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讯/同人分享

内容类型 原作讨论
原作名称 《龙虎门》
转帖来源(原创留空) -
重观此片,感慨万千。

    从漫画《新著龙虎门》的开头到神山战胜邪神,把将近500期漫画的内容压缩为一部电影,其难度不可谓不高,叶伟信导演却能做到删繁就简,撷其主干,把故事改编得顺滑流畅且丝丝入扣,就连原本苍白牵强的漫画主旨价值观,本片对其的展示、传达也恰到好处,简单而充分的渲染下,既点了题,又不至于陷入喊口号式的尴尬。
    更难得的是,在高度凝练的叙事下,本片的人物形象塑造却很生动,导演(or编剧)自出新裁把原漫画中着墨不多的几组人物关系(如小龙小虎兄弟情和同父异母之心结、王小龙和罗刹女的感情等)加以拉近和放大,赋予了人物和剧情足够的说服力和感染力,甚至就连不得不为的机械降神,本片也尽可能做到了自然、有趣——黄玉郎亲自饰演的奇侠,颇有几分斯坦李客串漫威角色的意味,而仿若西西弗斯寓言的撒佛珠、捡佛珠一段戏份,也为这部通俗武打电影平添了几分禅趣。
    同时,本片的动作设计完全自成一格,既摆脱了袁八爷式的临虚御风,又不是彻底的三次元实战,而是成功地把港漫风的奇幻传武与拳拳到肉的写实技击结合在了一起,往高了说已可算是国内动作设计的里程碑之作,国产时装动作片中无出其右(与之相较,烂片SPL2中被花痴迷妹们追捧的西装打手张晋的威亚武术显得多么拙劣)。不说电光毒龙钻、黑级浮屠、金钟罩、降龙十八掌等的设计都可圈可点,单单以厚重红披风招式来扣题火云邪神的想象力,就堪称令人拍案叫绝的惊艳之笔,值得一座最佳动作设计奖杯(当年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被霍元甲拿了,个人觉得有失公允)。
    此外,导演还深谙漫改片埋彩蛋的奥妙。从开头的尖沙咀三豹到贱格翻江蛟,从三主角的服饰穿着到龙虎门内两次出现的飞鹰木雕(王飞鹰),甚至包括使叉的老妖和用三节棍的棍妖,主创都改其形而留其神,在保留这些元素在漫画中气质的同时,又不会在真人电影中造成违和感,使所有看到的漫迷观众都不禁会心一笑。

    MCU开山作《钢铁侠》上映于2008年,同样作为漫改电影的《龙虎门》眼光和水准都不在前者之下,且上映竟然还要早两年。叶伟信拍商业片有大才,可惜这片子生不逢时。

    从小了说,无论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华语圈,港漫都一直没有获得过哪怕接近美漫和日漫的知悉度和影响力,美漫电影稍微路人不友好一丝,稍微埋梗多一些,都时常导致广大观众的水土不服,受众面更窄的港漫又焉能幸免?更何况,美漫电影从08年至今之所以能如火如荼渐成燎原之势,一方面是几十部电影循序渐进逐渐培养了时常与观众,另一方面也脱离不了之前几十年无数旧时代漫改片的铺垫;而港漫电影,在此之前仅有昙花一现的《风云》和《中华英雄》,虽风评尚好,却远不足以让港漫电影作为一个类型在广大观众中形成稳定的印象、概念和市场,《龙虎门》一出,则直接选择跳过对观众的培育和对港漫背景的普及,将其作为一种成熟的载体去发挥创造,最后即使完成度其实很高,口碑扑街也就不难理解了。
    往大了说,《龙虎门》电影诞生在港片衰落、香港文化衰落的大背景下。香港文化的魅力何在?无非大俗大雅,纳大雅于大俗,从最早的金庸、古龙,到稍后的黄霑、徐克、杜琪峰莫不如是。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共居一隅,儒释圣贤同时也是贩夫走卒,无私救人的正是风骚贪财的金香玉,颇有一种大隐隐于市、市井当中悟道的趣味,此即香港文化的独特迷人风貌。叶伟信虽属于新生代导演,其风格却可谓深得香港文化三昧,即以本片为例,虽从题材和起源上,无非小流氓混混的械斗故事,寄托的却仍是世事无常的无奈和出淤泥而不染的坚守纯善;又如其《杀破狼》,老生常谈的警匪凶杀背后,藏着的却是父女(子)亲情的真挚守望和宿命的无情嘲弄。然而,随着香港领先经济地位的日渐丧失和其文化独立性逐渐被杂糅取消,承载香港文化的港片不复旧观,爱好这一口的观众群和市场也日益萎缩,及至今日,在大量大陆资本涌入香港、港陆合拍片大行其道的背景下,哪怕是徐克、杜琪峰和郑宝瑞,也再拍不出或者不愿拍味道纯正的港片,而作为个人认为最有希望扛住港片复兴重任的叶伟信导演,可以想见其带有典型香港印记和趣味的作品,也很容易因不合时宜而难于受到市场的欢迎了。

    最后,只能说一声可惜。《龙虎门》此片,作为漫改电影在06年即以如此面貌出世实在太早,若是能晚上些年,搭上如今漫改片汹涌蓬勃的大潮,再换个身份(比方由大陆拍出)降生,也许一不小心我们也能有了自己的MCU。

4a5d433a3bd356cf9e298.jpg
2019-4-18 01:34 ↑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9-4-18 02:05 编辑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