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龙峰追忆录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7-11-19 09:50 编辑
突然之间被短小精干的灵感袭击!(X)不要问我灵感从哪里来的,萌点真是奇怪(X)WWWWWWWWWWW
看这标题……算是《猎弓》的姐妹篇吧(?)
这次纯属懒得写心理了,给个动作你们自己体会(不)



银剑

市郊座落着一幢华丽的木楼,赤漆画梁、琉瓦铺顶,传统的火凤南方风格建筑却搭配着月国式的石质围墙,框出了片偌大的庭院。看起来像是当地富家的豪宅,但疏于打理,绿化带里野蛮生长的杂草都快要赶上花篱的高度了。战火烧到这附近之前,豪宅的主人就早已带着全家老少投奔外地的好友去了。他们看起来走得很匆忙,连石墙上的大铁门都没有锁住,留下这精致的度假村在荒风里废弃。

但此时,本应空无一人的院落里,有身影在快速奔走。那人影激起的风抚动着缺乏修剪的花枝,飒飒声随着脚步响彻四周。他站在草木旁,草木随风摇摆;他站在散发腥臭的水池边,水池冒着泡泛起涟漪;他路过铁石的雕塑外,雕塑点着头;他驻足在大楼的壁画前,壁画上的人眨了眼。整个庭院仿佛从沉睡中活了过来。

战争要来了!他敲着门喊着。爆炸要来了!他扶着窗喊着。死亡要来了!他攀着壁喊着。

他就像一个被黑洞洞的枪口指过的可怜虫,吓傻了般地在空旷的大院里宣泄。这里已经没有人了,豪宅的主人比他更早地得到了战火蔓延的消息,这里的住民已经逃走了,没有人能听到他的警告。

终于他喊哑了、走累了,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富翁的故居。空气顿时又安静了下来。也许要等到所有的威胁都离开了,这里才会重新热闹起来吧。

但这座寂寞的宅邸没能等到它的主人归来。当天夜里,狂风呼啸、乌云密布,一道响雷正巧绕开了避雷针,劈在了房屋的侧面。强烈的电击点燃了木制的墙壁,不一会儿,木楼就陷入了汹涌滔天的火海。



如果正好有人在这平日里人迹罕至的市郊漫步,如果正好有人不惧怕战火威胁下的沉重夜色,如果正好有人迎着风暴的怒吼抬头看了一眼云层,那么他一定能注意到,在豪宅着火之前,有一条白色的影子掠过了天空。

准确的说,那是一条白毛飞龙的影子,如驾驭电光的神袛,背上架着一道红光的霹雳撞上了房屋的侧面,将它引燃。

白龙扑着翅膀降落在屋前的地面,云蓝的鬣毛和长着棱的银角在炫目的背景里下透着金辉。从它背上爬下来一个短发的女孩,手上还窜动着闪电的弧光。那人的身躯上长着羽翼和毛茸茸的龙尾,在火光中同样是耀眼的金蓝。

这一龙一人站在烈火之前,飘飞的火星洒在他们身旁,就像庆功的花束。空气中尽是火焰隆隆的爆鸣,就这么沉默了片刻,是那人影先开了口。

“切,逃掉了。”一边说着,她一边深吸气,似乎是在嗅闻空气中是否飘来血肉被炙烤的香味——这举动看得白龙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摧毁豪宅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杀人才是。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只要听说哪里有那些隐藏于黑暗中的敌人的踪迹,他们便会赶来将一切都化为废墟——有几次成功收获了遍地尸骨,但更多时候,就像现在一样,烈焰之下万物沉寂。也不管尝试消灭了多少次,总是又会有新的情报传到他们耳中,那就像是个永远杀不死的巨兽、永远烧不尽的丛林。

白龙侧耳倾听,但目标显然是提前得知了危险的到来,火光之中没有尖叫声、不见匆忙的脚步和逃命的人影。它摇着头,发出低沉的嗓音:“那……这屋子岂不是白白烧了,多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既然成为了灾的据点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依然没有听到受害者的动静,那人摇着头转身,龙尾一甩准备离开了。

“不是……我是说,”白龙眼看着同伴离去的背影,又回头望了望于烈火之中摇摇欲坠的危楼,相当不舍,“这可是苏维立的古宅啊,朝凤国历史上有名的富豪……别的珠宝就不说了,据说他收藏过一把辛迪烈的剑,就一直放在焰都附近的宅子里面,你……”

它刚说出富豪的名字,那人将欲走开的动作就停了下来。而没等它把话说完,她已经结束愣神,转身就朝大火冲了过去。踢开大门的同时,风暴在她身边成型,驱散了一柱火焰的龙卷。

呃……等一下!白龙慌忙伸出爪子想要拦住同伴冲进火场,只是它的动作太慢了,爪子只摸到了重新合拢来的火苗,燎得它疼得往后跳了两步。它还想说巨龙不会忘记每一件宝物的所在,放弃肯定是有原因的……谁知道那个半人的巨龙难不成还真的是忘了?

