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恐龍神用特種人類保存世界的因果,用種保存了不會魔法的動物的基因和物種誕生的因果,排除了會魔法的生物,祂用魔法生物保存地球過去發生過的幻想。

初始之神的大戰結束後,維繫世界的平衡開始崩解,由於感覺到自身的存在正在消亡,祂急於將世界的因果保存起來,彷彿在複製或者備份一般,製作出了大量的特種人類,祂知道羽蛇神一直都覬覦著自己的力量,但大戰後羽蛇神並未成功奪走恐龍神製作特種人類的能力,因此,能夠主掌世界的"生"的力量就被逐步分配到人類的種群當中,而奇幻生物和魔法生物們依然處於恐龍神的管理之下,羽蛇神沒有這方面的能力。

於是羽蛇神化身進入世俗,得到人類的信仰使自己變強,並嘗試製作出屬於自己的生力軍,雖然沒有製作特種人類的能力,但祂能操控時間,從過去觀看恐龍神製造特種人類的方法。祂發現一種最簡的製作特種人類的方式:讓精怪和人類生出後代,就可以得到種,這種方式未必需要經過神的力量,精怪動物自身的魔法有時即有可能達成。於是祂以此作為增加自己與恐龍神再戰的籌碼的方法。祂煽動魔法生物修練成精,並讓這些精怪和人類繁衍後代,雖然恐龍神給魔法生物下了不能產生種的魔法屏障,但凡規矩必有例外,基因的突變衝破了魔法屏障,最終羽蛇神仍然成功生出了魔法生物的種,即使只有成功一個。

在羽蛇神密切的關注下,最常見的龍族──四族飛龍和人類生出了一個男嬰,這個男嬰有來自飛龍父親的屬性遺傳,是個能操控水的孩子,母親雪野玉將其取名為羅安,在飛龍語中是"恩賜"的意思。由於四足飛龍的物種特性,羅安的操水能力非常弱小,最多僅能操控一公升左右的水量,在羅安出生並確認可以存活後不久,羽蛇神將他的父親除去,以免恐龍神知道這件事,玉並不知道原因,將羅安獨力扶養長大。因為魔法屏障的緣故,羅安的身體狀況極差,從小發育也不好,智能偏低,皮膚也是一種蒼白透藍的顏色(來自父親的麟色),玉將他藏在屋中養育,未曾離開房屋。

因為孩子多病,在羅安十六歲的時候,玉前往附近的寺廟祈求神明保佑兒子,以往羽蛇神總是會密切注意這位女性與其他神明的互動情況,防止消息被神明傳出去,而這回玉前往的寺廟中神明擁有種作為神使,羽蛇神恐於事跡敗露,將玉與孩子殺死,並把羅安帶走。

羅安失去母親的照顧之後也很快死亡,但對羽蛇神來說他的生命並不重要,在羅安生出來的那刻他的使命即已完成,羽蛇神已經得到了"魔法生物與人類生出種"的因果,羅安的身體帶有這樣的魔法,被羽蛇神珍惜的收納著......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