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磷炎的旅途
夜色濃重,烏黑的晚天壓在樓房上方,房舍燈盞綿延成片,在地面勾勒出一道道閃爍的星河,沿著公路流淌,金銀亮點交織。屋宇的行跡隱匿於黝黑間,依靠燈光勾勒,僅能微微的區分前後,看不出景深。

大城的夜生活早已開始,當火紅的夕日被瀚邈的遠山吞沒,夜色沿海面爬向城市,從港口一步步一寸寸侵蝕著掩蓋道路、拉長陰影時開始,賴夜而生的人們便點亮了舞廳、酒吧和各式聲色場所,使白日裡辛勞的生命們如飛蛾撲火般湧向燈紅酒綠的消遣地,恣意揮霍大把金錢。夜行性的職業和夜行性的動物一道醒來,平穩的接管不曾沉睡的夢都。

龍洋城,對原人來說這裡是卡亞納茲的首都,充滿大城市的繁華和工作機會,放眼全國豐饒發達不二,吸引許多年輕人離鄉背井來到此地;對離開原野的野獸而言,這裡是再一次生存的機會,順應著原人建立的世界,混跡於其中並徹底融入,讓”活著”的夢想能被實現。龍洋城,是實現夢想的魔幻城市,眾生仰望她的文化、賴其生活並成為文化中的一部份,來自無數場域階級五光十色的生活釀在一起,讓這城市成為一杯七彩的雞尾酒。

※                 ※          ※

高腳一杯雞尾酒,輕輕托在手中,上層淡金色的香檳冒著碎鑽般的氣泡,下層鮮紅的果酒濃烈純粹,好似液態的紅寶石,一抹翠綠的檸檬皮掛在杯緣,酒面浮著一粒圓溜溜的蘇打味冰塊,透明純淨的淺藍色表面映照著龍洋城流光逸閃的夜景,使冰面有一個內含沙金的大黑圓,圓彷彿把星空吸納在玻璃中,使宇宙溶在酒裡。

托著酒的手指纖細潔白,指甲塗著粉紅銀珠光,右手食指帶著一個纖細的銀環,上鑲一粒海藍寶。雪蔥蔥的手指挾著透明的玻璃杯底,杯底圓盤也折射夜景鑲上幾環金帶,細緻的玉臂近肘處倚在欄杆上,欄杆乃上等白大理石琢成,夜色中溫潤泛著微光,然因石面微有的細膩石紋,遠不及手臂無瑕。

手臂的主人身著一襲細紗薄連身裙,裙擺緞子折成寬荷葉邊掩住腳背,僅露出高跟涼鞋的文木底,和若隱若現、同樣塗著粉紅銀珠光指甲油的腳趾,連身裙下擺是深海的奧藍色,沿玲瓏有緻的胴體凹凸而上,漸變為晴空的蒼藍、淺海的淡藍和永凍山的冰藍,胸前誘人的V字設計露出深邃的事業線,在前胸到肩部,薄紗近乎透明,雕琢的鎖骨清晰可見,增一分則嫌粗大,減一分則嫌細軟,恰到好處的身形無一處有缺點,藍色漸層連身裙朦朧的展現著她的美體,肩上則披著一襲鮮紅火羽鳥毛短披肩,排列有致的尾羽眼紋構成微暗的火焰圖騰。

面對無垠的晚天,她仰頭看星,一陣風吹來,銀亮的髮絲隨風散開又輕輕落到背上,火紅披肩襯托下更顯耀人,雙耳戴著白貝母串珠耳環,一雙波光蕩漾的藍眸似若有所思,毫無笑容的臉上,有一份淡淡的愁容。

她是小金人酒店的紅牌迎賓小姐,花名叫海瞳麗莎,她的真實身分並不是美人,而是一頭雌灰狼,一頭自小被黑幫撫養長大,並作為風塵女子生活著的,空有華美外表,內心孤寂無助的雌狼。

