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其他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9-6-9 00:02 编辑
「聽好,那群傢伙的存在是不被容許的,那是邪惡和純粹的不淨!直視你心中的黑暗,戰鬥並克服它!我命令你們,用最大的能力去消滅,把累累的屍山給我堆起來,爬上去長嚎勝利的凱歌!」

「哦哦哦哦哦哦哦!」
「嗷嗚嗚嗚嗚嗚嗚!」

群狼奮起,在光國首都附近的大閱兵場上縱聲長呼,牠們鬥志激揚,胸中燃燒著征戰的火種。天明亮得無法直視。晴空之下,太陽神的利劍化為金色陽光,刺穿燠熱空氣,使水分鼓噪起來。司令台上,一匹大狼昂然挺立,劍吻指天,光芒披在那狼身上,使牠全身閃閃發光,那雙焰黃色的眸瞳吸納了驕陽的氣魄,眼光所到之處無不歡聲雷動,狼兵們成群嘶吼,口裡不斷發出「軍神!」「軍神!」「軍神!」的呼喊,狼牙的閃光成片掠過狼群。

牠滿意地露出微笑,迴身咬起腰上的單刃長刀,抽出朝天揮舞一記,一道激白明亮更甚日光,刀刃對準日心,牠看著閃芒流過刀刃。

「出擊!」吼聲劈裂天地。光國的狼軍撒開四足跟上牠的腳步,氣勢震天扯碎路上所有阻礙,化為一征戰的巨大猛獸。

蒼天高遠,牠奔躍在前方,嘴裡的刀刃逸著一道流光,統御巨獸的光國陸軍總帥,其名為碎陽。

※                 ※           ※

戰場的殘酷與污穢是鬥志的大敵,踩著同伴的肢體與敵人的碎塊,年少的金毛狼兵瑟瑟發抖,牠嘴裡的咬刀已經掉了,一條腿也瘸了,四處都是互毆的嚎叫和魔法發動的聲音,遠遠的出現了幾個黯沉的身影,牠拔腿就跑,但受傷的腳拖累了速度,兩條暗灰色的影國狼撲躍而出,一道陰影附上牠閃亮的身體,撕碎可憐狼兵的咽喉,沒能發出的嗚咽聲破碎在噴濺的血漬裡,溶入地上無限擴大的血河。屍身倒下,被扯為碎片,肢體混雜在內臟與骨骼之間,共同沉眠無分敵我,迎來亙古的和平。

殺掉少年金毛狼後,兩頭深灰色影國狼兵徘徊著尋找其他狼,此處離混戰區較遠,本來是影國的土地,隨著戰線推進已經落入光國掌握,但游擊勢力依然存在,光國仍未能完全掌控土地資源。碎陽行軍越過此地,將年紀較輕的部隊留駐於此,領精兵與大部隊前往熱區鏖戰,見碎陽遠去,隱匿的游擊勢力發動奇襲,牠們懼怕碎陽,恐於軍神的名聲,不敢與其正面交鋒,游擊隊燒毀部隊本帳,殺死少年兵的將領並四處追殺這些缺乏戰鬥經驗的少年狼。

幾具比較完整的屍體後方,一隻粉紅色的少年狼兵躺在地上裝死,牠看見金毛被殺死的畫面,心中割開了永不癒合的傷口。灰狼之一有傷在身,不知道是否能打倒敵人,牠一心只想逃走。粉紅狼警覺的關注著灰狼的動向,灰狼還未發現牠,牠們的嗅覺早就被混斥空中的血腥味給麻痺了。游擊隊看上去身心俱疲,粉紅狼很猶豫,碎陽的精神演講在牠心中不斷迴響。

「戰鬥吧!光國的戰士們!勇敢地迎向敵人不退縮!為了祖國的榮光,用你們的牙、用你們的爪、把敵人送回與牠們相配的幽暗冥府!別恐懼死亡!直視死亡!超越它!讓祖神安慰你疲累的心靈,成為永遠照耀我們的英雄光!」在粉紅少狼的心中,軍神的話彷彿巨大的野獸,壓得牠喘不過氣,牠知道迎接逃兵的唯有死刑。

