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10-5 20:40 编辑
回复 15# 天空羽龙

好奇天空羽龙是五本都看完了吗?所以到最后,前面留下的坑也都没有填吗(X)WWWWWWWWW
设定上真的是,照抄的部分非常之多!生物、历史、文化风俗、社会结构,几乎就没有几个原创的成分,几乎都可以看出来和现实的对应关系
而且一一对应就不说了,很多地方连对应都是“强行对应”,没有有机地整合到他自己的世界观里,这方面我们上面也讨论了很多
总的来说就是我一开始说的“严重的把现象当规律、把规律当真理”,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太流于表面
其实很多时候,部分设计抄现实(或者像上面讨论到的,依照自己的喜好来设计),问题也不大,只要能在作品内部整合成一个自洽的整体就好了
但关键是这个作者啊,他抄了现实他还意识不到,也完全没想过去要把抄来的部分“整合”一下
就是完全的在使用“作者至上操纵作品”的逻辑,需要解释的地方全都是“用作者的逻辑/喜好去解释作品的世界观”,例如典型的用现实人类骑海豚去解释歌瓦应该骑鳄鱼比较好、而不是直接立足于作品的世界观去分析歌瓦的骑宠选择
从作品内部逻辑来解释其实也很简单,就像我上面说的,你说歌瓦是一种水栖蜥蜴、身体长条形像海鬣蜥那样游泳,于是歌瓦去骑一个身体也是长条形、游泳姿势也像海鬣蜥的沧龙,这就行了。扯人类骑海豚干啥呢?这是不是在自曝其实作者就是在以人类的生理结构和感官在设计歌瓦,而不是说歌瓦是一个自洽的独立物种呢?
而就整个作品而言,这种种例子是不是自曝了其实作者就是在把现实的生物、文化、历史、景观,改个名字就当成是新世界,而不是说这个新的奇幻世界是一个自洽的独立整体呢?
对我而言,我觉得“严肃的奇幻世界观作品”(比如托老)区别于其他作品(比如童话)最重要的,就是“作品(尤其是这种独立世界观的作品)自身就应该形成一个自洽的整体,应该用作品自己内部的逻辑去解释作品的世界观”
你在鳞目说“这类有独特设定的奇幻世界观很少见,所以考虑到题材的特殊性,需要给予鼓励”
这句话我本质上是赞同的,但是限于真正严肃向的作品,因为其他的儿童奇幻向作品实在是太多了,这个题材并不特殊
显然,海穹还达不到
他不仅达不到,他还大言不惭地说他达到了,并且还把自己说得很严肃很了不起,这简直就像一个民科在物理学会上炫耀自己发明了永动机,本来没罪的都给整成有罪了(X)WWWWWWWWWWWW


最后那上面的萌灿……你真的不是在自黑吗?(X)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30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天空羽龙 于 2019-3-13 10:41 编辑
回复  天空羽龙

好奇天空羽龙是五本都看完了吗?所以到最后,前面留下的坑也都没有填吗(X)WWWWWWWWW
设 ...

羽·凌风 发表于 2018-10-5 20:40

现在才看到

是的,五本看完了。有机结合是不太行……但对我而言这都是可以忽略的,毕竟许多短篇小说也会只部分描写世界。甚至我此前读过的某些网络小说(当然了,那种也别称爽文、小白文)更不在乎这些,以至于有人写了一首打油诗,其中有一句“货币等级度量衡,大陆通用普通话”来讽刺那些小说连假装一下不同都不假装。

魔戒我只初中读过半本不到,觉得没意思就没看了。(意思是对于我读过但没被吸引的小说,它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名字。我对它的评价也是最低限度的,仅仅是以后还可能看,而不是绝对不会看的垃圾。)严肃不严肃我也看过些解释,但我后来就想通了,对于奇幻科环小说这种标准模糊的东西我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我不喜欢管你是不是严肃。《海穹》虽然有种种缺点,但在我心中还是比儿童文学稍高点的……上面有人说情节老套什么的,这个嘛,我们现代也会从古典作品取材,还有好莱坞工业化也会同质,这都不影响我们欣赏,关键是怎么写出不同。

但是人物情节是一般小说的主干,这部分还是不能太多漏洞的。《海穹英雌传》还是缩太多了……5本书中间断掉了2次都不止,从某种程度上就没法看做一个整体了,有点像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思。虽然也可以说是作者为了侧重描写几本书中的关键事件,而省掉了转场。总之和我之前读过的不太一样。但是缩水在最后一本特别明显,结束前我感觉大约只有两章的铺垫。(当然现在距离第一遍读完已经过去半年多,记忆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了)
又想起来一点,博尔兀是怎么成为紫鲷部族母这个关键也省略了。


【发帖际遇】 天空羽龙 正在悠閒浏览龙洋城的夜间风光,忽然青光一闪,被割破的口袋成为龙洋第一杀手留下的独一无二纪念礼物。哦不!那好像用是 56F卡币 换来的。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