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小蛙,你看你看!」

第一節下課鐘響不過幾秒,雲蓉手上拎著一個晃晃蕩蕩的小東西,興奮的跑來對小蛙炫耀,小蛙伸手接過來拿在手上翻看,是一個造型誇張的小小塑膠人物模型,腳部有底盤可以站立,上頭還串著線,可以做為吊飾或擺飾。

「這是……」小蛙歪著頭看向興奮不已的雲蓉,疑惑的問道。
「扭蛋啊!你不知道這是甚麼?」雲蓉對小蛙的無知顯露十足的驚訝。
「我知道這是扭蛋,可是這是甚麼?」

「這是最近流行的動畫『江戶風雲』裡的大魔王茨木童子啊!扭到的機會超低的限量款,我扭了好幾隻才得到的,天啊,那些隨便都出的捕快組我都扭齊兩組了,好不容易才扭到茨木童子你不覺得很幸運嗎?」雲蓉興奮地解釋。
「是噢!這個是茨木童子?」小蛙皺眉:「江戶風雲我也有看啊,可是卡通裡面的茨木童子比這個帥多了,這簡直……第一眼都看不出來這是茨木童子了,眼睛的顏色也不對吧?」

「哪有!這個很帥好不好!金色是茨木童子受傷之後開大招之前變色的啊!你知道他跟酒吞童子在山上洞窟躲避征一郎那段我看得超心動的,酒吞童子舔他的臉欸……」雲蓉把吊飾收回來掛在書包上,滔滔不絕地開始普及腐女必須關注的點,小蛙挑高一邊眉毛無言地看著她,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插話趕緊把話題導向其他方面:

「你說捕快組已經集滿兩套了?你還真敢花錢!捕快組不是有二十個人嗎?兩套四十個,一個扭蛋五十元,五十乘以四十兩千!你砸了兩千塊玩扭蛋?我的天!我對你這個行為比你扭到茨木童子還驚訝啊!」小蛙忍不住吐槽。
「冷靜一點小蛙!」雲蓉悠哉地說:「第一套完整的捕快組我已經網拍賣掉了,賣了兩千五哦!一天就成交了,第二套集齊是誇張的說法啦,其實還差兩個,沒有扭到征一郎和月劍,不過這個扭蛋明天之後就停止販售了,我覺得也扭不齊了,其他人物可能當成禮物送給班上同學吧,對了,你喜歡哪個人物?」

「我嗎?我就喜歡征一郎啊,黑髮黑眼才好。」小蛙看著雲蓉搖搖頭:「所以你扭這些扭蛋有甚麼意義啊?十之八九扭到的都不是喜歡的,要是集不齊不能賣掉呢?不是很浪費錢嗎?」
「送人吧。不想要的東西留在身邊也沒用,可惜我現在沒有征一郎,對了你知道凌娃喜歡誰嗎?」

「凌娃啊……我記得她說過月劍鬼化很帥甚麼的,可是我不喜歡月劍啊,他太陰沉了,而且其實他想做掉征一郎吧?征一郎受傷惠子勸他逃走的時候,要不是月劍堅持出去,征一郎也不會傷重瀕死,我覺得他根本就喜歡惠子又不珍惜她……」講起自己在意的劇情,小蛙倒也是很能說。
「……不要這樣說啦……」

※                 ※           ※

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把小蛙的影子拉得好長,小蛙無聊的望著錦河河堤上嬉鬧的人群,想著早上和雲蓉的對話。

江戶風雲真是很紅的卡通,劇情精彩人物刻劃生動,班上同學好多都著迷,小蛙覺得雲蓉會很容易的把捕快組其餘人物送出去,但仔細一想,裡面也有幾個比較不受歡迎的人物,要是送不出去,就會堆在雲蓉家裡,最後被她那個有潔癖的老媽清掉吧?一想到這些,小蛙就覺得遇人不淑的扭蛋很可憐,沒有落在喜歡它們的人手裡,在被扭出機器的時候就成為了垃圾,永遠沒法取悅喜歡卡通的人。

總覺得,扭蛋是一種可悲的東西。

小蛙嘆氣,她雖然也喜歡江戶風雲,家裡晴天社區前面的路上也有扭蛋店,但她卻從來沒有打算去扭,因為扭蛋機上寫著裡面扣掉限量款總共有38個人物,她喜歡的只有征一郎,三十八分之一的機率實在太低,更何況機器裡面的扭蛋不一定均勻分布,要得到征一郎的機會太小了,不如把五十元省下來買飲料喝。

扭蛋,本來就是種賭運氣的玩具。

※                 ※           ※

雖然一直以來都是這麼理智的想著,但現在的小蛙站在扭蛋店前面,望著非常靠近門口的扭蛋機器,上面寫著:江戶風雲僅剩兩天。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啊?怎麼還是來看扭蛋了呢?算了,看看就好,別扭。」小蛙苦笑著,敲敲機器,責備自己被雲蓉稍微說了幾句就腦波弱。她從機器側面的透明板裡面看到機器裡剩下兩個淺藍色外殼的扭蛋,畢竟只剩兩天,店家也沒打算進貨了。

「淺藍色外殼?」看了下機器正面的圖示,38個人物裡面只有兩款外殼是淺藍色,其中一個就是征一郎!霎時間小蛙腦袋裡充滿了征一郎英勇戰鬥的形象,如果能把這樣帥氣的征一郎掛在書包上炫耀該有多好?忍不住一頭熱的摸出本來放在口袋要買飲料的五十塊投進機器裡去,扭下了把手。

