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讯/同人分享

内容类型 新闻事件
原作名称 -
转帖来源(原创留空) https://www.shobserver.com/news/detail?id=121490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12-13 17:48 编辑
咳咳,之前才吐槽了昆明院的绿孔雀环评很水被怼了,最近我们也遇到了类似的事!(爆)

微博里附的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galLl69GHh6EOIOWYt-QDQ

嗯……当时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条河和这个电站的名字真耳熟,莫非是……我还去过现场的那个?(?)
今天发现当年写这个项目环评的同事就坐在我后面,并抱怨事情已经堆起了还要处理投诉真恶心(炸)WWWWWWWWWWWW
然后我又发现本来一直都没有正式新闻的,昨天出了一个新闻稿,这是要搞事情了啊 (不)
极危动物川陕哲罗鲑危局:最后家园或被水电站毁掉



科研捕捞捕获的川陕哲罗鲑成鱼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官网 图

大渡河发源于青海省玉树州境内阿尼玛卿山脉的果洛山南麓,流经川西高原等地后,于四川乐山市注入岷江,全长1062公里,是岷江最大的支流。因大渡河水电资源丰富,目前在大渡河上游及支流已经建成了龚嘴、铜街子等多个大中型水电站。

2018年5月2日,四川阿坝州马尔康市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由四川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脚木足河巴拉电站项目在通过包括环境影响评价在内的一系列审查后正式开工,该项目计划总投资815553万元,总装机容量74.6万千瓦,预计2022年12月全面竣工。

原环境保护部在关于巴拉电站环评批复文件中明确指出,“巴拉水电站所在的大渡河源头河段,是川陕哲罗鲑的重要栖息生境,工程建设将淹没库区2处川陕哲罗鲑产卵场,对厂房尾水下游2处川陕哲罗鲑产卵场会产生一定干扰,川陕哲罗鲑适宜产卵生境将进一步被压缩”。

环保志愿者向记者表示,他们认为巴拉电站的兴建,将会对以足木足河为栖息地的“水中大熊猫”川陕哲罗鲑以及其它珍稀鱼类造成严重影响,巴拉电站环评报告中要求的增殖放养、规划栖息地保护区等一系列措施的作用仍需要进一步验证。

上游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众多水电站的修建,对大渡河中包括国家级保护鱼类川陕哲罗鲑、四川省省级保护鱼类重口裂腹鱼、青石爬鮡、中华鮡的生存环境造成了巨大乃至决定性的影响,如何平衡发展和保护生态多样性两方面,是当前水电建设中面临的巨大考验。


水下视频观测到的川陕哲罗鲑幼鱼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官网 图


大渡河上游“水中大熊猫”最后的家园

川陕哲罗鲑属鲑形目鲑科哲罗鲑属,又称四川哲罗鲑、布氏哲罗鲑、虎嘉鱼等,四川当地称其为猫鱼。川陕哲罗鲑主要分布流经四川、陕西和青海省的河流中,由于人为和环境等多重因素,破坏了川陕哲罗鲑生境、产卵场等,其自然资源量和分布区显著下降,已经消失在了最初发现它的岷江都江堰段等传统分布地。

国内现有的研究表明,川陕哲罗鲑是冰川期残存在内陆少有的冷水鱼类,对生存环境要求较高,栖息在海拔700—1000米的山麓溪流中,多为两侧高山遮蔽、河道狭窄、水流湍急、含氧量高、水温较低的水域。川陕哲罗鲑先后被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和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并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等级。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吴金明博士对川陕哲罗鲑有长期研究,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川陕哲罗鲑的珍贵之处在于数量的稀少和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地位。川陕哲罗鲑是性情凶猛的食肉性鱼类,最长可长到2米,它是河流或溪流生态系统中的典型的高级捕食者,如陆地生态系统的老虎、豹子等,它种群的衰退就意味着整个水生生态系统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环保志愿者邵文杰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2018年8月底,他偶然得知了巴拉水电站的兴建,而在巴拉电站的环评报告中明确指出,水电站的库区将淹没极危物种川陕哲罗鲑的两处产卵地。邵文杰担心的是,截流的大渡河水将同时淹没两处产卵场,就等于让在浅水流域产卵、生育的川陕哲罗鲑失去最后的家园,“濒临灭绝的水中大熊猫,最后家园即将被水电站毁掉。”

