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科學的核心價值是詢問為什麼?並去懷疑,直到找到原因,那魔法的奧義便是不去懷疑,必須去相信,直到毫無疑惑。


由於想像力的演化是近代的事情,"魔法"的概念以地球史而言,屬於很晚期才出現的產物,但它和科學在本質上不是相悖的,皆只是地球的念頭。對於未知的因果我們認為是魔法,一旦被理解被掌握,它就逐漸成為科學,實際上事物還是事物,魔法和科學很多時候根本就是同一回事,只差別在人類對於其原理理解與否,理解前是魔法,理解後是科學,再以神秘操作就是魔術,將魔法和科學分離的不是事物的本質,是人的想法與觀念。

人類自古就不斷在進行將魔法變為科學的過程。從原始人把神聖的火用鑽取的方式產生,理解熱是產生火焰的原因開始,人類在大自然中尋覓無數事物背後的道理,將其逐步變成科學,並操控之。在以前,魔法和科學是不分家的,煉金術師、道士、巫醫與宗教人士都是同時使用著魔法的人亦是科學家,有些事情他們不知道原因,但做了就是有效果,便被認為是魔法,而理解原因之後朝科學邁進。事情的因果存在於所有事物上,不只有人類或被選中的人類能使用魔法,所有的人都能使用,有許多動物也能使用魔法,在使用的過程中,有許多的因果被理解,也就不再神奇,魔法生物也就變成了被理解的普通生物,牠所使用的魔法,成為"習性",魔法變成科學是一個不可逆的單箭頭。

人類靠著把魔法變成科學,提升了自己的能力和對世界控制的技術,促成遠超越其他生物的文明,其實地球上生活著不少智商不亞於人類的物種(比如許多的龍),但牠們並未演化出繁複的文化,若說誰是地球上的大思想家,非人類莫屬。至今人類仍在向世界不斷挖掘,洞悉越來越多世界的因果和規則,使自己的種族和對自然控制的能力近一步提升。

在科學探索的過程中,人類的意念經過各種互相討論和碰撞,有些人相信原因,認為找出原因就能控制,有些人相信神秘力量作祟,不傾向去探索事物的本質。在私慾和信仰以及利益和無知中,漸漸的產生了兩種分歧:探詢原因並懷疑一切的科學派,和接受現象只解釋並相信結果的靈性派。科學發達的結果已使全人類受益,但仍有人認為人類使用科學侵犯了大自然,導致其他物種的毀滅和環境的破壞,並且失去面對天地的謙卑與信仰之心,他們認為人類的精神應該得到更加提升的鍛鍊,信仰和與自然共存的重要性遠超過科學發展,他們偏好使用較不清楚原因的作法(占卜、傳統信仰和神祕藥草),從事著被大眾認為"是魔法"的行為。至此,魔法和科學在人類的認知裡被分成兩種不同的方面,科學探詢原理,但魔法是只對現象進行歸納,並整理發生情況找出其規律而去調控的數據統計學,舉例而言,符咒在空中著火,科學派的人會去理解因為符咒上有塗黃燐,跟空氣摩擦的熱度導致起火,但魔法派的人的想法則是塗上黃燐就能使符咒起火,但為甚麼燒起來?一定是有神靈憑依咒語。

事實上,這是一個死結。在靈性愛好者們整理魔法發生的現象做出歸納並使用的時候,其是就逐步在探索事物的本質,歸納出原因後就會慢慢建立出客觀的連結,縱使拒絕主動探索和理解,事情的因果依然會浮現,然後被科學家們所推知。魔法變為科學的過程正是從不理解變成理解,已經理解的事物,哪有又突然不理解了的道理?除非理解了的人群全部消失不留任何記載,才能使科學變為魔法,但這畢竟是極少數的例子,比如說巨石陣和金字塔,通常的情況下,未知只能緩緩地變為已知,因理解的過程是不可逆的,無論是探詢原因下手或者不斷重複復現現象,最後因果都會浮現出來。因此,探詢本質的科學成為顯學,拒絕理解原因而只操作結果的靈性愛好者們被冠上迷信和不文明的標籤,在科學發達的地區被趕到社會的邊緣,或被嘲笑逃避,或被嘲笑不理智,他們只能在科學不發達的地方大行其事,而在那些地方,他們其實也就是科學家,和古代的煉金術師與巫醫等等的沒有差別,"理解"這件事一直追著他們。

畢竟事物的因果是客觀存在且不變的,只差在人類未必知道。若把這件事擴大為地球意志層面來說的話,科學是其理智,魔法是其衝動,地球反思自省衝動的時候,明白自己產生衝動的原因,衝動的事件有了解答,就變成了科學,並且地球是本能的會去理解和自省。但現今(烈火流星故事發生的時候)人類並不知道地球有意志,也不知道這意志是怎麼驅動的。