「喀啦!」扭蛋機下面的門打開了,一個淺藍色的扭蛋滾出來,小蛙搓著雙手忍不住興奮顫抖著,拿起扭蛋轉開蓋子,倒出裡面的人物。

那是一個正經八百站立著,身披淺藍色羽織和厚厚的毛圍巾,一手拿著刀一手握拳,有一頭誇張蓬翹的淺紫色頭髮,額上長著一對彎彎的小角,猙獰的嘴裡露出獠牙的小小塑膠人物模型──小蛙愣了兩秒,看著它的底盤。

底盤上工整的印著:鬼化立花月劍,還附上了日文假名。

※                 ※           ※

霎時間,小蛙覺得路上所有路燈都熄滅了,只有一盞照在自己頭上,並且空氣似乎冷了不少,好像有呼呼的風吹聲幻聽。

「哦!是鬼月劍啊,怎麼?不喜歡嗎?」一旁不知哪時冒出來的扭蛋店老闆似乎看到了小蛙僵硬若石像的表情,出嘴:「月劍人氣很高啊,這個網拍肯定能賣出去的……說起來我常常看到客人打開淺藍色的扭到月劍,倒還沒有看過扭出征一郎呢!」
「甚麼?」小蛙從僵硬的狀態驚醒過來:「沒有扭出過征一郎?」
「嗯……其實我進貨的時候並沒有挑哦,所以除了限量的茨木童子,其他人物應該都差不多數量才對,但是我沒有看到客人扭出征一郎過,大概在我沒有注意的時候被扭走了吧,或者被剩下來了。」老闆攤攤手望著小蛙:「反正明天之後就沒有這個了。」

小蛙看著機器,裡面還有一個扭蛋,淺藍色的外殼。

這個肯定是征一郎!她拍打著機器,眼球充血。

於是她迅速把鬼化月劍塞進書包,想要把最後的扭蛋扭走,但無論她怎麼掏都沒有摸到錢包,兩邊口袋也已經空了,這才想起錢包被她放在教室的抽屜裡。而且不只錢,家裡的鑰匙也一併放在錢包之中。

「啊啊!我的錢包!」小蛙大叫著跳起來,猛力往學校的方向衝,留下一頭霧水的老闆和地上的扭蛋外殼垃圾。夕陽下,雜鳥嘎嘎地叫著飛過晚天,路燈一盞一盞亮起來了。

※                 ※             ※

「可惡!我怎麼這麼不幸啊!都是因為扭到月劍才會變不幸的啦!可惡的月劍!越不想要就越是會來!」狂奔著,小蛙自言自語的嘶吼著,她鐵了心今天要把最後的扭蛋扭回去,那個裡面一定是征一郎,她這麼相信著。

一面跑,小蛙一面想著關於月劍的腳色設定,越想越對他不滿,性格設定屢屢踩小蛙討厭的點,亦邪亦正的常常給捕快組惹麻煩,這個人物簡直就是自己喜歡的征一郎的情敵和死對頭!如果沒有他,征一郎早就跟惠子在一起了,偏偏還有一個半人半鬼的貴族家世設定讓征一郎鬥他不贏甚麼的,想著想著就更討厭了。

「最討厭月劍了為甚麼會扭到他啦!」小蛙像個小屁孩一樣的碎念著。

※                 ※           ※

沒錢坐公車只好繞遠路,遇到下班人潮又難以加速,等小蛙慌慌張張氣喘吁吁的趕回學校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今天也不是周五,學校裡沒什麼社團活動。

狂奔衝上了三樓,翻過教室氣窗爬進教室的小蛙,在抽屜裡沒有摸到錢包,東找西找也沒看到,心裡涼了半截,面對自己的迷糊只能踉蹌的坐在椅子上。

「到底……到底被我放到哪裡去啦……」小蛙回想著今天有去過的地方,開始思索自己最後一次看到錢包是在甚麼地方。從早上到中午吃過午餐之後下午的課堂,難道是中午吃飯的時候放到生物社社辦了?

她背起書包爬出教室,朝社辦大樓那裏走去。

生物社社辦在一樓,小蛙翻找了整個社辦也沒有找到錢包,社辦大樓似乎已經沒有其他人,晃著晃著她突然想到地下一樓去問問看說不定有人知道些甚麼,地下一樓還有失物招領處呢。

地下一樓的社辦也多數關閉著,失物招領處也沒有人,只有一間社辦傳來聲音,小蛙靠近看發現是劍道社,便門也沒敲就直接打開。

他看到唐聖榮和鍾蔓馨正在看電腦,發出嘻嘻哈哈的聲音,走到他們背後往螢幕一看,竟然在看江戶風雲。

「我的天啊一刀栽!你也在看江戶風雲?都快考試了不念書?」
「啊?小蛙你甚麼時候進來的?」冷不防被拍肩唐聖榮嚇了一跳:「這很好看欸!我每天都準時上線收看……啊你不要講話,這裡正精彩。」
「這是上個禮拜的劇情了才不是最新進度呢!」小蛙攢了一桶冷水往唐聖榮身上潑:「這接下來就是月劍堅持要趁晚上徒步過山,然後一行人全部掉到水裡面之後勘助溺水了,征一郎要把虛弱的勘助留在村落結果和月劍吵架,兩人大打引起轆轤首的注意之後勘助被殺了,惠子還被飛頭蠻咬傷──」
「啊啊!你不要說了不准劇透啊!」鍾蔓馨尖叫,桌上的常春藤飛速生長。

