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介绍/讨论

原作名称 The Wayward Astronomer
转帖来源(原创留空) https://kafelnikov.deviantart.com/
本帖最后由 天空羽龙 于 2018-11-19 10:15 编辑
之前发帖介绍的Furry小说,最近无聊的时候翻译了些,分享下。
我的英语水平不怎么样,只能保证翻译尽量贴合原文和通顺,可能无法避免的会有翻译腔,有兴趣的可以看英语原文。喜欢的话可以在亚马逊购买实体书支持作者。
更新时间不保证,大约半个月到一个月一章,随时可能断掉,因为这毕竟是一篇中篇小说。

如果有语法错误、手误、翻译错的地方,欢迎指出,也欢迎回帖讨论任何剧情翻译相关。

之前发的介绍帖子http://www.dragicland.com/forum/ ... e=1&extra=#pid14749
原文来自作者杰弗里·托马斯(Geoffrey Thomas)的DA上的初稿:https://kafelnikov.deviantart.com/


故事简介
Hal Adhil和Miri Rodgers是最好的朋友,他们在Anduruna城外Starfall山脉上的一个小天文台工作。只有Miri知道并理解Hal的秘密:他能看到所有波长的光。一颗流星坠落到天文台附近,他们的生活因此被改变。当他们找到流星,很快就发现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看起来普通的流星实际上是一种神秘的能量来源,而Hal和Miri并不是唯一寻找它的人。
为了拯救他最亲密的伙伴,Hal不仅要再次面对尘封的过去,还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人。Hal能拯救他和Miri吗?

标签:兽人 幻想 冒险

本作品含有轻微血腥暴力和R18内容


可点击上方只看该作者阅读



第一章
    [地点:星落山 2100时]

    Halcyon Adhil①抬头凝望着夜晚的天空,惊叹于夜空中流泻的绚丽色彩。他可以看到超新星爆发出的伽马射线、处于主星序的年轻恒星放出的强烈紫外线、以及一颗古老的红巨星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如火炭般暗淡的红外线。

    Hal眨了眨他橙色的爬行类眼睛,一阵刺骨的寒风带着小片的雪花吹向他,让他眯起了眼睛。他的尾巴背向风,紧紧地卷起来以保持体温。在Anduruna的追梦者中,他肯定没遇到过看起来像他的,一个起源和天堂一样古老的身体。Halcyon是一只有羽毛的爬行类:迅猛龙。既不是恐龙,也不是鸟类,他发现自己处在两个进化时代的终点。他的深绿色鳞皮几乎完全被乌黑的羽毛所覆盖,就像一只乌鸦。只有在某些地方,比如他眼睛周围的小斑点、迅猛龙式的脚爪和他的尾巴才能表明他本质上是一只爬行动物。当然,他有着刀一样锋利牙齿的嘴而不是喙的事实很难搞错,尽管上面也长着羽毛。所有的追梦者在外表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但他还是没遇到过任何和他的身体构造有相似之处的。

    很多人都不习惯他的尾巴,这条尾巴的末端有一个蛇头,就像奇美拉②,它有四个血红的眼睛。他低下头看到它在石板上蜷缩着,在风中紧闭着眼睛。他逐渐意识到星落山室外的寒冷,这使他把夹克领子更加紧贴他的脖子。他的尾巴半独立于他的意识,但它本身并没有智能和感知能力。它有时有点用,但通常令人烦恼,它会将他激动的情绪和潜意识的想法表现出来。它没有名字,因为它只是他的一部分,Hal的一部分。他不会给每只手和脚起名字,它们只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它的尾巴突然抬起头,眨了眨眼,一束光从他身后打开的门流泻到阳台上。“Hal!”传来一声响亮的带有指责意味的女性声音。他头上微弱的光环马上消失了,他的眼睛又回到了可见光谱,但这掩饰已经太晚了。他转过身,回头看着身后生气的紫灰色狐狸。当她咄咄逼人地走近时,他的尾巴防御性地退缩了,头也低了下去。“你又在使用你的力量了,是吗?”她的话马上被刺骨的寒风吹走了,但点明了清晰的事实。

    Hal举起双手,以示投降,“放松,Miri,山脉不会把我交给骑警的。我们是这方圆十几英里内唯二的活物。”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可悲的是,对于他的研究助理的愤怒,他的抵抗力很差。

    “这不是重点!”她瞪着他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说,“如果你一直得寸进尺,总有一天会有人-看-到你,然后你会发现你的麻烦比你能应付的多得多!天文台不是你的游乐场,你很幸运,我没有出卖你!”Miri显然很不高兴,但Hal知道她这样只是出于对他安全的考虑。这种力量是不被允许的,甚至是像他这样无害的力量。

