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0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其他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2-19 15:46 编辑
某天做了一个十分魔性鬼扯的梦,嗯,总之就是一个魔性鬼扯的梦!(X)

====================================================

这天清晨,盘云城的郊区特别热闹。平原上,车辆和人群扎堆围绕着几排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和摊位,在空地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舞台,节目似乎还没有正式开始,熙攘的人群仍在杂乱地走动,喧闹声传得很远。而最近的一座山崖中部,一对年轻的狮鹫正在抚育后代,也好奇地抬头张望人群。

“我觉得今年的狮鹫没以前好看,身上长那么粗的黑纹,跟个邪教徒似的。”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羽神女性,她眺望着那片山崖,抬翅挡住刺眼的阳光,淡蓝色的短发在风中飘动。还好有风,不然这天气可真够热的。

“大姐,你一会儿就要上场了,还有心思观察动物?”跟在她身边、看起来年纪稍轻、学生模样的羽神少女嘟囔着,拉着她直往舞台旁的人堆里赶。

着什么急呢?反正我没到场节目也不会开始的呀。她心里这么想着,还是乖乖地跟着同伴跑到舞台前方去了。

舞台上,音响、屏幕和灯光都已经架好了,正在做最后站位确认的主持人看到她已来到人群前方,抬手朝她打个招呼。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主持人清清嗓子,便准备开始了。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个云静风清的好日子,感谢你们来参加暴风神殿的户外祭!”

一群青年男女簇拥着围在舞台前方,各个穿着轻便的运动装,腰包鼓鼓囊囊,她也是其中之一。

“大家最为期待的越野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参赛选手尽快到舞台前准备!”

她的同伴兴奋地在一旁蹦跳,而她一脸凝重地四下张望,但没有看到寻找的目标。

“那么,按照惯例,上一届的冠军将为我们致以启程的宣言,有请凯米拉·青鸢!”

听到这里她的同伴立即对她挤眉弄眼,赶紧拉她的手指了指舞台,让她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放心,你姐关键时刻从来不掉链子。”她小声说道,踮着脚原地蹦了两下,再抡起胳膊挥出几个空拳,算是做了热身。接着,她翅膀轻轻一扑,便纵上了舞台。

“嗨大家好,两年没见,各位锻炼得还用心吗?”接过话筒后她便迫不及待地大声招呼所有人。她的双目却一直在台下游走,依然在寻觅一个她想找的人。

白色的头发和银光的羽翼,应当是很容易找的才对。她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目标。奇怪,总不能是没来吧,那人怎么可能没来呢?

“哈,我只是随口问问,因为今年的冠军肯定还会是我啦!”她嘴上没停,依然在得意洋洋地大放厥词。台下传来一阵喧闹,原本专注各自事情的人群纷纷抬起头来,对着她指指点点。对此效果她十分满意,愉快地展开翅膀,就像已经拿到了放在舞台一侧的奖杯一样。

更令她开心的是,由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她身上,原本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包围起来的目标终于暴露在了她的眼中。一个白发白羽的男青年,是比她晚几届进入神殿的后辈。她的跟班小老妹总是夸那人长得可帅,她也总是见那人周围总是围着一群花痴,只是她自己怎么愣是看不出来这个翅膀颜色很刺眼的家伙到底哪里好看呢?

而且想到这个白羽后生刚进神殿没多久就凭借长相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没参加几次户外祭又成为了越野赛冠军的有力竞争者……想到这些,她觉得这人看起来更不顺眼了。

“对!那边那个白毛,说的就是你!”见对方也正在好奇地望向自己的方向,她指着他喝道,“就跟上次一样,乖乖跟在我屁股后面做第二名吧,今年的奖杯也是属于我的!”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举起双手交叉于胸前,腿叉开做弓步,翅膀半展翼面朝下。