回到人類身上,在科學的"迫害"之下,有一種說法開始在那些喜歡表象(或說拒絕理解原因)的人之間流行起來,是為人境干涉假說(使用假說是因撰寫的上帝視角,對不同的角色而言,人境干涉是理論),人境干涉假說認為魔法的本質是咒,咒是無法理解(無論是還未抑或不能)的因果,一旦被理解就失去了力量,而咒充斥在所有的事物間,構成魔法的規則。人類使用魔法的時候是使用了咒的因果,因此人能影響咒,但咒作用在人或物,所以咒也能影響人類,因此人和環境會因為咒而互相干涉影響,從而不斷改變魔法運作的情況和規則,科學研究是將咒中的規則抽提出來,使之被理解,並會使之失去能干涉人或被干涉的力量,最終當所有的咒都變成了科學原理之後,魔法就消失了。

人境干涉假說的擁護者認為咒類似於石油資源,更新極慢甚至可能不會更新,被理解後就形同於被耗用,所以魔法的使用者們應盡量避免去理解和探究,保持資源的永續存在,才能保證魔法的有效性,他們認為有許多古代可行的魔法在現代已不可行或無人相信,是因為人類對咒的抽提干涉了咒,咒被干涉後變弱,無法再像過去一樣有效,因此人類失去咒,是為人和環境(咒)互相干涉。他們嚴格的拒絕理解其中因果,縱使不慎理解了亦對自己施咒使之忘記,「不理解但深信不疑」被認為是保持魔法能繼續運作的關鍵,也是永續存在的不二法門,唯有只相信能去對抗科學的提取。

有人認為人境干涉假說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腦補,但擁護者認為「理解」未必是好的現象,也未必是需要的行動,一般人對「理解」和「迷惑」存在刻板印象,他們才是真正理解了世界的運作方式。擁護者們由無數的事例中選擇舉證,堅信此假說是真理,並拒絕科學探詢真理的方式,在幾百年前人境干涉假說的擁護者們組成了集團,並將自己定義,使「魔法師」這個詞由此出現。

廣義來說「魔法師」這個詞專指人境干涉假說的信仰者,跟相信耶穌是基督救世主上帝兒子的「基督徒」類似,任何人都可以自稱是魔法師,無論是否會魔法(實際上任何人都能使用魔法,多數人在無意識間也會使用)只要相信人境干涉假說即可稱之。而嚴格上,魔法師不只是信仰人境干涉假說,必須要符合另外一些極為繁瑣的規範之中的某些部分(這些規範有些不是客觀的)才能被認為是魔法師,並享受其他自稱魔法師的人的尊重與同等地位。魔法師不是只靠魔法活著的,任何人都不能只靠魔法活著,魔法師們常常會把在人境干涉假說出現以前就存在的煉金術士和占星術士等等歸類為自己的前輩,但實際上這些人多半都從事科學的探索,在古早的年代並沒有將魔法和科學分開的思想,而魔法師們礙於科學的理解普及,也必須依靠科學才能生活,科學和魔法本來就是同一回事。通常不會把在人境干涉假說出現之前就存在的魔法專職使用者稱作魔法師,有些人認為這些古人應該被稱作魔法使,而魔法使和魔法師是否為同義詞還有待商榷,至少在魔法界現下這些討論都是一團混亂。

對於某些生物來說,魔法是其生活的一部份,被強行分類為魔法生物,使牠們感到莫名其妙。

魔法師們有許多不同的信仰,信神和宗教本身不影響人境干涉假說的信仰,他們的共同點在於自己力行於拒絕理解,由於世界上的未知還很多,"魔法"的含量遠遠大過"科學",大部分的魔法師對科學家都是睜一眼閉一眼的,認為科學很快會走到瓶頸,那時就是魔法的勝利,而大自然已經在用生物演化滅絕、抗生素失效、海洋枯竭等等各式手段對抗人類因科學進步產生的環境干涉。但也有一些較為偏激的魔法師會攻擊科學家,通常他們很自律。魔法師們幾乎都是神祕學專家,他們討厭以科學的角度去研究魔法的行為,比如日本明治時代對千里眼的研究就遭到了幾乎所有的魔法師唾棄,還有各種以科學方式調查靈媒、心靈溝通者等等的研究也是同理,有些時候,魔法師們集體攻擊輔助這些研究的魔法使用者,並將其排除在魔法師的社群之外。

魔法師在魔法的使用上確實有超乎常人的能力,同一道咒語由魔法師施用效果能強於普通的魔法使用者數倍。魔法師的咒更強,持續時間更長,範圍更大,對於有些施用需付出代價的魔法如果由魔法師實行代價更小甚至可以忽略,能否使出比常人更強的魔法也是是否為魔法師的客觀標準,關於為何魔法師們的魔法能力比常人更強?有一派理論認為人境干涉假說其實就是一種意咒,跟種對自己下的獸化意咒是一樣的,相信這個假說並以魔法師的身分為傲的人,對自己下了「我是魔法師」的意咒。

無論如何,魔法和科學的分歧,似乎就是人類的看法和大世界的因果互相交織而成的現象,人境干涉假說的隱憂是否真實存在也仍是未知。

-------------------------------------------------------------------------------
小猛是魔法師,他相信人境干涉假說。
小蛙會魔法,但是她不信,她不是魔法師。
對魔法生物來說牠們通常不覺得自己有必要被分成魔法生物,但也有不少動物已接受了人類的分類,認為自己確實是持有異於其他動物的能力。
未知的習性,也能被解釋為魔法,所以離開了花湖的白骨頂也可能會魔法,飛到了另外的時空去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