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其他
繪型的設定故事〈???〉不知道怎麼介紹,反正就看下去吧////

不屬於小傢伙的另一個世界觀

人物

http://www.dragicland.com/forum/viewthread.php?tid=2689

http://www.dragicland.com/forum/viewthread.php?tid=2693

1.有引用前文注意〈?〉
2.狂氣注意
3.後面有暴力表現注意
4.崩壞注意〈???〉
5.寫完太舒爽未修飾直接貼過來可能錯誤多注意
----------------------------------------------

這是間布置雅致的咖啡廳;環顧四週,是悠閒閒聊的顧客與打扮典雅,服務殷勤的侍者,溫暖的燈光自上方灑落,溫和的食物氣味滿盈四周,你緊繃的心緒竟不自覺的稍緩些許。

不會有任何人想到,你將於此展開會談,與一位「惡魔」。

惡魔。

「吶……?你不點個甚麼嗎?」

指頭敲於桌面的輕響,你移動視線,坐於前方的少女歪頭望著你瞧;黑框眼睛後的雙眸有神地閃閃放光;短發少女咧嘴朝你笑了笑。

那笑容有點拘謹?這很正常,應付陌生人來訪本來就會緊張啊;你回了一笑,而少女低頭研究菜單。這只是位普通的女生,目測為剛畢業於高校的年紀,是個內向沉靜的人吧?你依據你不長不短的閱歷下了第一判斷,在即將卸下警戒同時卻被理智跩回。

她可是只惡魔阿。

你想起了你來的目的,但你還是按耐著,到服務生將兩份飲料端來,少女興奮地啜著茶時才下定決心開了口。

「想知道我的故事?」

「你是情報部來的吧?我記得你是專門記錄惡魔的資料,並向政府會報的傢伙吧?」

你著實嚇了一跳,不只是突如地被打斷話並被揭穿身分,更不僅於內心所言被料中;你瞪大著眼,看著女孩放下茶杯,單手緩緩摘下那眼鏡

原本黝黑的明眸瞬間轉為鮮艷的紫,那瞳孔不再屬於人類,那是屬於貓的眼睛---瞳孔因為光線而縮的細長;頭頂竟竄出一對天藍色的獸耳,是狀如貓的三角形狀;眼角閃過藍色影子,你驚訝地轉頭望地,發現腳邊甩動著長尾,而尾部尖端排列著三條艷紫斑紋。

噗地一聲,少女背部多出甚麼;那是紫色調,如蝙蝠般的肉翅,那對翼輕巧的煽動幾下便收攏至背後。

「這個飛不起來哦,真可惜~」

你不發一言的望著前方的生物;依你的工作資歷,你見過不少這樣的「人」,在檔案室裡密密麻麻的文字與各種角度的照片捕捉,並確實描述著這些奇物一切的一切。

他們大多是奇異的,瘋狂且不可理喻。

但那些紀錄的震撼遠遠不及親眼所見----活生生的「惡魔」在前方展示自己的真實形貌,而你的記憶告訴你這只是檔案裡從未記錄的。

亦即她並不在世人的見證,政府的監控,這種不被規範的怪物是多麼令人不安的存在----你暗地告誡自己一定要確實完成任務。

環顧四週,奇怪的是,沒有視線過來,人們仍繼續著他們的活動,並沒有他人注意到少女的突變。

「阿~要怎麼說阿…….抱歉,我的社交障礙又犯了~」

女孩似乎沒有在意你勉強堆疊的笑意,她仍舊是那略帶羞怯的微笑,右手托著腮幫子,左手提起杯炳。

深褐地茶湯飄出氤氳。

---------------------------------------------------------------------------

一個平凡但自卑的少女,出生在要求稍微嚴格的家庭,她很孤單且不知道如何與他人相處,每日都在徬徨與低潮裡度過

某天,她終於找到朋友了,她有了新的寄託,發現自己的嗜好,最重要的是-----不再孤單

她每天與朋友開開心心的生活,彼此分享夢想與心事,她笑著,覺得有朋友真是太好了…….

-------大意是如此。

你快速地整理資訊,在腦海裡將故事拆解分裂,歸類值得注意的部分;手邊也不停地抄寫筆記。

「哎呀,真是開心的故事啊?」

你忙著摘要,只能客套地簡短回應。

少女呵呵地笑著,迴響著銀鈴般的清脆。

--------------------------------------------------------------

最後,少女與朋友產生爭持,最後友誼破裂,少女盡了一切依舊挽回不了

她被告知"我們所相處的一切皆是浪費時間"

傷心的少女頓失所有,習於依賴的她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價值與快樂

最後她做了最可笑的選擇----從高樓一躍而下

你可能會譏笑她的天真與脆弱,或許惋惜她再也去不了的未來,或許想賞她一巴掌來說服她別做傻事

或許,你也不在乎吧-------一個脆弱的傢伙的死,自作自受,關誰甚麼事呢?

