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其他
本帖最后由 夜落白櫻 于 2019-6-3 00:27 编辑
【第一章】

  【羅奇里爾城,中央廣場「同盟大廈」。】
  「喵……那麼真是感謝您。」

  「哪裡,那麼在這裡祝您任務順利。」

  收好羊皮紙捲,著西裝、戴黑帽的灰貓,奇魯,踏著輕快卻不失優雅的步伐離開了同盟大廈。

  「喵……這種委託,不用讓吾親自出馬也可以吧,就交給新來那兩個小傢伙啦。」

  拐了幾個彎,遠遠已經可以看到寫著「Assasin Guild」字樣的門牌,還有插在門牌上的那顆骷髏頭。

  推開大門,奇魯將帽子拿下,對著坐在沙發上的白毛狼少年,夜落白櫻說:「喵呀,小白櫻,吾剛剛接了份委託,覺得挺適合你的喵……」

  「委託?」奇魯將羊皮紙捲交給白櫻,白櫻接過後便打開好好的閱讀。

  委託的概要是,護送旅行商隊到鄰國「安威王國」的首都吉里厄。

  「只是個小小的護送而已,對小白櫻來說應該很簡單吧?」

  「那倒是……不過只讓我自己去嗎?」白櫻問。

  「喵,吾想讓奈希跟著小白櫻一起去。」奇魯指著坐在一旁,帶著白色面具的黑衣小丑,奈希。

  「命令,領受。」

  白櫻站了起來,將羊皮紙捲好後交還給了奇魯。

  「到任務開始還有2個小時……先整理整裡吧,奈希?」白櫻提議。

  「命令,領受。」

  說到奈希,有時也覺得他是個怪人。
  
  除了講話永遠都是無情感的棒讀這點,最神秘的地方應該是那白色的面具。
  
  到底在面具下是怎樣的臉呢?……白櫻這麼想著。

  ***

  2小時後,白櫻和奈希離開刺客公會,往同盟大廈走去。

  「好囉……那麼護衛委託的委託人在哪裡呢……」白櫻語畢,一旁的雌性熊獸人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接下商隊護衛委託的……?」

  「是的,您是委託人嗎?」白櫻禮貌的問。

  「是的!容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做米蓮,是商隊頭領的女兒。」米蓮對著白櫻和奈希鞠了個躬。