灰狼越走越近,粉狼少年把牙一咬,從藏身的地方偷偷溜出,牠用屍體弄髒自己,緩緩無聲往後退,期望在退到安全的距離後拔腿飛奔。成為英雄不是他所渴望的,牠一心只想回到老家、回到貧窮但安穩的平民區老家,窩進母親溫暖懷抱。

牠退到了足以奔馳灰狼追不上的距離後立刻轉身,頭也不回地衝向荒野,牠聽得見背後起了騷動,但粉紅狼完全不管,撒開了四腳奔跑。忽然一陣激烈的劈啪聲彷彿響矢直穿向牠,一股力量噴射而來,倉皇間牠跳起來躲避,一道炎光裂開了牠身旁的地面,劈碎了牠的右耳。

「沒有覺悟的傢伙,你是知道逃兵的下場吧?」碎陽的聲音穿越了戰場上一切喧囂,粉紅狼四腳發軟跪在地上,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牠被執行軍法毫不留情的碎陽發現了,從前線凱旋的大部隊,回來清理游擊區了。牠癱倒在地上,顫顫巍巍的挪動腳與尾巴,放棄了掙扎,牠知道,牠跑不過碎陽。

粉紅狼回頭,看見陸軍總帥一身的血,幾乎看不出原先的毛色有多淺亮,牠的尾尖與腹部都浸滿了紅色,毛髮被血塊糾纏成不自然的形狀。粉紅狼知道,那全是敵人的血汙,總帥牠,是真正浸泡著敵人鮮血,浴血奮戰的戰士。

碎陽的身影看起來陰沉而巨大。

「對不起……碎陽先生……我……我……」
「沒有覺悟你在這裡幹嘛!給我就地自刎了,現在馬上!」
「嗚嗚……嗚……」少年狼啜泣起來。

就在此時,四周響起了爆炸聲,影國游擊隊想趁著碎陽的注意力被吸引住時將牠消滅,牠身後的部隊響起了驚呼聲,碎陽一甩頭發出怒喝:「不要慌亂!陣型保持!」把腳一跺,腰上的長刀跳鞘而出,牠嘴一咬就往敵人引發爆炸的反方向衝過去。

爆炸只是幌子,牠一清二楚。

從暗處衝出十多匹黑狼,朝粉紅狼與碎陽殺去,碎陽奔向粉紅少年狼,兩步縱躍到了牠身邊,將牠全身罩在自己四腳之間,低下頭一個迴旋,切碎敵人的身體。彷彿蹦跳的鹿和翻飛的雀,長刀在牠嘴尖吞吐出劍光蝶影、鋒芒如燕,敵人的屍首便如土偶崩落、泥人瓦解。

一瞬間剿平了所有敵軍。粉紅狼看得入迷,在碎陽身體的罩護下毫髮未損。

「混帳崽子!要死,給我死在戰鬥中!楞楞坐著被殺你是白癡嗎?這些傢伙也真是,處死部下輪不到牠們幫我!」碎陽大氣也不喘一下,收起刀,鄙視的望向粉紅狼,但馬上又轉正了視線:「哦哦?好像不一樣了?」

目睹碎陽殺敵的姿態後再次面對牠,粉紅狼站直身體,四腳穩穩地踏在地上,對牠低下頭說道:「碎陽先生,請原諒我的軟弱,看了您的戰鬥後我才明白,逃跑是一件多麼可恥的事情,如今的我渴望著戰鬥!我希望能像您一樣擁有保護其牠狼的力量與自信!」

「不錯,你只用了一隻耳朵來學這件事。」碎陽以銳利刺眼的眼神盯著牠。
「謝謝碎陽先生的指導!」
「回你隊上去,把所有人集合起來和第三部隊合流,我要好好給這些敢游擊的孽障一點教訓。」牠抬著頭走了,粉紅少年的身影馬上被緊跟其後的狼群淹沒。