    “好,好,我知道了,对不起。”之前他已经这样道歉很多次。Miri是少数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能力是看见其它的电磁波段的人之一。万幸的是,多年来她一直是他的好朋友。又一阵刺骨的风又吹向他们,Hal的尾巴发出不满的嘶嘶声。“进来吧。”Miri抓住他的手臂,把他从栏杆边拉向天文台的门,“你在外面待太久会冻成冰的。”

    她把Hal带回那个偏远的小天文台,里面比外面的雪山暖和多了,风也小多了。这个房间是个巨大的半球形空间,房间中心有台昂贵的望远镜安装在一个平台上,通过数据滚动可以精确地旋转和控制,几乎可以观察任何天体。这里是Hal的避难所,至少在这些天内是,在他离开他大学助理讲师的工作,去遥远的星落山做天文研究的这段时间内。这是他能感到安全的使用他的力量用不同的眼光去看世界的几个地方之一。

    壁炉里熊熊燃烧的炉火给这个几乎是开放的房间注入了一些活力,炉火上有一个锅,锅里的炖菜正在欢快地冒着泡。他的尾巴不时在空气里嗅来溴去,逐渐靠近炉火。“煮的什么?闻起来好好香。”他伸手抓住桌旁的一把椅子,桌上散落着他的笔记。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这样问。”Miri叹了口气,走到锅边用一支长柄勺子搅拌着,“还是一样的,肉和蔬菜。”炖锅里冒出的蒸汽很快在在她的眼镜上凝成了水雾,她把眼镜摘下来,用实验室外套擦干净。

    Miri和Hal一样,也是这所大学的天文学家和助教,在他们共同的导师Kincaid博士的指导下攻读博士学位。他们相识多年,在学术界的共同上升过程中不断竞赛。她冰雪聪明,又有着雄心壮志,在大多数人眼里都很有吸引力。谣言制造者经常私下里说他们一直以来在山上“做研究”,但到目前为止,这就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研究。多年来,他们已经建立了相互竞争但又惺惺相惜的亲切友谊,而且这种关系从未有进一步的发展。“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给我一个惊喜。”哈尔答道,把椅子从桌旁拉出,“也许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火咬死一个烦人的学生,把他做成一道美味的菜给我吃。”

    Miri咯咯地笑了,一边甩着尾巴一边把眼镜重新戴回去。“你不该开玩笑的——哦,Hal!”这个警告来得太晚了,当他开始坐到椅子上时,Hal突然因为电击摇晃了下,然后就和椅子一起哗啦倒在了地上。Miri的宠物是一只叫Tesla的电ryuu-neko③,它一直在Hal的椅子上打盹,直到迅猛龙要坐到它身上。在放出自卫的电能后,这只受惊的小东西瞬间跳走了,躲进了Miri的实验室外套,毛也因受惊竖了起来。

    “呃……该死的Tesla,你为什么不找个更安全的地方睡觉呢?”Hal的尾巴在刺激下想要咬ryuu-neko,他爬起来,扶起倒下的椅子,更小心地坐了下来。黄色的小动物紧紧地贴着Miri,她温柔地用双臂环住它,“也许你下次应该注意你坐的位置,可怜的Tesla。”她抚摸着它带刺的皮毛,它正害怕地看着Hal激动地“蛇尾巴”。

    “我觉得它从来都不喜欢我。”Hal嘟囔着,伸出长着羽毛的胳膊,把桌上散乱的计算纸叠成一堆。

    “是你的尾巴,你知道这会让它害怕。”她在特斯拉的头上亲了一下,把它放到地板上,它马上躲到了看不见的地方。Miri转身开始把炖菜用长柄勺舀进两个碗里,她走到桌旁坐在了Hal对面,苦笑着把他的晚餐推给他。

    “嘿,你知道我对此无能为力。”Hal的尾巴伸到他的汤碗边上,品尝着碗中冒出的蒸汽。“不管怎样,天气真的开始变得恶劣了。”我觉得我们明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在大雪封锁返回城市的主要道路前赶回Calypsa。虽然我们两个在一起很有趣,但如果我们被困在山里,我们没有坚持几天以上的补给。

    “是啊,你是对的……”Miri说着咽下一口热腾腾的炖菜,耳朵垂了下来,听起来很沮丧。“我只希望能在满月时得到更多观测数据,我不想再等一个月亮周期。今天早些时候我已经为地质实验室收集了一些不错的岩石和矿物样品。”