这是古时候战国的军阀在处置战俘时会做的姿势,意思是斩下俘虏引以为豪的双翅,令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放在现代那就是一个相当霸气豪迈的威慑了,舞台下顿时喧哗的笑声和嘘声四起。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她闭上眼睛露出一副很享受的神情,说真的,成为越野赛的冠军最爽的一件事就是可以在下一次开赛前当着全校师生和围观的社会人士面前肆意发言了,和这比起来奖杯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主持人笑着接过话筒,正式宣布比赛开始。随着礼炮的轰鸣,一个金灿灿红艳艳的烟花自舞台背后升起,于低空中围出了一个环形的彩带。在这宣告比赛开场的炮鸣和观众的掌声之中,她展翅腾空,穿过灿烂的光圈,向郊野飞去了。

只有超越其他所有参赛者的冠军才能享受到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真的是蛮爽的。



盘云岛暴风神殿的户外祭,每两年举行一次。所有的活动里最受观众期待的一定就是这场祭典压轴的越野比赛了,甚至每次都还会吸引不少其它城市的居民不远千里慕名前来观看。

启航的凯米拉看着跟踪拍摄的无人机,抬手在脑袋边一挥,做了个胜券在握的手势。这画面会被传回到身后的舞台上,她敢保证那些观众又会对她这个夺冠热门种子选手议论纷纷了。

作为毕业后又留校工作了许多年的大师姐,她参加过好几次越野赛,也揽下过好几届冠军的奖牌。她敢说,这诺大的神殿里已经找不出第二个像她那么精通飞行的人来了——除了那个讨厌的白毛,前年还差点把冠军从她手里抢走。

想到这些,她一阵哆嗦,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舞台的方向隐隐约约传来更多的炮响声,那是指示其他选手起飞的号令。越野比赛和其它的比赛不同,除了比拼速度,还要考验选手们独自翻山越岭的能耐,因此从起步开始就会按照上一届的名次让大家拉开距离。凯米拉没有看到第二名的影子,也是,中间隔了两分钟,岂是那么容易看到人影的。所以上次飞到半途时她发现自己竟快要被后来者追上了,真是吓了一大跳。

她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前方的赛道上。一个和舞台上相似的橙红光环飘浮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在灰青的草地上看着很是显眼。她调整好自己的姿势,身体和双翅与地面保持平行,没有减速也没有大大幅度降低身形,几乎是贴着草地从光环里钻了过去。这些指示赛道和给选手计分的标志都设置得离地面很近,选手不得不飞得很低才能不错过每一个,这也是越野比赛的意义所在。跃过光环后,凯米拉放慢了点速度,拿出赛前发放的纸质地图,和丘陵的地形对照着判断自己下一步该去的方向。快速地查阅地图、定位和寻找下一个标志点并规划路线,这也是越野比赛对每一个选手的考验。

这其实和神殿平时的工作很相似呢,他们平日里也经常在野外作业,显眼的光环就像无人气象站顶上飘浮的信标,而山夜里游走型的气象浮标的标志光环甚至比赛场上的还要小上一半。每一座云岛城市都有神殿,随着科技的发展,除了太阳神殿依然留在神学和历史的领域,其它的神殿早已逐渐脱离了文化信仰的禁锢,都转而成为了自然科学的先驱:雷电神殿研究材料和能源,生命神殿引领医学的发展,夜星神殿则是天文之眼……

而现在的盘云岛暴风神殿,也不再是万风之神的居所,转而负责研究云洲的气象变迁和云岛在天地间运行的轨迹。和转向生态的狩猎神殿、转向地理的浮云神殿一样,云洲的荒野就是他们的游乐园。而她,凯米拉·青鸢,就是暴风神殿里最好的野外技术员。

很快,她就已经规划好了往后好几站的路线。根据天气和地形判断如何行进最省力最快速,这是她最拿手的事了。双翅平展、双手并拢于身侧、双腿张开比肩略宽,她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叉尾青鸟,极速掠向下一个目的地。



猛鸟之沉稳者乃鹰,猛鸟之迅捷者名隼,猛鸟之伶俐者为鸢。传说中,青鸢是青鸟的族群中最聪慧的勇士,它们身披雷电的铠甲,从遥远的太阳湖将知性的火种带到了人间。因此,凯米拉很喜欢自己家族的姓氏。