邵文杰和他的同伴在今年9月曾探访过位于阿坝州马尔康市日部乡的巴拉水电站建设现场。他们从阿坝州首府马尔康出发后发现,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已开始进场建设,坝址周围的树木、山体已被初步的清理,截流和发电用的导流洞已经初具规模,现代化的工程部基地、平坦好走的专用公路,让日部乡这个深山里的小镇现代化了不少。

在前往巴拉水电站的路上,邵文杰一行发现大渡河的几条支流上,依靠丰沛的水量建起了电站,他们认为这对川陕哲罗鲑生存的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上游新闻注意到,在巴拉水电站附近的大渡河边,有数个水电建设单位设立的川陕哲罗鲑放生点。

邵文杰解释说,这是水电建设单位为弥补水电建设对川陕哲罗鲑等鱼类造成等影响,进行“增殖放流”的地方,目的是希望通过人为影响,增加这一珍稀鱼类在大渡河流域的种群数量,“人工繁殖需要捕获亲鱼,野外都要灭绝了,又怎么人工增殖?”


断崖式消失的川陕哲罗鲑栖息地

中国水产科学院长江水产研究所茹辉军、李云峰等人撰写的《大渡河流域川陕哲罗鲑分布与栖息地特展研究》一文显示,川陕哲罗鲑在岷江上游、大渡河上游及支流的可能分布区,已经多年难觅踪迹,自1950年到2012年的60多年间,大渡河流域川陕哲罗鲑的分布范围急剧缩小,栖息地损失率高达91.4%。

中国水产科学院茹辉军等学者的研究认为,川陕哲罗鲑的栖息地丧失率呈断崖式下降,这跟川陕哲罗鲑对栖息地的要求严格有关。川陕哲罗鲑属于高山冷水肉食性鱼类,其整个生活史,对环境的要求不尽相同,但都十分苛刻。川陕哲罗鲑喜欢水深较深,水流湍急,水质清澈且透明,河床底质通常为粗砂和砾石,河道宽窄变化,河流形态滩潭相间的河段。川陕哲罗鲑在产卵的时候,水温需要在4度到10度之间。产卵期间,成鱼会做短距离洄游,通长会从干流上溯到支流产卵,洄游通道需要畅通无阻。幼鱼受游泳能力和食物类型的限制,适宜其栖息的流速,河宽水深要比成鱼更小。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谢平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曾在《长江的生物多样性危机》一文中详细阐述了水坝对河流生物带来的影响。

谢平认为,拦河筑坝将不可避免地改变坝区以及上下游的水文特性,包括洪水脉冲模式、泥沙过程、水温过程等,这会影响河床冲刷及江(河)湖关系等,进而可能显著改变栖息于其中的水生动植物群落,这种改变对一些高度依赖河流连续统一体或江湖复合系统的水生动物来说,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大渡河上游水利工程的兴建,对该河段川陕哲罗鲑的生存环境影响不言自明。

造成川陕哲罗鲑栖息地丧失分布区缩小的最主要原因除流域水电开发导致的适宜生境条件的消失外,沿河河道采砂、道路修建等人类活动所导致的破坏也广泛存在。中国水产科学院2015年的研究表明,河道内无序地开采沙石,堵塞、淤积河道。据调查,马尔康市境内多达101个采砂及加工点广泛分布于梭磨河、脚木足河、绰斯甲河和茶堡河四条流域内。同时,沿河道路修建的增多,大量的泥、石倾倒入河道时有发生,这些导致川陕哲罗鲑栖息场所必需的生境条件变化或破坏,川陕哲罗鲑分布区域不断缩小,也致使其资源量锐减,趋于濒危。

自1998年之后,川陕哲罗鲑就像灭绝了一样,人们几乎没有再从野外看到它的踪影。

据媒体报道,2012年9月,陕西太白县太白河镇兴隆村农民何光胜在汉江上游的支流太白河发现19尾疑似濒危的珍稀鱼类“川陕哲罗鲑”成鱼,太白县水生野生动物保护站邀请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进行鉴定。通过鉴定确认,太白河捕获的19 尾样本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川陕哲罗鲑”,是近20年来在全国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一批群体,也是在陕西绝迹15年后的再次发现。科学家基于这次发现,人工繁育了2000条幼鱼。


大渡河上游设立的川陕哲罗鲑放生点 邵文杰 图


巴拉电站的人工繁殖放流措施

因水电建设等人为活动,对包括川陕哲罗鲑在内的重点保护鱼类造成的影响,巴拉电站的建设方也作出努力,希望将生态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巴拉电站的建设方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首先想到的是对川陕哲罗鲑进行人工繁殖。2014年该公司称,川陕哲罗鲑的人工繁殖技术研究已取得阶段性的成果,移养驯化已获成功,并在陕西太白河流域成功进行了人工繁殖,“这对扭转川陕哲罗鲑频临灭绝的现状、开展川陕哲罗鲑资源增殖及种群恢复带来希望”。

