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3-8-29 22:25 编辑
前幾天那篇超級無敵虐殺!!!
來個正常的分兩段連載,沒意外今晚貼上。
這是昨天的部分WWWW

克基斯的歡樂(?)軍營生活
三個願望正文如下
--------------------------------------------------------------------------------------------------------

克基斯很認真地盯著一個瓷製的缸,白色的缸底有一些清水,他皺著眉認真看那個缸,然後對它吐了口口水。

在他身後,五六個大男人探頭探腦地看著,他繼續凝視那個被稱為馬桶的缸,然後把沖水把按下去。

“中校!”
“快跑啊要出來了!”
“快逃開啊!”

兩個比較膽小的男人連退好幾步,但馬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只是咕嚕嚕嚕的把克基斯的唾沫吸下去,嗡嗡的水管聲傳來,馬桶恢復了平靜。

他站直身體,轉過身從帽沿的陰影裡狠狠瞪視這些不爭氣的男人,用那種殘酷的眼神頗教訓意味的狠狠一看,然後獨自走了,沒說一句話。

“中校……”
“奇怪……怎麼沒有呢?”
“沒有了你不試試嗎?”
“不要啊好可怕……”

※                 ※           ※

克基斯坐在牀緣,默默的脫掉鞋子,靜靜地把帽子拿下來放在枕頭邊。對面牀位的一位年輕少校對他打招呼。

“安格里!你真的去看了嗎?”
克基斯用責備的眼神看他,無聲譴責他的失禮,大概是因為太年輕了吧,常常會有人覺得叫他長官很怪。
“啊,抱歉,中校,我是說你真的去看那個馬桶嗎?”
“很正常。”克基斯淡淡地回道,從牀底下拿出飛行手冊靜靜的複習。
“沒有起奇怪的煙霧和發出笑聲?”少校吃驚的說。
“沒有。”

“只有你一個人說沒有耶!啊對了我記得你媽是中國人嗎?難道是因為你拜中國神所以才不會撞鬼?”少校抓抓頭,隨後低頭躲開砸過來的飛行手冊。
“臭婊子!竟然跟我睡在同一個房間。”克基斯對那少校伸手,意思很明白,要他幫他把書撿回來,房間裡另一個校官忍不住笑了出來。

※                 ※           ※

月光穿過杳無人煙的機堡,直直照向營房,深黑的夜裡,面對月光的牆面閃閃發亮。

上鋪沒有人。克基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著傑佛遜死了之後不知道是有意還是湊巧,再也沒有人被排睡在傑佛遜的牀位。單身校官住在軍營裡的很少,克基斯不得不跟另外兩個校官睡在同一間房裡。

那個被叫臭婊子的少校睡姿相當難看,毯子還滑到地上,克基斯站在他的身邊看了一陣子,心想要他去看馬桶的那些年輕尉官為甚麼沒告訴他那馬桶是有鬼,只要他一定要去看看?難不成是想看他被鬼嚇到的糢樣?軍營鬧鬼又不是一兩次,幹嘛不找人跟地勤部的說清楚,硬是拖著他去檢查廁所,那又不是飛官的工作。

少校大張著嘴吧,口水在嘴角冒泡,克基斯一巴掌把他打醒。

“欸……”
“青蛙都要跳進你嘴裡了,給我起來。”克基斯一副漫不在意的樣子,少校一邊揉著臉一邊坐起來,違抗克基斯是很恐怖的。

“你去看過那個馬桶嗎?”克基斯雙手背在背後問。
“甚麼?”
“你真的親眼看見煙霧嗎?還是你聽過那馬桶發出笑聲?”
“唔……”少校徹底清醒了,他略一思考,認真的答道:”我是沒有看過煙霧,但我曾經走過廁所時在外面聽見奇怪的笑聲,然後有個少尉沒穿褲子就衝出來抓住我說那個馬桶噴出濃濃的黑煙,要我跟他去看,但是我拒絕了。”
“咦?”
“嗯,聽其他人說也是有看過。”
“為甚麼不告訴地勤部的要找我去看?”
“你不知道嗎?大家都說鬼也怕安格里中校啊!他們說鬼肯定也要被你嚇跑的,你看看死神也不敢把你怎樣的不是嗎……”毯子冷不防蓋到他頭上。