牠痴痴地望著碎陽的背影,夢想能擁有一顆堅強的心,成為那樣巨大的猛獸。

※                 ※           ※

戰後的凱歌響徹天際,戰後的慶宴日夜不停。

在光國首都,慶功宴已連續兩個日夜,遠征的士兵們被輪流允許喝得爛醉,但整個城市依舊未放鬆警戒,在碎陽的安排下,永遠都有清醒的部隊守護著都城隨時待命出擊,站崗的交替沒有一秒延遲。首都的居民安心地露出笑容,輕快的低語徘徊在每個角落,在這紀律而歡快的時間,狂歡的將士間卻唯獨哪裡都找不到碎陽的身影。

在首都的高級酒樓裡,雍容華貴的隱密房間中,軍神大人卸下了武裝,只簡單帶著短刀,坐在軟絨絨的鋪子上,身邊依偎著一頭純白的美麗雌狼,雌狼眼周畫著深紅色的眼妝,姿態嫵媚。牠是酒樓的首席陪酒小姐,正與碎陽親密的貼著身,伸出一隻前掌將棋子放到棋盤上,見牠落子,碎陽大笑,伸出掌爪把所有的棋子都撥到自己跟前。

「討厭啦!碎陽大人耍詐!人家不知道那裡已經安了三顆棋子了!討厭啦!」雌狼嬌嗔起來。
碎陽掩住嘴但沒打算忍住笑:「傻瓜,早就放了,這不是耍詐,這是戰略啊戰略!」
「戰略那更是耍詐了!比戰略人家怎麼能贏過軍神大人呢?」雌狼可愛的鬧起來:「明明跟人家約定了,人家贏了就要讓人家給碎陽大人腳上的傷口上藥的,這下輸了怎麼辦哪!不能上藥了!」說著伸出前掌拍打碎陽的胸口。
碎陽得意地瞇起眼睛,鮮黃的眼神變得迷離:「這種小擦傷明天就好了用不著上藥,

「再說,」牠緩緩張開眼,眼神露出鋒芒與殺意:「你以為我會隨便讓狼碰傷口?特別是這種場所的母狼,溫情彷彿露珠一樣。」受他氣勢所逼,雌狼觳觫起來,手足失措,碎陽靠近牠,牠立刻連連後退。見牠那樣子,碎陽又大笑,自斟杯酒一飲而盡,然後拿起棋桌旁的小手琴,撥弄了幾下,就著合音輕輕地唱歌:

「相視互白心藏意?心似水清化琉璃,映景明如鏡。方寸凝、澈而淨,汝亦知我情?」

輕柔的歌聲彷彿將水緩緩倒入玻璃杯中,並以實木的小槌輕敲杯身,雌狼聽得入迷了,忘卻方才碎陽的逼人氣息而來到牠身邊,再次依靠著牠,聽牠重複唱了數遍。

當樂曲停下,雌狼才嬌滴滴的輕聲說:「真好聽,沒想到軍神大人有一副好嗓音。」
「當然的喽,不然在戰場上,軍令怎麼傳得遠呢?」
「請不要再說戰場的事情了,人家很害怕,會因此害怕您。」
「嚇壞了?那過來我懷裡,讓我好好地安慰你。」碎陽把雌狼摟進懷中,讓雌狼依靠著自己的側頸,一隻前掌放在牠腰上,順勢把牠推進了軟而暖的床鋪中,用自己強壯的身軀罩住。

「您真是一頭,既兇殘又溫柔的野獸啊!」
「呵呵呵……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母狼,也不是最後一個……」
「……討厭……」

那之後過了許多年,雌狼依然懷念著當晚那巨大氣場的壓迫與溫存。

※                 ※           ※

在朝暾的曦光下,光國的城郭巍峨高聳,在暮靄的柔芒下,光國的統治屹立不搖。高傲光芒所到之處,遠海近山都為之臣服,光國的國勢正像太陽,以無以倫比的威光彰顯自我,並排除異己,而代其君臨大地的正是光國軍。

碎陽的軍隊,便是光國國威的實體,所到之處望風披靡,對於影國來說,光國陸軍彷彿龐然兇獸,恣意追殺著牠們,碎陽則是那騎在高聳兇獸背上的死神,牠們恐懼著那貫天的名號,牠的名字能在最深最深的夢境裡讓影國狼魘醒。

