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9-3-12 20:33 编辑
我花四十五元買的茶
摔碎在車城的洋蔥道上
它從我底部碎裂的機車籃
滑出,滾落我慢行的機車
在狹小的洋蔥道上,
夜晚大風的吹拂下
被後方超越的汽車輾過--
哀哉,我在汽車駛過後回頭,
那裡只剩一大灘黑色水跡
還有幾絲塑膠纖維
那原是我買下大瓶青茶呈裝的容器
原來下一次光顧同一家店還能再裝
而青茶我還沒喝幾口--
可惜了多麼好的茶唷。

哀哉,哀哉,摔碎的茶瓶無法復原,
撒掉的茶無法再飲。
我的四十五塊唷--
我那白花的四十五塊唷。
思及此,口中殘留的甘甜化為苦澀。
然而我無法停留繼續哀歎:
我還在狹小的洋蔥道上,
來往會車均不方便,
久留只會成為阻礙。
於是我轉過頭,把撒落的茶
和碎成絲的茶瓶殘跡
拋在腦後:灑掉的茶無法再飲,
摔碎的茶瓶無法復原。
我騎行,不再回頭。

------------------------

這是我昨夜在屏東縣車城鄉洋蔥道的遭遇
其實不能怪洋蔥道路小,是怪我車籃壞了還硬裝茶(
洋蔥道是車城鄉洋蔥田間的小道路,洋蔥採收時常有相關車輛穿梭其間,太大的車很難通行。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真虧你這能寫出詩來WWWWWWWWWWWWW

上次我看到日落很美,低頭想著要怎麼描述,覺得不精準要再看看,一抬頭太陽已經下去了。
日常詩超難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4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我不愧是研究韓愈入魔的拙劣詩人,散文化的詩難不倒我(還有沒有詩意又是另一回事了)。
有時候連靈感的錯失都能寫出詩,就像昨晚我騎在洋蔥道上,原本想的是如何寫一篇詩文描寫洋蔥道的風景,然後我的茶瓶就摔下去了(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哎,这首诗从标题开始就好悲伤WWWWWWWWW
从开头的旁观风格的愣神,过渡到第一段最后两句以及第二段的痛惜,再到收尾的释怀
情感的变化自然而流畅,让人想起了宝贵的硬盘从手中掉到地上的那一瞬间(X)
摔碎的茶瓶無法復原,
撒掉的茶無法再飲
这两句在心理描写的开头和结尾重复了一遍,但是顺序却改变了
把这个作为惋惜和释怀的对比,这个安排就很灵性WWWWWWWW

它我底部碎裂的機車籃
滑出,
话说“它”和“我”之间是不是少了个字?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4# 羽·凌风
感謝羽狼指正,已把缺字「從」補上
https://wildpolis.net/forum11/topic2162.html#p9405
對照野邦版本確實是不小心漏了字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