沒禮貌的少校把被子扯下來時,正好看見克基斯喀擦一聲上了膛,身影消失在門外。

※                 ※           ※

夜風呼呼鑽進襯衫衣領,剛痊癒的新傷疤隱隱作痛起來,他忽然覺得後悔剛剛沒多加一件衣服,但已經走到這裡了,克基斯不想回去。

冷冷的燈照在地上,遠處可以看見值夜班的人的身影,廁所的窗螢螢發出詭異的冷光,克基斯把槍握在手裡,另一手慢慢推開門。

門發出嘰呀的聲音,克基斯屏氣凝神。

“中校!”廁所裡一個剛方便完的男人大叫。試想夜色正好蟲鳴鳥叫,剛剛把膀胱的庫存解放正感到無比舒適的時候,忽然有個臉色陰沉殺氣騰騰的長官握著槍衝進來一副要戰鬥的糢樣,有誰不會嚇到?

“你出去。”克基斯只簡單的下了命令,男人飛快的逃走了。

※                 ※           ※

馬桶看上去很正常,但是剛聽過了奇異的傳言,克基斯現在不太相信它是正常的了。

他一手用槍指著馬桶一手按下沖水閥。

轟,水轉成渦輪般噗噗噗的吸落了無底的黑洞,嘰嘰嘰的吸水閥發出聲音,接著水面恢復平靜,僅剩淺淺的波動在水面顫動。

“什麼嘛!”

克基斯把槍彈退下,轉身準備離開。

一隻手抓住他的肩膀。

※                 ※           ※

克基斯驚恐的轉過身舉起槍連按好幾下,卻發現自己沒上膛,他擡頭看它,發現有個像是煙氣一樣黑色的靈體抓住自己,仔細一看是個黑人糢樣的精靈,頭上梳著沖天辮,手腕上有金色的手環,渾身都是強壯的肌肉,下半身卻細細的伸進馬桶裡像是尾巴,還搖晃不定。

看這樣子,第一個衝進克基斯大腦的是阿拉丁神燈裡的精靈。

“哦呵呵呵呵!”精靈發出難聽的笑聲,用簡直要把克基斯拍昏的力道大力拍著他的肩膀:”果然還是有勇敢的人啊,其他人都跑了真是可惡,對了親愛的主人,我是無所不能的馬桶精靈!能為您實現三個願望!”

果然是個精靈!克基斯耐住身上的疼痛,雙眼發亮的盯著精靈:”你說無所不能?”

“是的,我是無所不能的,”精靈三八的捻著嘴上捲捲的八字鬚,挑挑濃眉:”但有五件事不能做喔!第一我不能使死人復生,第二我不能影響人類的愛情意願,第三我不能殺人,第四我不能給未來掛保證,第五我不能改變過去的事。”

“是喔這麼沒用?那你回去吧我要去睡覺了明天還要飛行。”一聽到不能使死人復生,克基斯的臉垮下來了,轉身準備走出廁所,沒想到馬桶精靈再次飄到他面前伸手擋住:”欸主人別走嘛!說吧你原本要許甚麼願?”

“我想要我的副官復活我父親回來還有上上個月不要去執行那該死的任務!”克基斯冷冷的說:”走開!我要去睡覺了。”

“不行!主人求求你!許個願吧一個就好!你不許願我會消失的啊”精靈哀求:”你不許願就帶上我吧把那個馬桶搬走!”
“啊?”
“我們是由人的貪慾所生成的啊要是沒有人願意許願我們也就死了,求求你許願吧!”
“你到底是甚麼東西啊!”克基斯試圖穿過看起來是煙氣的精靈,但卻發現它是實心的。
“我原本是個黑人音樂家,有天我遇到了一個茶杯精靈,用光兩個願望後我許下要無所不能的願,剛好是在一個KTV的廁所裡許的,結果我就變成馬桶精靈了,即使打壞馬桶我也會在其他的地方重生,但是我需要有人欸你在幹嘛!”

精靈阻止克基斯用槍枝射馬桶。

“拜託,你就許願吧隨便都可以啊比如說要我送你回牀上去也可以。”精靈繼續哀求,看它那樣子克基斯心軟了,把槍收回肩套裡。

“甚麼都可以嗎?”他嘆氣。
“是啊。”
“我好冷,去給我拿外套來。”他朝廁所外一指下令。
“等等你確定你要浪費願望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上?我可是有拯救國家的力量
喔!”精靈又給他出主意。
“那你到底要我怎麼辦啊!”克基斯雙手叉腰不高興的說。
“我是說,嗯,你該好好想一想,但是許個對你自身好的願望我更容易實現。”
克基斯皺眉。

“我看你很瘦又氣色不太好的樣子,好像剛受過很重的傷啊,怎麼了要不要許個願變成身強體壯的魁武男人?”這精靈的多嘴程度很令克基斯受不了。

“我很好不用你--”
“中校你沒事吧!”