木屋在烈火中不断发出爆鸣声,白龙于腐朽的大楼前来回踱着步。好在焦急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女孩右手拄着一柄大剑走出了愈烧愈烈的危险地带,左手挡住口鼻却仍是忍不住咳嗽起来,衣服上多了些火染的污渍。

白龙摇摇头晃荡着自己软绵绵毛绒绒的耳朵,赶紧上前抬起前脚帮女孩爬到自己的背上。接着它跑动着振翅,跃过已经开始燃烧的庭院花草,离开了仿佛随时都会倒塌的木楼。



第二天清晨,在已成为一片黑炭废墟的豪宅附近,一个羽神男子在小溪边醒来。他拿开不知何时披在身上的毛毯,伸着懒腰活动淡蓝色的羽翅,那银兰的头发看起来也和白龙的鬣鬃一模一样。

而昨夜纵火的另一人,那个长着毛龙尾巴的羽神女孩则是坐在溪水旁的裸岩上,一遍遍清洗从火场救出的大剑。银色的剑刃被洗得闪闪发亮,即使是在清晨的微光之下也显得尤为夺目。

“你没休息吗?”男人起身从安睡的树下走向溪滩,说话时都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那女孩没有回答他的提问,只是摆动尾巴尖示意。她沉默着拿起大剑闻了闻剑柄,又舔了一口看起来就冰凉刺骨的剑身,才终于是出声:“总算是没有那些小鬼的气味了。”

果然是没休息吗?昨天得知这地方有灾的踪迹,他就变成白龙一路飞了过来,等最后找到安全地带时他已经是站都站不住了,连自己怎么变回人形、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完全忽略了同伴的情况啊。

“你还好吗?不要再做那么危险的事了啊。”他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气管的位置,他只记得昨晚女孩走出火场时咳得很厉害,火焰和烟雾最容易灼伤气管了。

“辛迪烈的银铸剑在世界上还算排的上名的,烧毁了就太可惜了。还有,我没那么容易受伤。”那女孩白了他一眼,抬起湿答答的大剑突然往他的方向一靠,剑身就在他身上来回摩擦了起来。经她这么一说,他才注意到这大剑确实造型精致、色泽华丽——说起来这些铸造世家的名字也都是这只龙教给他的。

但是总觉得这节奏不太对啊,有这种用别人的衣服擦剑的操作吗?擦完剑之后,那女孩还更加自然地用他的衣摆把手也擦干净了。

“传说中,”还是女孩的声音把他从惛懵状态拉了回来,“银制的武器对邪恶的东西有剧毒,只需要一点轻轻的划伤,就能将它们燃尽。你说这是真的吗?”她举起剑倾斜着朝向天空,升高的阳光已能透过密林的遮蔽,银剑上滴滴水珠犹如点缀的碎钻。

听到这样的问题,他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听说过原人有关这方面的传说,但现实的银剑通常并不是真正的武器,就像眼前这一把,和酷爱收藏兵器的龙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靠剑身在身上摩擦的触感就能猜到这大剑似乎没有开刃。

“只是因为银可以消毒吧?我们那边没有这种传说,但是有在用银盐杀菌,医院里很常……”只是说着说着总感觉气氛不太对,自己这是怎么的突然就开始犯职业病了……

女孩想听的肯定不是这样的回答,他注意到她随着阳光一同亮起的眼眸又黯淡了下来。

“也是,真有那么方便的东西就好了。”

她反手以绳索和风衣的扣带将银剑系在自己的背上,分明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在他看来却是带着无法消解的疲惫。“走吧,下一个据点就在蟹爪州的交界,别又晚了。”她站起身,跳下溪边的高岩。

