很多漂亮的服飾店,街頭是彩色的,還有超快的捷運,而且有很多很好吃的麵包店。」

她瞪大眼睛:「真好啊,住在那種地方。」

直到我的助理工作完成,離開K縣,她也從來沒有因為我而看過一眼其他的地方,彷彿我是一塊其他世界的碎片,偶然掉進她的心裡,激起的漣漪很快就復歸平靜。

------------------------------------------------------------
那是我這輩子跟"愚"最接近的時候,但我覺得那不是一般的"愚蠢"有一點點"大智若愚"的感覺,但是個非常悲傷的故事。

最近,《我們與惡的距離》劇集非常紅,班上好多人都看,但我個人不喜歡這種社會議題類影片,事實上我幾乎不喜歡所有的社會議題。我看片子的最高原則就是爽,有我喜歡的東西和我有興趣的內容,無論多糞都看,而如果是沒興趣的東西,再好也不看,並且不喜歡BE。不過因為實驗室的夥伴也都在看,我就不得不看了一集,那集內容是關於父母鬧離婚的時候小女孩尖酸刻薄的言語和母親的食言等,內容讓我很不舒服而且很生氣,我討厭劇中所有人物的表現,彷彿被《人間失格》激起厭惡的情緒般。

真實比小說更魔幻,這是真實的小說,也是小說一般的真實。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到处看到大家玩大清亡了梗(?),这才是真正的清朝人啊!
快去跟她爸和奶奶喊:大清已经亡了!WWWWWWWWWWWW
至于在这种清朝家庭成长起来的B子……应该不仅是认知问题了,估计得是有心理和精神疾病了(虽然可能不是很严重)
尤其是各种你劝他干啥干啥尝试突破现有生活的时候,他的回答拐弯抹角也要回到自己习惯的舒适圈里面去,有没有让你想起XX君(?(X)

话说感觉这不算大智若愚啊,这难道不是大愚若智?(?)WWWWWWWWW
而“愚”是“愚忠/愚孝”(对父亲、对家庭、对从小习惯的生活方式、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执念等等)的“愚”WWWWWWWW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羽·凌风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sid=81SQsR 102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真.灣灣
之前常笑祖國鄉村風景好,看見這個燦親眼見識親耳聽聞的K縣鬼故事,我才覺得我家鄉大K市現任市長靠各種空話蠢話諸如「發大財」「征服宇宙」「國防靠美國」被八十九萬市民選上去一點都不奇怪(扶額

自命民主自由,結果我們也存有比大清還落後愚蠢的角落。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to毛毛&阿傑

這個我真的覺得已經不是大清亡了而已,差不多可以對他們說「甲骨文現在已經不用了!」
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是的很像,但更慘的是XX君的舒適圈看著還是比較正常的,B子的分明就是電擊箱!
B子整個都已經像被"習得無助"的老鼠一樣了,給牠機會也不會踏出電擊箱。

我也覺得可能有病,所以問有沒有輔導老師找過她但看來輔導老師是分身乏術了......

我覺得.....專制可以搞出愚民,但自由未必能拯救愚民啊。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