2017年7月,四川省农科院宣布,他们在马尔康市成功人工繁殖了川陕哲罗鲑。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巴拉电站在申报项目及后期环评阶段,因川陕哲罗鲑等鱼类的保护问题,曾拖延了长达近10年的时间。

2015年9月1日,《大渡河上游鱼类栖息地生境保护总体规划报告》获得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府函[2015]188号”文件的同意批复。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官网上介绍,大渡河流域规划及环评报告,将川陕哲罗鲑人工繁殖放流成功作为脚木足河流域电站开发的前置条件,“无疑为流域电站开发设置了一道瓶颈,若按此要求,将严重推迟电站开发进程”。

在2015年的相关资料中,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表示,他们创造性的提出“栖息地保护同时开展替代川陕哲罗鲑人工繁殖放流成功”的方案,“通过积极的咨询、沟通,该方案获得了环保部及环保、渔业专家的认同,提出可行的栖息地保护实施方案,报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为推动脚木足河流域巴拉、达维电站建设,在开展川陕哲罗鲑人工繁殖技术研究的同时,进行了“大渡河上游川陕哲罗鲑等鱼类栖息地生境保护”规划的研究,并于2015年7月由四川省环保厅、四川省农业厅和四川省能源局联合上报至四川省政府,2015年9月1日获得批复。

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认为,前述《规划报告》的批复,突破了巴拉、达维电站建设的环评前置条件,为电站项目环评审查通过扫清了障碍,“也为电站核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原环保部在2017年1月公布的巴拉电站的环评批复文件中明确指出,电站建设方要编制《大渡河上游鱼类栖息地生境保护总体规划》实施方案,未经四川省环保厅批准不得实施截流。除了在异地规划适合川陕哲罗鲑生存的栖息地保护区,原环保部的环评批复中也明确要求,电站建设方要加快推进人工增殖放流技术取得全面突破,在巴拉业主营地附近建设脚木足河鱼类增殖放流站,形成运行管理和技术能力,承担川陕哲罗鲑等珍稀鱼类繁育、保护及救护等任务,现阶段总放流规模35.12万尾/年,近期放流川陕哲罗鲑、齐口裂腹鱼等鱼类。

除了增殖放流,制定栖息地保护计划两项措施外,原环保部的批复中还规定了巴拉电站的业主方要利用升鱼机和集运鱼系统实现上、下行双向过鱼;在初期蓄水期间电站要通过生态供水洞和泄洪放空洞下泄生态流量、在鱼类产卵集中的5月至9月,每月制造一次为期10天的人造洪水过程等措施。

足木足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在巴拉电站的《环评报告》中写道,“巴拉水电站虽然将对川陕哲罗鲑的分布和活动造成一定影响,但在规划的栖息地得到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巴拉库区可为在保护区繁殖的川陕哲罗鲑提供索饵、育肥、越冬场所。”

2018年4月,四川省发改委正式核准脚木足河巴拉水电站项目。2018年5月2日,巴拉水电站正式开工建设。


川陕哲罗鲑化石 周巴 图


水电站开发和生态保护的两难选择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吴金明博士对于川陕哲罗鲑等在长江上游生活的珍稀鱼类有着多年的研究经历,他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不了解巴拉水电站环评报告中要求的增殖放养、异地设立保护区等具体的措施,但从所了解的川陕哲罗鲑保护现状来看,这些措施的有效性需要验证。

吴金明博士介绍,川陕哲罗鲑的人工繁殖已经做过多次成功的尝试,目前能够解决授精、孵化等前期过程,但大规模的生产鱼苗并且培育至幼鱼阶段还存在技术障碍。人工增殖放流应该放流较大规格的苗种,其野外的成活率才相对有保证。所以说,通过增殖放流来实现川陕哲罗鲑保护,在技术上还有需要公关的地方,主要是大规模培育苗种的技术。

对于规划栖息地等手段,吴金明博士表示,不仅对于川陕哲罗鲑,对于其他任何种类,在环境未受损的情况下,原位保护肯定优于迁地保护。如若环境受损,在相关的减缓措施不足以满足物种生存的情况下,应该需要采取迁地保护措施,但事先应该科学评估,迁移目的地是否能满足物种的生存。迁地保护只能算是一种补救措施。

