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其他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9-7 22:42 编辑
“你想去城市吗?”森林里,老狐狸问小狐狸。

老狐狸身穿衣装,像人手一样的爪子拿着烟。小狐狸匍匐在地上,正因又一次失败的狩猎而哭泣。

“想去的话,我可以为你指条路。”老狐狸说,吐出一串青烟。

其实老狐狸不是普通的狐狸,他长着萎缩的翅膀,翼膜像是很早很早以前就裂开的,稀稀拉拉搭在他背上。他已经花白的毛发泛着褐色,他细长的嘴几乎全白了,就像一只苍老的红狐。

小狐狸也不是正常的狐狸,他的耳朵立不起来,常年折耳导致耳廓依然像幼年时一样,无法发育,听力也很差。父母已经放弃了,想让他自生自灭。他捉不到机敏的老鼠和兔子,只能坐在林子里,抱着难啃的树,一遍一遍地哭。

“别哭了,你要是去城市,捉不到兔子也不会饿死的。”老狐狸掐灭烟头,把烟屁股塞进石头缝里。

小狐狸终于安静下来,他点点头。

那年,狐狸五岁。



残疾的老狐狸收养了小狐狸,他教狐狸讲话,教狐狸学父母应该教的东西,狐狸听力不好,学得很慢。他还教狐狸什么是城市,告诉他最近的城市在什么方位。狐狸过去听森林里的其他动物提起过城市,他听说那是个很可怕的地方,到处都是巨人,想要吃狐狸,还想把狐狸的皮扒下来披在身上。

“那里是无家可归的野兽最后能去的地方。”

但是养育他的老狐狸是这么教他的。他说城市一点也不可怕,城市里有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机会,而且有很多很多事可以做,不是只能狩猎。在城市里是不会被饿死的,也不会被吃掉。狐狸相信他。

到狐狸八岁的时候,老狐狸突然不辞而别。老狐狸说过他终有一天会离开,他已经很老了,比其他所有狐狸都要老,他想找一个安静又美丽的地方度过余生。

孤单的狐狸默默哭了一场,但这时的他没有迷茫,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想去城市。



“只要你得到在城市里居住的许可,你就不会被吃掉。”

狐狸记得老狐狸是这么说的。他在城市边寻找什么叫“许可”,除了城市高高的围墙,他什么也没有找到。他没有“许可”,城门的卫兵就不允许他进入,他绕着围墙跑了好久好久,才找到一个狐狸可以钻过去的小洞。

一只身上长斑纹的狐狸在洞口迎接了他。他其实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狐狸,他的尾巴很细、身子很壮,但头还是挺像狐狸。

“新来的,这里是我的地盘,以后你就跟我混吧。”他让狐狸叫他斑斑。

对于如何在城市里生活,斑斑很有经验。他带着狐狸躲开身材高大的原人,带他走城市的绿化带,否则水泥路面会磨破他的肉垫。他还带狐狸在夜晚的街道上潜行,教他怎么打翻垃圾桶,那里面全都是食物。老狐狸说的是真的,就算捉不到兔子,狐狸也不怕会饿死了。

斑斑没有许可,狐狸也没有。就在他以为在城市里生活其实不需要许可的时候,晚上巡逻的守夜人发现了他们。那些守夜人带着喊话筒和猛兽,就像搜寻敌人一样搜寻没有许可就在城市里乱逛的动物,他们还带着枪。狐狸侥幸逃走了,但是斑斑没有。

斑斑被捕杀的时候,狐狸十岁,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年了,不能哭,也不该再害怕了。



十二岁的时候,有原人在巷子里发现了捡垃圾维生的狐狸。

“太神奇了,一只折耳狐!”那原人一惊一乍地,狐狸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他只担心巨人会不会吃了他。