    Hal一边吃着炖菜一边静静地听着,虽然味道很熟悉,但它带给他的热量和温暖比调料本身更美味。尽管温暖的羽毛覆盖着他的鳞片,但Hal还是很讨厌寒冷。不幸的是,他不得不去适应它,因为没有比从星落山顶观察星星更好的地方了,也许除了萨巴顿塔的塔顶,但那里没有望远镜,只有过于华丽的图书馆。“我认为地质部门应该派一些自己的……”Hal突然停了下来,他的尾巴也警惕地竖了起来,头四处转动,舌头探出收回,似乎在寻找什么。

    “什么?”Miri关切地看了Hal一下,但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等等……你听到了吗?听起来像是火山喷发。”她紫灰色的毛皮竖了起来,耳朵转向门的方向。很快,整个房间似乎都在震动中摇晃,就好像山脉愤怒地引发了轻微的地震。

    Hal抓起他那碗汤,迅速喝完剩下的,同时站了起来。最好是在地震把食物洒到地上前装进胃里。他抹了抹嘴边羽毛上的几滴汤水,跑向大门。当他把门拉开走到山间冰冷的空气中时,隆隆声的来源逐渐变得清晰了。

    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火球正在穿过大气层,同时释放出更多小的火球,那是一块陨石。如果他们能听到它下落的声音,它应该相当大,离他们的位置也非常近。几乎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它就已经撞击了地面,大约在不到两英里远的一道峡谷。撞击掀起了大片火花和碎石,冲击波使整个天文台剧烈地摇晃,但只有一瞬间,随后地面再次陷入平静,只剩下山间呼呼的风声。

    “一颗流星坠落在这么近的地方!太棒了!”Hal立刻兴奋起来,他的尾巴急切地来回摆动着,好像想更好地观察撞击点。“想想有这么大的东西落在离天文台这么近的地方……这是个好机会!”Hal的沙哑的声音很少听起来如此活跃,事情的发展显然激起了通常冷静的迅猛龙的热情。

    他转身跑回天文台去拿他的探险装备,但很快被Miri拦住了,Miri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Hal,冷静点。这种天气我们晚上不出去,我们会冻死的。”

    “可是……”Hal开始抗议,但很快被打断了。

    “不行。”Miri把她的脚,如字面意思重重地踩在地上。“冻死,很糟。我们可以在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去寻找流星,并在回城的路上抓住它,它不会去别的地方。”
    Hal眨了眨他橙色的眼睛,看着他的同伴,竖直的瞳孔缩小了,不知道他是否应该继续抗议,但她是对的,为了科学而冻死不是个好主意。“好吧……”他的尾巴一直看着他身后的撞击现场,即使在她把他拉回去,关上门之前。

    他懊恼地叹了口气,走回餐桌,拿起碗,又吃了一碗炖菜。他的尾巴在他舀汤的时候不安地甩动着;Tesla在望远镜上小心地看着它,然后爬上了设备的顶部。不幸的是ryuu-neko远远超过了Hal的注意范围,所以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他只专注于一件事:明天他会找到那颗流星。他只希望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不会有其他人先找到它……


译者注:
①Halcyon作名词是“翠鸟”的意思,作形容词则是“平静的,幸福的”,Adhil在Wiki上的解释是常被用作恒星的名字,字面意思则是“尾巴”。在终稿中主角的名字被改为Hal Adhil。
②奇美拉(Chimera)是希腊神话中一种狮头、羊身、蛇尾的吐火怪物。
③Rryuu-neko是《追梦者》(Dreamkeepers)世界观中一种常作为宠物的动物,身体细长(就像现实中的猫鼬),体表覆盖皮毛,有多种不同属性的,习性会有一定差别。具体见Dreamkeepers对应页面http://www.dreamkeeperscomic.com/DreamworldRyuu-nekos.htm
本主题含有附件: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加入DL!


【发帖际遇】:天空羽龙断河市被流浪猫老大的左右手卡洛·斑以收保护费的名义讹诈了 7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教练!迅猛龙主角的外貌描述和封面/官网上的图不一样啊!
图上看起来就像一只方舟的迅猛龙(?),但是文章里看起来像这样——
图片来源
好像很好摸(X)

所以那个ryuu-neko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动物、会放电、能缩在椅子上睡觉、黄色的、有毛……皮卡丘,4你!(?)

话说建议可以在每个自然段之间加一个空行,排版会好看一些XD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根據我的股溝搜尋,ryuu-nekos有一個介紹如下:http://www.dreamkeeperscomic.com/DreamworldRyuu-nekos.htm

而就我的理解,這東西可能可以翻譯成貓龍?
neko是貓的日文,ryuu的音在日文裡面好像是跟長條狀的龍有關的(這句解釋出自我朋友老鼠,一個會日文的人,我沒有查出確切證據)
所以......大概就是貓一樣的龍?長條狀的貓?long cat?!