在巴拉电站正式开工后,邵文杰等环保志愿者对该电站的兴建提出了反对意见。

邵文杰对上游新闻表示,作为大渡河鱼类食物链的顶尖物种,川陕哲罗鲑对产卵生境的要求极为严格,此次电站淹没区域的玛可河是拯救川陕哲罗鲑的最后且唯一的希望,巴拉电站建设方提出的补救措施能否有作用还不得而知,川陕哲罗鲑这一极危等级的物种消亡与否,不能由这些实验性措施来决定。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谢平表示,水坝像把双刃剑,利弊都很突出,它造福人类的能力如发电、蓄水、灌溉等无与伦比,但对一些生活在河流中的物种的打击也是毁灭性的,而且两者不可调和。

长期研究鱼类生存发展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在今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出,长江上游水电梯级开发规模,需要以珍稀水生动物生存安全和四大家鱼等重要渔业资源长盛不衰为前提,划出生态红线,确定开发的“度”。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吴金明博士向上游新闻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认为相关河流进行了水电开发,有比较明确的评估和预测结果能够证明生态补救措施,能够切实起到保护物种的效果的话,水电开发毫无疑问可以进行,反之则亦然。吴金明强调,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保护物种除了保护它现在的栖息地外,其他没有可选项,但发展经济的途径还有很多。

栏目主编:顾万全
文字编辑:杨蓉
题图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嗯,如上所述,由于这个项目还在建设,于是环评就被投诉了(X)
正好手头有这个项目的环评报告,就大概浏览了一下
前期至少做了9个和川陕哲罗鲑相关的专题报告和研究,从多样性评估到鱼类种群到洄游生态到人工繁育(其中人工繁育还成功了),估摸着得要几百万吧
后期规划了几个亿的投资给鱼类生态研究、增殖站繁育、栖息地保护、补救措施等等水生保护相关
涉及到保护物种的话怎么着专家讨论也是反复过好几遍的吧
批复也明确提到了必须要等初步的保护措施有效之后电站才能正式开始运行

得到的成果就是——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保护者只是去现场跑了个腿,然后就说
“至于水电建设者采取的补救措施,完全是自欺欺人罢了。”
“有的人眼里只有钱。”
“干环评的基本都是狗无疑了,只要这些人里有一个有一点点的良心。事情不会这样。”
行吧,你们可以用爱建造增殖站、用爱做研究和评估、用爱修建设施、最后再用爱发电,你们比较有良心

这几年和中科院某所(?)合作研究黑颈鹤,坐等过几年又会有一群刚听说黑颈鹤几天的保护主义者跳出来说环评根本不懂黑颈鹤(X)

利益相关,就不说多了,虽然已经说得很多了!(炸)
我想同事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X)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我能先吐槽下那兩條魚看起來超。好。吃嗎?

用愛發電啊大家發加油快發WWWWWWWWWWWWWWWW
台灣人幫你做了人類實驗了,用愛發電的下場就是全國輪著停電,果然我們的愛是不夠的WWWWWWWWW
你們人多,愛也許夠WWWWWWWWWWWWWWWWWWWW

這種事情就像總有人把做動物實驗的當成十惡不赦的惡人在罵,覺得我們都是些虐待狂,
然後家裡寵物生病了看獸醫嫌好貴,人生病看西醫拿了好多藥吃了還可能抱怨效果不如預期,
有種你的狗生病你給他治你生病吃角蛋白去啊,吃甚麼合法上市的西藥。
還有鼓吹不要用動物試驗化妝品和保養品的人,塗了沒有檢驗的東西臉爛了還要告。
扯低全人類智商這些人。

紅峽青燦 于 2018-12-13 17:48 补充以下内容

之前有一個念環境工程的朋友說,他覺得台灣有很多能夠解決的問題是被過強的環保人士搞壞的
比如最常為人詬病的工廠偷排放有毒廢水好了,真正的故事常常都是:

廠商在工業過程中產生了有毒廢物,於是諮詢研究單位怎麼處理,經過了許多研究之後,
研究單位建議建立一個大的曝氣池,把有毒廢水倒進去,放特定的細菌進去讓毒物裂解,
然後持續攪拌,在經過幾道過濾程序之後就可以把沒毒的水排出了。
於是廠商編了錢要來建設這個曝氣池,這時1要馬是買地來建設的時候環團說怎麼可以買地建設毒水池?不許!煽動民眾抗議阻止廠商買地,或者2買了地建了曝氣池了開始運作了,被附近居民發現那塊地是汙水處理區,而是又找環團來抗議了,廠商不管扯多少的研究單位證據都沒有用,民眾要的就是你不許有廢水不許排出不許買新的地放廢水你要在你的工廠裡把它變不見!最後的下場總是廠商被阻止建設汙水區或者汙水區被拆除,於是可憐的廠商只好把毒水堆在自家廠房,當空間不夠用的時候,就會在月黑風高排出去禍害到更多人。
所以這些環境汙染真的是廠商幹的嗎?不,常常是民眾幹的。是民眾逼廠商違法,逼廠商把毒水排到環境裡去的。

就像最近台灣公投的時候有很多人主張的立場非常可笑,把火力發電廠都關了,不許建新的核電廠了,並且不可以繼續用現有的核電廠(或把現有沒蓋完的蓋完)了,這些人你們的愛難道夠?
我是不夠,我不愛你們這些人WWWWWW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这简直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WWWWWWWWW

我们这边民众没那么大力量,估计也会抗议,但是并没有用
所以很多污染依然是厂家自己搞的
最常见的情况是,因为污染物的净化处理设备(典型的比如火电站的脱硫设备)的运行费用很贵,所以厂家都是等到必须开的时候才开一小段时间,平时都等它滥排
比如说环保部门巡查的时候开一下表示自己有处理设备、工艺是达标的
比如说雾霭天严重了、群众向上面反映抗议了的时候开一下
比如说有重大会议、活动的时候严管一下
而ZF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得也不严,总之就是做个面子工程WWWWWWWWWWW

之前去沈阳那边出差的时候经过一个有火电站的地方,好几天艳阳青空万里无云,空气干净得很
我们都在啧啧称赞一点看不出北方雾霾严重的样子、电站的烟看起来也很干净,当地的师傅表示肯定是那段时间有视察,所以火电站把环保设备打开了(X)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不能說我們這裡的廠子都是這種民眾的受害者,肯定有怕麻煩省錢自己偷排汙的
但我朋友的實驗室就是接前面的研究活的,他說好多後來被社會媒體罵翻的大廠其實都來找過他們實驗室
當時都有提出建議,而且感覺廠商也挺配合的,但後來總是都走上了那個民逼廠反(?)的老路偷排汙了
並且因為我們這裡政權輪替快,只要有心人士炒作一下是政府包庇,馬上就會炸開
朋友說真的曾有廠商來緊握著幹他們那行的其他老師的手說:「某某老師你能不能想個法子讓我在廠子裡把廢水變不見?有沒有有神奇的藥或者細菌可以給我,我的毒物已經堆到沒地方走了還不能運出去!要建排汙池的建案民間環團一直找立委不給過,我工廠生產線快停了。」

另外台灣地小,凡是有大塊地的建案都是大家會喜歡關注的所以WWWWWWWW

我們這種情況群眾難教育,你們那種情況也很難管理,總之都是難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 15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看到羽狼與燦的議論,我想到另一個方向相反的新聞,關乎臺灣的石虎,臺灣蘋果日報與聯合報報導:

扯爆了!花8千萬把石虎的家剷平蓋公園 影片曝光
建立時間:2018/12/22 13:43

(更新卓蘭鎮公所,與專家回應)
台灣石虎全台僅剩500隻,被列為「第1級瀕臨絕種野生動物」。但苗栗縣政府的作法,卻選在石虎棲息地,斥資八千萬說要蓋「石虎公園」。近來建設中公園曝光,原本的樹木草皮,如今變成光禿禿水泥地,讓保育和護樹人士痛批,本末倒置,質疑這八千萬蓋公園計畫「根本為了消耗預算!」網友也問「有比這更蠢的政府嗎?」

今日有網友在《爆料公社》曝光一段影片,寫道「石虎棲息地要蓋石虎公園!!消化預算??… 石虎都嚇跑了,等到絕跡臺灣動物史除名,只能在電視上看巧虎了」

影片中,山坡旁一片原本的綠地,全變成了石頭和水泥鋪面,怪手還在忙著將石頭排列整齊,看似要造出一個人工池塘。

網友也傻眼,回應「官員的腦袋都在想什麼.破壞棲息地就算了.還把石虎當狗看」、「滑天下之大稽」、「這就是歹丸郎的自以為是保育法,把棲息地破壞殆盡再蓋個垃圾公園就自稱保育,好列入下次選舉政見」、「可怕的苗栗」。