原人不是警察,他是动物园的饲养员,他可喜欢这只独特的狐狸,便给他介绍了动物园的工作。有了工作,狐狸也就有了许可。

动物园提供简单的食物和模仿森林的场地,让狐狸在这里尽管展示自我。他们还找来很多土球、老鼠和兔子,让狐狸表演捕食。但是狐狸在森林里就捉不到兔子,现在他连兔子在泥地上跑的声音都听不到,他在动物园里也捉不到兔子。

动物园里还有另一只狐狸,是雌性的狐狸。她不会说原人的话,她用狐狸的语言告诉他她叫沐雅。她总是抢着抓住饲养员放进来的猎物,然后再用施舍的动作分给狐狸。狐狸不讨厌这样。他注意到沐雅的一侧前脚掌断了,他时常去给她舔舔,看不出是什么时候的伤。

沐雅在动物园下班后就离开了。夜里狐狸只能独自留在动物园的场地上,很冷、很静、很孤单、风还很大,但是没有守夜人。



一开始,来游览动物园的观众都喜欢狐狸,他垂搭下来的耳朵看起来很可爱。随着狐狸的成长,他下拉的双耳也影响了眉毛和腮部肌肉的形状,他随时都耸搭着耳朵、耸搭着眉头、也耸搭着整张脸,人们渐渐地不喜欢他了。

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人们都不在乎这双耳朵对狐狸造成了多少困扰,他们只在乎可爱。

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相同的审美。后来,一个原人男孩相中了他。

“有人想要养你,把你带回去做宠物。你看正好今年的合同也快到期了,你愿意去吗?”

饲养员来找狐狸谈话的时候,其实狐狸一句话都没听懂。他只听懂了一句宠物。和斑斑在一起的时候,他见过宠物,那“工作”可比只能待在动物园这狭小空间里自由得多。他还听母狐狸说动物园嫌他太丑,打算招收新的狐狸来顶替他,于是他赶紧同意了。

到男孩家第一天,男孩就为他准备了一场仪式。他在圆形的大饼上点了火,带着高高的帽子,还特地关了房屋的灯。狐狸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坐在椅子上,紧张地不敢动。

“哈哈,你可真丧,我喜欢!”男孩嘎嘎大笑,吹灭蜡烛,并抢了几乎整块蛋糕。

那是第一次,在狐狸十七年的生命中,这是第一次,有别人为狐狸庆祝他的存在。



狐狸快二十一岁的时候,男孩家里发生了变故。

其实狐狸很早就看出了端倪。他知道男孩的父亲常常一整年都不回家,第一次回家就踢了狐狸一脚,还老爱对女人和小孩发脾气,狐狸不喜欢他。他也知道男孩的母亲总是隔三差五就在外玩到很晚,而在家的时候总是看着家人的照片发呆,谁都不理,狐狸也不喜欢她。但是狐狸看不出这些线索背后的含义。

只有男孩和他玩。男孩领他看电视,教他玩游戏,给他稀奇古怪的玩具,喂他从未吃过的美食,男孩还和他聊梦想,说他想当飞行员,想去看大海和雪山。都是些森林里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狐狸震惊了,他意识到原来这些才是城市真正的模样,这才是人们真正追求的东西。

长久以来他都只是在生存的边缘挣扎,他看见的只是森林不曾施舍他的部分,那不是城市还能赐予他的全部。

男孩总是带他去公园,他们在草地上玩接飞盘、在攀爬架里追逐遥控飞机,他们甚至一起在河里游泳,看无畏的勇士在欢呼声中游向对岸。那是狐狸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直到那天,男孩带着狐狸出门,在游乐场玩了整整一天。最后,当狐狸乘上摩天轮的时候,男孩只和摩天轮的管理员耳语了片刻,没有上来。

之后,狐狸在游乐园里跑啊跑,绕着游乐园的围墙找,也没能再找到男孩。他叼着摩天轮的管理员递给他的纸,那是终止宠物关系的文件,男孩一家先前办理的,狐狸看不懂。

狐狸只能回到男孩的住所,但没有人为他开门。邻居说这家人离婚了,母亲带着孩子回娘家,下午刚走,他们打包了整整一车家当,兴许是不会回来了。狐狸在家门口等了好久好久,等得饿急了,才离开。

