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的陽光灑落在寬闊的草原上,長葉蒸發著水氣,銀白的光芒刷淡了景物,刺眼光線四處跳盪。昆蟲在草場裡鳴叫,野鹿在陰影下徘徊。一陣微風吹來,千樹萬葉沙沙的笑著,舞動擎天的枝臂,攪動燠熱的空氣,水分子向著天頂,一去不返。

烈陽中,風嘯洞頂部的石面彷彿石板烤肉盤,曬得滾燙,然而洞裡卻一如往常的陰涼,略為潮濕的陰風逡巡在各個石縫裡,維持著低溫。小猛坐在石洞頂上,屁股下墊著草團子,頭上張著希奧的膜翼,正用燙手的石面烤著水牛肉薄片和蛋。

他拿著小刀將牛腿肉切下,平攤在以牛油擦過的石頭上,一手拿樹枝翻動著肉片,另一隻手刷上用鹽、黃豆發酵汁液和蛋黃攪拌成的醬料,幾棵大的雉形目鳥蛋也打在石頭上,邊緣煎得吱吱作響。他一邊烤一邊吃著,發出滿足的哼聲,愉快地瞇起眼睛看著樹蛙草原,在他身邊,希奧狼吞虎嚥地啃食牛體剩下的部分,銳利的牙齒把骨上的肉屑剃得乾乾淨淨,胸前佩掛的護身符沾上了一點肉汁,油膩膩的閃閃發亮。

自從希奧的傷勢痊癒,獵食便成為簡單的事情,牠找來足夠的食物,和小猛一起吃得飽飽的,小猛終於不用看小蛙的臉色吃飯了,他感覺自己脫離了小蛙的掌控和毒舌著實是幸福了些,並且,希奧也從不嫌棄他進食的口味。雖然,還是有點小小的失落,自從他和希奧可以互相自理,小蛙就沒再管他了,常常出去獵食都是吃飽了才回來,也不知道吃了甚麼東西,也很少帶獵物,他沒有跟小蛙一起圍著吃飯的機會了,也少了閒談的時間。

鳥雀啁啾,真是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

洞裡的陰涼處,一架疊著獸皮的木床上,黑色的大狼誇張地打了一個呵欠後醒了過來,伸長結實的肢體,擺動尾部抖鬆一身的毛髮後,緩緩變成了一個少女。少女抄起扔在床頭的衣褲穿戴整齊,從床上拿過朱鞘的劍,卻不配在腰間或背上,而是提在手上。她很少讓劍離開自己的視線,連睡覺的時候都會摟著,並不是這把劍對她有非凡的意義,而僅僅是因為武器能夠保護自己。

伸了懶腰,抓抓凌亂了黑髮,小蛙從洞裡走出來,站到刺眼的陽光下。

洞頂的小猛看見她,嘯著喊道:「起來啦?吃點烤水牛吧?幫你弄了哦,還有蛋,喜歡嗎?」
小蛙仰頭看他,猶豫了幾秒,也出笑容:「好啊,難得你能有餘裕給別人留食物,我就吃一點。」
小猛苦笑:「還真是能挖苦人……喜歡半生不熟的蛋吧?」話還沒說完,小蛙已經跳上了石洞頂部,站在小猛身邊,但馬上又跳起來大聲嚷著:「啊好燙啊!」回到草地上撫摸著赤裸的腳底。

小猛看他窘迫的樣子,笑了笑,從希奧的陰影下拿出另外一塊草團子對她揮了揮,小蛙馬上跳起來,在小猛把草團子放好的瞬間就落在上面,對她靈巧的神速,小猛已是見怪不怪,沒有多說甚麼,把小刀遞給她,小蛙立刻用刀子插起肉片放嘴裡,半生不熟的肉汁沿著嘴角流下來。

一龍兩人吃得津津有味,小猛看著小蛙油膩的臉,想著這樣或許也不錯,由自己來招呼對方進食,又可以回到兩人圍火吃飯的日子。

但悠閒的時光持續並不久,小蛙吃飽了。她站起來,隨意地用手勾著劍掛在肩上,準備離開洞頂部,小猛看著她,忽然發現自己找不到甚麼話語把她留下。

這一走,也許又很久不會見面了呢,這個浪跡天涯的人,今天要去追尋自己認為的生存的方法、偶遇的有趣和世界的綺麗嗎?