小蛙冷靜地躲過亂甩變粗的藤蔓,悠悠的開口:「你們有看到我的錢包嗎?」

「沒有!蔓蔓你冷靜啊你看月劍要鬼化了超帥的!」唐聖榮兩眼不離開螢幕,冷不防被藤蔓抽了兩下,鍾蔓馨轉頭過去,隨著兩人鼓掌叫好的聲音螢幕裡的月劍變成了小蛙扭到的模樣,然後一劍把只是平凡人的征一郎砍倒在地。

小蛙砰的關上門,垂頭喪氣的前往下一個地點,說不定是上游泳課時忘記在泳池了呢。

※                 ※           ※

在游泳池邊找了很久,依然沒有錢包的蹤影。

蒼中的游泳池是露天的,但並非在地上挖一個洞,而是在建築物的二樓建起巨大的泳池,泳池一角的梁柱在泳池上面撐起一個小小的三樓當作管理室,在整個泳池中都可以看到錦河縣的夜天。天已經完完全全黑了,偌大的校地中很安靜,晚秋的昆蟲已經近乎無聲,然而在校園之外馬路上馳騁的車輛噪音還是傳進了小蛙的耳中,小蛙坐在泳池邊的長椅上休息,心想著這下回去肯定會被老媽臭罵,可也沒有辦法了,現在走路回去老媽差不多也下班了,只能在樓梯門口等她吧。

「都是該死的月劍啦……為甚麼會扭到他……」無處發洩的煩躁和無奈變成了對扭蛋的厭惡執念。

她從書包裡翻出月劍的扭蛋,又仔細看了一下塑膠小人,總覺得月劍那猙獰的表情好像在嘲笑自己一樣,她伸出手指穿過吊飾上的細繩,甩著甩著讓塑膠小人在手指上轉圈圈。

一個不小心,小人飛了出去,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幾乎看不見的拋物線,掉進游泳池裡去了。

「唉呀!」小蛙驚叫,站起來走到泳池邊探頭往下看,說也奇怪,學校的游泳池水深不過兩米,池底還是鋪著藍色的龍鱗磚,加上泳池邊有燈照明,落下水的扭蛋人物應該很容易看見才對,但小蛙卻怎麼也看不到月劍小人落到哪裡去了,不僅看不見吊飾,連池底也看不清楚,整片黑乎乎的好像無底洞一般。

她抬頭往上看,不知何時游泳池邊的四盞照明燈竟只剩下一盞,池水彷彿顫抖的黑色墨汁,濃稠得難以望穿。小蛙獸化了眼睛往水裡看,隱隱約約看到漆黑的水深處似乎有一點點銀色的細沙閃爍,再稍微靠近點,冷不防背後被人推了一下,一頭栽進水裡去。

所幸小蛙相當擅長游泳,落水後她在水裡靈活的轉身,猛力踩水躍出水面,同時雙手握拳準備還擊,卻在跳出水面的時候,發現剛剛自己蹲坐的池邊多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身穿淺藍色羽織,圍著厚厚的毛圍巾,有一頭蓬亂的淺紫色頭髮,額上生著雙角嘴裡含著獠牙,一手拿刀的──跟真人一般高的立花月劍。

※                 ※           ※

「這小子……果然這點水淹不死汝嗎?」看著撲向自己的小蛙,月劍用傲慢的語氣說道。

小蛙衝向比她高不只一個頭的對手,猛力出拳朝月劍臉上揮,月劍拔刀想劃出戰圈,卻被小蛙把手連刀柄抓住,隨後小蛙靠抓住月劍的單手撐起身體,兩腿橫掃擊中他臉,勾起來的腿肚子夾住月劍的頭,倒立著順手猛擊他腹部,就把刀給奪了過來,並且將刀刃指向跪坐在地上的月劍喉嚨。

「你是甚麼東西!」她厲聲吼道。

「吾?汝難道孤陋寡聞以至於不知道吾?吾乃被汝捨棄的立花月劍扭蛋人物!」坐在地上的月劍相當不滿,眼神兇猛且頭上的角逐漸變長:「是汝把吾拋棄於此,還好意思問吾是甚麼東西?」
「哪有這種事情?」小蛙把玩著手上的打刀:「是哪裡來的Cosplay玩家啊?不忍說你的衣裝還原度超級高欸!只是身手太差了,不,你找錯挑釁對象啦!唉喲?這刀還是真刀啊?」

「汝不要無視吾的存在!」看起來像月劍cosplay的人似乎感覺到了小蛙的鄙視,提高了一個音量:「縱使劍術敗於汝之下,吾乃貨真價實的立花月劍,汝等將吾取來,就要負起持有吾的責任,怎可以隨意將吾拋棄?」

「不好意思,我從來就沒有想要你!我想要的是征一郎,少在那裏嘰嘰喳喳的,要不是扭到你我今天才不會這麼衰。」小蛙冷冷的看了地上的月劍一眼,彎腰去撿自己的書包:「你把我搞得全身濕透,還害我浪費了五十塊,你要怎麼賠我啊?找不到就找不到,看明天哪個人撿到你要就拿去好了。」

說著,她背向了地上的月劍,月劍沒有說話,立刻就消失了,小蛙手上的刀也無影無蹤。

※                 ※           ※

剛跨出腳步,小蛙就發現游泳池的水溢出來了,淹過她的腳之後水位越來越高,不用多少光景就淹上了三樓,水勢洶湧小蛙搆不到任何能固定身體的東西,被沖上了三樓之後才能緊緊抓住管理室的門,小心的爬到管理室屋頂上。