即使是在家族之中,凯米拉相信自己也是出类拔萃的。青鸢家世代务农,在城市的郊区经营着一座历史悠久的农场和酒庄。云岛之国的历史厚重而悠久,云岛之民热爱子承父业的代代相传。但凯米拉不愿意,她没有像家族的其他晚辈一样留在庄园里跟着父辈学习如何种植和酿酒,她考上了盘云岛的暴风神殿,并成了一名骄傲的科研员。

而且她真的超适合这份工作。又到了地图上的一个标识点,凯米拉只向四周撇了一眼,便在高速的飞行中确定了下一个目标的方位。虽然不喜欢老家的环境和氛围,但打小在郊野里锻炼出来的动态视觉、反应力和观察力可不是开玩笑的,她打包票自己在这方面比那些只会死盯数据的技术宅厉害得多。

所以,那个突然冒出来抢风头的白毛真的有够让人讨厌的。

他到底叫什么名字,凯米拉不记得,似乎也从来没有记住过,反正不重要。那家伙参加过两次越野赛了,从第一次开始凯米拉就注意到了这人的速度和天赋。能在第一次比赛就挤进前八可是相当不错的,她凯米拉当年第一次的成绩也就前五而已。而第二次,白毛直接跃升到了第二名,当初可把她给惊出了一身汗,虽然谁叫她实在是太厉害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差距依然拉得很大。

更可恶的是——那个白毛,竟然,长得比她好看!至少别人都是这么说的,说他跟个明星似的,可她就愣是没看出来那人到底哪里和“帅”字沾边了。这点最是让人无法忍受,在这个颜值当道的社会里,白毛身边总是围绕了一群迷妹迷弟,人缘看起来也比她强得多,而她一个顶天立地、蝉联多届冠军宝座的实力派平日里得到的关注度远远不及白毛的四分之一,她就这么彻彻底底地败给了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偶像派。

她还听那些迷们讨论白毛的飞行姿态实在是太帅气了,都嚷着要白毛教他们。比赛的录像她看过,但是白毛飞得那叫个什么鬼啊,翅膀都没捋直,手脚全都一副要展开不展开、要收起不收起的模样,用庞大的气流作为推进器,跟个棒槌似的,一点也没有生物灵活自如、与大地和天空融为一体的美感。

不行,那个白毛不太行。她拿着地图却想着心事,连连摇头。就那速度和姿势,要想超越她,除非白毛在野地里飞行和搜寻目标的经验能有她的两倍,不,五倍还差不多。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有谁的经验能拼得过从小就生活在郊区农场里的她呢?

然后她惊讶地发现,这一次,似乎连这个优势都受到了挑战。

浮标不见了。



凯米拉来到下一个地图上标识的位置,里里外外翻了两圈,都没有找到那个需要她钻过去的光环。

比赛并不是一直在一成不变的平原上进行的,现在赛道已经延伸进了山区,向上耸立的灰石和向下深掘的沟壑让地形变得复杂了许多,浅草、矮灌和高树的组合也遮挡了大部分视线。山区的赛场比平原要困难一些,这她是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的。

但难度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浮标竟会不在地图上标示的地方……真正工作的时候倒是有可能,有次盘云岛北部的气象气球被两座云岛相遇时激起的风暴给刮走了,害她找了大半天……但工作归工作,比赛是比赛啊,赛场上怎么可能让参赛者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找一个小小的路标呢?那么考验运气的事以前可是没发生过的!

凯米拉绕到第三圈,才终于在一片低矮的灌丛中发现了光圈。发射光圈的仪器倒了,整个艳黄的光板都被射到了地上而不是浮在半空中,难怪那么难找。这么隐蔽,看起来还真不像是主办方故意弄的。凯米拉把仪器扶正的时候,感觉那上面还有几道动物爪子留下的划痕——虽然她没观察过仪器原本的模样,不过那金属外壳上的几道浅白色的扭曲痕迹看着真是可疑。

真是的,竟然出现这种乌龙状况。她对跟踪拍摄的无人机指了指仪器上的划痕,做了个很是无奈的哭脸。不是说好的比赛用的仪器和气象浮标一样的嘛,都自带不会让羽神感到不适、但却能驱赶野生动物的刺激气味、噪音、强光或者别的东西,竟然还出现这种情况,不给点补偿说不过去了啊……

而且还连出两次!下一个目标凯米拉又是转了两圈才在一个小凹地里找到的,正好就在一座山涧旁边。好险,要是再推远个几米,仪器怕是就会从河沟里滚下去了。

这次她真的是强烈要求补偿了!好不容易把仪器扶起来正准备赶紧钻过去,凯米拉远远地就看见天边的山坳里冒出来了个人影,在明媚的阳光里白花花地闪着光。她就知道,因为找标识耽误了太多时间,那个白毛都追上来了!

