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天上的日月與星辰、地下的石水與萬物,以及其中浩浩渺渺,無定型體的大氣,我踽踽生於其中,幸得天地化賜一毫文思、一點文筆,便趾高氣昂妄自菲薄起來,斗膽以那僅有幾個分子的文采來撰文,抒發讀完《夢書之城》的一點淺見,還請笑而容之,望各位墨客騷人筆下留情,然而我是真正的耗盡了我所能持有的,那麼僅有的幾微升奧母(註2)殘渣來寫下這篇心得,僅能以此對大師表達敬意。

不才自少慕大師知名已久,曾窺《藍熊船長》如入寶山,生命的羅盤甚為此傾斜,故不贅述發現大師關於查莫寧地區(註3)的其他作品時有多雀躍,當立即租借以閱讀。諸君!吾乃實驗室中一孤苦無依研究生,終日渾渾噩噩如行屍走肉般,腦神經除了data外不傳遞任何東西、耳中除老師吩咐外不納任何聲響,眼中除耗子鬼片外不識任何影像,手僅只觸摸老鼠,當即到了非data勿視非data勿言非data勿聽之境,人生彷彿一張論文摘要,僅餘密麻黑色小字。然大師之書正彷彿那可以增加論文趣度的彩色影像、是切片、是染色亦是量化,是僅僅增加入其中便可使論文由IF0.9分的期刊躍至9.0分期刊發表的關鍵證據!生活有了夢書之城,便彷彿詩人有了奧母,鄙人眼中的世界彷彿被裝上幻想濾鏡,真真確確的呈現出美麗的樣貌,正如想像力的共軛焦顯微鏡般,濾去雜念和無聊,有夢書之城陪伴的日子裡,我見老鼠彷彿如查莫寧地區獨特的生靈,運鼠如搬送書鄉市的命脈,戮鼠如獵書徒(註4),剝鼠腦如深入地下迷宮,閱玻片──諸君,"閱"玻片!──如翻看一本本金榜書(註5)。

當我身陷此書迷幻不可自拔彷彿摸到了有迷幻效果的恐怖驚悚文學(註6)時,摯友凌娃捎來一則警告正如傳說雕龍戲爾德衮斯特得到的那封信(註7),危言聳聽地告知我續集並不好看,然我不以為意,凌娃那是有偏見的!她是文學口味專一性堪比單株抗體的那類人,不僅抗原得完完全全和結合位形狀一樣才要貼附,還很講究和抗原的心靈契合程度,簡直到了已經不能起正常免疫反應,要被身體淘汰掉了的地步!哪像我這種巨噬細胞一樣的人甚麼都吞,從武俠小說、生態遊記、自傳、繪本、言情小說、格言、醫療日記、新詩、散文到一間公司十年內的帳單都讀過的人,我知道甚麼東西是好的!

因此當我讀完夢書之城,立刻飢渴的從實驗室衝向圖書館,一路上叫喊、跳躍、掙扎、甩動短短的頭髮、揮舞手臂、踩斷腳上木屐的齒、按住胸膛以免心臟沒有刺激會停止跳動並在所有人擔憂的目光下將一個長寬高都有我三倍、身穿西裝德高望重的教授推倒在地上並用木屐狠踩他的手三下──只因為他正拿著夢書之城的續集《夢書迷宮》──接著又用歇斯底里的尖叫逼散了櫃檯所有排隊的人,靠著傷害劫掠的行為借到了續集。

然而當我回到實驗室,那被讀書的渴望發熱到近乎休克的腦袋裡夢書腦炎終於被控制住的時候,我掂了掂,這書好輕啊?和夢書之城一比較,厚度少了一公分。這怎麼可以呢!諸君!你們知道一張紙的厚度是多少?100微米!一百張紙兩百面!心裡的警鐘好像書鄉市的火警一樣響起來。我瞅著封面瞧了兩眼,影皇回來了?噢!多麼令人欣喜!影皇的結局肯定是所有看完夢書之城的人心中的一塊大傷!我立即打開書極快速的掃視,用我那能夠速讀彷彿裝了掃描軟體的雙眼......

怎麼沒看見影皇和戲爾德袞斯特的互動?沒有!完全沒有!