!!!!!!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教练!迅猛龙主角的外貌描述和封面/官网上的图不一样啊!
图上看起来就像一只(?),但是文章里看起来像这样 ...

羽·凌风 发表于 2018-10-21 15:35

可能是美观问题……所以画师插图里的Hal比小说里的羽毛要少得多,只有头部有一些。不过就像你那张图的出处,科学家分析真实的伶盗龙应该是羽毛较多的。


根據我的股溝搜尋,ryuu-nekos有一個介紹如下:

而就我的理解,這東西可能可以翻譯成貓龍?
neko是貓的日文 ...

紅峽青燦 发表于 2018-10-21 17:15

居然查到Dreamkeeper的官网去了,我之前没仔细查,就官网的资料应该是这样了,大概可以看作那个世界的猫吧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本帖最后由 天空羽龙 于 2018-11-2 08:40 编辑
实际上翻译的时间还是要短于一个月的,所以更新下。抽象的部分确实难翻。

第二章
    Hal和Miri一大早就离开了天文台,开始了向流星撞击点的远行。尽管Hal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他显然对这一发现感到兴奋,他的尾巴在他们步行的过程中摆动盘卷着,后面是星落山在阳光下闪耀的壮丽景色。当太阳升起时,阳光反射在雪地上的万千雪花上,蓝色、紫色和白色洒向大地。即使身处寒风中,Hal也因美丽的景色而感到温暖。

    Miri对他们清晨的跋涉没那么热情。靛蓝色的狐狸不常早起,虽然她也享受科学发现和偶尔的冒险,但她是那种喜欢在实验室舒适地工作而不是在寒冷的早晨攀爬陡峭岩石的研究者。他的宠物ryuu-neko,Tesla坐在她的脖子上,像一条黄色的活围巾。和Miri一样,这只生物也还没准备好去冒险,它仍然裹着她的脖子在阳光下打盹,同时心满意足地分享着她的体温。

    “我们要接近目标了。”Hal说道。他盯着雪地,头顶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光环,他开始使用他的力量看到其它波长的光。他的侧肋突然被顶了一下。他转过头感受到同伴不高兴的目光。

    “希望如此。”Miri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不喜欢在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时被迫在寒冷中跋涉。”

    Hal笑了,他的尾巴把头搁在Miri的头上。“好,好,请原谅我给您带来的不便,陛下。我保证我不会养成每天这样做的习惯。”他的尾巴吐着分叉的舌头,眨了眨四只血红的眼睛。

    “你个机灵鬼……”听到Hal的玩笑,Miri咯咯地笑了起来,她报复性地轻轻打了他一拳,然后用胳膊环住他拉近了距离。这让Hal的步伐有些停顿,他放慢脚步和较矮的狐狸一致,避免一头栽进雪里。“……我有点冷。”Miri解释道,她的耳朵抽动了下,“这会困扰到你吗?”

    “不会。”Hal摇了摇头,没再说更多,只是继续向前走。他们又默默地走了几分钟,只有偶尔的呼啸的风声和他们的靴子踩在雪上的吱吱声。

    “嘿Hal?”Miri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怎么了Miri?”

    “……你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吗?”

    这个问题的深奥让Hal有点措手不及,“什么?为什么这么问?”

    “嗯,我不知道。”Miri说,“我只是在想,我们在这里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只是活着?”她踢了一脚雪,雪花在空中散开。“我是注定要做什么事,还是只不过是千百万雪花中的一片,在风中没有方向的飘荡。”

    Hal皱起了眉头,风吹乱了他头上的黑色羽毛,他的尾巴伸到她脸旁用舌头舔了舔她的脸。他不确定是否有什么事情困扰着她的朋友,但这个问题让他思考。“那你觉得呢,Miri?”

    “我认为我有自己的命运,我们都有,我必须相信。”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他们慢慢地走着。“如果我不这么想,那这个世界真的是一个又冷又可怕的地方。最后……我只想知道我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是重要的。”

    Hal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他停下来,转过头面对Miri。当他开口时,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橙色的爬行类眼睛后面有一团火。“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Miri。在最后时刻,我们做出的选择将决定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花的时间是否值得。”

    “你认为我们的生命有价值吗?”