她站上鐵皮屋頂,脫下潮濕的鞋襪塞入書包,直起身體環看整個蒼中,卻發現眼前看見的是一條古怪的街道,平常習慣的蒼中建物和校牆外聲聲色色的世界都消失了,面對她筆直延伸出去的,是在華樟的鄉下很常見,木造磚造和鐵皮屋交錯的破敗巷弄,而路上沒有半個人影。

她嘆了一口大氣,知道自己中咒了。

通常中了咒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突破對方的法術,可小蛙嘗試了許多解法都行不通,看起來憑她的能力解不開,第二種是要求施咒的人停止,而毫無疑問的,這個咒會產生,是因為某個塑膠小人似乎對她產生了不滿。蒼中是塊靈地,能封住死亡龍的力量,更何況小小的吊飾想產生自己的意識?雖然不是甚麼強大的東西,卻也足以讓小蛙不幸的一天更加不幸。

「切!」小蛙啐了一口。

看來得去把那個可惡的扭蛋撿回來了。她轉頭望向深不見底的黑水,游泳池的水已經安定下來,池中彷彿有紅葉和金枝在水裡若隱若現,就像水鏡的世界一般,但池上沒有樹木,小蛙覺得水裡彷彿長出了樹叢,樹木枝葉扶疏,隨著水流輕輕擺動,池底隱隱約約閃爍著的銀光一直都沒有消失。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躍入池中。

※                 ※           ※

落入池中的小蛙未感覺到任何浮力,直直往下墜落,水中的世界比外界明亮,像傍晚的樹林,她從樹梢穿過葉層落下,不知道樹有多高。墜落的過程中小蛙伸手觸碰緋紅似火的楓葉和金黃亮目的葛葉,卻發覺手穿過了葉脈。金葉是虛無的幻象,典型的視覺蒙蔽咒語。小蛙張著眼在冗長的墜落中,看著銀光逐漸接近自己。

嘩啦一聲,最底層的樹葉被她撞開──但她全無知覺──小蛙發覺自己正落向海面,那些高聳入雲的樹木自海面升起,銀光原來是浪濤的波光,小蛙摔進海中,海水清澈明亮,霎時視野亮得彷如在午後的海洋浮淺。

此時小蛙才真正感覺到水體的存在,方才的墜落過程中完全沒有水的阻力,甚至能自若呼吸,但一落入海中便感覺水體壓力強襲而來,眼睛也幾乎睜不開。她勉強睜眼查看,發覺水很淺,海底鋪著銀白的細沙,一群群的魚從她身邊游過,有沙丁魚,鮪魚和魟魚,還有海草隨波搖擺。

這個場景很眼熟,小蛙猛然想起幾個月前新推出的海洋世界風情扭蛋,機器上的廣告圖案畫得就是這個模樣,那時雲蓉無聊也扭了幾隻,有一兩個送給她了。仔細看看游過的魚群,就跟扭蛋裡的玩具魚一模一樣,差別只在於會動,所有種類的扭蛋魚都各自組成魚群優游著,小蛙探頭出水換氣之後,猛然想起這套扭蛋裡有個麻煩的傢伙,而且那還是雲蓉送給她的……

還沒等她做出任何反應,小蛙身邊的魚群嘩啦啦的散開,遠處排沙捲浪而來的是一隻巨大的鼬鯊,張著大嘴四處橫掃,所到之處海草和魚群碎成小小的塑膠片。

小蛙立刻瘋狂向前游,雖然她知道人怎麼游也逃不過鯊魚,但還是想要爭取時間找出救命的對策,倉皇間回頭看看鯊魚和自己的距離時,發現那個該死的月劍扭蛋上的細繩正鉤在鯊魚牙上,在鯊魚口腔裡飄飄蕩蕩,每次鯊魚大力咬合時吊著的人形就震得抖動,然而細繩卡在牙齒上不動如山。

「去你媽的啊!」小蛙大含一口氣咬牙朝鯊魚沖過去,鯊魚大張著嘴襲來,她伸出手抓住鯊魚的上下顎用力撐開,鯊魚則猛力往下咬合,僵持之中小蛙覺得手臂的肌肉逐漸要突破負荷了,便將頭伸入鯊魚口中,以自己的嘴咬下了卡在鯊牙上的扭蛋吊飾。

吊飾一拆下來,鯊魚在小蛙手中遂成了塑膠顆粒,噴漆染料濺了小蛙一身,灰色和褐色的顏料隨著海水沖走,小蛙抹去眼上的水和顏料,發覺自己站在泳池中,嘴裡掛著濕漉漉的月劍吊飾。游泳池的水很平靜,水底的半圓磚清晰可見,四盞照明燈發出堅定的銀色光芒,她渾身濕透,望著岸邊長椅上坐著的月劍,月劍滿意的看著她,玩著手上的打刀。

「汝還是有那麼一點珍惜吾的吧,竟能伸頭入鯊嘴。」

「切!」小蛙吐出吊飾,甩動了幾下,沿著池邊的梯子爬上來:「我不跟你玩這場鬧劇了,我要回家去。」
「汝想把吾任意棄置於此處嗎?」月劍低聲說。
「我不需要你。都說了沒有你的話我今天不會這麼慘!你就在這裡乖乖等著看誰要你拿走吧,反正總會有人需要你的,但不是我。」小蛙把吊飾放在月劍身邊,背起書包揮揮手,朝樓梯走去。