執掌白日的是律法,操控夜晚的是黑道,這是許多地區的常態,而不少夜行性的動物都是道上中人,天生的習性讓牠們過夜生活比起其他動物來得容易,也來得喜歡,特別是獸族。暴力、競爭、權力與性,是獸族永遠熱衷的課題,亦是黑道經營的核心,獸族用天生的力量和執著掌控著無數的夜世界,龍洋城也不例外,充斥著人獸混合幫派和犯罪集團。

小金人酒店就是由一個特別大的人獸混合犯罪組織──殘翼幫所經營,而麗莎所處的二樓,平常是用幻影遮蔽起來的空間,專門給經由引薦的、願意付出更多金錢的尋芳客們尋歡作樂、並且作為幫主起居的場所。

※                 ※           ※

麗莎輕含著酒,順著喉嚨嚥下去,她一直抬著頭瞭望星辰。

這一夜,沒有人點她,並非她不紅──獸族的女性外貌是由變形術所生成,比原人天然的樣貌更能自主,通常也更漂亮更搶手些──而是今晚的貴人們荷包都太扁,點不起她,於是她便偷閒了,在這兒溜達,如今的麗莎已經是名妓,為了哄抬她的身價,她可不能接太多客,這反而使她有閒去做許多別的事情。

獨自一人在看台上,麗莎思索著自己的生命,自己是否會這樣一生受到黑道的操控,在年輕的時候以身體為養育自己的幫派賺進大把金銀、當年華老去後,被派以管理小型妓院、餐館,或者以任何形式被處理掉呢?每日每日的遊蕩於酒池肉林,在膩得不能再膩的雍容華貴令人噁心的珠寶堆中被求愛,這種生活,何時才是個頭?她不斷的問著自己,怎麼辦?然後給不出答案。

今夜她又在煩惱,可她不被賦予煩惱太久的權力,一個清爽的叫聲打斷她,令她轉過頭去,看臺的門口站著一個少女,衣衫不整的拉著艷紫色襯衫,看來才剛完成一場交易。

這位少女名叫安安,花名是美峰安安,顧名思義,安安有一對很大的乳房,但也不是真的,她跟麗莎一樣,都是母灰狼,安安年紀比麗莎小,也不是黑道養大的,而是不服從移民局的管束,沒去上野獸公民課程,失去了公民資格後淪落紅塵,變成黑道的一份子。雖然安安歸化失敗,但當下麗莎是滿羨慕安安的,因為安安自願做煙花女子加入殘翼幫,她不是被幫派控制的工具,而是員工,有薪水,有自己的上班時間,換言之她有滿大一部分的自由。

並且,安安是初代野獸,離開殘翼幫後,還能回到山野去,過著打獵維生的日子,安安來龍洋城並不是絕處逢生,她只是跟著不能在野外生活的父母一起來了而已,如今失去公民資格,她也和原生家庭少有往來,野獸的家庭紐帶不如原人緊固,孩子能養到自己活下去,就是一對成功的野獸父母。

安安叫喚麗莎:「麗莎姐,爺爺找你哦。」

麗莎嘆了一口氣,隨手把酒杯扔在陽台扶手上,轉身面對安安,但卻不立刻行動,而是往後靠著欄杆,將夜景當成背景,襯托自己。

安安一直盯著她看:「今天沒有客人嗎?」
「沒有。」
「那……你看起來有點心事?」安安湊近麗莎,開啟八卦雷達。
「不……沒什麼。」麗莎淡淡的笑一下。

安安走向麗莎,站在她身邊,望著夜色,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小金人酒店的二樓不算高,聽得到車聲和人聲,因為夜晚管制條例的關係,晚上路上的車輛相較白天為少,但行人反而熱鬧,此時十一點半,正是夜世界最活躍的時刻。安安凝視夜景一會兒,自言自語起來了:「好美,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在城市生活很棒,有野外看不到的燈火河。」

