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猛:「新年好,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家家戶戶放鞭炮!今年是西元2018,中國的干支紀年為戊戌年,肖數狗!在這裡給各位讀者拜個早年,新的一年也要繼續支──咳啊!」(吐血)
小蛙(收回拳頭):「誰要聽你這種假惺惺的拜年啊!都聽膩了好嗎?再說今天是初二了,哪裡算是拜早年了?年已經過啦!」
小猛(抱著肚子):「是是是……你說的都是……都是我的錯沒有注意到時間……還在這拜甚麼早年……」
小蛙:「知道就好,話說這是甚麼廣播劇一樣的節目嗎?我們為甚麼要穿一身紅站在這裡?是不是可以回去睡覺啊?你該不會是接受獵會的甚麼奇怪慫恿吧?」
小猛:「跟獵會沒有關係啦……不,說上來也有一點點關係……總之小蛙!今天有無論如何都非做這件事不可的正當理由!拜託你能不能稍微配合點?」
小蛙(捉住下擺):「甚麼理由?唉唉甚麼紅色的旗袍好緊啊我好想趕快脫掉。」
小猛(抬頭挺胸):「恐龍神大人吩咐我們,今天要做為祂的神使,也作為犬科動物的種,又做為烈火流星的主角,必須要跟各位讀者拜年!所以這是我們的工作,拜託你好好完成!」

小蛙:「喔。」

小猛:「你是甚麼意思?」
小蛙(呵欠):「字面上的意思,無聊啊的意思。」
小猛:「我求求你認真點好嗎?試著炒熱氣氛吧!要是沒有我,今天乾站在這裡的就是你自己了啊!身為主角和犬科動物種,還是恐龍神大人神使的第一把交椅,給讀者拜年這件事怎麼說都是你的責任吧?你拿出幹勁啊!攝影小組一直在看,他們的臉色很難看!」
小蛙:「甚麼……是這麼嚴重的事情嗎?是直播嗎?竟然在直播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揪住小猛衣領)
小猛:「放手啊……是直播!你換衣服的時候我不就提醒你了?你完全沒在聽!」
小蛙(放手):「你也是神使啊,也是狼也是主角,加油啦你做好吧我實在對直播沒什麼辦法啊……對了,你把這件事情做好,恐龍神大人就會誇獎你,你就是第一把交椅了,加油啊!」(燦爛笑)
小猛(大吼):「拜託不要推卸責任!我以前也不是狼的,還是你才是血統純正的犬科動物啊!」
小蛙:「啊……啊主角和第一把交椅甚麼的就算了,說起來犬科動物干我甚麼事啊?你知道嗎?我原本並不是犬科動物種。」

小猛(後退一步):「……那是甚麼意思?」
小蛙:「一樣,字面上的意思呦,在以前,2004年的時候,我不是狼種。」
小猛:「那時候你是甚麼?」

小蛙(露出懷念的表情):「那時候,我是已經絕種的動物,台灣雲豹!我擅長爬樹和打架,也時常獨自獵食,而且也很善於游泳。」
小猛:「跟現在擅長的也沒什麼不同……後來為甚麼變成狼種了?」
小蛙:「這個嘛?理由實在太簡單了,作者不會畫嘛!」
小猛(下巴落下):「蛤?」
小蛙(暢笑):「你不會忘了吧?我們都是來自作者國小時候繪製的漫畫之中,漫畫有畫面啊,作者畫畫技術不行畫不出貓科動物,所以就把這設定廢棄啦!於是我一夜之間變成狼種了,沒有理由,強行附加!」
小猛(伸手捂臉):「這樣批評作者也太失禮了……不,作者本人也是這麼失禮的活在世界上的就跟你一樣……可是為甚麼是狼啊?我記得作者一開始狼也畫得不好啊?我根本分不清楚自己跟逢喜的差異,除了條紋之外,啊!我的耳朵是尖的,逢喜是圓的。」
小蛙(伸出一根手指搖擺):「這要說到作者以前很崇拜她的哥哥,哥哥說長大要做一架飛機載她到天上飛,飛機的外裝要塗成灰狼的模樣,所以囉!我就被強行設定為狼種了……說起來是不是想讓我擁有夢想的力量呢?」