「汝就要這樣走了嗎?汝不怕吾讓汝走不出這間學校?吾命令汝,將吾帶去需要吾的地方!」月劍厲聲喝道。

小蛙停住了腳步,覺得要擺脫這個詛咒扭蛋似乎沒有其他方法了。

※                 ※           ※

離開泳池,所有幻術都消失了,夜晚的蒼中一如寄往。小蛙飛快走著,想趕到劍道社辦去。她認為把扭蛋送給唐聖榮和鍾蔓馨再適合不過了。

拐過往地下室的樓梯,推開地下室的鐵門,打開地下室的燈,映入小蛙眼簾的是空無一人的地下室,她不可置信地伸出手推了推劍道社辦的門,又不相信的轉了轉門把,接著頹喪的坐到地上去,社辦好好的鎖著,整個大樓已經沒有人,唐聖榮和鍾蔓馨回家去了。

「都怪你浪費我多少時間!」她生氣的把月劍扭蛋摔到地上。

「怎麼想都是你的問題!是你浪費了我的時間導致喜歡你的人回去了,自作自受啊可惡的東西。我不喜歡你到底有甚麼錯了,你就不是我喜歡的腳色,怎麼苦苦相逼我也不會改變主意的!真的要怪就怪你運氣不好,剛剛我扭的時候下來的如果是征一郎,你也不會落到不需要你的人手裡,我也不會現在還在學校啊!要是剛剛回家等媽,現在媽早開門讓我進去了,罵也罵完了!」

月劍沒有吭聲,小蛙撿起它塞進書包,想著明天送給雲蓉算了,這樣雲蓉那套捕快組至少又集齊一個了,背起書包往樓梯上走去。

一走出樓梯口,小蛙發現外頭下著滂沱大雨,雨聲轟隆隆大到使人聽不見車輛或城市的喧囂,雨絲密到視野一片黑暗,她打開頭燈般的狼眼,卻發覺這裡並不是蒼中,而是先前看過的那個鄉下巷弄。她將書包頂在頭上往前走,雨勢之大使人寸步難行,走了幾步便發覺自己分不清楚方向。

小蛙明白自己一直都在蒼中裡面,按照著她對蒼中地理位置的記憶,離開社辦大樓往正門方向走,爬上樓梯就是三年級的教學樓,再往前走過大中庭就是曾經和游麗珍一起封印死亡龍的樓,那裏有教官室可以去求助,直直往前走就出蒼中,她瞇起眼睛努力看,大門的方向剛好是這條破街的盡頭。她決定先努力走到教官室,如果找不到,就直直出學校,反正離開蒼中的範圍,這小小的吊飾也沒有力量再搞鬼了吧?

她慢慢的走著,冷雨澆濕她全身,寒意直透到骨子裡,小蛙隱隱約約感覺自己著涼了,明天可能會相當不舒服,但她別無選擇,一想到這裡心裡又氣起來,憑甚麼自己要因為扭了個扭蛋遭遇這種鳥事?

「難受嗎?吾的心也如同這暴雨。」月劍的聲音傳來。
「去你媽的王八蛋!再吵把你扔到垃圾場去。」小蛙咒罵。

又往前走了些許路,小蛙到了她認為應該是教官室的位置,面前的是一間破敗的工寮,她推開門,發現裡面不是她熟悉的辦公室。

※                 ※           ※

工寮裡面的機器和輸送帶發出滋滋的聲音,一群群工人正經坐在桌前,小蛙好奇的靠過去,發現他們正依照細密的分工,快速處理著裝配作業。

有些人將機器揀選過的物件一籠籠提到工作桌上傾倒,經過人力初步篩檢後再次裝箱,有些人運來容器到另外的桌上,每一桌工人便快速將物件裝入容器內密封,然後放置到不同的傳送帶上,最後被送入紙箱分裝到不同的貨車上去,整個工廠沒有人說話,相當安靜,只有機器惱人的嘎嘎聲和組裝時發出的輕微聲響此起彼落。

小蛙湊前一看,原來這是個尚未完全自動化的扭蛋工廠,還在依靠人力進行分類和裝填,此時一隻大手抓住小蛙將她轉過身來,是一個高大的絡腮鬍男子,穿著鬆垮的卡其衫,嘴裡咬著香菸。

「你是哪來的?幹嘛跑到我的工廠裡來?」男子粗聲粗氣的質問小蛙。
「我……我……」小蛙一時忘了這是咒的世界,支支吾吾答不上來。
「沒有用的人就給我滾出去!你這個天生的廢物!」男子喝道:

「所有的學生都是不事生產的廢物!隨便浪費父母給你的錢去買沒有用的東西!念書?念書有甚麼用?出了社會你還不是跟我一樣從頭學起?現在的你就是社會底層的垃圾!一點價值也沒有,只會消耗資源,根本沒有出生的必要!對我的工廠也沒有幫助,明白這點的話就趕緊給我出去!」
「你說話不要太過分──」

「垃圾!垃圾!垃圾!不事生產!沒有價值!出生就是垃圾!不該出生!」男子的話激怒了小蛙,但小蛙還來不及辯解甚麼,所有工人就同時放下手上的工作,整齊劃一的對小蛙叫喊,宏大的音量混著機器的噪音行程無法抵禦的音浪襲向小蛙,地面和牆房都為之震動。
「沒有人需要你!消失吧!」人們叫喊道。

「才不是呢!」正當音浪要襲到小蛙身上時,小蛙跺腳高喊:「不管你們說甚麼,我只是來這裡躲雨的!