「是嗎?」我好羨慕你,知道野外是甚麼樣子。麗莎淡淡地回應,沒說出心裡話。
「是啊!難道麗莎姐不覺得嗎?」
「大概是太習慣了。」

「麗莎姐,你望著夜景的時候在想甚麼呢?」
「……甚麼也不想。」
「怎麼可能!」安安嘟嘴:「說實話嘛!」

「那安安你會想甚麼呢?」麗莎反問。
安安托著下巴望天空:「我都會想啊,白天的時候覺得天空很遠,只有陰天的雲會靠近地面,可是晚上為甚麼天空就會變近了呢?黑壓壓的,彷彿就在屋頂上面一樣,而且星星啊,和太陽比起來好像比較近,總覺得可以碰到呢!」
「傻,星星是可以碰到的嗎?」麗莎輕笑。
「我才不傻,」安安反駁:「麗莎姐喜歡星星嗎?」
麗莎點頭:「喜歡,非常喜歡,我很愛看星空。」

安安再次降低視線:「我倒沒那麼喜歡,比起星空,我更喜歡燈火河。」她凝望著她最喜愛的城市景色又好一會兒,慢慢說道:

「麗莎姐,女原人常常說,女生喜歡一直看星星的時候,就是戀愛了哦!」
沒有回音。

「唉呀!是流星呢!麗莎姐!」

安安抬頭看,發現麗莎早已離開了,前往幫主的起居室,早已不在陽台。她留了只喝一口的酒在大理石欄杆上,安安伸手想把那杯子拿過來,卻不甚碰倒了酒,金紅相間的酒粒子滾落出去,拋灑向夜空,化為一陣飛墜的流星雨。

※                 ※           ※

陽台內的空間也雍容華貴,麗莎緩緩的踱步,踩過火鳳洲出品的高級火鳳繡編織地毯,地毯是深紅色的底,上繡著交纏搏鬥的黑龍和金龍,繞成一個巨大的陰陽圓圖,高跟鞋的木底稍微把毯絨踏扁,但富有彈性的纖維在她走過後立刻彈起來,恢復原本的模樣。黃金、龍血石、藍田玉和青龍岩拼成的馬賽克牆面上,晴空中獅鷲獸君臨一座峰頂的樹林,四肢爪子帶著血,山下躺著無數獸類,華美的填色奪人眼目,但麗莎都沒有細看──這些裝飾她已看得厭煩而ˇ感覺很庸俗──她搭著水晶扶手,走向一扇金紅色的松木雕門。

門上有一隻誇張張嘴的銀色飛鷹,麗莎捉住飛鷹的頭,對著它口內喊道:「爺爺,我是麗莎。」裡面的人應了一聲,紅門由內往外被推開了,一隻身穿剪裁得宜純黑西裝的公林豹立獸走出來,彎起手臂讓麗莎搭上,將她帶入房內。

房內是典雅的辦公空間,一隻灰色的獅鷲獸坐在柔軟的米色皮椅上,那皮據說是用沼澤管吻象揉製的,獅鷲左右兩邊站著兩頭身覆暗紅盔甲的雪虎立獸,牠們手握長戟,甲片上洗火石閃閃發亮,頭盔的細眼縫裡射出精光,無比威嚴。在皮椅上的老獅鷲,身穿潔白的柔軟浴袍,腰上繫著金絲編帶,他半躺在沙發上,一對橘紅銳利的鷹眼半瞇著,藏鋒於內。

他沒有翅膀,無法飛行,他是個殘廢,就是這樣的殘廢,身為殘翼幫的幫主,翼博可‧天逆是也。

翼博可看著麗莎,懶洋洋的叫:「進來,有話對你說。」麗莎放開林豹,恭敬的走到他面前。

「我聽說,你拒絕了我兒子?」翼博可的聲音聽不出情緒起伏,任麗莎怎麼探究,都無法知曉他內心真正的意圖:「你可知道,他是太子,總有一天會接手這裡,違抗他,會怎樣呢?」麗莎不說話。

她知道翼博在說甚麼。

三天前,翼博可的養子翼博比在迎賓小姐們換裝的時候,突然闖進更衣室,所有的迎賓小姐都受了驚嚇,紛紛拔腿逃跑,但這頑劣的黑二代唆使手下把門堵上不讓迎賓小姐們逃走,她們退到房間最底部沿著牆壁,有些還沒完全變成人型的乾脆都不變了,翼博可慢慢逼近她們,色氣外溢的貪婪目光把她們都掃描了一遍,然後突然出手,鷹爪揪住立獸型態的麗莎的脖子,將她拽到身邊。