小猛:「原來如此,你原本是台灣雲豹,而我原本是東北虎,所以我們本來都是貓科動物。」
小蛙:「正是如此!現今四個主角三犬一貓,只有珊娜是貓科,大家都覺得她被我們排擠了,可是如果考慮最以前的情況……是三貓一犬喔!真正被排擠的果然是colonel吧哈哈哈可憐的克基斯啊!」
小猛:「原來以前是三貓一犬……這個版圖變化也太大……真的不是東漢末年嗎?」
小蛙(伸長身體):「所,以,說,考慮到以前的版圖,我們還是等虎年再來搞甚麼拜年活動吧!現在先回去睡覺!不是說甚麼初二睡到飽嗎?」
小猛(抓住小蛙):「那是初三啦。說起來還不是想怠工,別跑啊!」

小蛙:「可惡啊!克基斯和珊娜那兩個洋鬼子就不用拜年,太省事了……等等不對,克基斯那傢伙是混血兒啊!讓我去把他捉過來!」(邁出腳步)
小猛:「別逃啊!拜託你有點主角的自覺──啊?安格里上校?」
克基斯:「咳咳,是克基斯。」

小蛙(驚訝):「哦呀!colonel你真的來了啊!我正要去捉你。」
克基斯瞪著小蛙。
小蛙:「知道了啦……既然你也來了那就沒辦法了,真正的犬科動物種喔。」
克基斯:「其實……我也不是真正的犬科動物種。」
小蛙和小猛(大叫):「甚麼!你也來這招!」

小蛙:「那你是甚麼東西!難不成是飛機種?不對,哪有飛機會跟人類婚配的啊!」
克基斯:「如果飛機能和人婚配,哈克就是我的配偶。」
小猛(豎起耳朵):「噓!我好像聽到有人在遠處說甚麼要把那架破爛戰機熔了之類的話……不,我聽錯了,珊娜不在的,她是血統純正的貓,她肯定不在。」
小蛙(小小聲):「我也聽到了,但你別刺激克基斯啊他身體很弱的。」
小猛(小小聲):「他聽不到嗎?」
小蛙(小小聲):「戰場太吵了他聽力受損的很厲害,獸化也就普通人的程度,像我們這麼敏銳的聽力他是沒有的──诶?克基斯?」
克基斯(捏住小蛙的耳朵):「你們聽到甚麼我是沒聽到,但你們說話的內容我聽得一清二楚!」

小蛙(冒冷汗):「嘛嘛不要激動,說剛剛的話題吧?你以前不是丁格犬那你是甚麼?」
克基斯:「human。」
小蛙:「……現在不也是嗎?」
克基斯:「不,怎麼說,我年紀比你們大得多。」
小猛:「這是顯而易見的,上校,我們都只是孩子呢,你是退伍軍官,這不需要你解釋。」
小蛙:「哦呀?攝影小組笑了。」

克基斯陷入沉思,小蛙和小猛看著他。
小猛:「那個……不願意說也沒關係,我知道你有很多不好的回憶……」
克基斯:「不……」
小蛙:「那是?」
克基斯:「難以描述。」
小蛙:「那不如就?」
克基斯:「想到了。」

克基斯:「我是在作者非常年幼的時候就誕生的角色,一開始的我就是一個開飛機的人,只是一個人而已,開著飛機在作者幼年的夢境裡飛。後來有一天,我被強行附加了丁格犬的設定拉入烈火流星漫畫,到現在還是難以接受……原來我爸爸也是種啊!原來我有通過種的遴選啊!原來那樣的記憶都是真的嗎?原來我不是一個普通的人啊?原來我是安格里家族的成員嗎?原來我是黑鷹部隊的倖存者!我是美國最強悍的飛行員啊!我是天空之王啊!原來這都是真的。」
小蛙和小猛(無奈):「這不都妥妥的接受了嗎?看不出哪裡有不接受的模樣啊……」

克基斯:「不是的,我的設定也有我不能接受的地方。」
小猛(好奇狀):「是甚麼呢?」
克基斯:「我媽怎麼對我那麼壞,我小時候怎麼會被打得那麼慘,為甚麼身體如此虛弱呢?果然是因為我媽一點都不愛我吧,混血兒遭受的種族歧視真是太悽慘了,而且為了國家捐軀也是必然的,所以,嗯,完全不能接受。」
小蛙:「那個colonel,你完全就已經接受了。」
克基斯:「我沒有接受。」
小猛(拿出電腦叫取資料):「小蛙,容我提醒你一點,矛盾也是克基斯的設定。」
小蛙:「哦,我忘記了,所以他現在是正常的。」
克基斯:「我沒有矛盾。」
小猛:「傲嬌也是他的設定。」
克基斯「我沒有──」
小猛:「一直否定也是他的設定。」
克基斯:「我……算了!祝大家新年快樂!」(爆氣沖走)
小猛(微笑):「惱羞成怒是他的設定。」