克基斯剛要許願精靈別來煩他,臭婊子少校和剛剛被嚇到的男人已經跑進廁所裡,他們手上拿著槍和手電筒,看見克基斯正望著馬桶一副惱怒的樣子。

精靈已經不見了。

※                 ※           ※


“安格里,你還是再多休息幾天。”戰略室裡的會議已經開始,看見被關在戰略室外的克基斯一臉不解的樣子,墨比肯少將說道,本來昨天克基斯被指派參加此次中東地區飛行偵測任務,但今天一早要出發時他發現自己的名字被臭婊子少校代替了。

“我知道醫生說你可以,但是我覺得你看起來還是不太好,所以一開始就沒有把你派在長機位置,但是剛剛我又想,你還是不要飛,我們承受不起失去你的損失。”即使口氣很溫和,少將的意思不容質疑,克基斯也沒有要反駁或是堅持的意思,他是軍人,服從是本分。

“會有損失嗎?”他只是冷靜的問,打算用自己的經驗給隊上幫最大的忙。
“希望沒有。”少將的表情寫著會有戰鬥。
“那麼,這個人不適合。”克基斯指著剛剛公布在戰略室外板子上的編隊圖中一個名字:”他看到敵機會慌,我在模擬室裡跟他教導過,但是他無法克服恐懼,雖然他飛行技術也不錯,但他更適合純偵察任務。”
“該死……還有哪些飛行員閒著?”墨比肯摸著下巴說道,克基斯對空戰的判斷有多精準他很清楚。
“而且貝爾中校當隊長有風險,他打仗太專心,有時候無法給隊員下準確的指令,但他至少會試著關注全場和支援。”
“我知道貝爾的優缺點,但現在我們除了他之外沒有更好的人選!你不行,我們上上月又失去肯恩了,羅萊斯還在醫院現在根本沒辦法!”少將有些不耐。

“這個人可以。”克基斯指著臭婊子少校的名字:”我看得出他是個優秀的飛行員。”
“安格里你真的該多躺一下了怎麼可能給這種剛升的菜鳥當隊長啦!即使你服他我也不服!”少將打開戰略室的門一邊進入一邊對克基斯揮手傳達打發的指令。

※                 ※           ※

克基斯靜靜的走向辦公室,腦海裡還在想著那些人事,他仔細琢磨誰有什麼長處和誰的短處可以互相彌補等等,不知不覺經過餐廳,兩名士兵向他敬禮。

他想著餐廳裡也有廁所,要是他去上餐廳裡的廁所就不需要使用那個男居官宿舍外的廁所,就可以躲開奇怪的馬桶精靈。

只是為了躲個精靈就改變去的廁所實在是太奇怪也太不方便了,難道自己未來的軍旅生活就要一直躲著那個精靈嗎?不行還是得把它打發。

精靈真的好煩啊幹嘛一直逼我許願……慢著許願?

克基斯跳起來飛奔向那間廁所,兩名士兵不明所以的看著他消失在走廊盡頭,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跑著,離開辦公大樓時他正好看見機隊剛剛起飛,百忙之中他還是停下腳步舉起手目送他們消失然後再繼續奔跑。

廁所裡剛好沒有人。

克基斯關上廁所隔間按下沖水閥,轟隆一陣巨響精靈又出現了,但它看起來比昨天小一點,顏色也沒有那麼深。

“都怪你!”精靈抓住克基斯大力搖晃:”你昨天不許願害我枯等著都快要死了!你這回不許個願我不給你離開廁所!”
“我正是要許願的,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像猴掌一樣的東西?”克基斯按住幾乎被搖到扯開的襯衫大聲對精靈說。
“我?當然不是!你看看猴掌是所有願望都可以實現的耶我有那麼多附帶條件你就知道我是個完美的精靈!你是笨蛋沒有看過阿拉丁神燈嗎我就是那樣的精靈啊!你說要一台車我就會憑空變一台車給你沒有任何代價!”