「要去哪呢?」小猛問,最後還是只能說出這句,乾巴巴的話。
小蛙對著陽光笑了笑:「不知道呢,看看吧,哈。」
小猛仔細看看小蛙健碩的身體,從領口看到腳底,再看向她手上勾的劍,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心裡鬆了一口氣:「是去做很輕鬆的事情嗎?」

「欸?你看出來了?我是打算是泡溫泉。」小蛙有些吃驚,她以為小猛是很遲鈍的。
小猛稍有點得意的笑了:「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了,如果是去旅行,怎麼說這行李也太簡便了一些,不像要出遠門,而若是要去打鬥的話,你的殺氣,是能感覺到的壓迫哦!今天的你看起來心情很好,想必不是要去做甚麼危險的事情吧。」
小蛙爽朗的笑出聲:「不容易啊,你的觀察不錯。

「那,我走啦。」說著已經跳下了三到五公尺的高度。

小猛焦急地站起來:「等下小蛙!

「帶我一起去吧,我也想泡溫泉。」小猛鼓起勇氣說,看著下半身都隱沒在草葉裡的小蛙。
非常意外的,小蛙同意了:「走吧!現在出發!」

※                 ※           ※

穿越狼之谷自然保留區,離開恐龍神大人的聖域之後,他們翻過了翠綠的山巒和茂密的峰嶺,走上了兩天的路,小猛不知道小蛙要去哪裡,只能在後邊跟著,雖然走得不快,作為狼種他的耐力也不算差,小蛙只要放慢腳步,小猛要跟上並不難,一前一後的越過幾重大山,來到一片竹林之中。

小猛很訝異,荒山野嶺中竟然有石製的台階。

小蛙頭也不回的走在前面,小猛在後面緊緊跟隨,一邊東張西望著,他沒注意到小蛙的肩膀微微的繃緊了,這附近似乎有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氣息,觸動了狼敏感的知覺。

在綿長的石階上,小猛叫喚小蛙:「你是怎麼發現這裡的?這裡的溫泉該不會是野溪吧?」
小蛙停下腳步,往竹林間看了看:「是偶然發現的,要說是野溪也是,但,我覺得應該還是可以稱為有人管理吧?只是真的非常疏於管理。」

在石階的盡頭,小猛看到一棟塌垮的竹樓。

折斷發霉的竹枝和木板層層疊疊,幾條破舊的布幔散落在地面,還有幾塊已經不能稱之為床墊的布料從房舍的殘餘物中露出,垂掛在可能曾經是窗戶的洞口上,小蛙發出小小的驚呼,奔過去仔細查看,她抽出劍開了一條路鑽進竹樓中,小猛本想拉住她,但她的動作太快,立刻就不見了。

「小……真是,總是這麼衝動……」小猛搔搔頭,跟上去。

他走向小蛙開出的洞也想鑽入,竹樓卻突然垮下了好幾片木頭,擋住洞口,小猛呼喊小蛙,聽到裡面傳來了毫不在乎的聲音,才鬆了口氣。他轉頭查看四周環境,忽然發現不遠處,站著一個老婦人。

老婦人向他招手。

小猛心裡一陣涼,他感到有些不對勁,不敢靠近。老婦人面帶笑意向他走來,他往後退了幾步,又喊了聲小蛙,卻沒有回音,直到背後突然被人抵住,回頭一看,才發現小蛙站在他身後,手上還拿了兩條不知道乾不乾淨的乾毛巾。

「等你很久了,客人。」老婦人向他們微微一行禮,往竹林裡走去了。

小猛感到有些忐忑,小蛙拉著他的手,跟在老婦人身後,走了幾步,老婦人的身影像融化一樣變淡並消失在竹林的溼氣中,小猛打了一個冷顫,小蛙卻似乎毫不在意繼續往前走,由於氣氛太奇怪,小猛竟沒注意到自己正被小蛙牽著手。