在那之后,狐狸再也没有见过男孩。



狐狸没有再去捡垃圾吃。男孩留给了他一些钱财,省着点花够吃一段时间。他会去超市买食物,去公园里找个空闲的位置大方地吃掉,和男孩在一起的日子让狐狸知道了什么叫做体面。

但狐狸没有地方可以去,他只好回动物园。那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动物园招了新的狐狸,比他可爱得多。

狐狸需要重新找一份工作。在城市里,一年没有工作的动物会失去留在城市的许可,狐狸不想被赶走。饲养员看他可怜,帮他争取到了一份打扫场地的工作。

他甚至拿所剩无几的钱买了项圈,练了好长时间才勉强变出了人形,有人形才能做清洁,才能胜任城市里的大部分工作,这是必须的。饲养员也教他说人话,但狐狸迟钝的听力难以分辨原人复杂的音韵,他学不会,好在这不是必须的。

他见到瘸腿的沐雅依然在动物园里,他也听说她依然单身。在这方面,城市和森林一样,残疾的动物都很难找到配偶。

他就像当初的原人男孩一样,狐狸找来饲养员,对他说:“我要娶她。”

沐雅在郊区有一个很小很简陋的公寓,她曾经居住的森林被城市的扩张吞并了,那是政府给愿意留在城市工作的动物的安置区。狐狸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家。没多久,狐狸有了一个女儿,那时候他刚二十三岁。



原人的孩子天生就能在城市里生活,但是狐狸不一样。狐狸的女儿必须得到新的许可。

女儿满周岁就得办许可了。狐狸带她去派出所,但警察说狐狸的家庭收入太低,没有满足野兽在城市里生养子女的规定。警察不同意,他闭着眼睛摇头,他也没办法。

动物园的工作虽然轻松悠闲,但这工作不能赚钱。动物园已经给动物提供了食物,因此薪水很少很少,那只是没有一技之长的动物在城市里继续存在的底线。想要像原人一样生活,更好地生活,狐狸需要钱。

他尝试着去找别的工作。但是建筑工地有老虎和熊,它们不需要狐狸;服务行业嫌他有动物的气味,它们更不需要狐狸;安保工作对狐狸的身板来说太危险了,它们也不需要狐狸;工厂流水线的工人得有技术和灵巧的双手,它们仍然不需要狐狸。有人形还不够,城市里大部分工作都需要识字和说话,狐狸都不会,它们都不需要狐狸。

好在狐狸还有点一技之长,城市里没有原人爱做扫大街的清洁工,狐狸便去了。外面的清洁工早出晚归,很辛苦,但清洁工的薪水比动物园高多了,狐狸成功为女儿办到了许可。

偶尔会有人来找他说话,问他为什么长得那么奇怪,问他平时都吃些什么,还有人问他火狐是不是会搓出火球来。狐狸不会说人话,他只好回家练习了很久,才尝试着在下次有人问同样问题时表演了一朵火花。可对方并没有像动物园的观众那样欣喜和开心,他只是笑着点头,然后就走开了。

原来,对于自己这个渺小而陌生的清洁工,别人的对话不是真的对话,别人的问题也不是真的问题。狐狸懂了一个原人的词,叫寒暄。



狐狸二十七岁的时候,城市里的博物馆办了一场军事展。狐狸的女儿想看,他便带着一家去看。

军事展上展出的都是枪械,或是长得像车辆和飞机甚至是人的枪械。狐狸害怕这些金属,他捧着沐雅的断掌,他知道妻子也害怕。

但是他们的女儿喜欢。女儿没有残疾,在城市里出生的二代野兽很多都是健康的,他们不像残疾的父母,他们会和原人的小孩玩,能跑能跳,从小看电视长大。并且还能去上学,为了送女儿去收纳野兽幼儿的学校,狐狸接了四条街的活,还为一座写字楼打扫卫生。孩子的世界里充满了来自森林的父母无法理解的东西,比森林更宽广。

狐狸仿佛在女儿身上看到他以前的主人,他不知道那个男孩现在是不是已经见过了雪山和大海。他摸着女儿的头,问她将来想做什么。梦想对大多残疾又没有文化的初代野兽而言太遥不可及了,他们只能做原人不愿做、不能做的工作,希望自己的后代能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等我长大了,我要当守夜人!”