但事實就是這樣

-------------------------------------------------------

故事急轉直下,你不自覺抬起頭,正巧與少女眼神對上,霎時你手上的作業也停止了。

你竟無法女孩眼神裡讀出甚麼,那眼神所隱含的甚至超出了你的所有預期;期盼?挑釁?從容?迷離還是懷疑?在外表看來,你經歷的應該比這女孩多的更多----但你竟然看不出她的眼神所傳達的意圖。

你只知道,有著無比洶湧的情感在其中劇烈波動,但你所能理解的僅有如此。

「欸?你覺得怎樣呢?阿呀真的很幼稚吧?」

「果然國中就是中二的年紀呀,呵呵~」

女孩只是笑著,而你能做的只有繼續抄寫,想把一切都記錄下來。

---------------------------------------------------------------

深夜,高樓下,少女趴伏在街上顫抖著,身旁血跡斑斑------她要死掉了

「我……做錯了……好後悔阿……」

少女痙攣著嚥下最後一口氣

故事結束了,真是個可笑的故事

不是嗎?

「你想重來是嗎?你覺得這一切都只是錯誤?」

模糊的意識裡,她看見奇怪的影子在眼前晃動,但頻死的她沒有餘力去震驚
她只依循本能

「好哦,那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那個身影,似乎在微笑著?

但也來不及反應了,少女的意識陷入無盡的黑暗裡







--------------------------------------------------------

「達拉,故事就這樣開始惹~」

奇異外觀的少女說畢,啪地拍手,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到那藍色的尾巴頻頻甩動,並翹起成一個圓弧。

茶湯涼了,然而你卻無暇啜飲。

身影?跳樓?交易?可是「妳」已經死了阿?一切是怎麼回事?

難道……還有比「天使」與「惡魔」更高階的存在嗎?這能否解開長久懸而未決的惡魔起源之謎?上頭知道這些嗎?你霎時無法理解這個過於玄異的故事,沉溺於不絕湧來的問號裡。

「呃……我還是講的太直接了嗎?果然又嚇到人了啊啊」

「下次我更會注意修飾情感的……」

少女尷尬地抓抓頭。

你勉力張嘴欲提出更加深入的問題,而那疑問卻和你所想的不同。

「蛤?你說故事開始了之後呢?」

「就是現在阿!我不是就坐在你面前嗎?」

你使力發聲,連珠炮的問題在喉頭爭先恐後而出;不知為何,你身體顫抖著,冒著汗的雙手在大腿褲搓了又搓。

是聽到機密的興奮?或許吧,如果能告訴上層所有真相,想必功績無量,官場平步青雲。

「啊啊,時間不早了!還是謝謝你,陪我聊聊~」

少女起身,伸個懶腰;背對著你,活動背後的翅膀。

她就這樣要走了嗎?你不自覺也跟著起身,椅腳被推開而發出刺耳磨地聲。

你可不能讓她就這麼走。

「啊,我想講的都講完了哦,也是啦,不送個客也是太不禮貌了點」

少女轉身,你瞥見她的臉龐,而後便無法轉移視線。

她的眼神變了----那不屬於人類,也不是野獸的雙眼迸發精光-----那是惡魔的眼眸,瞳孔尖細如針;眼裡的冰冷遠於零度,卻同時又有甚麼熊熊燃燒著。

嘴角大大咧開,勾起狂傲的笑意;那面貌,絕不該出於一位年輕少女,不,那不是人類該有的表情!

「你邀我到這裡來,是想在此包圍我並抓回總部吧?」

「這裡所有人都是想抓我嗎?你們還真是有備而來啊,呵呵」

「是想把我關在那裡,玩有趣的監禁遊戲嗎?想要我吐露一切,是吧?」

「真可惜,我可不是M!」

轟隆-------------------------

霎時,慘叫貫穿耳膜;燈光熄滅,你聽見玻璃碎裂的巨響,而後爆炸聲與槍聲不絕於耳。

深色液體噴濺於你的西裝,一粒子彈擦過頭頂。

這裡成為了戰場,不,是名副其實的地獄。

惡魔的樂園。

「我才不會,讓你們這種傢伙打擾我和朋友們的一切!!!!!」

你在哀號,在哭泣,你的任務失敗了。

而少女靜靜佇立,冷眼一片腥紅。

著原本服務裝與休閒服裝,拿著武器的人們,是你的同事,而他們都死了。

除了你與她。

哦,不只你們。

「凱歐斯!你都收拾完了哦?」

「是的哦主人!」

「說多少次了,不要在外面叫我主人!」

「哦算了,這裡也不算公共場合了」

迎面而來是一位高挑的青年,同有一對尖長的貓耳,黑外套上浸滿鮮血,手臂纏著的……是內臟嗎?他周圍盡是燒焦氣味,籠罩著滾滾黑煙。

他也笑著,那是只有令一切理智喪失的無比瘋狂。

「還是謝謝你救了我;抱歉,讓你和這麼多人……」

少女直視惡魔的雙眸,笑容轉為柔和。

「我以為人數不會這麼多……」

「你在客氣甚麼啊?幹光他們就是我要做的啦主人!你沒事本大爺就好啦!!!」

男惡魔轉而換上陽光般燦爛的笑靨,惡魔尾巴急速甩動,活像個被飼主稱讚的忠犬。

「啊哈哈哈哈哈!你看老子的身上都是洞哦!哦哦哦這次比上次任務還多耶!!」

「笨蛋!給我趕快止血啦!就算你是惡魔也不要找死好嗎!!!!」

目睹常理之外的狀況,你放棄了思考。

少女拾起桌上的眼鏡並戴上,又回到一位「正常」人類少女的面貌。

「很抱歉,為了我的同族們不得不解決你,但真的……很謝謝你陪我聊聊啊」

你的眼前一黑,意識墜入無底的深淵。

她可是惡魔啊------那是你短暫的生命裡,最後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