  米蓮是個漂亮的女子。但是白櫻不敢詢問她的年齡,因為奇魯曾說過這麼一句話:「女性的年齡是最不可詢問的機密」。

  「請多指教,我叫做夜落白櫻,而他是奈希。」白櫻說:「那麼,這次的目的地是安威王國境內的吉里厄城,沒錯吧?」

  「是的!麻煩你們了!」

  「還有啊,我們這次也順便委託了遊俠公會……」米蓮說。

  ──有種不好的預感。

  正當白櫻這麼想的時候,有人走了過來……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開。

【二章】

  一名綠鱗黑毛、背著長桿狙擊槍的赤眼龍獸人朝著白櫻走來,身旁還跟著……應該說飄著一戴著黑色面罩和骷髏形眼罩,灰色毛髮的犬獸人。
  
  「喔!這不是刺客公會的新人嗎?叫做白櫻來著?」龍人笑著說。

  龍人的名字叫做戴納索斯,是隸屬於遊俠公會的傑出狙擊手。

  而一旁的犬獸人叫做彭恩,同樣隸屬於遊俠公會,但彭恩使用的既不是弓箭也不是槍砲,而是一把樣貌特殊的長槍。

  「戴納,很沒禮貌,不要隨便裝熟。」彭恩懶散的說。

  戴納笑了笑,轉頭對著一旁的米蓮說:「嘛,委託人小姐,是不是也差不多該出發了呢?」

  ──轉移話題的速度還真快。

  白櫻心裡跳出了這句話。

  「是的!那麼麻煩你們了!」米蓮坐上了排在最前頭的馬車,而白櫻、奈希、戴納和彭恩則分別走在馬車的兩側。

***

  離開了羅奇里爾,首先要穿過占地極廣的「千木之森」,才能抵達目的地的吉里厄。

  戴納從包裡拿出了簡便式的地圖,用龍爪估算著最短能抵達的時間。

  「至少得要7到10個小時啊……」戴納喃喃自語。

  7到10個小時,不長不短的時間啊……

***

【兩國交界,千木之森中。】
  過了許久,商隊的馬車已經進到森林深處,卻停了下來。

  「嘿嘿……這一隊馬車看上去就是旅商嘛!把錢交出來!」馬車被一群土匪攔了下來,停在半路上。

  「不交出錢的話就把人留下來吧,那隻母熊身材挺不錯的啊!」疑似盜賊老大的豺狼獸人這麼說道。

  ──看上去就是雜魚嘛。白櫻心想。

  「無視於我們幾個……你們是白痴啊?」戴納側身,將手放上了狙擊槍的槍托。

  「你們幾個?不就只有你一人嗎?哈哈哈哈哈!」

  也是,會只看到戴納一人也不能怪他們眼睛太差,畢竟彭恩浮在空中,沒被看見是很正常的。而兩名刺客在隱蔽身影方面也是專業級別的,瞬間就將身影藏匿在附近的樹叢中。

  「倒也是……你們『只看到』我一個人啊!」

  突然,大量的撲克牌從天而降,成功的將盜賊們的視線引開。

  下個瞬間,一道銀色的刀光閃過,從樹叢中閃出身影的白櫻手持銀色的小刀,精準的刀法讓一個個盜賊都負傷倒地。

  還來不及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盜賊老大突然感到有種冰冷的物體靠上了他的脖子。

  「滾。」不帶絲毫情感,冰冷的聲音如此警告著。

  「咿──!」

  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慘叫,盜賊老大的身子順間軟了下來。

  「再不滾休怪我無情。」

  「大人饒命啊──!」盜賊老大瞬間夾著尾巴落荒而逃,方才囂張跋扈的氣燄完全消失殆盡。

  白櫻收起小刀,碎碎念著:「真是夠了,沒有實力就不要當什麼盜賊嘛……好手好腳的不去找個工作……」

  正想將那些受傷的盜賊搬到一旁的樹叢,白櫻卻感到了一股不尋常的寒氣。

  這股寒氣無疑是從站在白櫻背後,淡水藍色毛髮的虎獸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冰冷中,白櫻似乎感受到了,那夾雜在其中的殺意。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開。

TOP


【三章】
  陣陣寒氣傳來,白櫻不禁打了個哆嗦。

  「……」待機中的奈希、彭恩以及戴納擺出了備戰姿態。

  「為什麼放跑了他們……」對方冷冷的開口。

  「蛤?」白櫻疑惑的歪頭。

  即使對方是盜賊,可又沒有對我們做出什麼傷害……我也沒必要殺了他們吧?何況對方是不同國家的人……隨便動人可會引起國際問題的。

  白櫻還在腦子裡思考著要如何回答時,眼前的老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了過來,靈活的用兩把短刀發動了驚濤駭浪般的攻勢。

  「──!」白櫻舉刀抵擋,卻被逼得不停向後退。

  「彭恩!幫我搭個狙擊台!」戴納將槍取下,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紅色的單片目鏡,配戴在右眼上。

  「停止。」正當彭恩准備用骸骨搭建臨時狙擊台時,奈希出聲阻斷了彭恩的動作:「交給白櫻就好。」

  「嘖……」戴納略為不滿的將槍扛在肩上。但是考慮到這種近身戰鬥的場合,亂開槍有可能會傷到自己人,戴納還是妥協了。

  「奈、奈希!保護好商隊的馬車!小心不要被我這裡波及到了……哇!」

  分心的後果,白櫻的肩膀被虎獸人劃了一道傷痕。

  「接招吧……『冰』的魔力啊!」虎獸人伸出手,掌心對準白櫻。

  冷冽的寒氣朝白櫻襲來,冰晶在白櫻的雙手上增生,將白櫻的手掌整個凍結。

  「什……!」先是驚訝,卻僅僅持續了幾秒,白櫻馬上又鎮定下來。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些傢伙……卻又被你放跑了……那就讓你來代替他們受死吧!」

  對方提著雙刀一步一步靠近,白櫻卻毫無懼色,反而開始低聲喃喃自語。

  「為了報父母的一箭之仇,死吧!」虎獸人將刀高舉,準備朝白櫻刺去。

  在刀子即將刺中的瞬間,白櫻一個靈巧的側身閃過,順勢用包覆住手掌的冰晶往對方的下巴敲去。

  將對方擊退後,白櫻的手上開始散發出了陣陣熱氣,灼熱的『火』之魔力瞬間將冰晶熔解。

  「什麼!居然熔掉了……」

  「哼……這種半吊子的冰魔力是什麼也都凍不住的……」白櫻一個箭步沖上,將刀尖抵在虎獸人的脖子
上。

  由於發生的太快,一旁保護馬車不被波及的三人也看的目瞪口呆。

  「你剛剛說什麼……報仇?」白櫻冷冷的開口。

  「復仇?就因為復仇,所以你可以隨便攻擊人?」

  「真是夠了……難道只有你體會過失去家人的痛苦嗎……?」白櫻大吼:「我的父母……我的父母,就在我的面前被殺掉了啊!」

  似乎看到了白櫻眼眶充斥著淚水。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難道復仇成功後……他們就會復活?」