女儿指着一套警察的制服说道。狐狸记得这身制服,记得警察身边站的模型狼,还有警察模型手里捧的枪。他还记得那个晚上,一队守夜人举着枪追逐他,并且杀死了他曾经的伙伴。

狐狸忍住了,他也要学做个大人,像成年的原人一样。他没有哭,他鼓励孩子,笑着鼓励他要坚守自己的梦想。



狐狸三十一岁那年,家里发生了意外。狐狸永远忘不了那天,灰蒙蒙的天空飘着雨,他抱着扫帚在树下,想着雨天外出的人会变少,兴许能早点回家。直到几个警察找到他,送他去医院,并带给他一个噩耗。

沐雅在下班途中被车撞死了。

那是个路口,阴雨天宽敞的大路上没有什么人,车都开得很快。而跛脚的母狐狸实在是太矮了,没有其他人和她走在一起,路过的车辆没能发现她,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凶手赔了狐狸很大一笔钱私了了这起事故,至少在狐狸眼中是很大一笔钱,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但他不明白对于妻子的死而言,钱有什么意义。他不明白钱财为什么可以弥补死亡,钱财不是用来款待生存的吗。他的女儿也不明白,在派出所里,化为人形的女儿对着警察和凶手叫喊。

“赔钱算什么!这是闯红灯啊!他应该坐牢!”

“我们查了监控,由于下雨信号灯故障,不能按照闯红灯处罚。”

“那又怎样?超速总有吧?不应该吊销驾照吗!”

“我们已经是按照你母亲的许可等级公正处理的了。”

“去你的等级,野兽公民也应该享受平等的权利!”

她说的内容,狐狸全都没听懂。他头脑里只想着一件事,想着一天到晚在公路上来回的人是他,为什么被车撞死的不是他?狐狸不懂什么叫权利,也不懂什么是平等,他只能拦住想要冲去打警察的女儿,在他心中警察和枪械就是城市的秩序。



狐狸的女儿很争气,考上了专门培训野兽警察的学校。那学校是军事化管理的,一个季度只能回家一次。女儿走的那天用狐狸的样子给他敬了个原人的军礼,狐狸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狐狸很开心。

每个月,女儿都会给狐狸寄来生活费,女儿说她勤工俭学赚了很多钱,有富余的部分,让父亲别再做清洁工了,太辛苦、太危险。但是狐狸舍不得用,他说母亲死的时候得到的赔偿他都留着,他还有钱。

其实野兽学校的学费都很贵,已经快花完了那时候的赔偿,但狐狸不愿告诉女儿。他把女儿送回来的钱都装在口袋里,放在小木屋的屋梁上,等女儿回家的时候,他好记得还给她。

那年,狐狸三十四岁。这个年龄的狐狸已经很老了,他记得在森林里,狐狸只能活二十六七年就会被吃掉,而他可能还活不过五岁时的初雪。

城市确实是个好地方。狐狸吃着用打工赚的钱买来的兔子,看着电视上播放探险家在丛林里狩猎的节目。只有在城市里,他能把女儿送去过他想都不曾想过的生活。

城市真的是个好地方。狐狸环顾小小的木屋,只有城市里才有温暖的床褥和明亮的灯光,他想着,用被扫帚磨得粗糙的手掌抱住自己劳累得斑秃的身躯。只是,有些冷清了。



狐狸累了。当女儿终于从学校毕业,当上警察并离开家独立时,狐狸已经三十七岁了。他太老了,公路上飞驰的车流他几乎看不见,拿扫帚的爪子也变得僵硬,他再也工作不动了。

城市的退休政策没有动物的份,狐狸没了工作、也没了配偶,如果再没子女赡养,他将失去他的许可。

但是狐狸不想去麻烦他的女儿。在森林里,没有动物会在年老的时候去麻烦自己的子女,所有的生命想活下去都不容易。他在电视上见过女儿,她在一次巡逻中立过功,得了表彰。子女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城市赐予他的已经够多了,而他现在已无力继续接受。狐狸决定回家。就像当年的老狐狸一样,他想回家,找个安静又美丽的的地方。