而其實粉絲團《高雄。愛樹人》在17日時,也曾分享空拍對照圖,照片中改建前的土地,一片綠油油,但改建後的空拍圖,一片灰的水泥鋪面,從空中俯瞰,還隱約可看到卡通石虎外型。

《高雄。愛樹人》也PO文譏諷「苗栗花8000萬把石虎棲地摧毀,然後說這叫做卓蘭石虎「生態公園」,配合水泥工程圍出來『可愛』的石虎外型,倒有點為失去生存權的石虎立碑的哀傷悲壯。」

《高雄。愛樹人》寫道:「這地方本來是個5公頃的自然野地,有高草、森林、濕地,周邊很多水鳥棲息,更是苗栗淺山一帶石虎覓食的優良場域,結果現在只剩下黃土一片,到底,為何這種荒郊野外要大興土木蓋這種相當人工的假生態公園,這8000萬完全是丟到水裡搞破壞,花錢請別人拿石頭砸自己腳!!!」粉絲團也標註《徐耀昌加油讚》臉書。

粉絲團《守護石虎》也砲轟「苗栗縣議會退回石虎保護條例,卻花八千萬蓋石虎生態公園,把自然的棲息地破壞,說這是石虎生態公園!苗栗縣縣長徐耀昌先生並沒有要保育石虎,只想利用石虎賺錢,拙劣地賺錢!」

就連特公盟也忍不住分享,寫道:「有時候我們也對公園選址很不解,真生態公園應該長什麼樣子?」並標註「石虎」。

不過卓蘭鎮公所也喊冤,表示該濕地公園位在老庄溪與大安溪匯流處,原是未登錄土地,屬水利署河川局管轄,早年長期遭不肖業者傾倒廢棄物及垃圾,雜草叢生,鎮公所爭取將土地納入管理後,以前瞻計畫經費進行規劃,改造成親水公園,並設置一處石虎意象水池,宣導石虎保育概念。
但野生動物專家姜博仁博士表示,該區域鄰近火炎山系丘陵,確實是石虎出沒熱點,附近苗140線道路多次石虎遭路殺地點,也離濕地公園也不遠,政府機關未做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就耗費巨額公帑大興土木工程,如此做法確實有欠允當。

苗栗石虎棲地闢公園沒環評 學者要求立即停工

苗栗縣卓蘭鎮公所在老庄溪與大安溪匯流處的石虎棲息地,由前瞻計畫提供8千萬元預算開闢「大安溼地公園」,保育界人士譁然,有網友今在《爆料公社》PO出施工現場畫面留言痛批:「石虎棲息地要蓋石虎公園!!消化預算??… 石虎都嚇跑了,等到絕跡臺灣動物史除名,只能在電視上看巧虎了」,保育界人士痛批,本末倒置,質疑根本是為了消耗預算,網友也問「有比這更蠢的政府嗎?」

