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111.net/novel/46/46352/4248656.html
蟲姬線上版(有錯字和字詞解釋及不上茂呂美耶的翻譯)──轉自雲台書屋


一直都很喜歡《龍笛卷》裡面的《蟲姬》那篇。
國中時候就讀過好幾次,剛剛又看了一遍。
啊,我想我爸一直就像是橘實之那樣對我毫無辦法吧?
雖然知道他不會笨到去找播磨法師啦,可是,
想到老爸對我的行為困擾的樣子,真會想嘿嘿嘿的笑起來呢。
看到我就要叨念著我身上穿的衣服很舊,
再來就抱怨我的頭髮(這已經從我剪短之後抱怨到現在了),
接著就是murmur我的言行,說我不夠端莊啦,
然後用欲哭無淚的表情看著我做標本啊練解剖啊甚麼的,
真的很好笑啊。
不過,老爸也才是真正厲害的哪!
買衣服只有他知道我喜歡穿甚麼,老媽養我二十年一無所知,
剪頭髮雖然一臉不情願,還是硬要拖著我去找信任的設計師,
也只有老爸知道甚麼樣的襯衫和褲子才夠端莊(對男性而言),
對我大聲談論的"藝術美"也只有鼓勵和讚賞了。
嘛!比老媽還懂我的多,知女莫如父啊!
------------------------------------------------------------
老爸常說我就像以前的他,長相像脾氣像想法也像,
所以特別對我沒辦法,打不怕嚇不怕怎樣都不聽,
就跟他年輕的時候一個樣,所以教育起來特別頭疼,
試想一個人都管束不住的年輕的自己,要怎麼辦呢?
怎麼教育都像是在和以前的自己對抗。
正是因為太懂你了所以才管不住你的啊,老爸如是說。
我的為所欲為都好像他自己的為所欲為一樣,
引導著"自己"去經歷全新的人生,對老爸來說也是很新鮮的吧。
--------------------------------------------------------------
不過我猜老爸也喜歡我這樣的啦,
畢竟他只會跟我說"我以後帶著你去流浪,去世界旅行。"
很多很多的話我知道他不曾對老媽說過,也不曾告訴弟妹,
但他都對我說,曾經我覺得回去聽他murmur很煩,
但現在想想,正因我是特別的,他才說的吧。
所謂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我這才真正體會到了啊。
老爸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要記住家裡三個小孩完全不一樣的性向和嗜好,在各種球星的特技和女孩生活圈的瑣事以及動物的知識之間不能混亂,我猜我爸的腦應該滿發達的。
---------------------------------------------------------------
很多人的父親永遠是記憶的背景,而我何其榮幸不是,
很多人面對父親竟是無法開口說甚麼,
而我只擔心我話太多他已經記不清楚或者煩躁於傾聽。
並且,在已經二十歲的今日,仍會牽著父親的手逛街,
父親作為第一個牽我手的男人(由衷希望也是最後一個),
果然是不能小看的存在啊。
光是有這樣一個父親,我就已覺得自己不凡於人,
並不是我自傲或者自以為是而已,是天生的幸運。
----------------------------------------------------------------
到底我為甚麼可以看個陰陽師爆發深夜模式到這種地步!
那套書果然是在不同的年紀看會有不同的感觸啊。
對於《蟲姬》,國中時的我只會想要是我養到黑丸會怎麼做?
對於現在的我卻是看到橘實之那近乎愚蠢的父愛。
嘛,心靈的飢渴就是需要哲思去餵養,
我也明白科學家和哲學家只有一線之隔了,
就像陰陽師和妖物也只有一線之隔(在我眼裡哲學家是妖物)。
因為真理無法被敘述或者用數學勾勒,為此著了魔,
想出各種虛無的念頭去解釋,甚至去欺騙的就是哲學了啊。
----------------------------------------------------------------
敗下去的書明天就要到了耶好興奮!
我現在像要遠足的小孩一樣睡不著!
我可不是現在才變成陰陽師迷的哦!
只是太久沒有能讓我興奮的書本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