在竹林里,有一個淺淺的水池,周圍用石頭砌成一圈圍繞著,旁邊有一堆竹子,看起來曾經是竹棚,現在已經倒塌了。

※                 ※          ※

「那個……小蛙,這裡是甚麼地方?」看著毫不在意奇怪的情況,扒光了衣服就往水裡跳,還濺起好大的水花的小蛙,小猛擔心的問。

小蛙從水裡看著他,嘴上啣著劍,猛然伸手抓住小猛的衣服竟把他往水里拽,小猛瞬間跌入池中,吃到了好幾口水,下顎還撞到池底,池水有著泥土的味道,因為被攪動而混濁著,掙扎爬起來的小猛渾身濕透了,氣急敗壞就朝小蛙扔去一粒冰霜魔法形成的雪球,小蛙哈哈笑著閃過,雪球掉進溫泉裡馬上就不見了,小猛朝小蛙潑水,那人卻樂呵呵的任憑自己被潑得滿頭滿臉。

「搞甚麼啊!」小猛喊到,小蛙放下劍,站起身朝他走來,膝蓋和小腿推開了水面,皺起弧形的波紋,小猛這才發現,小蛙下身圍著毛巾,並不是全裸。

他扔給小猛一條毛巾,隨後轉過身去,小猛遲疑了一會,才脫掉身上被噴濕的衣物,像小蛙一樣用毛巾圍住下身,坐進水裡。

小蛙聽到他入水的聲音,轉過來:「都說了是來泡溫泉的,管那麼多枝微末節的地方做甚麼?你看溫泉不是挺好的挺暖的嗎?給我老老實實的泡著。」又是一慣的命令式語氣,小猛搖頭輕笑,這人真不知該說是大意,或者仗勢自身的強大而無所顧忌。

他放下長髮,在水池裡往後傾,讓水慢慢地淹過脖頸,直到下顎。

池水的溫度緩緩滲入皮膚,一點一滴的鬆開了緊繃的肌肉和神經,小猛躺靠在石頭上,任憑長髮披散於水中,池水淹過了雙耳,讓所有的聲音都像迴響般滾動在耳道裡,彷彿竹林間的籟聲化為一顆顆晶瑩的玻璃珠,在耳中輕輕流轉,連鳥聲也變得渾圓。

水波推動身體,皮膚感覺有無形的手指在輕撫,毛髮舒張開,在稍嫌混濁的水里擺盪。越是去感受便越覺得虛幻,彷彿人已經溶散於水中,僅剩下被稱之為”自我”的意識和與大地連接而無法自控的”感覺”,人體的界線消彌了,分不清哪裡是自己的身體而哪裡又是水,只有沉澱的自我知覺越發明確。

當身體和環境的界線消弭,自我即鮮活的占據了意識,許多全新的想法或者被壓抑的念頭汩汩流出,瞬間佔據了心思,讓思考都變得遲滯,只有一束一束的念頭像萬花筒變幻一般在轉動,綻放出五顏六色的意念。眼睛無法自控的閉上了,小猛感覺著這些變化,放鬆自我,沉浸於溫泉帶來的、近似吸毒的夢幻中。

「韶光易逝,莫把時空當兒戲,揚帆啟程在茫茫大化裡,一生重信,浪子回頭金不換,多少浮雲遊子們,晴空易逝,莫道少年時,未曾擁有,自由心……」

清亮的歌聲打碎了小猛的萬花筒之夢,他轉頭,看到小蛙趴伏在池邊,背對自己望著竹林,正在自在的唱歌。在小猛的認知裡,小蛙從不是一個安靜的傢伙,聒噪、多嘴、愛出噪音,在走路的時候會喋喋不休,在教訓人的時候會長篇大論,閒著沒事還很喜歡唱歌,只有戰鬥的時候會稍微變得安靜,仔細聆聽環境,並觀察對手,然後在得勝後出聲嘲諷,但也有好幾次,一邊打著一邊對對手說話,鄙視的激怒著對手,但從沒聽過她在戰鬥中嘶聲怒吼。