小蛙(睜大眼睛):「哇啊……小猛,你是不是有激怒人家的天賦啊?」
小猛:「我沒有,我只是有凡事認真的設定而已。」
小蛙:「原來如此。」

小蛙:「說起來,克基斯的衣服一直是深藍色,他沒有穿紅色的軍裝欸。」
小猛:「一直穿軍裝和襯衫也是他的設定……所以你怎麼現在才發現?」
小蛙(笑):「觀察力敏銳是我的設定。」
小猛:「不,你發現的太慢了。」
小蛙(咧嘴笑):「不趕快停止關於設定的話題,你會擁有吐槽役的設定喔!而且我啊,可是相當討厭被吐槽的呢。」
小猛:「……對不起。」
小蛙:「哈哈哈被我耍了!」(樂不可支)
小猛:「恐龍神大人……您給我的這個工作真是太艱鉅了,前輩不僅不可靠,還一直在鬧事。」

小蛙:「啊好啦好啦不鬧了,被你說成那樣我也得好好做事了。」
小猛(痛哭流涕):「我已經足足等這句話等了3266個字了,太好了喜聞樂見!」
小蛙:「知道為甚麼中國過年要把四處都搞得紅豔豔還放鞭炮嗎?據說是為了嚇走年獸。」
小猛:「年獸?你說的是那個過年的年獸嗎?」
小蛙:「是的,傳說以前有一頭叫做年獸的怪物,會在年期間來吃人,所以過年的時候大夥都會躲到山裡。有一次年獸又來,有一個老者傳授了驅趕年獸的方法:貼紅紙穿紅衣放鞭炮,因為年獸害怕火焰,只要把村落裝成著火般的赤紅,年獸就會嚇跑了,後來人們靠這方法驅除了年獸而彼此祝賀,並稱之為『過年』,你有聽過這個故事吧?」
小猛:「是聽過,但是我不信。」

小蛙:「不信?」
小猛:「我對這個故事有點研究的,根據我的調查,沒有任何一本古籍上有紀載年獸啊?這好像是民國初年才出現的故事,我想是以前的文人亂編造的吧?」
小蛙:「說不定是少數民族的故事,被撰寫下來的吧?」
小猛(嚴肅):「其實我也考慮過這個可能性,但,這個可能性若深入調查,可就不是適合在狗年由我們兩個說的故事了。」
小蛙:「為甚麼?」
小猛(搓手):「若真的有這個猛獸,牠要符合會吃人和懼怕火的特性,怎麼想都是狼或者老虎吧?總覺得在新年由我們來說這個故事,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
小蛙(大力拍小猛的肩膀):「你也不要太入戲了,我們是人啊!種甚麼的都只是血液裡面保存的因果罷了,不影響我們是人的事實,human,human!」

小猛:「血液裡面保存的因果?是甚麼意思?」
小蛙(冒冷汗):「欸……聽說是世界設定的一部份,但貌似主角們都還不知情,總之我也不清楚是甚麼,是一種作者在使用的說法哦!」
小猛:「……請不要堂而皇之的劇透或者說出還沒發生的事情,請有點劇中人物的自覺……因果保存甚麼的不是在恐龍神大人仙逝之後才知道──唔唔唔」
小蛙(捂住小猛的嘴):「啊啊啊啊大家甚麼都沒聽到!不重要!雖然是直播不能剪掉可是你們還是沒聽到!這傢伙我會好好揍他一頓的誰敢說出去我就殺誰滅口聽到了沒有?」(掐住小猛脖子)

小猛(奮力掙扎):「唔唔唔唔唔唔……」(暈死)
小蛙(放開小猛並踢走):「那個總之,新年快樂!祝大家,大吉大利萬事如意一帆風順平步青雲,我代表全體烈火流星角色向大家拜個年,啊,還有那個活著就是失禮本身的作者也順便,總之,總之,未來也請多多支持我們的烈火流星,並請不吝給予指教哦!就這樣!喂!攝影組,停下!停下啦!」


                            《2018新年快樂》完2018/2/17PM9:16於龜山
謹賀新年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