麗莎沒有反抗,她已經習慣被”恩客”們暴力對待。

只是,這個”恩客”不是一般的尋芳客,他有著更可怕的嗜好。

翼博比捉住麗莎提離地面,另一支爪子朝她的私密空間探過去,看到這可怕的情景其他的迎賓小姐們一齊尖叫,當事人麗莎卻從容不迫,用尾巴擋住翼博比的指爪,兩隻前掌捧住翼博比的臉,冷靜的說著:「請住手。

「貴為太子,請不要做這種令人困擾的行為,我們快上班了,現在是下午五點五十分,小金人酒店的迎賓服務,十分鐘後要開始了。」

「有意思,」翼博比放下她,環視眾人:「這母狼叫甚麼名字?臨危不亂的氣度我非常欣賞,我看中了!這就是我的灰狼老婆了!」說罷離開了更衣室。

麗莎跌坐在地上,其他的迎賓小姐趕過來看她有沒有受傷,一邊大呼小叫的抱怨,一邊試圖互相平復心情,她們本以為麗莎這下要遭殃,誰也沒想到她竟然靠著一臉正直的教訓使對方住手,有些小姐佩服起麗莎的勇氣,也有些為她擔心,其中擔心的最厲害的,是店裡一個老牌小姐周芳,她已經幹風塵女郎從年輕幹到老,現在已不接客,負責安排房間的事宜。

周芳替麗莎順著毛安撫她,麗莎對她點頭,示意自己沒問題,然後站起來。

「麗莎,」周芳緊張的握住她的手:「你知道你現在處境非常可怕嗎?」
「周芳姐?」
「翼博比是個變態啊!他不是那麼容易滿足的人!」周芳稍微提高音量,其他幾個資歷較深的迎賓小姐也都點著頭附和,周芳握著麗莎的手又更用力了:「你知道他前一隻灰狼老婆新婚第一天就死了嗎?去收屍的姊妹說,死在床上,手腳和嘴都被線綁住,私處整個炸裂開來,連骨盆都是碎片!因為掙扎的關係,線把手腳的筋肉都勒斷了!那傢伙……那傢伙把風刃灌到母狼的體內,誰知道那頭狼死前經歷了甚麼!」

麗莎睜大眼睛,其他小姐紛紛發出驚叫,有些人掩著臉無法表達更高層級的害怕,麗莎環看了四周,所有人都是一副哀傷的樣子,彷彿麗莎已經死了,正在為她送行一般,她腦中轟轟作響,一片慘白。

「周芳姐,真的沒辦法救麗莎姐了嗎?」一個年輕的迎賓小姐害怕的問,當然所有人心裡都有這個疑惑,被相中就是死?想起剛剛翼博比闖入立刻就要用爪子侵犯,大家的心都涼了。

「只能去找爺爺了吧……」周芳嘆氣:「想一個辦法,找一個籌碼,讓爺爺覺得可以交換,爺爺不是毫不講理的,你們也知道。」

※                 ※           ※

「我……我還想繼續現在的生活,不想做太子妃。」麗莎說。
「雖然你是一個很優秀的小姐,但是,」翼博可微微張開眼睛,那老而微皺的鳥眼皮裡噴出一束噬人的白光,籠罩著麗莎:「並不是非你不可,說說看,你有甚麼地方值得我讓你繼續過原本的生活,而不去滿足我兒子?」
「我──」
「你想說,你為我們付出很多嗎?別忘了,是誰給你長大和受教育的場所,」翼博可打斷麗莎,但語氣卻依舊沉穩毫無起伏:「我不是責備妳,我希望你明白,太子妃是一個好的事情,不要太相信閒言閒語。」

「……」
「你能給出甚麼,你擁有甚麼,我可是都知道的,論價值,對我來說你最大的價值是太子妃,我兒子會開心的,但是說價值太傷感情了,畢竟你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凡事用錢來論,不好。」
「……」
「別不說話,你甚麼都可以說,我不會對女人拳腳相向。」