而且就算仪器距离地图上的点位依然还有点远,但自己至少把仪器都立了起来,那光圈飘浮在半空中也比倒在地上要好找得多,后来的参赛者花在找目标上的时间想必没有她多……再加上现在那白毛直接就能看到她一个大活人杵在山涧边给他指示方位,都不需要费神去找光圈……

玛德,刚还在得意自己找标识的速度最快,这下就很尴尬了。



但是不怕,叉尾青鸟可是飞行速度最快的大型鸟类之一,她凯米拉模仿鸟类飞行的速度也是最快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自己已经率先冲出去很远了,那个白毛才调整了半天姿势、刚刚跌跌撞撞地穿过光圈。

就这水平,啧啧,看来刚才一路上的紧张和担心纯属多余。就算又站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也不怕,那个姿势别扭难看的白毛算什么?连她的尾气都吃不到!

她拿出地图边飞边找准路线,她敢保证,不用等飞到下一个目标面前,她就已经能把白毛甩开几条街了,冠军果然还是属于自己的——如果下一个仪器别又被动物推跑的话。

真是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事故呢?这主办方实在是太不专业了。转悲愤为动力,她在模仿燕尾的双腿上凝聚出更多的旋风,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就在这时,她听到一声惨烈的惊叫。成年年轻男子的呼声,以及不知道是什么的急促响亮的喘息。

那白毛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吧?新手在这种环境复杂的山区里,没选好安稳的飞行路线的话,一不留神被乱风吹翻都是有可能的,她早些年在山谷区域工作时还差点被一阵滚地风给直接糊到谷底去。出于对后辈的殷切关爱,她似笑非笑地歪头向身后看了一眼。

一头身上长着粗壮黑条纹的狮鹫,伸展着它足有两人宽的羽翼,张牙舞爪地跃过正做出紧急规避动作的白毛头顶。

还……真的,有野生动物啊!

“邪教狮鹫啊!”

凯米拉也吓得大声尖叫起来。她就知道,那些长得那么黑暗的狮鹫肯定有问题!野外工作守则第二则第三条,如果同伴遭遇野生动物袭击,他人必当想办法鼎力相助!野外工作的第一危险是天灾,第二就是动物袭击!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谁还有心思关心比赛啊,凯米拉第一时间就折返了回去。

不,比赛还是要管的。这主办方干什么吃的?狮鹫那么大一只的危险因素都看不到吗?竟然在狮鹫的活动范围里布置赛道?不是说比赛前几天都会清场的吗?干脆等到终点直接让主办发自己一个冠军奖杯得了!

狮鹫第一轮攻击没得手,扑翅拉开了点距离,酝酿着第二轮的俯冲。除了那一缕缕仿佛把黑夜涂抹在毛上的邪魅花纹,凯米拉总觉得它全身看上去都怪怪的。狮鹫个子不大,没以往她远远见过的那种没花纹的大;鸟喙里布满了利齿,看着凶神恶煞;四只脚都是毛茸茸的,又尖又长的爪子可劲往外伸;尾巴不像覆盖羽毛的蛇那么细长和有力,而是软趴趴的一条长毛毯,就像雷狼的尾巴一样。

果然是个邪教。赶去的瞬间,凯米拉就抽出了挂在腰边的电棒,嗞嗞作响的电流声很大,吓得那狮鹫都一阵愣神。听到这声音,白毛才想起来自己也是带了武器的,哆嗦着也摸出一根电棒。看看,就这反应速度还敢来凶险残酷的荒野,活该被狮鹫叼。

见猎物数量突然翻倍,狮鹫顿觉压力山大,落在了一块高岩上。但是看起来并没有要离开的样子,它依然在石头上磨着爪子、瞪大眼睛张开血盆大口、反复啸叫。

白毛显然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哆哆嗦嗦连电棍都拿不直,凯米拉都担心这个没有使用武器经验的家伙会把自己给电晕。没办法,只好放大招了。

“吾乃太阳和雷电的子嗣,万风的化身、浮云的亲族!暴风与闪电皆听吾号令,速速前来,助吾将眼下蛮荒野兽,予以讨伐!”