慌張的我趕緊打開最後一頁,紙上赫赫然寫著一句話: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的!接著是四頁作者的告解,用巧妙手法包裝的告解,意思就是這部續集還沒寫完,只寫了一半呢!後面還在醞釀中,所以大家先將就著看吧!我操你老子的烏龜王八蛋啊!我是讀者不是牧師或神父,牧師或神父也未必喜歡聽告解啊!趕緊打開手機查查續集之2在哪兒?是哪間出版社代理?又或者是哪裡可以買或借?網頁滑開一個驚人的消息:台灣不會代理出版續集2!這怎麼行!那不然英文也行!儘管在下英文就如同腹瀉的時候飄在黃水上的葉菜碎塊一樣是渣,但好歹能看點論文,英文小說我會當成補身藥吃下去治腹瀉的!再不濟德文我也吃!日文都硬漢化過了,我就不信有甚麼語言我不能理解,說起來在某個次元我還是掌握著萬物語言的種呢!

然而沒有,一個字都沒有。

如果你能聽懂所有走獸的語言是一種幸運,前提是走獸有話說。

所羅門王的指環也不能逼迫沉默的野獸開口。

某出版社譯者用一句悽慘的話回應了不知情的發問人:對不起,作者沒有寫出續集2呢,他說過無限期停止續集2的創作。

霎時,我感覺五雷轟頂五臟俱焚五感大亂,這個雷擊好像有點熟悉......莫不是田中他老賊那道雷?

大師您這行為......用通俗白話流行華文來說,叫做太監哪!您德國人或許不懂,我來給您解釋下:太監就是割去了男人引以為豪的地方好服侍帝王家的人!這不厚道、違反福利且有傷尊嚴的行為!而且您是一個大師!諸君,你們肯定心裡滿肚子惑水:大師不能太監麼?大師也是人,你青燦不也老是太監麼?前陣子還裝義肢!

諸君,大師的太監和我們這種人的太監是不同的,那彷彿是閹割了九代單傳的皇孫和隨便把路邊將死的乞丐恥處切掉這種雲泥之別!我們這種僅僅是稍微不那麼厭惡寫作、腦神經稍微喜歡活動就目中無人自稱作者的高傲無禮之人敝帚自珍的寶具不過就是一副裡面裝著乾掉的墨渣子的破塑膠袋而已,偶有的那麼一點時候,鵝毛筆尖感受到潮氣,上下揮動痙攣伸縮好不容易分泌出一滴溶於水的墨渣粉水溶液,從那羽毛被粗暴切出來的細窄口子滴在紙上就已經耗盡全力,而您那可是兩桶洶湧的石油!儲存著黑色液體的世界精華!還有發育完善的血管連接到中東的地底下隨時補充!而那不可一世的哈里發塔隨時都是一柱擎天的直指蒼穹!當塔頂偶爾無聊的出點墨水,好似從無比巨大的塔上射出九毫米半自動那般平凡不起眼的子彈,落到紙上都有炸翻廣島震撼長崎的威力!能使文學界隨之觳觫跪倒並一一臣服!這樣蘊含世界元初之力的稀世珍寶,怎麼可以閹掉!

然而......閹了就是閹了......當今的醫療何時才能進步到移植完整的外生殖器呢?我可悲的醫事研究人員同伴們......大師他達不到奧母了!他奧母不流貫了!他像是他在夢書之城裡說的不值一提的作者一樣,失去奧母了!得去"被遺忘的作家墳場"了!

幸好,做為擁有哈里發塔的人,大師沒擺出田中芳樹那種撒潑的嘴臉,猶記得當時看到他對亞爾斯藍戰記的處置方式,我可是氣得把那屍骨無存、如今也許遊蕩在迷妹夢境裡的土方歲三都求了,就想要一個痛快(的看到老賊被制裁),幸而大師還沒讓我打算又召喚甚麼德意志帝國的凶暴古人。

我本來就沒有奧母,寫到這裡以已經耗盡了我的力氣,多說無益,一圖以蔽之:



註1:夢書之城中作者虛構的一種怪物,16隻腳的蜘蛛,在蜘和蛛之間使用四個X表達16隻腳,以與一般八腳蜘蛛怪物分別。
註2;夢書之城中文采的具體,是地點也是物質,文人在靈感泉湧的時候能夠到達奧母,會得到奧母的流貫。
註3:系列作中的地點,類似Dragicland型式的獨立星球世界觀,下文中書鄉市和地下迷宮、被遺忘的作家墳場即為書中地名
註4:夢書之城中為了爭搶古書而會在地底大開殺戒的野蠻賞金獵人
註5:賞金最高,也是獵書徒最想到手的珍本
註6:一種查莫寧文學,在書籍上塗抹微量毒素,使閱讀的人如服用毒品沉迷。
註7:夢書之城主角,由叔父處繼承一份文采極為優秀的信稿,為找出寄信人而離開家鄉前往書鄉市。下文的影皇等皆書中人物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