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龙峰追忆录
龙峰山脉的清晨比其他山林更清净一些,冷血的鳞兽尚未从初生的太阳上获得足够奔袭飞翔的能量,雀鸟的喧嚣响起在离龙穴很遥远的地方。一头巨龙在山坡上漫步,迎着这清新的早风。他庞大的体型犹如在山脊上移动的一块巨石,旭日照耀在他身上,泛起璀璨的虹光。

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张开来接纳阳光的双翼看起来有些皱缩,尾巴拖在地上划出沟谷。这是一头年迈的老龙。

巨龙径直走向山脊的尽头,一座断崖矗立在那里,此时正有一个娇小的人影坐在向阳的岩石上,望着远方的群山。他继续缓慢地走过去,找了块合适的平地卧下。他几乎和人体差不多大的眼睛凝视着面前的人影,那是个有着淡蓝羽翅和龙尾巴的年轻羽神少女。他把硕大的头颅轻轻放在地上,半眯着眼睛等待了一会儿,那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龙尾频繁地左右摇摆,显然是在想着心事。

“为情所困?”于是他慢悠悠地发出了点声音。

“才没有!”听到这问题,那少女立即回头反驳,看到来者何人后,原本有些激动的神态顿时凝固了,“老……老师?你怎么出来了?”

巨龙向前挪了挪脑袋,说:“我这把老骨头,偶尔也需要活动一下啊。”只是到了阳光之下好像也和平时窝在洞穴里没什么两样啊,他喷了一口鼻息,接着询问,“在烦恼什么呢?”

少女又把头转了回去,望着悬崖下无边的松林,仿佛是想要从繁茂的生命力里获得点什么东西。过了良久,她才开口回答:“老师,你还记得我曾经找你问过魔法失效的问题吗?你说理论上,魔法免疫和完全融合是可行的。”

巨龙没有说话,他认真地听着。

“它发生了。”

她抱膝坐着,脸埋在臂弯里,在她身上,自由意识如同疯长的蔓藤般纠结一团,比烦躁的人心还要乱。是低落吗,亦或是恼怒和不解,也许还带了些对未知和无能为力的恐惧,擅长读懂自由意识的巨龙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

他记得少女提到的那件事,那个关于久病的重伤者和锲而不舍的医师之间的故事,那个重伤者的自由意识不得不和医师合为一体的故事。他也还记得那个重伤者少女总是深埋于心的欣慰和依赖,以及那个医师少年在对她施予援手时义无反顾的慌忙和悲切。

原来如此,她果然是在苦恼那个少年的事啊。

“那,你喜欢他吗?”

少女没有说话,头埋得更低了。他微微抬起脑袋,呼出一口很长久的叹息:“不回答就是承认了?”

语毕,少女撇嘴,牙缝里挤出一阵打火石摩擦的声音,用龙的方式表达不屑。而巨龙却开心地笑了起来,他咧开满是利齿的巨嘴,半眯着眼睛,抖动着耳朵,喉咙深处发出松树在火焰下燃烧的爆鸣声。

“无法确定的话,就用龙的方式解决吧。”他笑着提议,“和他交配,之后你自然就知道了。我们都是这么做的。”

“只有虹龙才这样吧!”

少女抬起头惊叫一声,龙尾巴瞬间树立,上面的绒毛更是纷纷炸开。

哎,是吗?巨龙年轻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他疑惑地凝视眼前的孩子,虽然他们确实不属于同一个物种。“那黑龙呢?”他问,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少女直感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赶紧扭头避开,继续埋进臂弯里。

但是黑龙又会怎么做,她其实也不知道。巨龙的寿命太过于漫长了,而她身上的负担也太过于繁多了,在她有限的人生中还没有见证过巨龙的结合、也根本无暇考虑类似的事情。内战结束之后,大部分的龙都对她保持着敬而远之的距离,她的遭遇也让她习惯了孤独的远征,本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的,直到那个少年执着地想要闯进她的生活,直到现在,她的身体早已在她意识到之前就接受了改变。

“我想开始游历了。”

也许是时候了,这倒确实是黑龙会做的事,离开原本的生活用自己的眼睛重新看一遍这个世界。只是能不能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也不知道。她突然有些明白这些平日里总是卧在火边一动不动、懒散成性的巨龙,为什么在年轻时总是会去经历一场足迹踏遍了每一寸土地的冒险。