  白櫻狠瞪著虎獸人,渾身散發一股極為負面的氣息,刀尖又再度朝向了虎獸人。奈希見狀,連忙走上前去抓住白櫻。

  「適可而止。」

  奈希抓著白櫻的肩膀,白櫻才慢慢將刀子放下,可刀尖卻還是向著虎獸人。

  「不能殺目標以外的人。」奈希這麼說,白櫻才完全將刀子放下。

  不想憶起的畫面再度浮現腦海,彷佛永不停止的雨、濺灑在牆上的血跡、血與脂肪的腥臭味……

  為什麼,又會想起這些……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開。

TOP


【四章】
  「奈希,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戴納一邊走,一邊戳了戳奈希帽子上的金色鈴鐺球。

  「請。」

  還真省字啊這傢伙……戴納持續戳著鈴鐺球,鈴鐺球發出了叮叮噹當的聲音。

  「你帶這帽子不會影響到工作嗎?叮叮噹當的。」

  「否定,目前還沒有因為帽子而失敗過。」

  「挺厲害的……倒是,還有個更想問的問題啊。」

  「請。」

  「……白櫻過去,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戴納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才慢慢開口。

  「無解,我只知道白櫻的父母,出意外過世了。」

  戴納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龍爪還是不停的戳弄著鈴鐺球。

  「出意外了……嗎?」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彭恩也忍不住開口,也順便降落到了奈希身旁,當然,沒有落地。

  「肯定,白櫻是這麼說的,有想問過詳細,被拒絕。」


  越問越好奇啊……但是看來問本人也不會有答案呢。戴納在腦中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千木之森中,商隊的馬車上。】

  怎麼……搖搖晃晃的……?

  回過神時,白櫻發現自己處在馬車上。

  「那個……你沒事了嗎?」

  白櫻看了看周圍,向米蓮詢問自己是什麼時候上馬車的。

  米蓮向白櫻說,打從白櫻被奈希拖回來之後,口中不斷碎碎念著「復仇」之類的詞語,奈希經過米蓮父親的同意後才將白櫻扔到馬車上的。

  「真是失態……明明應該是我來保護商隊的……」白櫻撐著頭。

  「不要緊的……每個人都有不想回憶的過去的……」米蓮試圖安慰白櫻。

  「真丟臉啊……我這個大傻瓜……」白櫻捏了捏自己的臉頰,試著想讓自己的情緒鎮定一點。


  「不、不要緊嗎……?」米蓮看著白櫻,略帶擔心的問。

  「嘎啊啊好痛好痛……」白櫻深深吸了口氣:「總算是鎮定下來了……可是好痛。」

  「真的沒事嗎……?」

  「沒事的,倒是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我也要執行任務才行!」

  或許是聽到了白櫻講話的聲音,馬車外的奈希稍微拉高了音量,問:「白櫻?你清醒了?」

  「講得真難聽,我又沒有睡著!」

  不顧馬車尚在行駛,白櫻直接帥氣的從車上跳了出去,卻差點跌在地上讓臉跟地板親密接觸。

  「……你根本就還在睡吧。」浮在半空中的彭恩看到了這一幕,不禁吐槽。

  「我才沒有!」

  太陽緩緩沉沒在樹林間,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

  「天黑了呢……要繼續向前嗎?」

  白櫻抬頭仰望,月亮已經高掛半空,明亮的月光灑落在森林裡。

  「繼續走吧,已經可以看到些許燈火了喔。」戴納指向前方。白櫻順著戴納所指的方向看去,的確是看見了不少亮光。

  ──看來繁華程度不輸給羅奇里爾呢。

  「照這樣下來,大概再走個30分鐘就會到了,加油!」戴納說,語氣活像個出門遠足的小孩子。

  戴納剛說完,就發現馬車停了下來,而米蓮則抱著一個小布袋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米蓮小姐?馬車怎麼突然停下了?」彭恩再次降低了漂浮的高度,但還是沒有落地。

  「父親說,護送到這裡便可以,這次辛苦兩公會的各位了。」米蓮將布袋地給了白櫻,又說:「這是這次任務的報酬,還請各位自行分配,不要吵架喔。」

  白櫻有點傻楞的接過布袋,米蓮接著說:「裡面總計是8000佩盧,這次辛苦各位了。」

  8000佩盧……該說真不愧是商人,出手就是豪邁嗎?

  「哪裡哪裡,要是下次還有委託,歡迎找我們遊俠公會啊!哈哈哈……!」

  「話太多了,戴納。」長槍的槍柄猛然往戴納的後腦杓撞去,笑到一半的戴納差點咬到舌頭。

  「會的!還請各位回程時一路小心。」米蓮鞠了個躬。

  與商隊的馬車分頭後,四人便往回程的路走。

  而在一旁,四人沒有注意到的樹叢中,一對獸瞳映照著月光。

  隱隱約約,白櫻似乎又感受到了先前那種寒氣。

  只是這次,沒有那麼冰冷了。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開。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風大雨大太陽大,天大地大我最大!

你可看過橫躺於棗蓮下的比蒙,臥在蘆葦叢生的隱密處和沼澤裏? 你曾看過口鼻冒煙火、暢泳於大海的利維坦? 又或者,望見那泰坦巨神橫過天際? 地球上無數的文化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