「哪有人出生就沒有價值?每個人都有該做的事情每個人都是社會的小螺絲釘!我有家人和朋友,他們需要我,我也需要他們,我好好的以我的方式活著,你們根本甚麼都不懂,人出生在這世界上就是一個特別的意義,沒有人出生就是垃圾!」

隨著小蛙的叫喊,工人們和整個工廠分解成彩色的塑膠射出原料,灑向雨中的大地,發出嘩啦啦的聲響,蓋過了隆隆的雨聲,繽紛的色料流淌在地上,因著雨水沖刷而相混、旋轉,互相參雜成星月夜般光點閃爍的螺旋圖。小蛙所站立的地面也碎成了灰色的原料顆粒,她陷入其中感覺踩到了沼澤,緩緩下陷卻無力拔起,所觸之處沒有堅實的地面可供施力。

在緩慢下沉的小蛙面前,冷雨持續下著,月劍緩緩走來,腳步漂浮在色料上,蹲下,以哀戚的容顏望著小蛙。

※                 ※           ※

「是的,汝說得很好,每一個人都是有價值的。」月劍低聲說:「但這是人類的世界,汝做人做習慣了,不懂吾等的生活。

「每一個扭蛋在工廠被做出來,包裝之後就被送進了一台扭蛋機,此生目的唯二:一是拆開的時候給購買人一個驚喜,二是被當收藏品或者玩具使用。吾等不知道誰會買走吾,對吾等來說被買下拆開才是真正的出生,要開始當一個扭蛋玩具。汝扭開外殼的時候就要為吾擔起責任!汝買下了吾,拆開了吾,賜予吾生命,這是甚麼樣的緣分才能讓吾成為汝的東西!

「吾讓汝看了吾的記憶和內心,汝難道還不知道吾有多特別嗎?千萬個扭蛋裡面汝買走的是吾,幾十億人之中吾遇上的就是汝!

「然而吾第一眼見到汝,汝沒有驚喜的表情,一臉的震驚和嫌惡!吾此生第一個目的就失敗了,吾沒有給汝帶來驚喜。接著汝嘴裡抱怨著都是吾害汝變得不幸,還說要把吾丟掉,吾做錯了甚麼?

「汝告訴吾,吾難道是一個很討人厭的角色嗎?吾是壞人嗎?吾從來都只是一塊名叫鬼化立花月劍的塑膠,事實上這個立花月劍和這個長相代表甚麼意思吾根本不知道,如果吾不幸被做成一個討人厭的反派角色那真是對不起了,可是這也不是吾願意的!

「一出生就被當成垃圾的滋味,汝想過嗎?」

※                 ※           ※

小蛙愣住了,她真的沒有想過這些問題。

下午時她也想過沒有被集齊的捕快組扭蛋是何其可憐的東西,有可能會被雲蓉的母親扔掉,可當她一扭到月劍就完全忘了這回事,滿腦子都是為啥不是征一郎啊我喜歡的征一郎啊啊啊啊之類的爆走念頭,可對於扭蛋來說,被扭出來是它的第一次,一降臨到這世界就被貼上了不幸和垃圾之類的標籤,還真是非常可憐。

小蛙腦海浮現了一個畫面:自己扭出扭蛋,打開發現不是征一郎後,隨手把那扭蛋人物丟進路邊的垃圾桶,垃圾桶裡的扭蛋人物還是保持著塑膠模型的笑容,諷刺的在一堆垃圾裡面笑著。

她看著面前的月劍,忽然覺得很對不起這塊塑膠。

※                 ※           ※

「那個……其實……其實你不是壞人──不,也許是,我不知道,但你是一個人氣很高的角色,很多人喜歡你的。」她試著安慰月劍──扭蛋。
「那汝為何不喜歡吾?」

「因為,」小蛙正色道:「你沒有被做成我喜歡的角色的樣子。你是人氣很高,但是就不對我的胃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怎麼苦苦相逼,我也不會喜歡上你的啊!讓你覺得沒有完成扭蛋的目的,抱歉了,可是我沒有辦法喜歡你。」

「那……吾怎麼辦呢?吾能留在汝身邊嗎?汝知否?當經過了經年累月的珍惜和愛護,吾甚至能夠成為汝等說那叫甚麼來著?付喪神還是物靈甚麼的?總之就是成為有某種生命的東西,能夠給予汝幫助!」月劍提出讓小蛙毛骨悚然的建議試圖爭取不被拋棄的機會。

「放心好了,你不要作亂了,乖乖跟我回家去,明天我會把你送給一個喜歡你的人,不會把你丟掉了,好嗎?」小蛙在心裡對自己發誓明天一定要把這東西丟給凌娃。
「可是……是汝買下吾的……」
「那沒什麼關係,五十元對人類的友誼來說毫不足道,我保證那個人會好好珍惜你的,好嗎?負起責任為你找一個需要你的人,這樣還不夠好?」

月劍看了小蛙一眼,嘆氣之後消失了。

與此同時,所有的幻境都消失,小蛙孤零零地坐在大雨中的大中庭地上,看到教官室的燈亮著,趕緊跑過去借了把雨傘。

※                 ※           ※

當小蛙又走回社區前的路上時,雨已經停了。月亮高掛在天邊,明晃晃的照著大地,月影拉得好長好長,空無人煙的馬路上四處都是未乾涸的大小水漥,這個情景讓她想起了江戶風雲中主角黨捕快組第一次遇到半人半鬼的立花月劍,經過比試同意月劍加入他們的場景。