“那要是我說我想要一整個編隊的人機平安返回且任務完成,你就會讓他們安安全全的達成任,務毫髮無傷的把飛機開回來,每個人都跟今早出發時一樣健康嗎?”
“廢話!”精靈似乎對被鄙視感到很不滿,它放開克基斯雙手抱胸挺起頭說:”你怎麼看見他們出門,他們就可以怎麼回來!只要你許願!”

“那我希望剛剛出去的人全都可以達成任務平安飛返。”克基斯許願。
“沒問題!”精靈點頭。

”只是有個小問題……”精靈露出白牙。
“又有什麼問題!”克基斯忍不住想海扁這精靈一頓。
“我不知道剛剛出去的是誰啊,我也不知道是哪架飛機。”
“你不是萬能的精靈嗎?”
“是啊但是我也得知道該施法給誰啊!他們現在都不在了我要施甚麼法?”
“那怎麼辦?”克基斯氣急敗壞。
“簡單,我們去找他們。”精靈一彈手指,一捲衛生紙飄在空中拉出好長一段。

看見克基斯疑惑的眼神它開始解釋:”這是魔紙!來你坐上去試試。”
“魔紙?”克基斯用手戳了一下那捲紙,紙發出亮光。
“是啊!你不知道阿拉丁神燈的魔毯嗎?我的附贈優惠是魔紙呀,別擔心一樣可以飛的,快上來!我們去找你的夥伴!”精靈不管克基斯願不願意,一把抓起他就放到衛生紙上,克基斯揮動手腳想保持平衡,精靈快速的用衛生紙纏住他的身體。

他發現自己真的浮在空中。

“來!走吧!”精靈伸手抓住紙筒的部分,一把推開門就飛了出去,連帶那個馬桶也砰的一聲脫離地面跟著飛起來了。

“來,拿著。”精靈彎曲尾部把馬桶放到克基斯手上要他拿好,然後抓住捲筒帶著克基斯猛的飛上軍營半空。

※                 ※           ※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啊……怎麼好像是在作夢……”克基斯不明就理的抓抓頭,一手拿著那馬桶,感覺一切都不真實。

精靈飛行的速度很快,一會兒就看不到軍營了,但是克基斯相當習慣這種視覺變化感,唯一讓他不安的是現在手邊沒有降落傘,也沒有禦寒衣物和氧氣瓶,他知道高空不是人類能生存的。

“算了,等一下跟他要台飛機我自己飛回去。”克基斯剛這麼想著,又想到那多的飛機要怎麼辦?難不成要再用最後一個願望把那飛機變不見嗎?

“主人,您的編隊在哪裡?”精靈問道。
克基斯給它指了起飛的方向。

不一會兒精靈就追到了那個編隊,但克基斯沒功夫去稱讚精靈的速度,他全身都在發抖和疼痛,牙齒格格格的打顫,手上的馬桶幾乎抓不住,而且也開始感覺到缺氧的虛弱。實在太高了,剛剛精靈一起飛他就覺得不妙,雖然身上是緊密防火的飛行服,但要隔絕氣溫變低是不可能的,更遑論沒有氧氣,克基斯感覺頭昏眼花,終於再也堅持不住,手指失去了力量。

“喂!”

隨著精靈的大叫他們猛然下跌,原來馬桶是精靈的本體,這下馬桶自雲端摔落,精靈也跟著掉下去,還有它手上的克基斯。

精靈落下很長一段距離之後才突然打住,再次彎起尾部手握馬桶,他看看意識不清的克基斯,嘆了口氣自己拿著馬桶,另一手抓住連接克基斯的衛生紙,再次追上編隊。

“主人,就是這些飛機嗎?”
“嗯……”朦朧之間克基斯只能微微一暼,就徹底的暈過去了。
“這人真是的,竟然把工作交給我之後就這麼放心的睡覺了,實在太懶惰。”精靈嘀咕。

精靈飛近編隊,把那馬桶裡的水分別澆在每架飛機上,機艙裡的飛行員相當驚訝的看著這麼一個怪異的大東西現在空中,手上還提著他們的夥伴。

但精靈無視他們的恐懼,甚至還對他們揮揮手擺出開朗的微笑,等馬桶裡的水分完了之後,又揮揮手轉身準備離開。

這時,貝爾驚恐的帶頭射擊。

※                 ※           ※

隊長一開槍,大家都跟著開槍,機槍和各式炮彈轟轟作響的射向精靈和克基斯,精靈被打穿了好幾彈但又馬上癒合,它抓著馬桶和克基斯飛也似的上升然後逃離,編隊停止了,沒有跟進射擊,大概是貝爾突然決定剛剛那是幻象。