譽為國內保育石虎重要推手、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指出,此案沒有經過環評就動工,建議立即停工,「連私人企業開發都需要有環評程序,政府的開發案卻不用?」未來應朝對生態降到最低干擾方向施做,政府應帶頭示範,審慎評估才進行下一步。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19日也在粉絲專業發聲明稿指出,卓蘭濕地公園是「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第一批「全國水環境改善計畫」,台灣石虎保育協會一直很關心它對石虎棲地的衝擊,因此曾向公共工程委員會提出3點訴求:要求民眾參與、生態專業與監測,並期望結合國土綠網的規劃,在達成訴求之前,應要全面暫緩。協會理事長也在報章發表「前瞻大船載石虎與環境撞向冰山」,希望能暫緩計畫先做生態環評,爭取人與石虎雙贏共存。
卓蘭鎮公所指出,該濕地公園位在老庄溪與大安溪匯流處,原是未登錄土地,屬水利署河川局管轄,早年長期遭不肖業者傾倒廢棄物及垃圾,雜草叢生,鎮公所爭取將土地納入管理後,以前瞻計畫經費進行規劃,改造成親水公園,並設置一處石虎意象水池,宣導石虎保育概念。
秘書徐士凡表示,該河川地總面積15公頃,前瞻計畫提供8000萬元,公所配合700多萬元,目前僅開發5公頃,也將增設植栽與造林,營造野生動物友善環境,有效管理土地防止濫倒廢棄土,更能提供民眾休閒踏青好去處,怎會被說成是破壞石虎棲地,實在太過偏頗。
林育秀也提到,這為了石虎意象所做的溼地公園,實際上已破壞自然棲地,盼能儘快恢復最好。儘管公所對外聲明稿說之後要種樹或恢復綠地,但現況野生動物已不可能去利用這塊環境,其他也在前瞻計畫行列的工程,也盼能停下腳步,應經過環評程序,評估溝通後才設計施做,不能因為時辰壓力,快速、粗暴地完成,「不是為了環境的生態計畫,都應該停下來」、「別把納稅人的錢丟進奇怪的洞裡面」。
野生動物專家姜博仁博士表示,該區域鄰近火炎山系丘陵,確實是石虎出沒熱點,附近苗140線道路多次石虎遭路殺地點,也離濕地公園也不遠,政府機關未做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就耗費巨額公帑大興土木工程,如此做法確實有欠允當。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也指出,多次配合卓蘭鎮公所與新竹林區管理處一同現勘,發現這個地方過去曾為921大地震時的土方暫置區,災後清運土方時,因業者不當超挖而產生窪地,雖吸引野生動物棲息利用,但也成為國土管理的死角,近年常有不肖業者違法傾倒廢棄物,防不勝防。而公所興建濕地公園的初衷是想將管理死角轉換為旅遊亮點,並淨化老庄溪匯入大安溪的水質。
但令保育人士難過的是,當時工程已進場整地,可讓石虎躲藏棲息的草叢灌木已經全部被移除。無法替石虎發聲與爭取更友善的設計。而卓蘭鎮公所則承受極大的壓力,原本想以濕地公園解決國土管理困境,卻賠上石虎之鄉的美名。
石虎被列為第一級瀕臨絕種保育類,全台估計只剩500隻,最近10多年來僅在苗栗、台中、南投及彰化地區發現石虎,嘉義中埔則在睽違24年後,今年5月首度發現石虎蹤跡,經專家推測還是一隻剛獨立健康的亞成體石虎,證實除中台灣淺山區外,南台灣也有石虎族群。
苗栗縣石虎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陳柏豪表示,現階段石虎保育困境主要是資源很少,除了協會努力幫石虎發聲外,公部門每次遇上「石虎」議題的態度,總是向開發案妥協,石虎也因棲地破壞而減少,被迫離開棲地向外擴展,導致路殺事件層出不窮。
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說,今年石虎橫死馬路上的案件已達11件,其中苗栗7件、南投2件,台中、彰化各1件,好消息是因國人保育意識提升,研究發現石虎的活動範圍增大,健康成長的石虎數量有增多趨勢。(吳傑沐、魏嘉良/綜合報導)

大安溪濕地公園毀石虎棲地? 鎮公所:有生態補償
2018-12-18 23:21聯合報 記者范榮達/苗栗報導

兩項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在苗栗引發生態議題,8千萬元卓蘭鎮大安溪濕地公園案施工到一半,遭部分保育人士質疑是消費石虎的假生態公園,串連建請縣議員查弊;卓蘭鎮公所則回應規畫及執行階段都不斷與保育團體溝通,並採納意見融入工程,並無任何不法。
另項4000萬元苗栗縣造橋鄉豐湖村台13甲線(尖苗公路)綠色生態景觀廊道工程昨天動工,1.6公里路段4線道馬路要減縮成2線道,造橋鄉長黃純德說,「別人拓路砍樹,我們要縮路種樹」!他迫不及待,因為這條道路將來會太美了!

卓蘭鎮大安溪濕地公園案占地5公頃,位在140縣道旁,大安溪及老庄溪匯流口附近,規畫石虎造型生態濕地水池林蔭環線步道、草坪廣場及光電農棚區等,希望吸引石虎棲息,不必冒險穿越140縣道,但施工以來,爭議不斷,部分網友最近在網路串連質疑工程。

他們認為工程搞破壞,挖掉原本生態豐富的濕地,根本摧毀石虎棲地,人工水泥圍出石虎造型的水池,無疑是為失去生存權的石虎立碑;卓蘭鎮公所表示,大安溪濕地公園原先是921大地震營建廢棄物堆置場所,後來清理出的漥地積水成池,並非自然生成,濕地公園案規畫有生態補償,有助石虎生存。

另,造橋鄉台13甲舊路綠色生態景觀廊道工程昨天動工,苗栗縣長徐耀昌、立委陳超明、苗栗縣議會議長陳明朝及黃純德等地方人士,都期待明年8月完工後,成為造橋休閒觀光旅遊新亮點。