經過扭蛋店時,意外發現店還開著,而且老闆一副不滿的樣子站在門口,看到小蛙就對她招了招手。

「同學!你剛剛去哪裡了?你把外套丟在我店門口就跑了,害我一直在這裡等你啊,而且你看,你的外套裡面有錢包和鑰匙,這樣你怎麼回家啊?」老闆一邊碎念著一邊把外套塞給小蛙:「剛剛還下了暴雨,我正在想要不要把你的東西送去警察局呢,還好你回來了。」

「哦……謝謝你,不好意思……啊!錢包!」小蛙接到錢包大叫一聲,立刻彎腰去看江戶風雲的扭蛋機,可老闆早她一步動作,將扭蛋機上的廣告撕下來,把機器推進店裡拉下鐵捲門。

「沒有了啦!剛剛下雨的時候有個人來扭走了,裡面最後那個真的是征一郎哦!我就說我有平均進貨的怎麼可能沒有征一郎呢?」
小蛙覺得心裡有甚麼東西好像被大水沖走了,不管是雨水泳池水還是血水。

※                 ※           ※

「小蛙,你今天臉色很不好啊,還一直在睡覺,怎麼了嗎?」放學鐘響,凌娃和雲蓉走到小蛙桌前,雲蓉伸手摸了摸小蛙的額頭,被小蛙輕輕揮開了。

江戶風雲扭蛋販售的最後一天,小蛙照常上學去,不管怎麼樣,她都要遵守約定把恐怖的詛咒扭蛋送出去,實在不想再被這個玻璃心的扭蛋人物糾纏了。

「我沒事的,說到這個,凌娃,我有東西要送你。」小蛙拿出鬼化立花月劍扭蛋人物遞給她:「給你吧,我昨天扭到的,雖然有摔到過,但是沒有任何損壞,還是算新的吧,你不是喜歡月劍嗎?
「超喜歡的啊!月劍很帥欸!我覺得他很偉大,肩負著鬼族的間諜任務又要暗中保護惠子他們,真的很希望鬼公主最後可以和他在一起,讓茨木童子和人們和好!」不管凌娃怎麼普及,小蛙總覺得經歷了昨天之後他對月劍的討厭程度又上升了。

「你要好好珍惜它愛護它啊……」小蛙含蓄的建議,一邊責怪自己幹嘛跟一塊塑膠認真。
「當然啊!你看雲蓉早上送我的鬼公主,剛好湊一對!」凌娃拿出另一個扭蛋

「對了,小蛙,我也有東西要給你哦,」看著凌娃開心轉圈的樣子,雲蓉笑笑的拍了拍小蛙的肩膀:「其實啊,我昨天去地下購物城那裏扭了,然後就把捕快組集滿網拍出去了欸,不過當然運氣不可能好到只扭兩隻就把捕快組補齊,最後還是多了兩隻,一隻給凌娃,一隻是給你的,征一郎哦!」

「真的假的!」
「真的啊你看!仔細看還是征一郎做得最像,比茨木童子還像!表情超傳神的我總覺得便宜你了。」雲蓉搖著手上的扭蛋人物,在小蛙面前晃盪。
「廢話!征一郎比較帥好不好?昨天就跟你說了那個茨木童子一點都不像。」
小蛙跳起來抓住雲蓉的手奪過來,仔細翻看著昨天差點就可以得到的東西。

手上的塑膠小人穿著黑色的和服,腰上插著刀,稍微敞開的前衿裡能看到腹部纏著繃帶,頭上綁著護額,一副笑得很爽朗的樣子,確實和卡通裡的非常像,傳神地做出了征一郎的招牌表情。

看著塑膠人物燦爛的笑容,小蛙總覺得那是在讚許甚麼的笑。

「朋友最好了……」
「小蛙你說甚麼?」
「我是說,交換最好了啊,世界上有了交換就沒有討厭的東西了。」
                           《扭轉乾坤》完2016/10/16 02:43AM於宜蘭租屋處


-----------------------------------------後記-----------------------------------------------
這篇是夢小說,裡面的扭蛋人物和幻境情節都直接搬自夢中,夢境還原率80%。
另外20%是為了劇情流暢所做的修改。

不知道為甚麼做了這個夢,今天早上醒來就好想好想玩扭蛋,但是就像小蛙說的,扭蛋要扭到想要的東西機率並不高。
之前看到鋼鍊的扭蛋就忍不住扭了,結果扭到阿爾馮斯,本來想要送人,卻一直找不到接受者,所以還是掛在桌上。

泛靈論爆炸哈哈!
希望你們不會因為看了這篇文章之後玩扭蛋有陰影。

by the way,夢裡立花月劍的扭蛋人物長像其實很奇怪,我描寫的已經很含蓄了。
我夢到的立花月劍是身體穿著新選組的淺蔥羽織,脖子上圍著白色的超級毛蓬蓬及地毛皮圍巾,腳穿有跟的靴子,腦袋是《恐怖美術館》(或叫IB)的RPG遊戲裡面男主角garry的臉請自行股溝或擺渡+鬼角獠牙的樣子,一整個非常的違和和噁心,在夢裡我就已經對這個人物形象產生無與倫比的厭惡WWWWWWW
並且它原本不是叫做立花月劍,是叫做三十六歌仙兼定(三小?)總之就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6-12-15 00:40 编辑
哦!这篇的小蛙,一种本不想入坑但是还是机缘巧合跌进去了最后爬不出来的概念!
赌徒们都是这样的吧WWWWWWWWWWWWWWWW
我想问......这是玩阴阳师长期抽不到SSR产生的怨念吗WWWWWWWWWWWWWW(误)