麗莎低著頭,看著地上柔軟的地毯,地毯的圖案是洶湧的暗流,海龍翻滾在其中,各種層次的藍勾勒成遼闊的水域,在她眼裡,地毯圖案彷彿真的在滾動一般。她在思考,有甚麼代價能付出?自己又握有甚麼籌碼?這些問題,她已經想了三天。

「能不能再給我──」
「感情可以慢慢培養,結婚只需要一時衝動。」翼博可拒絕她。

麗莎又看著地毯,翼博可露出有點不耐煩的語氣說:「決定好了吧?你可以向我索要許多東西,我會給你你想要的一切。」

一個念頭蹦進麗莎的腦海,彷彿一粒燃燒的流星劃過天際,投進翻騰的大海,使海水為之起伏和沸騰一般,她抬起頭,海瞳亮了:

「爺爺,我可以引薦一個殺手實習生嗎?」
翼博可雙側耳羽豎起,眼睛完全睜開,琥珀般的眼珠子望著麗莎,麗莎堅定的點頭:「一個非常優秀的殺手實習生,

「如果對他的身手還滿意的話,可以交換我嗎?我想繼續做迎賓小姐。」
「是怎樣的人?」
「是一個,流浪在街頭,無依無靠的高手,我見過他的身手,爺爺一定會滿意!」
「……」
「拜託你!」

「好吧,叫張無生過來。」又考慮了一下,翼博可對一邊端站著的林豹下令。

※                 ※           ※

夜空依舊迷人,星子依舊閃爍,星空依舊誘人,流星依舊稀有。

在那之後,日復一日的,麗莎依然仰望星空,思索自己的生命該怎麼辦?何時才能自主?然而這些思索之中,又多了一分愧疚。

自己想出的脫身辦法,是拉另外一個無辜的生命墜入深淵。她找到了自己的替代品,是比自己更優秀,對幫派幫助更大的人才,在翼博可眼中這個傢伙帶來的利益遠遠大過拿麗莎滿足翼博比變態的性好,於是他遵守約定,讓麗莎繼續維持原本的生活,不再和她提太子妃一事了。

可是麗莎並未從中解脫,反而陷入更緊的、自疚的牢籠。

她在陽台上,看著幫派裡一個新的明星升起,眾多幫眾環繞著他,那個年輕人嘻嘻哈哈的遊走在母獸與女人之間、遊走在生死邊緣、在違法的邊緣試探並橫越,看他燃燒著耀眼的青色火焰,磷光一閃比夜空下的燈火河還攝人,俊俏的臉上飛舞著狂放自信的驕傲,黑髮彷彿披襲著夜,那一雙火焰般的金黃眸子熠熠煌煌。只有麗莎心知這絕不是新星的誕生,而是流星滑過宇宙,墜進地獄,將成為沉重的隕石。

未來的龍洋第一殺手,青刀星‧閃劍,故事的開端。

日復一日,麗莎凝視著他,凝視這代替自己被翼博可掌握住的孩子,他越是純真,麗莎的心就越痛,她臉上帶著憂愁的眼眸也就愈深,她的心裡逐漸被推他落入黑暗的自責填滿,疼得海瞳流出淚來。

那時,周芳告訴她,翼博可幫翼博比選了安安,而且安安立刻就被帶走了,周方還以為,麗莎流的淚是疼惜安安,畢竟,安安和她一樣是狼女。

※                 ※           ※

酒紅色的燈罩下,煽情的光芒充斥房間,柔軟絲質的枕頭套上晦暗不明的紅緞面反射著粉紅光芒,整個房間彷彿一個慾望的胃口,囊袋狀的臟器般,在空調下微微蠕動著。床舖即是慾海,被單的皺褶是殷紅的海波,海中優游的不是人魚,而是一具具身不由己的肉體和無法發洩的繁族之力,以及無數的,再也沒有機會圓滿的半個生命。