但精靈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它抓著克基斯和馬桶以比剛剛更快無數的速度往營區趕去,一團大雲在前面,被精靈的衝入刺了一個雲洞。

在雲中閃電交加,雷轟鳴在四周,精靈驚慌的躲避大雨和雷擊,紫色的雲塊四處湧動,冰冷的冰晶斲人肌膚。衛生紙被水濡濕了,並且在一陣強烈雲層對流的衝擊之下撕裂。

精靈手上的部分還好端端的,但克基斯落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                 ※           ※

克基斯醒來時感覺到自己平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他直覺覺得自己又被送進了醫院,所以沒有睜開眼睛,既然進醫院了那身體大概很虛弱吧,於是他安安靜靜的歇著。

但他馬上發現自己不痛也不癢甚至完全沒有疲倦感,且有人在跟精靈講話。

“你不要以為我會放過你!這樣對待我的寵物!”這聲音好熟悉,但不知道是誰的,對方口音帶著嘶嘶聲,這聲音讓克基斯想起了蛇。
“他是我的主人,是他要許那個願望的我沒辦法啊!”精靈強辯。
“嘶嘶!我不是說那個!你帶他去高空卻沒有給他禦寒衣物和氧氣,你想害死他啊?你對高空的狀況沒有概念嗎?嘶嘶要不是我剛剛發現他的生命狀況急速下降所以趕過來,他真的要死了!”
“甚麼生病狀況?”精靈問。
“是生命狀況啦白癡!每個種在他們的領導神那裏都會顯示他們的狀況,這傢伙常常打仗生命狀況本來就不穩定,但我估量他不太可能兩個月之內發生同樣的事所以趕過來,才發現是你在害死他!”
“我生前從來沒搭過飛機!我哪知道高空是甚麼狀況啊?”精靈的聲音讓克基斯對它很同情。
“這傢伙知道啊你不會問他嗎?嘶嘶!他剩下兩個願望吧?我是他的領導神我幫他許!你給他徹底恢復健康然後把他隊友對你的記憶消去快點!”
“等等不--”

精靈還沒阻止,克基斯大力咳了一聲,但故意不睜開眼睛。

“糟了他醒了,我得走了。”發出嘶嘶聲的人說。
“哎呀!主人會怪我!”精靈尖叫。

克基斯張開眼睛,發現只有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位上,身上蓋著毯子,房間裡沒別人,所有的人都在工作或是去飛行了。

他抓抓頭爬起來,到辦公室去開始認認真真處理桌上的工作。

※                 ※           ※

三天後,偵察任務團回來了,由於巡視的地區遠加上一些點降落,過程並不是很快,但他們回來了,毫髮無傷。

只帶回了奇異的東西。

那是用戰鬥機上配備的相機拍攝下的奇異畫面,一團像是人型的黑色雲氣漂浮在空中,像是手的部分拿著個馬桶,另一部份攫著一捲衛生紙,衛生紙纏繞著一個人。

那個人,很明顯的就是克基斯˙安格里中校。

“這是甚麼啊?”
“這不是安格里中校嗎?”
“到底怎麼回事?”
營區裡所有的人瘋傳相片觀看,連墨比肯少將也親眼目睹了相片上的人正是他熟悉的安格里,胸前獨一無二的幾枚勳章證實確是他沒錯,但是安格里這幾天都在營區裡啊,沒有人看見他離去。

克基斯不勝其擾的躲避所有的人追問,現在每個人遇見他都在問那照片是怎麼回事,有人說他是不是魔鬼的化身,有人說他肯定是外星人所以墜機都不會死,還有一群人說要研究他的中國背景,甚至有人建議把他關在懲戒室或是從軍隊名單剔除。

“這樣會飛的妖人留在軍隊肯定是禍害!”