当她经过他身边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炎,那个……灾过去不是不会介入原人和龙的资源战争的吗?我在秋山城见过一个被俘虏的灾,问了它们现在为什么这样做……”说到“见过”那女孩就愣住了,站在她的背后,他可以清楚看到她慢慢抬手伸向背上那柄令人生畏的大剑的剑柄,他感觉自己好像又说了一句错话,但已经停不下来了,“那个灾说它们也不愿意,异族之间的战争没有战俘,资源战争没有多少可以给它们发挥的余地。而原人好战又喜欢抓捕俘虏,它们还是更爱干扰原人之间的事。所以,也许不需要像这样……”等等,战俘……他记得女孩说过,灾是地洲之王的簇拥,和那头恶鬼一样都以虐囚为乐。即使灾们没有得到娱乐的战俘,但是那只恶鬼得到了啊……气氛相当诡异,他急忙收住了自己的嘴。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女孩抬高的左手握住银剑作势欲抽,吓得他赶紧后退——只是大剑扣在背上岂是那么容易抽出来的,没抽到一半就卡住了。她愣了片刻,很快顺势以右手拔出腰间的佩剑,刃尖杵在他脖子跟前。

“你自己去见过灾?有种再说一遍?”

好吧她确实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过他灾的危险和不可理喻,也告诫过他决不能在她不在场的时候和灾接触……他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从头到尾都想错了。只是错了也别把开锋的佩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啊,他依然是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候他衣袋里的怀表突然响了起来,闹钟铃声无意间打破了僵局。女孩眼中的愤怒瞬间消失了,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充满了威胁的恶意,阔剑在颤抖中放下,她转过身,摇着头低语:“抱歉。”

他也终于是可以动了,看了看怀表的时间,拿出随身携带的药,一手递给刚才还想要割他脖子的女孩,一手轻轻抚摸她的头顶:“该道歉的是我,不该让你担心的。吃了药睡一觉吧,感觉会好点。”

而她立起龙尾摆了摆,闪电只在她头顶流窜了一瞬,便骤然平息了。也没有抬手挪开他安抚的好意,阔剑落在地上,剑刃沾上溪水的泪花,很快就在南国的早风中干涸了。

0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开头很赞,第一段简练又准确,第二段画面感满满~
只不过这个人.........让我想起了卢瑟君!
尤其是这里面的卢瑟!
战争要来了!Ding-ding-ding-ding-ding~~~~~~~~~~
WWWWWWWWWWWWWWWWWWWWW
而结尾的戛然而止也很不错,一个干脆利落的休止符~
余韵不绝,可以的~

一个羽神男子在小溪边醒来。他拿开不知何时披在身上的毛毯,伸着懒腰活动淡蓝色的羽翅,

个傲娇!抓住你了!休想抵赖!WWWWWWWWWW


那女孩白了他一眼,抬起湿答答的大剑突然往他的方向一靠,剑身就在他身上来回摩擦了起来
擦完剑之后,那女孩还更加自然地用他的衣摆把手也擦干净了。

虽然看上去怪H的,我还是喜欢这种自然的依赖、不分彼此闪~

女孩想听的肯定不是这样的回答,他注意到她随着阳光一同亮起的眼眸又黯淡了下来。

“也是,真有那么方便的东西就好了。”

这句也许是无心之笔,但很棒地是把阿帝迫切想开挂打败、消灭姐姐及其势力的心情于不经意间带了出来,甚至还显出了其力不从心的无助,妙笔~

这篇剧情上像是上一篇的衍生和补完,一种突出阿帝为了族群积极对抗姐姐,灭除地洲势力的一面,显得不那么抖M了~
但比较亮眼的还是一些小气氛和小萌点的塑造.......
比如........阿帝捞(?)剑时一种莫名耍酷的人傲娇小贪财的激萌WWWWWWW
还有.....因为太矮手短一时拔不出剑造成的气氛一时尴尬了起来消解了突然冒出的杀气,还有白麟神反应的摸头反杀~
都很是传神WWWWWWWWWWW
不过,我个人最欣赏的还是本篇中你说因为懒,而故意不去进行心理描写的风格~
感觉多少有了一点之前提到的“零度写作”的感觉,尽量精炼,心理描写本身完全淡出,把心理完全交给行为细节、神态表情和对话等等去带出~
并且,在此基础上,人物的整个心理动态还能构成一条完整的发展链条,同时又不失一些发散的可能性~
这样的效果是我非常喜欢的写作风格,点个赞,有机会也可以考虑多发展一下这种写法~WWWWWWWWWWWW

