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其他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10-30 00:26 编辑
雪原,寒霜。

巨狼的足掌踏在积雪上,尖爪扬起几片冰晶。

旌旗,飘扬。

狼人的双目瞪视前方,鼻梁皱缩,露出森森利齿。

重兵,压境。

狼人骑着巨狼,领着众军,手提长枪。

在他们身后,雄师脚下踩着败亡的尸骨,血染疆场。在他们身前,一只毛色雪白的狼人孤零零地跪着,铠甲凌乱。

“斯菲克的白王,你可知罪?”将军喝道。

白狼人没有回答,他只是笑了起来,他瘦长的嘴抽搐着,他干枯的爪子指向乌云密布的天空。他的笑声就像一只神经质的枭鸟,咔咔咔咔地笑着,那声音就连身经百战的将士听了也心生恐惧。

就像逃亡的百姓说的那样,他疯了。

咔咔咔咔,诡异的笑声回荡在寒冷的冰原上,直到那柄长枪贯穿了白狼人的胸膛。



如果是十年前,你在路上随便找一个斯菲克郡的市民,问他这里的领主如何,他一定会得意地向你炫耀:这里的领主英明贤良、举世无双。

他会说那周体雪白的狼人是世界上最俊的王种,聪慧过人、公正廉明。

还有那浑身漆黑的巨狼是世界上最强的兽种,骁勇善战、举止非常。

他会手舞足蹈地说那是斯菲克郡历史上最年轻有为的领主:“我不跟你夸张,白王和黑兽每次出巡,围观的队伍能从广场排到城墙边上!”

他会带你参观城里的市集,琳琅满目的商铺好不热闹;再去看看城墙上驻扎的卫兵,井然有序全副武装;还有城外遍地的田野和牧群,这里税收低廉,农户的生活安宁又美好。

他还会领你前往山上的城堡,在那里,慕名从别处赶来、请求收容的流浪者双手合十,虔诚地抬头凝望堡垒大门上装饰的狼首纹章。

几乎每一个被问到的人都会这么说——

“你是来定居的吗?这真是太明智了,斯菲克郡将是你见过的最好的地方!”



但是现在,如果你去做同样的事,尤其是在城中心那座镌刻了历代领主形象的纪念碑前做同样的事,你去问白王和黑兽是怎样的领主。

温和的王种会连连摇头,“你不如去问吟游诗人”,他会为你指一家酒馆,并拒绝回答你的提问。

而性情暴躁的兽种则是会直接用强壮的爪子把你按倒在地上。

“你给我认真看!”他会拿狼鼻子指着纪念碑,在那上面,历代领主的画像都是组成一对的王种和兽种,但只有时间线的最后,画面上没有狼人的身影,只刻了一头孤独的黑色巨狼。

“我们这里只有黑兽,没有白王!”

他的血盆大口会凑近你的面庞,把利牙上的腥气呼在你脸上。

“切,玛喀。”他甚至还会朝地上啐一口唾沫,毫不忌惮地直呼白王的名讳,“你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吗?”

“是‘孤儿’。”



玛喀是上一任领主在城外森林打猎时捡到的弃婴,这不假。

上任王种领主年轻时为守卫领地受过重伤,他不能生育。白色的王种婴儿就像明亮的月光,照亮了已迈入中年的领主的双眼。老领主把玛喀看做上天的恩赐,视如己出、悉心教导。

不久之后,兽种领主也诞下一子,毛色纯黑犹如无云无月的暗夜,取名为塔瑞斯,意即战神。

两狼从小相伴长大,一起学习、一起练武。王种比兽种更聪明,玛喀总是帮助弟弟解决遭遇的难题。兽种比王种更强壮,塔瑞斯总是保护哥哥通过野地的试炼。

长大后,这一白一黑的兄弟,从老领主手上继承了斯菲克郡。

两狼都是领主的独子,他们自信而健康,聪慧而豪迈。玛喀年纪轻轻就接过了市政的经营,把城市和农村都治理得繁荣昌盛;塔瑞斯年纪轻轻也执掌了军政的大旗,把军队和治安都管理得井井有条。

他们依然总是互相协助,管理的繁杂都交给了玛喀处理,体力的辛劳都担在了塔瑞斯的肩上。他们的情谊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比亲兄弟还亲。

没过几年,斯菲克郡的名声就传到了外界,外地的市民无不心生向往,周围的城邦无不俯首仰望。

市民赞颂他们是白王和黑兽,所有的诗人都在传唱,这对情深义重的手足,一定能将斯菲克郡建立成美好的天堂。



直到后来,不知从何时开始,白王和黑兽之间出现了微妙的隔阂。

大概是老领主离世几年之后的事吧,两位老领主是相继离世的,而变故就发生在那之后。最敏锐的吟游诗人这样判断。

人们发现白王时不时的、有意无意的,公开的、在贵族们的聚会上,会数落起兽种的缺点。他以自己身为王种而骄傲,以自己能两足行走而自豪。他甚至私下里也说黑兽的坏话,他嫌兽种太愚笨太冲动,从小到大,给他惹了不少的麻烦。