竟然連少將都用奇怪的表情看他。但是克基斯自己根本不明白那是甚麼,在那時候他早就因為缺氧而昏過去了,對於被拍照等等的事渾然不知。

吃飯時被看,辦公時被看,甚至去機堡監看飛機維修情形所有的人還是都圍著他看,越來越多莫名其妙的評語和要求了,他開始聽見有人傳說他是撒旦的兒子,而維修哈克的技師還繪聲繪影的說在駕駛座下方找到一個五芒星的塗鴉。

這幾天克基斯不僅設法躲眾人也躲那間廁所遠遠的,他再也不想跟那精靈有任何瓜葛。

※                 ※           ※

但躲避不能解決事情。

一天早上一群人按響了克基斯辦公室的鈴,五男四女闖了進來,後面是少將和許多好奇圍觀的人。

那群人自稱是神秘現象研究團,表示對克基斯的身體很有興趣,他們當著眾人的面無視克基斯的意願對他做了許多羞辱性的檢查,然後拿出一堆圖案給他指認,甚至給他看一把據說是奧運聖火的火焰,問他裡面有甚麼?還把51區找到的奇怪腳印也要他模仿。期間克基斯一直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墨比肯少將,但是少將不理他。

“怎樣,他是異能者嗎?”檢查結束,少將第一個興致勃勃的衝上前去。
“不清楚,他的身體很一般。”研究團一個人回答道:”除了檢查出身體剛痊癒之外沒有任何值得一提的。”
“所以他沒有可以幫助國軍的力量?”少將的口氣掩不住失望。
“不確定,我們可以相信那張照片不是造假,因此需要近一步檢查,明天靈媒和區域主教都會來,還有華倫夫婦,我們需要更多人來做鑑定,畢竟這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那個人耐心對墨比肯少將解釋,但一旁的克基斯已經排開眾人衝向了戶外。

※                 ※           ※

“馬的精靈你給我出來!”他狂暴的連扯沖水閥好幾下,最後沖水閥斷在了他手裡。

精靈出現了,卻一副歡樂的樣子。

“噢主人!你今天要許甚麼願望呢?”
“還不都是你這可惡的精靈害的!”克基斯把從自己辦公桌上抓來的照片砸在精靈身上:”你看你幹了甚麼好事?給我把這件事從世界上去掉!”
“咦?你是說要我讓世界上的人不知道你許過第一個願嗎?”精靈拿起照片,忽然靠近克基斯,八字鬍抖了兩下。

“對啦但是我要第一個願望的效果繼續維持,也就是我要他們還是平安回來但我要這件事消失!!!你這無所能的精靈!”克基斯耐不住怒氣,把沖水把又扔到精靈身上。

精靈接過沖水閥,表情由喜轉驚再轉懼,它雙手捧著沖水閥,顫抖的看著克基斯。

“主人,我必須告訴你一個很可怕的事。”精靈深吸一口氣,萬般震驚的誇張表情終於退去:”你必須一連許兩個願望。”
“為甚麼?”
“因為你弄斷了沖水閥,所以以後沒辦法召喚我了。”
“那很好啊!”克基斯露出笑容,他突然覺得從來沒這麼開心。

“那不好!這樣我就不能離開這個馬桶重生到另一個馬桶去啊!我是精靈我必須去滿足人類的貪慾!”精靈又抓住克基斯的肩膀,像是要使他腦震盪般的大力搖晃。

“你先給我實現我剛剛說的那個願望!最後一個我等一下再慢慢想!”克基斯抓住精靈粗壯的手臂,竭盡力氣吼道。
“好吧!”精靈立刻鬆手,克基斯跌坐在地上。

精靈彎腰從馬桶裡捧起一杯馬桶水,對著水喃喃唸咒,不一會兒水就咕嘟咕嘟的滾開了,精靈把它倒在地面上。

水化成一陣白煙鑽出廁所外,消失在空氣中,克基斯一邊揉著摔痛的屁股,一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噁心又奇怪的儀式。

“那麼,主人,來許最後的願望吧?”

※                 ※           ※

克基斯用手撐著下巴背靠著廁所的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辦好,剩下一個願望要是許錯了,可沒有機會彌補啊。

“喂,精靈,我可以要求再三個願望嗎?”他問,腦袋裡的小電燈泡亮了一下。
“不行!”精靈用細長的軀體圍繞著克基斯。
“為甚麼?你不是無所不能的精靈嗎?”
“我沒跟你說嗎?第五條我不可以改變過去的事!我過去答應你有三個願望啦,不能更改成六個啦!”精靈一邊捻鬍鬚一邊解釋。
“聽你在鬼扯!”克基斯怨道。