    “我不知道,Miri……但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的。”Hal给了Miri一个让人安心的拥抱,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但这些沉重的问题已经够多了,我们还有工作要做,前面下去应该就是撞击地点了。”

    在悬崖的边缘他们已经可以看到陨石坑。陨石落在了一条河边,在这个小陨石坑的中心,有一块不起眼的黑色大石头,那大概就是他们寻找的流星。Hal拿出他的攀登工具,开始准备从陡峭的悬崖上降下去。

    “对不起,Hal。我想我总是有很多想法。山上很寂寞,你是少数可以和我说话的人之一。”她面带歉意的说,在她同样准备好她的攀登装备后。

    “别担心,我有时也会想到这些事情。此外,我们是朋友,你可以和我说任何你想说的事。”

    “好。”

    绳子连接到安全带上后,Hal开始老练地蹬着冰冷潮湿的石头一小段一小段地降下悬崖。Miri紧随其后,早已习惯了他们短途旅行的Tesla则躲进Miri的背包里,安然度过了下降的过程。

    Hal降到底以后,马上朝陨石走去,同时激活了他的力量用不同的眼睛查看这颗意想不到的流星。他可以听到背后Miri的抗议声,但很快流星炫目的光芒就淹没了他,他一会儿就已经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Hal一条腿跪了下来,眨了眨眼睛,试图甩掉他看到的斑点。

    “Hal!你还好吗?你怎么了?”Miri急切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他能感觉到她的手搭在他一边的肩膀上。

    “我……我不知道。”Hal站了起来,摇了摇头,“那颗流星……它在光谱其它部分的辐射如此的多……就像凝视太阳一样!”

    Miri仔细看了看被半掩埋在雪里的石头,“在我看来,他就像一块普通的石头……”

    “你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世界,Miri。”这颗流星的真面目比它的外表要丰富得多。Hal头上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光环,他慢慢向流星走去,同时眯起眼睛,尝试不看其它波长的光线。

    光芒是如此耀眼,夺人心魄。他每走出一步更接近流星,就越能感受到那光芒穿透了他的心灵。他的胃仿佛装了个沉重的东西,而且越来越重。Miri在远处谨慎地看着,她双臂交叉在胸前,担忧地皱着眉头。

    他现在离流星已经非常近了,只有一英尺远。他感觉眼睛几乎被炽热的光芒灼伤了,他的胸口越来越沉重,他不得不跪下一边膝盖,他朝流星慢慢伸出一只手,他的手离流星越近,他的耳朵里就越安静,令人窒息的安静。模糊的视线中,他有鳞的手触到了那耀眼的火光……

    冷,让他灵魂颤抖的寒冷,这颗燃烧的流星比Hal曾感受到的任何冰都要冷,它在瞬间穿透了他,冻结了他的心。

    寂静中的喧哗让人无法忍受,他的身体是那么沉重,光线是那么刺眼,他想移开目光,但做不到,在那宛若永恒的一瞬间,Hal被那片天堂俘获。

    “Hal!!!”Miri的尖叫在耳边响起,Hal觉得自己好像被向后拉着。突然间他的感知恢复了,他仰躺在雪地里,视野里是早晨的天空和研究伙伴怒气冲冲但又很紧张的脸,光环从他头顶消失了。

    “Hal!你在听我说话吗?我一直在大声喊你,你却只是一直朝那块陨石走去!”Miri把他按在地上,几乎在抽泣,她的毛都竖了起来,“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Hal眨眨眼,他的尾巴摇摇晃晃地抬了起来,好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他看了看那块陨石,那块黑色的大石头静静地半埋在雪里,“我……我很抱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块石头,那颗……流星,它是炫目的,迷人的,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不喜欢这样,Hal!我想我们应该离开这个该死的东西,假装我们从没见过它!它简直就是在控制你!”Miri从他身上下来,帮助Hal从雪地上爬起来。

    Hal拍了拍身上的雪,又看了下那颗流星。在正常的光线下,它看起来就像一块蠢笨的大石头,暗淡的,安静的,没有生命迹象。“它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我们不能把它留给别人发现,我们需要研究它。”

    “什么?不!你疯了吗?我对这事有非常不好的预感!这不值得!”Miri看起来很害怕这个不起眼的石块,Tesla看起来也很不安。

    “你看,我只取一小块样品来研究,剩下的留在这里。我们也许能从这个里面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比如一种全新的能源形式!它可以改变世界!”

    “对,但是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Miri交叉双臂反驳道,“还记得你说过要做正确的选择吗,Hal?这肯定会是个麻烦,我知道。”

    “可能吧……但我不能放弃这样的机会。我们不可能把头埋进沙子里来学习和成长。Miri,你和所有人应该都知道这个道理。”Hal嘶嘶地回应道,转过身向那颗流星走去。他用地质锤凿下一块手掌大小的碎块,放在衣服前面的一个口袋妥善保管。即使只是那颗流星的一小块也很重,Hal怀疑他们两个能否携带整颗陨石,即使他们想。

    “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Hal。”Miri眉头紧锁,但没有试图用行动阻止他拿走这个小碎块。

    “我不……但我们很快就会对这颗神秘的流星有更多的了解。”Hal站住说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你们哪儿也别想去!”一个粗鲁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Hal听到Miri惊讶的喘息声。“举起手来!转过身!慢慢地!”