仆人们把这些话悄悄告诉了贵族,也告诉了黑兽。黑兽只是笑笑,把这当做了普通的牢骚,他清楚哥哥的脾性。

但是黑兽错了,白王是认真的。他甚至开始限制黑兽的军权,将他软禁在堡垒里。贵族之间也传出了不满的声音,市民们也不明白领主到底用意何在。

直到在一个满月点亮了天空的夜晚,白王发起了叛乱,他指挥自己的党羽杀光了黑兽的亲信,并把曾经的兄弟关进笼子,押在城市中心的广场上。

“兽种不过就是一群野兽!我的领地上不需要野兽!”

说完,白王向黑兽举起了尖刀。



从古至今,从来没有领主王种和兽种自相残杀的先例,斯菲克郡的百姓都震惊了。

黑兽死后,愤怒的贵族和民众纷纷抗议,扬言要推翻白王的统治。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足以将白王压垮的证据。他们找到了先领主的日记,在那过去被白王偷偷藏起来的记录上,清清楚楚写着,白王是一个没有任何贵族血统的孤儿。

他根本就不应该有继承领主之位的权利。

恼羞成怒的白王大肆镇压暴动的贵族和市民,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敬仰黑兽的兽种。他开始禁止兽种进入城市,把歧视兽种的言论随时挂在嘴边。

人们都认为是贵族优渥的生活激起了孤儿骨子里的自卑,这是最底层的贫民得位之后势必表现出的本性里的肮脏。也许之前白王表现出来的贤明都是黑兽暗地里帮他的,也许整个城邦的运作依靠的都是黑兽,所以白王才如此嫉妒黑兽的血脉和才华。

人们都觉得白王疯了,他们逃离曾经的理想乡,把这里有个疯子王种领主的事散布到了其他的领地上。

当白王的头颅被挂在城门上的那天,所有人都说,果然,贱民终究还是贱民。



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最早的改变其实发生在黑兽身上。

老领主临终之时,他把两个孩子都召集到自己床边,他告诉了他们玛喀的身世。他叮嘱塔瑞斯好好照顾玛喀,他也告诫玛喀不要介意自己的出身和血统。

一开始,一切就像年幼时一样,兄弟不为身世的秘密所动,依然齐心协力管理着城邦,王种治理着内忧、兽种平复着外患。

但后来,白王在政治上的成功壮大了斯菲克的声誉,已经不再有外敌敢来侵犯斯菲克的威严,就连山贼都很少出没在斯菲克的野外。黑兽渐渐发觉,自己在公众眼中露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几乎每一次出现都是和白王在一起,几乎每一次都作为白王的坐骑。

他疲于训练军队,但没有战争,百姓根本看不到他的战功。百姓能看到的都是白王。

憎恶和嫉妒之火在黑兽的心中点燃。

那个根本就没有王族血脉的王种孤儿,那个根本就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的王种孤儿,那个在贵族眼里根本不值一提的王种孤儿,压在明明同样是领主的自己头上,压在明明贵为王族血脉、比他更有资格接受百姓朝拜的自己头上,成为了斯菲克郡真正的领袖。

凭什么?



当白王发现黑兽隐藏于心的不满时,事态已经超出了他能控制的极限。

他发现黑兽在密谋罢免他,黑兽甚至已经选好了新的继任领主的王种。

留给白王的时间并不多,他甚至不敢告诉身边的臣民黑兽的异心,他怕总有消息走露到黑兽耳中,他怕黑兽会着急点燃反叛的火种。

他还怕知道了黑兽叛逆的臣民会愤怒,他们会将之公诸与众。

对于双方共同经营领地的王种和兽种而言,反叛是最不可饶恕的罪行。

白王没有办法,他只能想办法把矛头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黑兽造反的那天,城堡的守卫军抵挡住了黑兽的攻击,他们惊讶于领主竟然会反叛,他们急于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白王把它压了下来。

他不愿意看到弟弟成为斯菲克的罪人,他只能自己下地狱。

至少,黑兽是先王的血脉,而先王赐予了他新生,那是他一辈子也偿还不了的恩情。至少,王族的血脉才应该永远留在纪念碑上,和先祖们站在一起。

没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看到,利刃捅进黑兽胸膛时,白王眼里的泪光。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夜晚,城市中心广场上,没有风、没有月,雪堆里点亮了一枝烛火。