搖著腿,唱著歌,白皙的背部輕輕動著,像個人畜無害的普通少女一般,快活的泡著溫泉。小猛面對著這樣的小蛙,露出無奈的笑容,這個人的性格很容易掌握,但是,卻永遠也摸不清楚,她內心真正的感覺有多深,並且那些猝不及防的行為,說是脫序也不然,大約可以稱作意外性很高吧,總是在她做了之後,小猛只能說聲:會做這種事情,真的是很小蛙啊。

小蛙唱著唱著,小猛忽然出聲打斷了她的歌:「小蛙,你覺得泡溫泉是什麼樣的感覺?」
小蛙停止搖腿,轉過頭望向小猛,不假思索:「舒服和放鬆啊?」

「你難道不會覺得,泡著泡著就沒有身體了,很可怕嗎?有種身不由己的感覺,萬一在此時被伏擊……」
「那是你太弱小了。」小蛙臉上帶著輕鬆的笑意:「我知道你在說甚麼,但是,當身體和環境的分別消失了,環境不就是身體的一部份了嗎?所以感官更加敏銳了,並且,

「心靈也會變得澄淨,因此感到安定。」小蛙露出享受的表情。

小猛看看她,又看向竹林,竹林間一陣風吹起,帶走潮濕上半身的熱度,兩個孩子都立刻往水裡縮了縮,讓氤氳的熱氣裹住身體,保護著。

小猛看著優游自得的小蛙,輕聲問:「你在泡溫泉的時候,想著甚麼呢?」

「想很多事情啊,會有很多想法浮上來。」小蛙把嘴以下的部位全浸入水中:「我會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起我從那平靜的群島之國而來,想起我走過的流著血的路,想起經歷過的所有事情和人物,然後,一遍遍的重溫著,我為什麼會做為我?我到底,是如何成為如今的小蛙,思考著如今的我所思考的事情呢?

「有時候,也會回想起,那個曾經很弱小的我,到底去哪裡了?現在的我,真的是那個處處都需要豆子保護,被出賣了也不知道的人嗎?」

小猛露出微笑,他覺得溫泉泡開了小蛙的心扉。

「那你呢?你泡水的時候,會想什麼?」小蛙問。
小猛仰起頭,看著毫無遮掩的竹林末梢,碧藍的天空隱約出現在葉間:「我……與其問我想起什麼,不如說我不想想起太多事情。

「如果,想起了逢喜,就會想起在羽蛇神那裡的日子,而那是我不願意去想的,雖然,過程並不痛苦,不,如果痛苦我也已經不記得了,而結果是痛苦的,那便不要去想的好吧?跟逢喜在一起的日子很好,但是,沉浸進去的話……

「我覺得我會失去我現在的生活,失去你,失去希奧和所有的牽絆,我很害怕。」

聽了小猛的話之後,小蛙毫不掩飾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還真像你的想法啊,恐懼和躊躇不前就是你啊!其實我也會想起很多無力的、傷心的、莫可奈何的事情,越是探索世界,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在逐步累積,但是我卻停不下腳步,總覺得為了彌補那些失去的,必須擁有更多才行啊!」
「是嗎?你也會傷心的嗎?」小猛不信。

小蛙別過頭:「會啊,我也是人嘛。」

一陣經久的沉默。

※                 ※           ※

小猛有些失望,他覺得自己離小蛙的距離並沒有變近。

小蛙是坦誠了,但是坦誠之後,小猛覺得距離更遠了。他知道小蛙肯定是會傷心的,但她傷心的時候是怎麼樣的呢?獨自一個人默默承受肯定常有,若有人陪伴的時刻,那人會是誰?小猛可以想像是豆子或者克基斯,也可能是珊娜,但從來都不是他自己,小蛙是有脆弱的時候的,可是那時候,她不需要他。

到底,要怎麼做,你才能夠需要我?你的強悍和戰鬥力是我無法超越的,若是超越了,也必定會被你當作對手再次競爭然後打倒吧?在那方面你可是不服輸的。我的知識和智慧超越你,但你並不關心這些,你對我的能力感到讚許,但也不羨慕,也不依賴,你什麼也不缺。