    Hal感到一阵恐惧的寒意流过他的身体,当他转过身,他发现自己正盯着一把斯普林格步枪的枪口……


【发帖际遇】天空羽龙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28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



 

第二章……出现了,这是……小说的主旨?
后期看来会有至少一个大事件会围绕着主角“生命的价值”来展开了
在最后时刻,我们做出的选择将决定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花的时间是否值得。
仿佛已经可以预见到最后主角将面临一个涉及自身、周围的伙伴、以及宇宙(?)的重大抉择了
说起来西方幻想作品真的喜欢“命运”这个命题啊WWWWWWWWW

话说这样没有做隔离措施直接采集样品,还直接皮肤接触、放在胸口位置……不怕辐射吗?
非可见光波段那么耀眼,辐射好像很强烈啊(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天空羽龙 于 2018-11-19 10:26 编辑
第二章……出现了,这是……小说的主旨?
后期看来会有至少一个大事件会围绕着主角“生命的价值”来展开了
...

羽·凌风 发表于 2018-11-5 15:36

现在才看到 不过这辐射我还真没想到,算是小bug吧。这段确实感觉有挺多铺垫的,这小说在结构上还是比较标准的,有张有弛。



第三章
    Hal紧张地看着斯普林格步枪的枪口,持枪者是一只相当强壮的穿着厚厚冬装的狼。他能看到枪的木质枪托上刻着几道刻痕,确切地说是七道刻痕,击杀计数下还刻着一个单词:Jessie。显然这只斯普林格见证过一些行动,而Hal也不想成为武器上的第八道刻痕。

    狼用一种低沉威严的声音说:“我说-举起-手来-”他呼出的热气马上凝结成水汽像一团烟一样飘向空中,闻起来没什么不同。Hal缓缓举起双手投降,他的尾巴直直地盯着枪手。Hal不确定这个人是骑警、歹徒还是雇佣兵,但不管他是谁,狼并不是一个人。在他身后还有另外三名武装人员,他们都穿着平民的冬装,但他们携带的武器表明他们并不是一些旅行者在远足。

    Hal瞥了Miri一眼,她正被斯普林格指着小声啜泣。她努力保持镇定,一瞬间Hal开始后悔他坚持要找到那颗流星。Miri是一名科学家,她没有想到她的日常工作会有致命的危险,如果他们留在天文台,今天早上就不会那么复杂了。一个深色皮肤有着血红色眼睛的女人,微笑着看着Miri,威胁地用斯普林格指着她。另外两名武装人员向后退了两步,准备就绪的斯普林格没有瞄准。

    所有人安静地站了一会儿,一阵风吹过,一些冰冷的闪亮的雪花飘过他们之间。最后Hal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咳*,呃……我们能帮到你们什么吗?”

    Hal的问题很快得到了回答,他的嘴还没说完,一只步枪托就砰的一声击中了他的下巴,不幸的天文学家马上倒在了雪地里。Hal咳嗽着眨了眨眼,视线里的星星逐渐消失,他的嘴开始尝到温暖的金属味的液体。他吐了一口唾沫,两颗牙齿掉到了雪地里,带着深红色的血沫。血迹逐渐渗进雪里,新的血又滴到地上。狼生气地冲他喊道:“我没有允许你说话!”

    Miri发出一声惊叫,但很快戛然而止,她不想遭受同样的命运。另一个声音从持枪者的身后传来,这个声音优雅如丝般顺滑,在结束后仿佛仍萦绕在耳边。“冷静点,Miles兄弟……这两个人不会有任何抵抗,对吗?”Hal又往雪地里吐了口血,转过头查看新声音的来源。从暴徒身后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色厚重长袍的女人,饰以明亮的蓝白色。她在雪地上的脚步几乎没有声音,仿佛漂浮在冰冷的地面上。她的脸大部分被头上戴的兜帽和每次呼吸呼出的水汽所遮蔽,透过水汽和阴影,一双平静中蕴含着不详的明亮冰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Hal。“这了两个人是幸运的。”戴着兜帽的女人继续说道,“他们见到了Celestia的祝福,虽然他们不理解她送给我们的礼物,但即使是不信她的人,也因她与我们同在而感动。”

    “狂信者……太棒了。”Hal一边想着,一边慢慢撑起一条腿,同时擦掉脸上的血。Celestia教团是一个比较新的宗教团体,崇拜所谓的Celestia女神,预言中她的回归会带来永恒的和平、正义和秩序。他们说,Celestia住在天上,俯视着梦幻世界的凡人,但在Hal研究天空的过程中,他从未见过任何关于女神存在的证据。凭借他的力量,Hal看到的比大多数人不能理解的还要多。