除了让他维持人形的项圈和一身衣装,他没有带什么东西,他发现自己也没有东西可以带走,除了这一点点他在城市里生活过的证明。

离开便捷和拥挤的城市,荒野的旅途是以年月来计算的。狐狸走了很久,开始担心带的食物够不够支撑自己回到家乡。他其实已经记不清故乡的模样了,他甚至不知道方向对不对,或者自己是不是早已抵达。他只记得小时候他差点在森林里饿死,坐在一棵歪脖子树下。

在森林边缘的山坡上,他看到了一只小狐狸。

看起来不像普通的狐狸,小狐狸没有尾巴,在他身后的草地上,流着一条血色的溪。狐狸注意到小狐狸身上有好几个血窟窿,他猜这是凶猛的巨鹰留下的痕迹。

小狐狸趴在地上啜泣,他被猛禽叼走、和父母失散、还成了残疾,他在森林里活下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狐狸站在小狐狸身边,他想了很久,想继续走,最终还是不忍心。

“你想去城市吗?”夕阳下,老狐狸问小狐狸。


======================================================

这里是后记(?):
标题一开始想叫“围城”,但是……嗯算了还是不要蹭大师的热度(炸)
主角是狐狸,不知为什么,慢慢默念这个词,就感觉到一种悲伤的韵律(?)
狐狸:其实我也许是一只投错了胎的藏狐(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8-9-7 00:32 编辑
看到中間狐狸的女兒差點要被趕出城市,我想起美國川普政府驅逐穆斯林拆散父母與小孩的政策執行(爆
這個城市對非原人的不友善,感覺是非常現實的,就像某個成為禁語的群體(?
這篇文章很悲涼,結尾則像是在給新的小狐狸一線希望(
至少狐狸已經活了這麼一回。


【发帖际遇】狼狗傑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成千上万土球追赶,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获得 36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先觀察一下物種。
有翅膀的老狐狸是甚麼東西?查了圖書館,沒有WWWWWWWW
斑斑也不知道是甚麼動物,求解釋WWWWWWWWWWWWW

感覺看到了美國的初代移民,高中的時候聽到了很多很多這種故事。
讓我很猶豫,是不是真的要離開台灣去其他的國家就學和工作?雖然大家都說做生物留在台灣是沒希望的,可是我實在很擔心,在其他的國家,我也是一個初代野獸。

野獸享用的福利已經很差的,還能看出二代野獸的生活更加容易,那些只能在垃圾桶邊緣生存的無證野獸也只比在森林裡好點吧,但也好很多了。不知道為甚麼,狐狸可以繼續撿垃圾的,但是牠日漸受到了原人的教化,最後也失去了野獸單純為求生而不擇手段活著的意念。

作為初代野獸,萊西爾可活得真好,青刀星的日子也很不錯(嘆氣

紅峽青燦 于 2018-9-7 13:05 补充以下内容

突然想到狐狸的壽命好短啊!
你之前不是說地狼可以活70年,半屍狼也可以活50年的?
怎麼狐狸這麼短命!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赏金 44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狼狗傑

借用我们学校一个美国老师的话:Trump is just a disaster!(炸)
我倒是没有想到绿绿(?),我借用的原型主要是农民工,以及可能带了一些出国旅游时在华裔导游身上看到的很坚强的孤单(???)
虽然渺小、被歧视又卑微,但同时也找到了本来一生无缘的食物、伴侣和亲情
至少狐狸活过了