“我要心想事成!”
“不可以!我不能給未來擔保!”
“去你媽的精靈!”克基斯踹精靈的身體:”我要放棄願望!”
“不行!”精靈似乎沒有痛覺。

這下可難為克基斯了,他是個對未來沒什麼理想的人,因為他認定自己會死在戰火中,而這也是他所尋求的死法,所以對於退伍人生他一點規畫也沒有,也沒有想要甚麼。

“許個自私的願望啦!跟我要台車看看?”這精靈一直在蠱惑人的貪慾。
“我又用不上車。”克基斯一口回絕。
“跟我要一百萬美金?”
“我沒親人,死了錢還不是國家徵收。”

“我可以許美國永遠是世界最強的願嗎?”這大概是克基斯最美的夢。
“不可以!我不可以給未來掛保證!”結果被一桶冷水潑醒了。

※                 ※           ※

“唉!看你這麼為難,我給你出點建議好了!”多嘴的精靈圍著克基斯繞了好幾圈:”我說過吧?我原本是個黑人音樂家,許下要無所不能的願望之後變成了馬桶精靈,獲得力量失去了自由,換言之我再也不能為我自己許任何願望了。”
“嗯哼?”
“許一個可以讓世界太平的願望啊,讓人家不用再跟你受一樣的苦啊!”
“世界不會太平的!有人類就有戰爭!要是不想跟我受一樣的苦別從軍就好啦!”
“唉我不是這個意思。”精靈誇張的掩住臉,頭上的沖天炮辮子也彎了下來看起來相當沮喪。

“你覺得決定願望很痛苦吧?你覺得猴掌很可怕對嗎?那你要不要讓世人不用再受這個做決定的苦呢?”
“甚麼意思?”克基斯煩躁的拿出菸斗,但發現沒有帶菸絲。
“你知道嗎?完成你的願望之後我就會重生在另一個馬桶裡繼續騷擾別人喔!你想不想讓以後的人都不用再被我騷擾?”

“你自己說不可以許未來的願望的!”克基斯反駁。
“對啊!你不能許未來的願望,但是你可以許現在啊!未來的人們是未來的事,可是現在在你面前的是精靈,怎麼樣?我以前是人類,我原本是個人類喔。”

“你是要我許讓你自由變回人類的願望嗎?”克基斯不耐煩的說。
“我沒有誘拐你喔!你可以自己做決定!”精靈眨巴著眼睛,一直指著自己。

“不!”克基斯拒絕:”干我屁事反正這輩子我不會再遇到你了!你給我滾邊去吧救不救你都無所謂!我想好願望了!給我把這個馬桶修好並且打掃乾淨!”看來一直在惡臭的廁所裡許願讓克基斯火氣更大。
“你確定你要這樣浪費願望?”
“對我決定了!你給我完成它!”克基斯把沖水閥撿起來再度扔向精靈。

※          ※           ※

“我教你許附帶願望,你可以說我要怎樣怎樣並且怎樣怎樣。”
“我要你修好這個馬桶並且打掃廁所!”
“你還可以說我要怎樣怎樣並且怎樣怎樣還有怎樣怎樣。”
“我要你修好這個馬桶並且打掃廁所還有給我一件新的襯衫。”
“對就像這樣!但你還可以說我要怎樣怎樣並且怎樣怎樣還有怎樣怎樣以及怎樣怎樣。”
“我要你修好這個馬桶並且打掃廁所還有給我一件新的襯衫以及一條新的領帶!”
“對了就是這樣許願!但是你--”

“你閉嘴!我要你修好這個馬桶並且打掃廁所還有給我一件新的襯衫以及一條新的領帶喔對了,你自由了。”克基斯臭著臉說出精靈百般誘騙要他說出的關鍵字。

精靈給他來了個相當不舒服的擁抱,大約是擠成罐頭會施的力道。

隨後精靈俯身喝下了大量的馬桶水,當它抬起頭,馬桶已經修好,它把水吐在地上廁所的汙物就像沾到強力清潔劑一樣消失,然後它從馬桶裡拉出一件濕淋淋的襯衫和一條領帶硬是塞到根本不想接下來的克基斯手裡。

接著,它就消失不見了。

克基斯皺著眉頭看向吊牌還掛著表示它是新的卻溼答答的襯衫和領帶,猶豫著這東西該怎麼辦,卻突然發現馬桶裡面朝下趴著個黑人小嬰兒,他趕緊巴嬰兒抱起來給他拍背,所幸嬰兒沒有吃到太多的水,咳幾聲就哇哇大哭了起來。