凯米拉大喝着念出长长一串话,唬得那狮鹫伸长脖子直往后缩。就在话音刚落的霎那,她手中,电棒前端嗞嗞跳跃的电弧陡然拉长,变成一把闪耀着青光的刀刃、一柄雷鸣之矛,对准了狮鹫的脑门。

那狮鹫见状猛地用后腿站起、展翅嚎嘶。凯米拉趁机向前一耸,电矛越过狮鹫胡乱挥舞的前爪,刺中了它的小臂。受惊又受伤的野兽尖啸着,四足和翅膀原地扑扇,尾巴也在地上来回躁动,腾起一片云白的扬尘。

气势很足,看得人紧张极了。还好这凶猛也仅仅停留在气势上而已。见讨不到便宜,狮鹫缩着爪子疼得蹦哒了几下,便转身飞走了。

呼,吓死人了。雷光收敛,电棍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凯米拉长舒一口气,回头看看白毛。

“刚才那是什么?”这白毛果然是个见识少的城里人,此时正坐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她和她手里的武器。

她得意地转着说道:“没见过吧,把风刃放在电棍上就可以做出一把雷刃……”她还想说她小时候就会这招了呢,对方打断了她。

“不,我是说刚才那话是什么?”

“哦,那些啊。没听说过咒语吗?念出来提高专注力,魔法的威力更强哦。”

听到这样的解释,白毛愣了片刻,随即抚掌大笑。“哈哈哈,还有这种操作?那挺厉害,哈哈!”他一边笑一边啧啧称奇。

呃,一般般厉害吧……凯米拉收好电棍,低下头。平时自夸自擂惯了,突然听到竞争对手这么夸赞,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待到紧张的气氛彻底消散,那白毛笑着笑着突然面露惊异地站起身指着她的手臂,凯米拉才意识到自己受伤了。大概是刚才和狮鹫决斗时太兴奋了吧,都没注意到左臂上被尖锐的狮鹫爪子划出了两道血印子。

不过是个小伤口,那白毛没见过血吧那么惊讶的样子。她正想说不碍事的她可以继续比赛,那白毛就已经掏出了腰包里的水和纱布。“你看你,小心点啊。”他也没问凯米拉的意思,直接迎上来自顾自地帮她包扎伤口。

凯米拉缩也不是、不缩也不是,想到这个暧昧的画面还有刚才美女救男的场景都通过无人机实时传到了舞台的大屏幕上,白毛的花痴迷妹们肯定全都恨得牙痒痒了,她简直得意也不是、羞涩也不是。

不过说起来,凑近了仔细看这白毛的脸,长得还是挺标志的,并没有她之前想的那么不堪啊……

白毛的动作也很轻柔很缓慢,直到手臂包扎好了,亢奋中的凯米拉都还没感觉到疼。“好了,”他甚至双手捧着“救命恩人”的胳膊,他的声音也很柔和,“耽误了你的时间,你先走吧,我等你两分钟。”

哎,那么绅士的吗?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看着对方真挚诚恳的眼神,想到自己之前把对方视为竞争对手,态度那么强硬和对抗,凯米拉突然感到几分羞愧。更惭愧的是,她还是没想起对方的名字,直到现在还在心里叫他白毛。

“不了,我们一起出发吧。”她站直身,伸出一只手,“我叫凯米拉·青鸢,气象观测部的数据搜集员。”

“我知道你,你就是‘神鸟之嗣’,我关注你很久了。”白毛笑了,一边说还一边点头,一副“久仰大名”的表情。

什么鬼,搞半天这白毛竟然还是她的小迷弟?听到这话,凯米拉不好意思地缩手。但白毛在她彻底缩回之前伸双手握住了她。“怀特弗·云斑,灾害防治部的研究生。”他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说着话还眨了眨眼睛,就像是在提醒凯米拉别听完马上又忘了。