最后想说,好吧,地灾军团是有点狡猾WWWWWWWWWWWWWW
怪不得怼姐姐那么不容易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大熊星座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 159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第一段我自己写着有一种龙肉金面那篇的感觉,带着童谣风格的危机向剧情(?)WWWWWWW
一开始豪宅那里,当报信者前来时所有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在和他互动,也是想要营造出一种灾虽然是动物,但有种超越常识的隐匿性和无处不在的氛围,不知道有没有出来WWWWWWWWW
卢瑟是只狐狸!也是一个超越常识的反派(炸)WWWWWWWWW

阿D:什么?你是说毛毯?是那东西自己飞过去的,和我没关系(?)
你现在是不是看到“摩擦”就觉得H!一个又硬又长又宽的东西来回摩擦……好吧好像是有点H!(不)
东西湿了直接用别人的衣服擦,就像吃了零食直接把垃圾递给对方一样自然(你够了)
阿D作为一个冷兵器爱好者(?),其实自己也明知道传说是假的,那两句我自己写着也觉得怜悯(X)WWWWWWW
白麟: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只是职业习惯

这篇灵感来源就是这些小细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些奇怪的萌感WWWWWWWW
阿D:什么“太矮手短”!大剑本来就不是设计成放在背上抽的!正确的是侧面扣上去的!
白麟:呃,但是原人的大剑,我们羽神背着应该还是可以拔出来的……(炸!)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懒惰是人类进步的阶梯!(XXX)
这种写法很偷懒,而且有些用细节来营造感觉更回味一点;但是直接心理描写则是可以很抽象、很激动(?),写着也很爽
所以具体怎么写……还是看心情了(X)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昨天的長篇大論(?)!?

白麟對阿帝嬌慣了的耐性,看起來有種讓人想絞住手的感覺。
就是阿帝的惡行惡狀(?)雖然很讓人受不了很想說教她改一改對白麟的態度可是!
又知道白麟就是好這一味他其實很爽,所以說阿帝不是也是不應該的,
一種看著人家小情侶的相處方式你很想糾正但是又覺得不能糾正因為這就是他們最好的方式!
奇怪的煩躁感WWWWWWWWWWWWWWWW

是說我很好奇阿帝拿那個劍之後要幹嘛?那不是很好的戰鬥武器啊?
1.開鋒拿來用
2.收藏起來
3.吃掉
到底是哪一個?

最近看了很多主角病弱類型的作品,阿帝真的算是病弱類裡的奇葩了其實WWWWWWW
畢竟病弱類的後來小鳥依人都是套路WW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18-2-20 22:46 补充以下内容

昨天說
搬迁中遗漏的回复内容如下:
那個傲嬌是滿溢出來構成DL一部份的成分,也屬於常識的一種WWWWWWWWW
阿帝你就不能對白麟更溫柔──不,白麟是願打的他正爽著!
可惡,想到這點就渾身不對勁,只能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還是會讓旁人看了心中不服氣WWWWWW

是說白麟越來越擅長擔任坐騎和交通工具了我感覺WWWWWW
特殊的寵愛方式把阿帝給慣得滿心歡喜吧?

最近看了不少主角病弱類的作品,可惡好想吃灰月(?)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135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4# 紅峽青燦

暴脾气是萌点,萌!(?)WWWWWWWWWWWWW
白麟也喜欢这个萌点,所以不要为他不服气,感受萌点就好了!(???)
至于那把剑……那可是有名的铸剑世家造的剑呢!当然是要收藏起来,毁了太可惜!WWWWWWWWWWW

自从阿D翅膀残废了,白麟就是专职坐骑了WWWWWWWWWWWW
我比较想知道他如果看到阿D骑其他龙,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X)WWWWWWWWW

病可不一定会弱,还有可能是狂躁(X)WWWWWWWWWWWWWW
并且有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病弱的黑龙比人强(啥鬼?)

羽·凌风 于 2018-2-21 18:51 补充以下内容

我在连续喝醉撒钱啊好可怕(XXX)


【发帖际遇】:羽·凌风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92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知道了,自從有了土方我也懂得了壞毛病的萌點WWWW
毛毛我沒有為他不服氣,是因為他看起來很怕WWWWWWWWW
他沒有一臉爽的樣子,他應該要被嚇的時候怕著竊喜我就完全不會憐憫他了WWWWWW

你知道我一開始認為應該是第一個嗎?
因為阿帝打算威脅白麟所以我以為他會拿來用。

所以我說她是奇葩的,沒有小鳥依人的感覺,一點也沒有WWWWWWWWW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快讓瘦馬去唐朝!WWWWWW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18-2-21 18:56 补充以下内容

我看見了,扶住你弄去床上,並把你的錢都撿了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