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幻象現世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3-19 14:11 编辑
【龍生九子。異說】第3与4人
由於兩位都是原本就有的,所以大部分都是嘗試去畫原本不一樣的表情
至於【徒牢】……或許有人覺得奇怪,原本我做各種考察來看,蒲牢是沒有異名的
直至我從【陸容《菽園雜記》】中考察到了這段……
古諸器物異名:
屭贔,其形似龜,性好負重,故用載石碑。
螭吻,其形似獸,性好望,故立屋角上。
徒牢,其形似龍而小,性吼呌、有神力,故懸於鐘上。
憲章,其形似獸,有威、性好囚,故立於獄門上。
……
其描述的與現今我們所知的蒲牢幾乎一樣,於是我就拿來套用在其異名上了

然後是【憲章】,就真的沒什麼好說的
如果要說其不同之處的話……就是祂是現在唯一一個不是先畫再設定而是先設定再畫的角色了

無論如何,【龍生九子。異說】的創作還會繼續~~
再祝各位新一年快樂~~

9龍子12-徒牢.jpg
2019-1-4 06:07 ↑

「……黃鐘大呂之聲,放廣世面……
……哪怕小生身軀不在,但遺留的聲音仍可繼續驅除邪物……
……哦呀……是看得到小生之人嗎?真稀見呢……
……不過很遺憾,現今沒了實際龍身的小生,是無法做過多的對話的……
……不如……就姑且暫停腳步,豎耳細聽此破邪之音吧……」

龍生九子之一·徒牢

異說龍生九子中,具有蛤蟆之外貌且體型最小的龍神之三子
儘管與其余兄弟相比體型極為嬌小,但卻擁有與自身外貌完全不相稱的膽識和嗓聲
擅長體內運氣來藉此喊出破邪之聲,而遭其喊出的嗓聲的任何妖魔鬼怪都會輕易消滅
因那事分離之後,祂慾嘗試回歸龍宮而抵達海邊……
然而,此時的海面因祂們的不在而開始兵荒馬乱
尤其……常年與祂們敵對的死敵妖鯨一族開始佔據大海,危害沿岸生靈
恰巧祂的破邪之聲,唯對於體型比祂巨大數十倍的妖鯨的成效是微乎其微
但見死敵狼顧鴟張的作為,祂依然還是決定獨身上陣對立
以自己的大嗓聲,不停向海里的妖鯨喊去……

……日後,人們再度到達此地之時,肆虐的妖鯨一族已經不在……
但祂的身影也同樣何處不見……
可現場卻留下了個極為精緻的銅鐘,而此銅鐘所發出的鐘聲不知為何也擁有輕微的驅魔之效
人們將此鐘加以謹慎供奉,並且保留至今……
……因人們認為,此鐘很可能是耗盡了龍之力的祂所呈現的化身……
9龍子13-宪章.jpg
2019-1-4 06:07 ↑

「……怎麼……竟然還有看得到在下身姿的人嗎?在現今的時代真的很稀見呢……
呃?你說在下怎麼在悲傷嗎?不啊,在下并沒有……
……看來不僅是靈感,連觀察力也很敏銳呢人類……既然如此,這樣的你能為在下解開長年盤纏在身的這份憂嗎?
一直以來,在下一直覺得……只要能維護自己所認定的這份正義,哪怕是與其他兄弟刀鋒相對也不足惜……
然而……在下在那之後,感覺內心就好像欠失了什麼似的……好不痛快……
試問……這是因為在下對於他們不能理解這種平和所感到的悲哀?還是說……這是因為對自己的兄弟動手一事而感到的後悔?」

龍生九子之一·憲章

異說龍生九子中,能靈活揮舞名為【殳(shu)】的兵器的具有虎之外貌的龍神之四子
具有強烈的正義感,對於自己所認定的惡行之事絕對不會苟同
然後也有些奇怪的執著……就好比時刻維持端正,自己所捆綁的辮子,必須要維持在特定角度之類的……
當初對於兄長一事祂也感到莫大的憤怒,但隨著之後所看到的人們因而安居樂業的情景,祂也逐漸消退那種情感
嘗試接受這種現狀吧……的祂浮現這種想法下,祂搭上了孤獨的維護正義之舉的旅程
途中,祂不時為不公之事維護正道,打擊邪道的舉動而獲得不少人們的歡迎和敬佩

……然而,祂曾再遇自己的兄弟……可不幸的是,祂們早因憤怒而墜入了危害人們的魔道
哪怕自己深刻明白祂們那這種心情,但在自己的正義感的驅逐下也決心要阻止
……只是在此事之後,祂就從此笑容不再……總是露出悲傷的眼神,直至現在……

 


龙生九子是中国古代传说里一个蛮庞大复杂的题材呢,SoDragom竟然还特地去找了那么多文献,真是不错XD
难怪每一只的造型、身世和故事都设计得那么丰满XD

徒牢似乎,比正传……要瘦!(X)
和正传里软绵飘逸的眉毛比起来,这里的龙角眉(?)也显得更加老气成熟了
所做的事果然也很成熟啊XD

憲章很不错耶,不知道SoDragom是不是采取了主要查阅照片的参考方式?
相比之前画的,这只老虎的写实基础就要好很多,也更有个人风格了


【发帖际遇】羽·凌风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 28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龙生九子是中国古代传说里一个蛮庞大复杂的题材呢,SoDragom竟然还特地去找了那么多文献,真是不错XD
难怪 ...

羽·凌风 发表于 2019-1-4 13:57


畢竟我本身并不希望隨便以半吊子的心態來創作自己希望存在的角色
而且中國神話本來就是個考察創作的好題材,況且單說龍生九子的故事也有很多版本
考察起來雖然花時間,但也能因此理解到其中的神話,何樂不為[img][/img]

徒牢畢竟與原版蒲牢相比就是有經歷過很多事,相對成熟是必須的
雖然原定是沒有因此變瘦……

憲章的全身圖部分雖不是查閱照片來畫,不過表情部分確實是參考真實虎的圖來畫的
雖然我還不曉得這是否算我自己的個人風格?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