妈耶,这个阳光帅气的大小伙在对老阿姨抛媚眼儿!一瞬间,她苏得浑身鸟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凯米拉输了。

在狮鹫袭击之处重新出发后,白毛,不,现在应该叫他怀特弗,率先冲过了终点线。加上晚出发的两分钟,他足足领先了上届的冠军五分钟。对于只参加过三次比赛的新手,这可是个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当凯米拉抵达终点的时候,怀特弗已经被他的花痴们又给围得严严实实了。这就像当初自己第一次得到冠军的景象,还挺让人怀念的。她看向欢迎自己的观众,没以前做冠军时那么热烈了,但是感觉也还不错。更何况被以为是敌人的家伙夸夸赞了,还收获了一个小迷弟,心里别提多美滋滋了。

她没有接受主办方打算用来补偿她的时间,她义正言辞地说这是在荒野里举办的越野比赛,迷路、意外、受伤、野生动物甚至是恶劣天气都应该是比赛的一部分,她不应该得到补偿。

这可不是故意放水,她凯米拉那么独立自主、争强好胜的一个人,怎么会故意对别人放水呢?哪怕对方是她的迷弟也不行。她是没想到怀特弗还真有那么点实力,找起光环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慢,关键是他飞得还挺快的。那个意义不明的飞行姿势,她跟在后面才看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飞得就像一架喷气式战机,极速、灵活、收放自如。她只听说过飞行方式仿生物的,比如像她那样,她还真没见过人模仿机械的。

这方式挺聪明的。而且怎么感觉比她飞得还要稳呢,她保持最高速度时都不太敢扭头四处张望,那个战机小子却在飞行中途回头凝望了好几次。是在担心她的伤势吧,凯米拉能看清他眼神中的担忧和关怀。就算是现在,他被粉丝们团团围住的现在,凯米拉也能感受到他殷切关爱的双目正在人群里四处搜寻她的身影,心里暖融融的。

颁奖仪式在傍晚时分,慢吞吞的弱鸡选手全都完成了比赛,所有人的成绩才终于显示在了舞台的大屏幕上。怀特弗的名字亮起时,观众席上爆发了一阵小女生的欢呼,而她凯米拉紧随其后,跟在她身边的小学妹整个人都震惊了:“你输了?我的天,你竟然输了!”

“没什么,技不如人,输了就输了。”她回答得很淡定,站在前排她能看到主持人正鼓掌邀请冠军上台迎接属于他的奖杯,而往舞台上前进的他也一步三回头地回顾观众席,像极了早先她上台后满世界寻找他的热情,不知不觉她的脸上也洋溢起微微的笑意。

这一幕当然没逃过小学妹的眼睛,她沉默了两秒,然后恍然大悟,喃喃自语:“完了,大姐头竟然也被攻略了,没救了……”

“就你话多。”凯米拉抬手用力揉同伴的肩,捏得她顿时龇牙咧嘴。睁大眼睛仔细看看,到底是谁攻略谁还不一定呢。没看到怀特弗上台后看到她就笑起来了吗?没看到他笑得多可爱多温柔吗?没看到当初她把狮鹫赶跑后,他那对英勇无畏的前辈崇拜到六肢投地的小眼神儿吗?

“下面,该轮到本届的冠军发言了,让我们有请怀特弗·云斑!”

只是主持人口中报出的不再是她的名字,她还是有点不太习惯。不过这没关系,怀特弗那云白的羽翅在舞台的灯光和夕照之下看起来青光熠熠的,也不是很刺眼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获得冠军。谢谢,谢谢,感谢大家的支持。”

怀特弗接过话筒只说了一两句话,台下就响起了阵阵惊叫和掌声,真的跟个明星登场似的。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竞争对手,凯米拉·青鸢,她很熟练、冷静、有经验,她确实是一个很棒的野外工作员。”

来了来了,听到这里,凯米拉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子,还得意地给同伴使了个眼色。

“我十分感谢她帮我对抗那头危险的豹鹫,我相信大家都有看到她的表现,她为了同仁赴汤蹈火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在这里,我有一句话想要对她说:”

——是告白吗?是告白吗?——

“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答应我,以后别再那么中二了好吗?”