巨龙轻轻晃着耳朵:“也好,你一直想看那些战火之后的土地。带上雪龙吧,你们会需要彼此的。”

“嗯。”她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声,便展开翅膀,乘着山崖边升起的暖流,飞走了。天空中渐渐开始出现飞翔的龙影,火与风的子民又征服了太阳笼罩之下的天空。

巨龙眺望着她的背影,又喘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听从自己的建议。虹龙都是这么过来的呢,是不是真的适合很快就知道了,身心都知道了,挺好的。他回忆着自己在这漫长一生中难得几次偶遇其他虹龙的风流往事,闭上眼睛。逐渐高升的太阳发散出阵阵暖意,正适合在这宁静的山岗好好睡上一觉。

------------------------------------------------------------------------------------

都是那边那个熊害的!证据在此!(?
那么暧昧..........我觉得他们之间......之前一定发生过什么!WWWWWWWWWWWWWWWWW(炸)

大熊星座 发表于 2018-6-10 23:33
还有那边那个狼狗以前也提到过相同的话!
都是你们害的!这是在瑟琴(?)的边缘疯狂试探


【发帖际遇】羽·凌风 去动物园打工,由于热心助人且爱护动物,深得大家喜爱,额外获得 59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0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要遊歷了,帶著白麟遊歷
遊歷間會發生什麼事是還沒提到的呢(?

繼續瘋狂試探


【发帖际遇】:狼狗傑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50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回复 2# 狼狗傑

像是尸城啊、黑山啊、猎弓啊、各种长期在外(?)的故事就是在游历期间的
所以什么奇怪的事都没有发生的,真的!(?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成千上万土球追赶,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获得 30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庫瑪你就是在助攻吧!就是一種眼睛很利然後直覺很敏銳並且一針見血
而且刺個不停的類型啊WWWWWWWWWWW

我覺得毛毛你寫這篇,也是受到了奇怪的天啟WWWWWWWWW
跟熊和阿傑未必有甚麼關係WWWWWWWWWWWWWWWWWWW
你已經迴避這個試探夠久了,去吧WWWWWWWWWWWWW

阿帝的尾巴瞬間從熱狗變炸蝦WWWWWWWWWW

其實我覺得這篇很可愛,不知道為甚麼有一種......打個比方吧,金庸全集裡面的鹿鼎記WWWWW
我覺得沒有更貼切的形容了WWWWWWWWW

是說......虹龍都快絕種了,如果我是庫瑪,也支持四處交配WWWWWWWWW
我其實對牠挺好奇,平常誰給牠吃東西?還是都在睡?以及......牠還能飛?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4# 紅峽青燦

库玛从上一次在魔法免疫里面出场就开始助攻了!WWWWWWWWWWW
这个搞事情的老家伙WWWWWWWWWWWW
这篇确实是有奇怪的天启!某天睡着觉呢被奇怪的灵感突袭WWWWWWWWW

糟糕我没看过鹿鼎记,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感觉(X)WWWWWWWWWWW

库玛平时是吃土(?)或者吃去围观他图书馆的小伙伴带的礼物WWWWWWWWWW
至于飞,当然是老得不能飞了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8-6-18 00:01 编辑
和他交配,之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耻度WWWWWWWWWWWWWWWW
是熊害的吗...............?
熊表示点头确认了!WWWWWWWWWWWWWWWWW(炸)
而且注意到..........老虹龙的名字原来是叫库玛的吗?WWWWWWWWWWWWW
kuma..........熊?WWWWWWWWWWW

是说我对DL确实越来越熟悉了~
这篇刚看到开头的时候,一看到老龙就想到了是那个图书馆睡觉的家伙WWWWWWWWW

从时间线看,这篇大概应该是魔法免疫刚发生不久时候的事.........离确定关系还早吧?~
但是想不到背地里阿帝就已经默认了WWWWWWWWWWWWWWWWWWWWWW
看来,阿帝除了傲娇的一面,其实背后面对无需逞强的人,也有软萌的一面嘛WWWWWWW
这样看的话..........游历期间..........只怕不会那么风平浪静呢