羽·凌风 于 2018-9-7 15:18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3# 紅峽青燦

有翅膀的是翼狼,斑斑就是个带花纹的狼科动物,雪痕犬、火狼、棘狼、林狼或者某种龙犬之类都有可能
其实最后的小狐狸也不见得是狐狸,反正只要是自己一派的野兽,在狐狸眼中都是狐狸(?)WWWWWWWWW

虽然出国的打拼时期会很艰难,但是……你的孩子起点就更高了啊!(???)
不,我是说,但是你并不是以一个没有文化又无路可退的农民身份出去的啊!(?)
在站稳脚跟后,你还是可以享受到其他国家的美好!(?)

无证不见得比野外好,毕竟无证在城市里是会被捕杀的
在野外被偶尔遇到的饥饿天敌捕杀,和在城市里被随时搜寻抽查、全副武装的警察捕杀……后者听起来真刺激(X)
莱西尔不是残疾,他的起点已经比大部分初代野兽要好了
至于青刀星,只能看着你,不说话(X)WWWWWWWW

继续捡垃圾不行啊,没工作、年检过不了,许可会被收走的(X)WWWWWWWW
而且狐狸的主观意识也很难再去捡垃圾了,虽然他自己说自己不懂“权利”
但其实危险的守夜人、安全的动物园和美好的男孩家庭已经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尊严
他已经舍弃了“漠视个体权利的荒野” ,他向往这种有尊严的活着

至于狐狸的寿命……我看寿命设定写的狼科生理寿命平均在30-50年段?
狼会比狐狸略长一些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8-9-8 16:14 编辑
这篇大概.............我可以比较笃定地标记为.......
我看你的文中目前最喜欢的一篇!
No. 1!WWWWWWWWWWWWWWWWWWWWW
真的很棒~

虽然是个虚构故事,但是现实性很强,很厚重很有力量~
我们可能都没有多少亲身与他们接触的经验,但从文里还是仿佛活灵活现地目睹和体味到了初代进城的农村打工者与初代底层移民的生活经历~
而且手法上,这篇也相对平实,没有刻意的激烈爆发和高潮,但在平淡冷静的叙述中,把厚重的感性体验一点一点积累沉淀,然后潜移默化传递给读者,这个可以说蛮体现功力了WWWWWWWWWWW

这篇最打动我的部分,大概是狐狸的沉默~
甚至让我想起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的《默默无闻的人》~
全文中,狐狸几乎都没什么话,寥寥几句却都是点睛之笔~
比如说,狐狸娶沐雅一段,全程都没有什么暧昧和旖旎,没有什么爱情的发端萌芽和曲折发展~
而是在最平实的相处中,留下了似乎最别无选择但同时也是最笃定的一句话~
把所谓的浪漫啊心动啊,尽都付与无尽的沉默与留白之中~
这与现实中很多上一辈人、上上辈人的爱情如出一辙~
这样处理,可以说是高度真实、自然而又具有力量的~
与之相似的,狐狸对沐雅的死表现出的沉默,对女儿的盼望和寄托也具有同样的力量~
文中也没有用大力去一层层剖析和展示狐狸在这几件事中的言行和层层心理活动~
没有去用力渲染狐狸听闻噩耗多么悲痛欲绝,对女儿又是多么惦念和深爱~
狐狸只是想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只是单纯地不想用女儿寄的钱,只是单纯不想年老了麻烦女儿赡养~
简单却精准的三句话,一下抓住了角色的灵魂!
可以说,写作在初期,文笔的进步往往是在做加法,学会去填充、丰富和浓墨重彩地渲染,但到了一定程度,则需要开始做减法,需要加强文字的精炼、准确与布局安排,需要去学会使用留白,学会把最有力量的部分藏到水面之下~
从这篇文中感受到了你的文笔在进化!wonderful!