碎陽存在的光國,即是無可擊垮的巨大怪獸,亙古恆立。

                                                     《光之獸》完

──謹以此篇獻給新選組副長土方歲三,您的人生是我自我勉勵的動力之一。
                                     2019/6/8 AM12:09於龜山阿嬤家

-----------------------------------------------後記----------------------------------------------------
一發滿足寫文手感+活動參與+發土方廚!一箭三雕一本滿足WWWWWWWWWWW

感謝K借我他的光影國大戰世界觀,讓我完成這篇作品參加活動。

給K捧場參加圖委託的時候,大家應該早就明白,碎陽的原型就是土方歲三,甚至命名也刻意取其歲的同音,不過我其實本來沒打算幫這傢伙補甚麼故事,畢竟土方的故事我自己已經熟得不能再熟了,而且怎麼潤飾都沒有史實精彩。

但剛剛不知怎的有了幫牠補補故事的念頭,也許是因為實際上土方沒有碎陽這麼厲害,但我還是期待著他能有那麼厲害。但更可能是因為抽到了FGO副長之後,刷了四天後絆五了,我發現FGO土方設定上好像不知道自己已經死掉了,於是突然很感念起一些關於土方的細節,就想補了。

無論如何,總之就是寫了出來。

順帶一提,文中碎陽唱的歌,其實原型是土方的俳句集《豐玉發句集》的第一首:「差し向かう心は清き水镜(相對亦相知,心如水兮明如鏡,方寸澄澈淨)」的擴寫與延伸。碎陽的軍銜陸軍總帥,原型是土方在蝦夷共和國的軍銜:陸軍奉行並(就是陸軍總帥,當時日本依然習於官職都設有兩名的情況,奉行並和奉行的地位是差不多的,稍微小一點)。第二段的劇情,原型是土方在宇都宮城之戰中據說斬殺了逃走的己方士兵,以及殘餘的會津白虎隊對他產生景仰,連帶影響這群少年最終集體切腹的事蹟。
你他媽這些事情除了青燦你之外,誰知道啦!沒人關心好嗎WW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於活動期間參與互動,給予積分獎勵 ... ...活动积分①-创作 + 30 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灿你这篇简直就是个典型的命题作文,每一节都在不断点题WWWWWWWWWW
让人想起了当初写语文作文需要不断扣题让老师给分的恐惧(X)WWWWWWWWWWW

虽然不怎么了解土方的历史,但是这人物描写有一种土方的气质
特别是战场中二打鸡血+庆功时左拥右抱(?)
1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於活動期間參與互動,給予互動積分2 ... ...活动积分②-互动 + 2 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是命題作文沒有錯!畢竟是命題活動WWWWWWWWWWWWWWWWW
你就知道我可是相當擅長不斷花式扣題拐老師給分數,語文成績才那麼好WWWWWW
高中時候的我,人稱超級八股文寫手WWWWWWWWWWWWWWWWWWW

不知道毛毛有沒有玩過一種遊戲叫做XX30題?
就是有一份清單是30個單詞命題,比如說1.下雨2.開花3.遠方的山4.鮮血5.冬日6.早安......等等,
然後指定主題,比如土方30題吧,得用這30個命題寫30篇跟土方有關的文章,
這種我挺愛玩的,雖然基本都是挑幾個寫一寫就沒了簡直就是在練習花式扣題WWWWWWWWW

你看我大土方邪教普及的多好,你也已經感受到所謂的"土方氣質"了WWWWWWWWWWW
土方:燦之助受死吧我好好的人生都是被你搞成這種印象的!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楼主参与互动,回帖给分活动积分②-互动 + 1 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風大雨大太陽大,天大地大我最大!

你可看過橫躺於棗蓮下的比蒙,臥在蘆葦叢生的隱密處和沼澤裏? 你曾看過口鼻冒煙火、暢泳於大海的利維坦? 又或者,望見那泰坦巨神橫過天際? 地球上無數的文化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