没错,整篇泛灵论爆炸了!
从日常来说,我没有那么强的泛灵论执念,也对物品不会产生那么多的共情~
但我有收集癖+不愿丢弃癖,很多时候,只要一个东西归了我,我就会觉得它是我的!丢了以后,虽然只是个东西,但这个东西及其连带的记忆等等就永远从世界上消失了,一种一期一会的概念,所以常有老玩具和自己的老物件,虽然我已经不用它了,我还是执意要把它留下放在那里+收起来的情况~
从这个角度说,还是满能够理解泛灵论感觉的~

至于这篇文~ 前面小蛙和云容讨论动画,以及小蛙在放学路上的自己所思所想那一段很喜欢~
形成了一种自己的语言风格,不知道你了解或涉猎过日本的“私小说”没有,很有那个的感觉了,可以考虑文风往这个方向发展~
中间小蛙开始孩子气那里,个人觉得略微有一点和前面的文风冲突,可以考虑改一下行文语调语气~
结尾也很喜欢,经历了波折后,虽然诸事不顺,最后却能收之桑榆,也很好地呼应了主题~
有一种“被逼无奈做的事却偶然完成了对自己心理救赎”的感觉~
人生小确幸WWWWWWWWWWWWWW

我觉得不错,这篇还是蛮喜欢的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大熊星座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不幸正好砸在头上,花去了 92F卡币 医药费。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超级爆炸的泛灵论!
所以你平常玩游戏会把很弱(但是先抽到)的卡都留着一直用吧,不然会遭报应的(X)WWWWWWWW
这就是你游戏跟不上节奏、很难毕业的原因???(炸)WWWWWWWWWW
本来以为鲨鱼是来帮小蛙的,那不是小蛙保留着的玩具吗,居然被对方利用了,鲨鱼的灵表示很委屈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to熊
沒有啦,就突然夢到的啊,我覺得是因為前一天A子圍著我講了一堆歌仙兼定(?)的啥啥啥,然後我們看了IB的遊戲圖吧WWWWWWWWWWWWWWW

熊我就是這樣WWWWWWWWWW我也收藏了很多的垃圾包括枕頭君以前裡面發霉的棉花WWWWWW
只要那個東西是我的我就要保護它!各種不忍丟棄和收藏囤積甚麼的,要丟掉我的東西我有時候會和家人拼命WWWWWWWW
其實你也有泛靈論的資質,只要你開始覺得這些東西也會陪伴你和守護你,你就成功了!!!!!
永遠也不寂寞了WWWWWWWWWWWWWWWW

熊你覺得接不起來我老實告訴你好了,那個被你稱為私小說的部分就是那20%WWWWWW
後面小蛙開始孩子氣到月劍現身那裏開始才是我夢裡最精采的部分WWWWWWWWWWW
所以來源不同我有點掌握不了就銜接不上去了WWWWWW另外,那個所謂的江戶風雲的故事劇情其實是我原本打算寫另外一個故事的,但是因為架構太大懶得梳理和補好劇情,最後就棄置不用,不過已經有一些想好的橋段不忍捨棄,所以換了腳色名字包裝一下假裝成故事中的故事,也為了表現出我們青春的年代都在做甚麼。
所以你不覺得動漫劇情過分細緻和雕琢嗎?那原本是另外一個故事而不是這裡的寄生胎WWWW

話說我回文到這裡突然想到按照我故事裡面的邏輯扭蛋的靈魂早就已經寄宿在玩具裡面的,所以......所以征一郎搞不好是真的不依小蛙,硬是把月劍踹下去的呢WWWWWWWWWW

to毛
你怎麼知道WWWWWWWWWWW
我就是這樣啊,你看我現在還是養著艾依查庫,雖然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玩UL了我還是留著他WWWWWW
更有甚者我常常把後期抽到的不怎樣的東西丟掉,但是前期的軟爛夥伴總是會留著並且養大WWWWWWWW
我的御靈錄都已經有一支全五星滿等神隊了,我還是把一開始選的三星沖田總司養好養滿突破到最大了WW

鯊魚我當時想的並不是小蛙收藏的那隻,而是月劍在扭蛋工廠的記憶中存在的鯊魚,包含那些熱帶魚甚麼的,是他的記憶的一部份,也是對小蛙下的咒的一部份。


【发帖际遇】水生鍬形蟲 看見現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見義勇為被刀疤警長克萊爾·地皇鼓勵,獲得赏金 50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4# 水生鍬形蟲

但是我并不想要泛灵论WWWWWWWWWWWWWWWWWW
我之所以不愿意丢弃,珍视的是它给我留下的记忆,而不是认为它本身有感受啦WWWWWWWWWWWWWW

私小说的部分原来是精雕的结果吗WWWWWWWWWWWWWWW
所以之前讨论过台湾可能受日本文化影响比较深~
你看你精雕的部分语言风格无形中也很有那种感觉WWWWWWWWWWWWWWW
至于说过分细致雕琢......如果把后面儿童化的部分视为主体的话,确实有点......但因为我喜欢的是这部分......所以我的感觉是后面过分童趣了W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成野市灰月·地沙邀请 大熊星座 参观会展中心,可是竟然要自己掏 20F卡币 买门票。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