黃純德指出,台13甲線豐湖村路段2014年10月截彎取直的新路段通車,舊路段1.6公里景觀廊道4線道減縮成2線道,設置連續性綠帶、行人步道與自行車專用車道,沿途種植灌木、喬木,打造4季不同景致,景觀廊道將有如公園,連結冠軍綠概念館、香格里拉樂園、牛奶故鄉、天賜自然生態園區等景點,帶動地方發展。

--------------

無關用愛發電,我就覺得鏟樹鋪水泥破壞原本石虎活動地區是什麼概念,反而立場偏向可能會犯下無腦錯誤的環保人士(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to狼狗傑
你這個內容這麼完整為甚麼不自己開新主題!!WWWWWWWWWWWWWWWW
這完全可以另外討論了不需要依附在哲羅鮭下面WWWWWWWWWWWWWWWWW
而且你這種情形說的跟我說的完全不一樣啊,我說的那可是廠商的環保計畫
根本不是要另外用地開發WWWWWWWWWWWWWWWWW
而且通常在前期就被阻止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8-12-23 10:58 编辑
回复 5# 狼狗傑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石虎那件事具体是怎么样,看新闻描述似乎是工程建设直接侵入了石虎的栖息地,所以直接影响了石虎
但是鱼类的情况和石虎不一样,因为鱼类在河流里其实是一块一块分布和生活的,不是均匀地做布朗运动的(?)
而水电站在建设的时候,是不会、也不可能选择在鱼类栖息地(主要是产卵场、索饵场和越冬场)附近的,再加上一般都会要求施工期避开鱼类的活跃期(繁殖洄游期)
换到石虎身上,大概就是……并没有真的在“石虎活跃的栖息地”(真正利用中的栖息地)上施工,而是在“只是环境看起来适合石虎、但其实好几年连石虎的毛都见不到的地方”(潜在、可能的栖息地)施工(?)
所以建设本身对鱼类的影响其实不像石虎事件那么大
水电站对流域水生生态最大的影响是建成后的两点:截流和蓄水
而这两点也在我上面提到的批复里有规定,需要等到环保措施实施、并且通过检验之后,水电站才能截流和蓄水
所以,如果这些规定能够好好实施的话,影响都是可以控制的
当然,前提是管理部门要给力(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7# 羽·凌风
那邊確實「原本」是石虎活動熱點,不過經苗栗縣政府與卓蘭鎮公所一胡搞:

「特生中心並說,若棲息地自然度不高,石虎利用的機會很低,原本自然的狀態最好,目前看來根本不適合石虎使用,鎮公所年初曾找他們開會,但昨曝光的畫面與最初設計圖不同,當時沒有石虎形狀的水池,且該處原本就有濕地還做人工水池,『不清楚鎮公所用意為何?』」

那塊地方已經沒救了。

---------------------

給青燦:
我只是有感而發,這個新聞突然就讓我想到石虎公園事件,就拿來貼這裡了(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狼狗傑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 175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石虎公園事件大概是定調了,看到卓蘭鎮種進去的都是外來種植物就知道不妙。以下是李璟泓先生(台灣龍貓森林推動者,里山基金會籌備處)的臉書文章部分內容: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 ... ;set=a.116447844561

「設計的植栽有許多都是園藝植物,而且還是外來種!落羽松、斑葉女真、輪傘莎草(惡名昭彰的植物,擴散快速)、 蔥蘭、 黃花鳶尾。另外,水生池種了荷花之後如果沒有管理,未來絕對是整個水池都佈滿荷花。

最糟糕的就是又放進去落羽松,全台已經陷入一片落羽松的跟風了嗎?這種植物是設計給石虎的嗎?這些外來種植物放在野地作為石虎濕地恰當嗎?

另外小葉魚藤要是無誤應該是僅分布於恆春半島的特有種,為什麼又要移到這邊來種植?而且是將近1500株?」

跟大陸這邊的專家對胡搞環保人士,比來真的是另一種極端。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跟大陸這邊的專家對胡搞環保人士,比來真的是另一種極端。

狼狗傑 发表于 2018-12-25 08:07

那石虎事件看来确实是和这个鱼事件不一样,石虎那个是直接破坏了实际栖息地
用外来植物做绿化也是让人吐槽无力,我们工程建设做绿化都是能用本土就用本土,怎么这里专门做生态公园的反而还在用外来植物(允悲.jpg)
而且看新闻他们干这些事之前连环评都没有做,确实该打WWWWWWWWW
类似石虎那样的故事,其实这边也有很多,或者应该说,这边这两种故事(石虎和鱼)都很多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68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