你並不完美,你和尋常人一樣,需要某些只能由他人給予的東西。你去尋找了,你得到了,但沒有一樣是由我而來,我到底能為你做些什麼呢?小猛苦苦思索,卻得不到答案。

看著小蛙像隻大蛙一樣在水裡游動著,小猛黯淡的臉色淹沒在水氣中。

※                 ※          ※

「小蛙,我聽說華樟人給小孩子取名叫小什麼的時候,是指尊敬於或者期望成為某物,或者低順於某物的意思,對嗎?你為甚麼叫小蛙呢?」
「我的父親說過,青蛙是一種很快樂的生物。」小蛙趴在水裡望著天空,說道:「青蛙在下雨的天氣裡大聲鳴叫,恣意彰顯自身的存在,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只因為自身的快樂而縱情,雖然很小,但卻用宏亮的聲音向世界宣告存在,雖然很難長大,存活率很低,但在快樂的日子裡,活在當下的快樂會化成歌聲,迴盪在每一個日子的回憶裡,沒有一個聽過蛙鳴的人,能夠忘記那近乎囂狂的聲音,和它所傳達出的自由感。」

小猛點點頭,這說得實在太對了,這位父親讓自己的孩子依照著名字成長了,或者說小蛙順從了她的名字,又或者是兩者相輔相成的,但無論如何,她真的就彷彿在雨後激鳴的蛙聲。

大聲鳴叫的青蛙是為了尋找配偶,但我卻不是那個可以滿足你的人,也許我只是水邊的一株細草,只能靜靜的聽取快樂的歌聲,卻無法參入吧。

※                 ※           ※

又泡了一會兒,小猛幾乎要睡著的時候,一陣比較大的水撥弄醒了他。

他抬頭,發現那水波是小蛙造的,小蛙從水池裡爬起來,飛速套上外衣隨便繫上去,右手抄起了劍,朝竹林眺望,小猛知道,肯定是有什麼東西來了。

他也想起身看,但剛站起來,就覺得身體好沉重,習慣了水裡的浮力之後,感覺有些撐不住自己的身體了,他還沒完全離開水面,來者已經現身了。

有三個男子正在和小蛙對話。

※                 ※           ※

「……是嘛,這裡果然是竹子屋的舊址啊。」一個比較矮小的男人低下頭,非常惋惜的說:「要是有早點找到就好了。」
「說早點,你們找了很久嗎?這裡好幾年前就已經荒廢了,最少也荒廢十年有了吧?」小蛙說道。
男人撓撓下顎:「不,說十年也是估計得太短暫了,我想最少有二十年,畢竟祖母二十年就已經斷了音訊,她過世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整理過這裡了吧?說到這個,小姐你什麼時後發現這裡有溫泉的呢?」

小蛙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個……我發現這裡,也是這幾年的事情了,還有,你說的祖母,是那邊那位吧?」說著伸出手,指著倒垮竹樓通往這裡的小徑上。小猛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那裡什麼也沒有,明明泡在溫泉裡,卻霎時全身起了一陣惡寒,跟矮小男子一同來的兩人也忍不住抖了一下,他們三個都看向了小蛙所指的方向,小猛從他們的姿勢推測出他們其實也沒有看到什麼。

矮小男子朝小蛙指的方向跪下,輕輕的磕了一個頭。小蛙突然大叫起來:「啊!消失了!老闆娘消失了啊!」小猛吃驚地看著她,原來她一直都能看到老婦人嗎?在自己眼裡,老婦人在竹林裡就消失了,小蛙竟然是一直能看見她的?跟隨矮小男子的兩人也嚇了一大跳,發出細弱的聲音喊道:「老夫人?」

矮小男子從地上爬起來,神色相當鎮定,他向小蛙深深的一行禮。

「我重新自我介紹吧,我是竹籟企業社的社長劉文全,是經營這裡的竹子屋旅館老闆娘的孫子,我們家世代經營這片土地已經很久了,然而在我出生的時候,父親把這片山頭賣了,並舉家遷移到城市去,可是在我很小的時候,祖母不知道什麼原因離開了家裡,返回這裡並建立起竹子屋溫泉旅館,開始經營。