白毛的王种青年跪在地上,怀里抱着黑色的兽种幼儿。白雪和黑夜围绕着他们的身躯,都覆了一层火焰的橘黄。

年迈的王种站在他们身前,他身披着庄重的长袍。年迈的兽种俯卧在近旁,他头上的王冠闪耀着点点星光。

“塔瑞斯。”

王种注视着黑兽,摊开一只手。

“玛喀。”

兽种端详着白王,摊开另一只手。

“记住,我们王种和兽种世世代代都相互辅佐治理城邦。叛徒将坠入炼狱,这是你们要永远牢记的祖训。信任是我们的荣耀,忠诚是我们的勋章。”

两位老领主说着,掌心相对。

“而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斯菲克的兽王。”

言毕,他们双手合十。

这是新生领主受封的仪式。白狼人虔诚地垂下双耳,紧紧抱住怀里的黑狼。

===========================================================

好几个月前(?)梦到的故事,很多镜头都很有电影分镜感,所以记忆深刻
记得梦里好像确实就是在看一部电影(?)
今天突然想起来,就一口气写出来了,基本上绝大部分都还原了梦境,包括分镜(?)
美好的梦故事,请勿对号入座(X)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 13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毛毛有些句子的沒有雕琢過啊,
夾在大部分都雕過的句子裡面有點突兀。

所以最後,年輕的白王和黑獸是誰生的?
而一開始去攻擊他們的人又是誰?
他們不是自相殘殺完了兩個都死了嗎?!


【发帖际遇】 紅峽青燦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却发现酒裡浮著兔肠,受到莫大惊吓,损失 24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等等!你连这都没看懂???
你不会只看了押韵的句子吧(X)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去动物园打工,由于热心助人且爱护动物,深得大家喜爱,额外获得 47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8-10-29 22:30 编辑
怎麼可能!我當然是看完了的啊不然怎麼會覺得有幾句比較突兀WWWWWWWWW

我是不懂,白王殺死了黑獸之後,被一開始的那個騎手殺了,不是嗎?
然而,新生的王是怎麼來的?

紅峽青燦 于 2018-10-29 22:30 补充以下内容

再認真的檢查了一次,發現......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夜晚,城市

我把這很多年以前,看成了很多年以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嗯............虽然是个相爱相杀的兄弟亲情故事..........但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种钙片的气质!WWWWWWWWWWWW(嗯?)
真的是基基的,哎WWWWWWWWWWWWWWWWW(X)

不知为什么,白王.............
读着读着总是不自觉想到某人(?)WWWWWWWWWWWWWWWWWW
交代吧!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WWWWWWWWWWWWWW
某人(?)的作为...........其实也是为了保护亲密基友(?)名声而做出的无奈选择?
其实也有难言之隐?WWWWWWWWWWWWW
接受了这样的设定感到有点不能直视WWWWWWWWWWWWWWWW(X)

虽说你说这整个故事是梦写成的~
按说不太需要讲究剧情逻辑性~
不过........有些剧情设计还是蛮有意思的WWWWWWWWWW
比如白王的贱民出身,及民众口中相传它是因为贱民出身才会做出如此作为的刻板印象~
以及真相,也就是贵族出身的黑王心中的嫉妒~
两相对比,如果不作为诗,而是写成小说去深挖,感觉会是个蛮有张力的题材WWWWWWWWWWWW
不由让我想到了这个:http://www.dragicland.com/forum/ ... tid=2528&extra= (?)WWWWWWWWWWWW

最后,这个梦的世界观设定是不是有点诡异?WWWWWWWWWWWWWW
两足的兽人类,和四足的兽类..........
都有智慧,而且还长期保持一种骑与被骑(?)的基情关系...........
总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哲学WWWWWWWWWWWWWW(X)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回复 5# 大熊星座

我也觉得怪基情的,尤其是电影(?)最后一幕,和文末尾段一样的分镜,昏暗的光线仿佛基出了少女心(?)
emmmm……我在梦里看了一部基片?(?)

毕竟是在梦里构成的故事,都是依靠潜意识在编排,谁知道到底是不是某人的故事呢?(?)
话说我当初到底是怎么脑洞到这个方向去的?(?)WWWWWWWWWWW
不要对号入座,嗯,不要对号入座WWWWWWWWW

最开始是有想要写成小说的,但是觉得太麻烦了,而且记忆最深的首尾两幕都是文青的摄影(?)风格
于是手感起来后决定还是文艺一点,也比较轻松(X)WWWWWWWWWW

成品看来很哲♂学,但是梦里这个故事真的很文艺的!真的,漫天飞雪的冷色调,不要污!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