麗莎全裸躺在床上,被單技巧性的掩蓋小腹,但刻意露出一道縫隙能看見兩腿之間,她將銀髮披掛在胸前,圍著乳房繞成一個圈,這些動作和細節她是做慣了的,深深地使男人為之著迷,一次次一回回,用金錢換取體驗她身體的機會。

然而這一次,面前的男人背對她,自顧自的穿整衣物,並喝乾了床頭玻璃杯裡的冰水。

「高先生?」麗莎提高音量,稍微帶著嬌喘的呼喊道:「還可以哦!還有時間呢!」
「不了。」被稱呼做高先生的男人冷淡道。
麗莎坐起來發出嗚嗚的聲音:「怎麼了?人家惹你不高興了嗎?人家不是故意的,剛剛、剛剛真的太痛了啦……再給人家一次機會,人家,人家會忍耐的!」
「不要了!」高先生橫眉豎目轉頭罵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狼女根本不可能感受到來自原人的刺激愉悅,你們狼女是看發情期的!下賤的牲畜!都是裝的!虧你還能裝得這麼久這麼像!我下次絕對不找你了,我會找一個真正的女人!花我好大錢,竟然只有這樣?我不滿意!」
麗莎雙眼噙著淚:「怎麼了嘛?高先生一直都是人家最重視的恩人啊……不是已經好久好久都是固定客了嗎?」

高先生把西裝外套套上,面對麗莎,毫不客氣的指責道:「你心不在焉!你沒有投入真正的感情去和我演一齣床戲!我真心真意的付出錢和時間來享受,你給我這種鱉腳的表演!告訴你,狼女,你嘴上說沒有,身體可誠實著!」
「我……」

「你有了心愛的狼!你有了真正想要一起蜷床的對象了!別以為來玩的都是白癡。」高先生掩上門離開了。

麗莎站起來,拉開魅惑的紫色窗簾,看向夜空。

夜空中,星河隱約,一粒巨大的火流星劃過,照亮了她那對海藍的瞳眸,一瞬間,她明白了,自己的生命已經開始轉動,已被流星所牽引。她的心裡還不確定,但身體已經明白的給了她答案。

她將要去追尋夜空中的星之軌跡,重掌自己的命運。

                                       《星之軌跡》完
                                          20180722 PM04:22 於新莊家中

--------------------------------------------後記-------------------------------------------------
看完《夜王》突然想補點麗莎的故事,標題來自講述土方歲三一生的動畫短片《白之軌跡》。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相互交缠的黑金双龙阴阳圆圈!
原……原来我们的LOGO是黑帮!!!(漫天大雾!)
酒楼的装束真的是很土豪了!到这种土豪夜店消费的大概也是大佬吧,连大佬都点不起……所以丽莎到底是有多红多贵?(害怕.jpg)WWWWWWWWWWWWW
话说丽莎没准你只需要计算一下自己的身价和市场效应(?),老狮鹫和老鸨(?)就舍不得你了(X
老狮鹫宠溺儿子的语气,啧啧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其實我在寫美麗的地毯的時候,真的是想著咱的logoWWWWWWWWWWWW
與其說logo是黑道,不如說因為太美了黑道採用WWWWWWWWWWWWWW

也不是說麗莎真的很貴,而是.....設定上龍洋城買春賣春是犯法的,有錢的大佬未必想以身犯險啊,
你看最後那個被忽悠了的男人,他懂玩,但這種人不多WWWWWWWWWWWWW
賣春不是殘翼幫最大的收入,比較像是可有可無的零頭,更大的存在意義是給幫裡的公獸洩慾或寵愛的對象,她們本身對幫派就是價值,倒不是說一定得靠賣春掙錢,殘翼幫最大的利潤來源是毒品啊WWWW

他就是把蛾子寵壞了WWWWWWWWWWWW
而且麗莎上面還有更多高級的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 紅峽青燦 正在悠閒浏览龙洋城的夜间风光,忽然青光一闪,被割破的口袋成为龙洋第一杀手留下的独一无二纪念礼物。哦不!那好像用是 166F卡币 换来的。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