「現在祖母已經過世了,而我也有了點錢,我想把這片深林重新買回來,利用這裡的泉水建立更舒適的溫泉旅館。祖母已經過世很久了,我聽說鬼魂只會顯現自己的身姿給祂希望看到祂的人看,所以對祖母來說,你也許是她最後、並最重視的客人吧,在我重建溫泉旅館之後,請務必再來捧場,作為我們的VIP客人,給予你免費的待遇,也算是了卻祖母經營溫泉旅館的心願吧。」男子──劉文全誠懇的說,並遞給小蛙一張名片,簽上了日期。

小蛙點點頭,收下了名片,要小猛起來,離開了泉水。

※                 ※           ※

在竹林間,小蛙把那張名片扔掉了。

小猛不解,小蛙遺憾的說:「我很喜歡這裡的氣氛,所以常常來,但是被那位大老闆改裝之後,就會失去這裡的韻味吧,沒有了美麗的竹林和自然的小池,這裡就再也不是竹子屋了,所以就讓它最美的樣子永遠留在心裡吧。」
小猛不說話。

小蛙嘆氣:「之前曾經受了不輕的傷,痊癒之後身體還是很難受,來到這裡休養了一陣子就恢復了活力,這裡的泉水真的很不錯呢。我當然早知道那位老闆娘已經過世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死了,還在經營著旅館,我覺得不來捧捧場也不好,而且,我真的很喜歡這裡的溫泉。

「只可惜,要成為絕響了吧。」

小猛看著小蛙的背影,淺青色的短衫在風中飄盪,他奔向竹藪,撿回了那張名片,遞到小蛙手裡:「既然如此,那就再來吧!

「你不是說過,在旅途中總是會遇到無能為力的事情?有得也有失,那麼現在既然已經要失去原本的感覺,不如重新經歷全新的體驗吧?也許你也會喜歡劉老闆的規劃啊,不喜歡的話,再去找新的地方吧?」

小猛對小蛙露出笑容:「而且下一次,我會跟你一起來的!」

小蛙愣了一秒,接著展現了笑容,並從容收回了名片:「真是敗給你了啊。」

「哈哈!」小猛也笑了,他突然覺得,自己未必要去成為小蛙需要的什麼人,只要成為朋友就可以了。認識一個人,實際的相處遠遠比猜測要好,陌生是因為不了解,不了解是因為不熟悉,然而跟著她,體驗她所體驗的,就能知道她為甚麼是她了,日子久了,心自然也會逐漸靠近吧?想過了這點之後,小猛覺得輕鬆了,心想泡溫泉果然是會讓人輕鬆的活動。

風又吹起,竹林間的天色逐漸變暗了,小猛揚起手,石階兩旁棄置已久的石燈籠點起了明晃晃的燈火,化成兩排光點狀的長蛇,隨著他們的腳步往前游,那是他施展的法術,小蛙滿意的點頭,她喜歡這個氣氛。

林間的夜風送來一句低語,彷彿只是竹夜飄旋的輕聲:

「謝謝光臨。」

──《竹枝詞2》完                  20181007PM07:34於新莊家中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断河市被流浪猫老大的左右手卡洛·斑以收保护费的名义讹诈了 6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说是捧场……但是小蛙你们根本就没有给报酬啊!!!
老妇人:玛德,死了还要免费给客人洗毛巾(XXX)WWWWWWWWWWWWWWW
虽然我明白你的重点是泡温泉的恬静美好描写以及两人的心理
但是……小蛙和小猛泡男女混浴!还半裸!!!!!!(?)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別那麼驚訝!小蛙和克基斯裸泳的時候你都沒這麼激動WWWWWWWWWWWWW
他們可以的小猛不敢造次的會被小蛙討厭他會受傷的WWWWWWWWWWWWWWWW

關於報酬,其實本來有想到的,本來還打算寫個小後篇的,就是劉老闆在整修屋子的時候發現竹屋的殘骸裡面有一個爛櫃子存著很多的錢,由於櫃子翻倒了,劉老闆從上面開始撿拾,然後在底部的部分發現一堆冥紙WWWW但因為有點獵奇又和正篇氣氛不合,我後來就沒寫,於是小蛙就泡了霸王溫泉了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