    “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Miri犹豫地问,每一个音节都流露出恐惧和担忧,就好像她想把从她嘴里流出的每个音都咬回去一样。在Hal因为直言不讳而受到残暴对待后,她是否能接受同样的待遇是个问题。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Hal越来越相信他们可能活不过今天上午。

    “得到什么?”戴着兜帽的女人咯咯笑了起来,Hal的感到背后一阵寒意。“亲爱的,这不是要什么的问题,而是什么是必要的问题。女神送给这个世界礼物,但是你们不应该是第一个看到它的人,没有在规定之外的人知道她给了我们什么。”她的声音突然降低了,变得像他们周围吹拂的风一样冰冷。“那么我该拿你们两个任性的灵魂怎么办……嗯?”

    “邪恶的婊子。”Hal心想。她走近Miri,发出低沉的笑声,她从长袍下向Miri的脸伸出一只细长的黑色皮毛的手,带有长而尖的爪子,袍子的袖子向后滑了几英寸。“哦……你真的很漂亮,对吗?”Miri向后躲开了她的触摸,露出厌恶和挑衅的神情。“嗯……还有你眼中的火焰,是的,浪费这样一位年轻可爱的小姐的生命真的太可惜了……”

    当戴兜帽的女人转过身开始把注意力放在Hal身上,Miri厌恶地小声咕哝。他仍单膝跪在雪地上,不断的滴下的血已经在雪地上晕成一小片红色。他用舌头舔了舔牙齿破碎的部分,感觉到缺失的尖牙和第三颗牙齿碎掉的面形成的缺口。“你呢,英雄先生?我们该拿你怎么办呢?”Hal又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一只手从雪中挖出他被打掉的牙齿。“你可以先从不增加我要付的牙科账单开始。”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用一种讥讽的口吻干巴巴地说,他发出一声半开玩笑半痛苦的咕哝声,把他牙齿塞进上衣的一个口袋。

    “哦,年轻人,当你的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你真的想对我们采取这种态度吗?”戴着兜帽的女人走向Hal,她双臂交叉,把手藏在袍子的褶皱里。

    “嗯。”Hal站了起来,用审视的目光注视着这个神秘的女人。使用他的力量获得更多关于她的视觉信息是很大的诱惑,但他不想给他们*更多*将他灭口的理由。“你想知道什么?你似乎对我们在你们之前找到流星有些意见,但我没法回到过去改变它。我知道我没有Miri漂亮,所以你为什么不说说我到底要怎么做今天才不会挨枪呢?”

    那个戴着兜帽的女人又笑了起来,这次是放声大笑。她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逗乐笑声从山谷的墙壁反射回来,对听众形成了可怕无情的立体声。“年轻人,你的大胆让人眼前一亮,但它不会让人容忍进一步的无礼行为,尤其是对Miles兄弟而言。”Miles哼了一声,点燃了一只烟,冷笑着看着Hal。那个女人继续说:“回答我这个问题,英雄,你触摸了Celestia的礼物吗?”

    Hal愣住了,“哦,该死。”他在心里想,他很确定他不该触摸这些疯子的神圣流星。想到那颗流星是怎样俘获他的,他心情复杂,那颗流星真的很特别。如果这些狂信者得到了它,他能肯定他们肯定不会用它来让大家手牵手一起唱着幸福和平的歌。他紧闭嘴巴咽下嘴里的血,用沉默回答。他的尾巴在他的左肩上盘旋,眨着眼睛看着那个女人。

    “哦,变哑巴了?”Miles嘲笑地哼了一声,向Hal突出一口烟云。“这位女士问了你一个问题,小子。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碰过那块石头!”他拉了一下斯普林格步枪的枪栓,伴随着清脆的“卡啦”声,紧绷的弹簧将一颗子弹推入了枪膛。

    “让他走吧!我们什么都没做!请让我们走吧!”Miri大声喊道,她的声音理智而冷静,带着恳求。“我们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闭嘴!”Miles朝Miri脚下开了一枪,一些亮闪闪的雪尘溅到了她的膝盖上,弹出的空弹壳无声地落在他身旁的雪地上。“你是下一个,小姐,所以如果我再听到你发出声音,下一发就穿过你的喉咙!”

    穿着长袍的女人的冰蓝色眼睛从兜帽下继续盯着Hal。“我还没听到你的回答,英雄。现在回答我,否则我们就开枪打死那个女孩……”尽管她的呻吟很平静,但Hal知道这不是一个空洞的威胁。

    “是的。”他不情愿地回答,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是的,我触摸了那块该死的石头,你满意了吗?放Miri走,她没有碰它。”

    “就是这样了?”穿长袍的女人叹了口气,耸耸肩,把戴着兜帽的脸转向四名武装警卫。“很好,抓住那个女孩,我们会带她回Anduruna见大主教,我相信他能找到她的用处。”她最后用那双炯炯有神朝向Hal,“至于迅猛龙……杀了他。”

    “什么!?不!!!”Miri绝望地叫了出来,几乎要哭出来,“请不要这么做!”