另外,站在现实的角度,狐狸这个角色另有一层让人特别欣赏的温暖~
曾经有句话说“穷人容易残忍,富人常常温柔”~
现实中,我们常看到,中国的传统农村式父母,往往也是那一类“把自己意志强加于子女,把子女视为自己财产”的封建家长制推行人群里的主力军~
尤其是一些极其贫困的地方,常常也是此类现象表现最极端的地方~
但狐狸夫妇身上,却切实地体现出了一种本质的,不为困苦所变的善良;体现出了一种与上述趋势截然相反,但现实中也真实存在的,所谓最底层的淳朴、温厚与纯善~
尽管城市给了狐狸很多伤害与不公,但最后面对女儿对枪炮的喜爱,狐狸夫妇尽管害怕,却坚定而温柔地互握着爪子支持地站在女儿身后;面对女儿当警察的梦想,即使曾被警察追窜了两年还能发自内心地去支持;面对女儿敬的警礼,能从心底里感到开心和高兴~
这些都是无比动人的细节,也是现实中很少有人能具有的珍贵品质~

意见方面呢~
个人觉得,开头和结尾的呼应稍许有些刻意,也许不是很有必要。
因为,呼应这个手法本身是具有一定强调性的,在表达效果上,往往比较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和阅读重心~
因此,采用呼应手法的时候,往往需要承载有一定特殊意义的内容才能压得住,需要有一定的升华性~
而本篇的呼应,从表达内容上看,似乎没有很重要的总结或升华在其中,只是表现了一下这个故事不是个例,城市野兽公民一代代都反复经历着如此的故事,相对来说比较普通~
而本文的重心、核心与出色亮点,我的观感中则是狐狸在城市里一生的悲欢离合,是他厚重的城市底层生命体验,而这一点,似乎结尾的呼应与其关联就不是那么大了~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这个呼应我感觉有点喧宾夺主,把读者的注意中心从全文的重心部分分散了出去,造成了一定的负效果~

个人建议,结尾部分的呼应可以采取加强或删去两种处理~
如果选择删去,那么其实最后狐狸默默走进山里就行了,不需要再专门碰到一只小动物然后推荐一下城市呼应开头,直接让读者的注意力和情绪继续停留在狐狸的一生的城市生命体验当中,言有尽而意无穷~
而如果选择加强的话,则可以在结尾部分先尽力感性地总结下老狐狸一生对城市的体悟感受,包括好的方面和不好的方面,写写他对城市的复杂感情,写写他最后老迈后对回归山野的向往。这样,当它最后碰到小动物,推荐小动物去城市的时候,就有一种“今生无悔”的效果,体现出尽管城市给狐狸带来了太多的伤痛,但也极大地丰富了他的人生,帮助了本来在严酷自然无法生存的他,体现出他内心深处对城市仍然抱有的好感和眷恋~
而与之相呼应,开头部分,也可以做类似的处理,多加点笔墨表现一下老狐狸因城市而受到的伤害,但它仍然推荐主角去城市里,留下一个作者不解释的小悬念,同时删去一些关联性不大的内容,比如老狐狸把主角养大啊等等,最后,通过全篇的释疑,通过结尾的总结,和这个悬念性开头相呼应,实现对全文的升华,这样感觉表达效果也许也会不错吧?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熊我的看法又跟你相反了WWWWWWWWWWWW
我覺得最後小狐狸那段反而是非常必要的。

因為這個故事不僅是狐狸自己一生的故事,同時也是DL背景的故事,在大背景下,必須離鄉背井前往城市的動物基本都是傷殘的,這點在這篇文章中有很好的體現,我的看法是,對動物來說,野外的生活才是尊嚴的、才是天生嚮往的,如果可以,他們並不想去城市,城市是傷殘動物的最後選擇,就像一開始有翅膀的老狐狸說的一樣,那是殘廢最後的機會。

因此,當狐狸離開城市回到山林,我認為是他最後仍想做為一隻野獸死去,雖然城市給了他很多,但他的心還是希望能做一隻正常的狐狸,因此當他遇到沒有尾巴的小狐狸,他才會想很久,他想的是野外的尊嚴和屈生苟活的掙扎吧。
然而他最後推薦小狐狸去城市,就非常好的體現了,城市是傷殘的動物最後的機會,是完美詮釋了DL的世界設。