竟然變成了嬰兒,看來那個精靈已經失去身為精靈的記憶了。

克基斯用濕襯衫和領帶把那嬰兒包起來,火速送去醫務室,醫務室的人都很訝異竟然是在廁所撿到這東西,但他們也立刻把嬰兒送醫,雖然軍中一度以為是有人的私生子,但查了半天也查不出是誰,加上大家都認定不可能是克基斯,這件事也就慢慢平息了,幾周後有人告訴克基斯那個嬰兒很健康,已被一對不孕的音樂家夫妻收養。

原先印那張照片的紙張全都變成了白紙,這點有些毛骨悚然,但再也沒有人來檢查克基斯是不是異能者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三個願望  完  2013/8/29

-----------------------------------------------------------------------------------
前陣子看了猴掌,真是個兒童不宜的故事。
好好的三個願望故事,真是恐怖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马桶精灵WWWWWWWWW
真的这篇好欢乐WWWWWW
看第一段第一反应是大家都是古人(?)没有见过马桶觉得冲水功能很新奇WWW(喂你!
没想到居然是闹鬼~
不对不是闹鬼,是闹精灵WWW(炸!
话说克基斯和室友(?)的日常看起来很欢乐的样子WWW
有天我遇到了一个茶杯精灵
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什么→_→(?
不知道克基斯会许什么愿望呢~ 从后面的剧情发展看来这些似乎也是很平凡很欢乐的愿望(?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對這篇是超平淡歡樂文WWWWWW
因為要洗一下虐殺文的穢氣(?)

說起來克基斯的營區A17常常鬧鬼
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營區出怪事wwww
但是第一次鬧精靈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好萌的一篇欢乐文WWWWWWW
最后的END也是相当Happy皆大欢喜啊:3
克基斯成功完美善后了第一个Nice的愿望,然后也帮精灵圆了对方日思夜想的心愿~~~

被灵异事件爱好者们盯上那段好精彩WWW(不
果然做了奇怪的时候就要有被奇怪的人包围的心理准备(?
居然连上古神都出动了~ 精灵你捅的篓子真的好大~~~(拍拍(?)~
其实神的愿望也挺Nice的嘛可惜马桶精灵没答应(?
不对,等等,神不能自己做这些事情吗???
是说魔纸是怎么回事拿东西真的能飞?!(惊恐望

“喂,精灵,我可以要求再三个愿望吗?”他问,脑袋裡的小电灯泡亮了一下。
超萌的这里!WWWWWWWWW
仿佛可以听到那个灯泡“噔”的一声响WWWWWWW(哎你?
“我教你许附带愿望,你可以说我要怎样怎样并且怎样怎样。”
“我要你修好这个马桶并且打扫厕所!”
“你还可以说我要怎样怎样并且怎样怎样还有怎样怎样。”
“我要你修好这个马桶并且打扫厕所还有给我一件新的衬衫。”
“对就像这样!但你还可以说我要怎样怎样并且怎样怎样还有怎样怎样以及怎样怎样。”
“我要你修好这个马桶并且打扫厕所还有给我一件新的衬衫以及一条新的领带!”
“对了就是这样许愿!但是你--”

“你闭嘴!我要你修好这个马桶并且打扫厕所还有给我一件新的衬衫以及一条新的领带喔对了,你自由了。”克基斯臭著脸说出精灵百般诱骗要他说出的关键字。
萌死了这段WWWWWWWW
居然还有这种许愿的方式哦?→_→,这是作弊吧喂!!!WWWWWW


猴爪的愿望真的很恐怖的啊~~~~~(拍拍灿灿(?)~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這篇超歡樂的!
可惜對克基斯自己來說似乎只有把馬桶把手弄壞那裏很歡樂
因為可以不用再看見精靈wwwwww

做了怪事就被怪人纏上是很可怕的
尤其又在軍中那種封閉的地方
克基斯一定生不如死了好幾天

彩虹蛇只是懶得做啊精靈可以做他幹嘛自己出手好麻煩wwwwwww
而且他把克基斯歸類在自己的寵物wwwwww
魔紙是因為廁所裡只有紙啊wwwwww

我也喜歡小燈泡和作弊許願那段
小時候剛看完阿拉丁神燈我就常想要是我有三個願望我要許甚麼
然後我就想到用最後的願望再要求願望
一直下去不就可以心想事成?
超作弊的wwwwwwwwww

猴掌超毛!還好克基斯不是撿到那個,不然他一開始那三個願望一許
OMG!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