——我去。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雲州有獅鷲!!!!!!!
那豈不是把羽神都當成正餐了?WWWWWWWW
在獅鷲窩下面曬自己的美味啊這些羽神WWWWWWWWWW

将我们致以启程的宣言

將為?WWWWWWWWWW

青鳶妹子的致詞真是不得氣氛高漲,好想把她桵死WWWWWWWWWWW

讓這些技術宅們獨自被扔在荒野裡求生奪冠真的大丈夫?
總覺得好像讓生技狗比賽潛水似的WWWWWWWWWWWW
果然只有暴風神殿的羽神玩得起吧?其他神殿的......只能增加報名費收入了真的WWWWWW

双翅平展、双手并拢于身侧、双腿张开比肩略宽,她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叉尾青鸟,极速掠向下一个目的地。

我感覺看到了有人躺在雪地上做雪天使WWWWWWWWWWW

彻彻底底地败给了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偶像派

這種人.....我生活經驗里倒還沒遇過像你描述的這麼誇張的,但我周邊人真的遇到過好幾個,你是不是也有這種令人氣結的經驗?WWWWWWWWWWWWWWWW

连她的尾气都吃不到

這是不是屁?WWWWWWWWWWW

說起來我一邊看著很擔心凱米拉不專心飛用高速一頭撞上樹之類的東西,那可就獵奇了。

吾乃太阳和雷电的子嗣,万风的化身、浮云的亲族!暴风与闪电皆听吾号令,速速前来,助吾将眼下蛮荒野兽,予以讨伐!

要不要這麼中二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你這段獅鷲的動作肯定是好好的觀察了方舟的吧?我感覺都看到獅就在我家打滾的樣子了WWWWW

凱米拉你肯定是被自己的雷棍電倒了!
這觸電的速度、倒地的速度、態度改變的速度......懷特福整個都是帶電的
龍配龍鳳配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O)

“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答应我,以后别再那么中二了好吗?”

——我去。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懷特佛你幹得好!我就一直等著誰要來給她吐槽一下,結果主持人不吐,小學妹也不吐,我還想這中二就給她過去了?果然這下來的大的!這結局我喜歡WWWWWWWWWWWW
自戀狂臆想病就該公眾出糗,這白毛切開裡面也是黑的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成野市灰月·地沙邀请 紅峽青燦 参观会展中心,可是竟然要自己掏 20F卡币 买门票。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云洲除了有狮鹫,还有龙呢!但是鸟人不怕,因为他们有护城魔法阵!WWWWWWWWWWW
但是住在偏远小村庄的人和这种户外冒险者可能会遇到一些可怕的情况就是了(X)

“将为”已加
凯米拉在台上旋转跳跃:来呀,来打我啊,说得好像你能追得上我(?)
暴风神殿的工作类似于文里提到的生态和地理,也是经常需要出野外的
所以比较少实验室肥宅,真的是完全做实验室工作的人应该也不会去报名WWWWWWWW

我没有遇到过偶像派这种事,不过这段其实不是为了抨击只看颜不看技术的偶像派
而是想说凯米拉太自恋了看不起白毛的技术(而实际上单纯从速度上来看白毛的飞法其实比凯米拉快),diss白毛肯定只靠脸WWWWWWWWW
就类似于凯米拉她自己只是个跑腿的野外工作者,全程自夸自己是研究人员但是只能说出一些找气象站的简单技术要领而已,连狮鹫的物种都不认识
而这样的她却看不起找气象站没她快,但是真正蹲实验室做研究的技术宅WWWWWWWWWWW

咏唱咒语是大声念出招式名字的完全体,这是中二的浪漫(X)WWWWWWWWWWWWW
看来中二的中二受到别人的嘉奖(虽然是单方面认为),可以提升大量好感度(不)WWWWWWWWW

我也喜欢这个结尾,就像动物园老虎的“妈的智障”一样,本来气氛正正经经的,最后来一个长矛把前面的线索全部串起来挂在上面还在抽搐(?),十分神烦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