最后,这边我最喜欢的一点是通过游历的隐喻~
把黑龙(强大、高傲且在感觉上是种anti儿女情长的生物)和爱情结合在了一起~
尤其是再考虑到阿帝自己的出身、经历和性格,这个隐喻其实很真实,也很美~
对于高高在上,可能一向不把其他个体放在眼中的高傲生物~
可能爱情的萌芽,在更大程度上确实就是一种,因为一个人,而对世界、对生活的感受突然就不一样了;就是一种,And these memories lose their meaning, when I think of love as something new的感觉;就是一种,想要踏上旅程,去重新认识一遍自己本来所熟悉的世界的冲动。
而对每个人来说,选择开始一段感情,本身又何尝不是一场旅程与游历呢?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回复 6# 大熊星座

Kuma!果然出现奇奇怪怪的词汇都是你害的!WWWWWWWWWWW
带彩虹玛丽苏光芒的龙很少,肯定是当初在若尔盖画的那只图书馆虹龙令你印象深刻WWWWWWWWWW
时间线的话,没错这个时候离真的确定关系还早,还属于阿D内心很纠结的时段
那才不是承认呢!你看虹龙说了话之后阿D立即表示不屑(?)WWWWWWWWWWWWW

游历的部分我都觉得太隐晦了,能看出来就好(X)WWWWWWWWWWWW
并且感觉你写的比我写的还诗意WWWWWWWWWW
是说这个大概也属于一个先有的设定和后有的具体剧情莫名潜意识合拍的实例(X)WWWWWWWWWWW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羽·凌风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 100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倒是真沒看出遊歷和感的神貓關聯,果然自己沒有經歷是不能體會的啊
看來我對世界的認知就是缺一塊,毛毛你快觀察我,我才是真正anti感情,不知其為何物的類型WWWWW

簡直不要太命運WWWWWW你釀造庫瑪時候人生裡還沒有熊,
然後有了熊,然後有了庫瑪的助攻,真心不是安排?
其實我覺得行文裡的阿帝並不是真的在疑惑,我感覺她已經有感了只是在嘴硬而已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8# 紅峽青燦

库玛第一次助攻的时候也没有熊!(X)WWWWWWWW
一切都是奇妙的巧合WWWWWWWWWWWW
至于疑惑……等一下好像上面也没有人说阿D疑惑的点是“有没有感”啊?WWWWWWWWWWWW
文里面应该也很明显啊,疑惑的并不是单纯的“是否喜欢”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這篇感覺有種新開始的清新與展望〈?〉

庫瑪不愧是活了幾千年的老龍wwwww各種一針見血wwww阿帝根本無法反駁wwwww

我覺得阿帝不知道怎麼"做"也可以理解wwww看看他的父母〈咦?〉
是說如果對象是媽嘛的話,阿帝會不會比較願意談這種事〈?〉畢竟情況是最最最最類似的〈?〉

而且到底老爸是怎麼不用經過"龍的方式"卻很清楚媽嘛是適合的另一伴好好奇阿!!!!

這篇稍稍提到不同種族對於伴侶的觀念,感覺很有意思wwww我想阿帝也常常在這不同價值觀之間擺盪吧,畢竟是個混血的存在
〈龍:相信身體的感覺〈?〉羽神:恩或許跟原人差不多對這方面沒那麼開放不能亂來〈?〉
要在兩種完全不同種族〈龍與文明生物〉的方式之間找出自己的方法,這也是阿帝想要尋找的答案吧〈?〉

阿帝妳雖然嘴上不承認但還是乖乖帶著雪龍走wwwwwwwwww

不愧是阿帝,說走就走真的很瀟灑wwwwww

TOP



 

回复 10# 小卓

这篇可以作为游历的起始,确实有一种新的开始的感觉WWWWWWWWWWWW
库玛这叫老不正经,老是关心学生(?)的感情问题(X)WWWWWWWWWWWW

阿D的父母也是种群里的两朵奇葩WWWWWWWWWWWWWW
相比起来白麟都是一个正常人了(X)WWWWWWWWWWW
那是“虹龙的方式”不是“龙的方式”!小卓你不要听那个老不正经的家伙胡说!(?)WWWWWWWWWWWWW

对于伴侣的观念差异还有这个(X)WWWWWWWWWWWWWW
不同的文化(?)或者说思想方式、思考重点之间的差异和融合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课题WWWWWWWWWWW
至于阿D的话……谁知道她的傲娇是怎么形成的呢?(?)WW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