並且,我覺得,開頭的時候,折耳狐的父母扔牠自生自滅,是野地的無情常規做法,一隻野外的狐狸看到斷尾的小狐應當也是棄之不顧,然而折耳狐和開頭的翼狐卻都向傷殘的動物伸出援手,大概是受到了城市的教化,就算在城市裡是底層,牠們也嚮往原人互相幫助的屬於原人社群的互助,而不自覺的將這種盼望帶回原野上,轉化為同情。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6# 紅峽青燦

你说得有一定道理~

但是从我的观念中,我一般倾向于优先考虑文章的独立艺术效果,而非作为系列一部分的艺术效果,因为一篇文章毕竟本身就是一个闭合的艺术创作单位,它首先是作为一篇独立作品而存在,其次才是系列的一部分~
从本文独立来看,其实这篇的核心与重心就是狐狸一生的故事,就是城市这个事物,就是城市对狐狸一生的影响和造成的悲欢离合,而并没有过多涉及野外,涉及到城市生活没有尊严,涉及到在城市生活就“不正常 ”~

因此,我觉得没有必要刻意强调这一点,因为这一点在全文来说戏份不重,不是本文表达重心,用一个呼应去专门展示这个点,会有些喧宾夺主转移了原本的中心和读者注意力,总的来说,可以说有些影响文章整体的整饬性,偏鸡肋,当弃则弃。


【发帖际遇】大熊星座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成千上万土球追赶,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获得 24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回复 4# 羽·凌风

其實我的回覆第一行與第二行是兩回事:我說的禁語群體就是低端人口,不是穆斯林。

至於所謂結尾多不多餘,基本上我跟大熊的意見相反,我覺得這個前後呼應還不錯,原因和青燦君基本上相同。
不過我覺得大熊說結尾也可以加強表現我倒是贊成,只是我覺得這短篇已經夠完整了,後面羽狼要再修甚麼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怎么突然间你们就进行了那么多的讨论,吓人(X)WWWWWWWWWWWW
关于结尾的存在意义,基本上灿都已经说了,你可以理解成这就只是一个背景(?)
一般而言,我对系列里的独立故事的定位都是:
对于知道设定的人,独立故事是彩蛋和其他故事难以涉及到的补完;而对于不知道设定的人,独立故事是世界观的入门(?)
就像我以前说的,如果没有世界观背景,就只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故事,那么为什么要看你的,而不去看相同主题的别人的?为什么要写奇幻,而不去写真正的现实主义?总得要有一点活而为己的个性不是?(?)WWWWWWWWW
所以我很少考虑优先性,最好的情况都是兼顾
(???)

至于加强,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总结一般都很难,太浅了累赘,太深了毁气氛
一不小心反而更鬼畜(X)WWWWWWWWWWW


话说那边的熊!你自己数数这是你第几次说“最喜欢”了!
你这个花心的阉党颜党!(炸)WWWWWWWWWWWWWWW

这次的写作过程其实还蛮奇妙的
就我的表意识而言,我一般也没有专门去想过这类人群的状态和他们的故事
但是有一天下班时,大概是看到路边就着三轮车摆摊卖李子的小贩,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灵感,一个初代野兽进入城市求生的灵感
然后确定了主角是狐狸,就大致定下了沉默、平静、纯粹,并带着淡淡悲伤的气氛基调
写完整篇文用了不到两天,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没有拟大纲、没有查资料、没有明确定下现实原型,甚至在写出小男孩的段落之前,我都没有想过故事里会出现这么个小男孩
但是写的时候,却又有一种仿佛一直都知道、一直在看的感觉,得到上一节传下来的关键词后,下一节需要写什么自然就知道了
大概就是一种,灵感和手感同时在线并且又有行动力的感觉,蛮奇妙的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