    “跪下!”Miles命令Hal,同时把武器对准他的胸口。

    “见鬼去吧!”

    Miles再次扣下了斯普林格的扳机,这一次直接打中了Hal的右膝盖,金属弹头钻进他的肉里,粉碎了关节。Hal倒在地上痛苦地尖叫着,那是一个注定要死的人本能的哭喊。他的愤怒和痛苦从山谷的墙壁反射回来,在早晨寒冷的天空中回荡。

    “不——!!!”Miri朝最近的一个士兵扑去,拼命的用牙齿和爪子攻击那个女人,她的声音浸透了痛苦和愤怒。当另两个人冲过来将她摔倒在地,制服她时,她仍然又踢又叫,继续挣扎着。

    肾上腺素流过他的血管,他的心跳陡然加快,Hal伸手拿到了他的登山镐,在膝盖碎了的情况下挣扎着站了起来。Miles只是轻松地笑了笑,就用枪对准了他的头,戴着手套的手指紧紧地扣住了扳机。

    “啊——!”一个按住Miri的士兵突然痛苦的叫了出来,抽搐着倒在雪地里,他的身上冒出烟,衣服都烤焦了。一直躲在Miri背包里的Telsa为了保护他的主人跑了出来,并对其中一名士兵放出了强大的电流。那个黄色的小毛球在敌人的双腿间飞快的跑来跑去,让他们暂时陷入了混乱。

    “发生了什-”Miles转过头看到骚动和勇敢ryuu-neko。他只分心了片刻,但Hal是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战,为了自卫他能做出任何事。“啊啊啊!”伴随着愤怒的咆哮,Hal用一条腿站了起来,用双手向Miles挥出了他的登山镐,这一击带着他全身的力量和重量。

    Miles在最后一刻意识到了危险,但为时已晚。登山镐锋利的尖头命中了他的喉咙,停在了那里。镐头被设计用来凿穿冰层和岩石,穿过皮肤和骨头轻而易举,它毫不费力的穿透脖子,直到Hal握住的木柄停下。一股血雾从创口喷在他的脸上,接着是一阵可怕的喘息和汩汩声。Miles倒在了冰冷潮湿的雪地里,咳出少量血,无力地抓住仍插在喉咙里登山镐。Hal也因无法保持平衡倒在了他的旁边,他立即爬向掉在地上的斯普林格,这是他生存的唯一希望。

    那个戴着兜帽的女人,最初把肮脏的工作留给了她的手下,看到Miles被打倒后,她迅速从袍子里掏出一把斯普林格手枪对准Hal。

    那一瞬间时间似乎变慢了。

    Hal的手抓住了那把被雪覆盖的步枪。

    手枪转向他的胸口。

    他举起枪转向那个女人。

    她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他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斯普林格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胸口,他感到就像一把大锤打中了他,击中了他前面口袋的陨石碎片。它马上破碎了,陨石碎片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身体,他感到胸口如灼烧的刺痛。他的子弹偏得太多,只在女人的兜帽上开了一个小口,没有击中她的头。

    她又开了一枪。

    又一枪。

    再一枪。

    每一发都像一颗火球带来疼痛和灼热,吞噬了他的感官,每一发子弹都让他无力的身体颤抖着后退。

    “哦上帝……”Hal心里想,“我要死了……”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那个女人走到Hal正前方,最后一次将手枪对准Hal的胸膛。“再见了,英雄……”她扣动了扳机,最后一枪让Hal重重地向后倒在了雪地上,身下是不断变大的血泊。

    “不————!!!!!!”Hal能听到Miri悲痛欲绝的哭喊声,但他已经看不到她了。他的视线周围开始模糊,就好像他正沿着一条长长的黑暗的隧道下行。

    他感到一只脚踢了他的身体一下,他开始向后滑过雪地,在重力的作用下滑下平缓的雪坡。“Hal!!!”“Hal!”她的哭喊一声比一声微弱,一种令人窒息的寂静笼罩了他的感官,世界逐渐消逝。

    “对不起,Miri……”

    他最后的想法是她。他的身体滑入河里,被冰冷的河水带向下游未知的目的地……





这段出现了关于枪械的名词,又是个坑,请教了一个朋友才翻译得比较能看。
生命短暂,但死亡却无处不在。
Life was short and death was everywhe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