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9-7-21 01:34 编辑
其实我在文艺作品领域并不是一个创作者,反而接近于一名纯消费者,甚至可以说是口味比较挑剔的消费者WWWWWWWWWWWW
但最近突然想到一种创作方法,觉得或许值得提出来讨论,姑且先抛砖引玉吧~

——————————————————背景分割线——————————————————————
先说下想到这东西的背景:
刘邦和项羽争雄的往事常被人们提起。
在一般的刻板印象中,刘邦是一个【小人】,不怎么讲原则,为人处世都没什么大气魄 ,善于钻营,纯实用主义;而项羽则是个失败的英雄,是人格魅力MAX志向远大的英才,但有时则不够实际,过于理想化过于感情用事。
这两人中,我一向喜欢的是刘邦,而反感项羽,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印象里在二人起家之前的经典故事中,面对秦始皇巍峨庄严的出行倚仗,刘邦的表现是【调笑着说】:“彼可取而代也。”而项羽的表现则是【向往、艳羡地】说:“大丈夫当如是也。”
如此一来,刘邦话中,体现出的是他【对当下权力体系的不屑和俯视】,而项羽体现出的则是【对当下权力体系的服从和在其中向上爬的渴望】~
这样单单一句话形成的形象,本身虽然很典型,却也比较单薄,但是,如果我们把这句话和之前的刻板印象结合在一起理解,那么人物形象则一下就生动、立体了起来~
且看刘邦:一个被人们看作小人,觉得其没有原则和远大抱负的家伙,同时能力又很强(善于钻营),且有着对当下权力体系的不屑,这是个什么形象?我们在现实中就很容易把他和一类鲜活的印象重合在一起:【一个眼光与能力都远远超越凡俗,超脱于常规社会体系之外,特立独行有一套的实干家,本质上是个逆反者】
而再看项羽:一个被人们看作志向远大器宇不凡的人,同时又对当下权力体系高度认同,希望在其中爬到顶点的人,这个形象在现实中也有很立体的对应:【即我们日常所谓的“上进婊”,看似心志高远气魄非凡,但一心所求只不过是在社会体系中混得再高一点的“进阶版普通人 ”】
这就是我心目中此二人一直以来的形象。
然而......最尴尬的事来了!WWWWWWWWWWWWWWWW
有一天偶然发现,其实是我记错了!说“彼可取而代也”的其实是项羽!而说“大丈夫当如是也”则是刘邦WWWWWWWWWWWWWWWWWWWWW
因此,重新进行排列组合后,项羽的元素变成了【器宇不凡+对当下权力体系的不屑】,而刘邦变成了【善钻营的小人+对权力的艳羡及向上爬的渴求】~
这两个结合的结果,我们在现实人群中也很容易找到鲜活的对应类型:
前者,是那种【由于禀赋超卓、际遇了得而有资本睥睨众生,超脱在常规社会体系之上,但有时不免志大才疏,因想法、作为太不落地、不够实际而失败的形象】,而后者,则是典型的【基层小干部形象,为向上爬不择手段 ,蝇营狗苟、吃相难看,但另一方面却又因为真正了解基层了解大众因而行事手段不凡,切实有效】
这样一来,两个抽象的刻板印象加两个虽典型却仅表现了一个侧面的人物高光时刻,两两组合,就产生了四种立体、鲜活的形象,为了生动起见,我们不妨把四个形象分别取名为【隐贤刘邦】、【学生会主席项羽】、【乔布斯项羽】和【基层干部刘邦】WWWWWWWWWWWWWWWWWW(X)
——————————————————背景分割线——————————————————————

由此我想到,在创作中,到底什么才是构筑一个人物形象,使其立体、深刻的关键?
首先,简单、朴素的标签化肯定不行,【小人】和【英雄】,分别只是个抽象、泛化的刻板印象,但【小人】中,其实有千千万万种具体的小人;【英雄】中,也有千千万万种具体的英雄。只用这样一个抽象化标签贴在人物身上显然远远不够,人物是立不住的。如图所示:
QQ图片20190721001246.png
2019-7-21 00:56 ↑


其次,【高光时刻(或高光表现)】的使用,对人物形象的具体定型是必不可少的。这里的【高光时刻】,指的并非【人物荣耀的时刻or表现抢眼的时刻】,而是【能够集中、浓缩体现人物核心特质的时刻】。如刘、项二人的两句话,无论体现出的是【对当下权力体系的不屑】还是【对权力顶点的极端艳羡】,这在当时都是一般百姓身上几乎没有的人物独一无二典型之处。这样的人物核心特点被完全浓缩进了短短一句话里,具有超卓的表现力,这也是司马迁特意对此进行特写的原因。然而,正因为【高光时刻】的高度浓缩性,它往往也是高度特化的,一般仅能生动表达人物的一个典型侧面,如果单单靠这个【高光时刻】的话,虽然读者也许能生动感受到此人物的某个核心特质,但对他总体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仍需要进行猜测、想象而无法完全领会。如图所示:
QQ图片20190721001733.png
2019-7-21 00:19 ↑


几何学中最基本的原理是,所谓两点定线、三点定面。
如果一个前述的【高光时刻】,即足以让读者深刻领会到人物某一个面的核心特质,那若是一个人物身上能有两个【高光时刻】(当然不能是都体现同一侧面的高光时刻),一结合,则应能定出那条【有且仅有一条同时穿过两个点的直线】,人物就能从一个抽象的标签印象中超脱出来,形成一个具体的,可以把握的“测得准”的形象。如图所示:
QQ图片20190721002251.png
2019-7-21 00:23 ↑


而若是有三个甚至多个【高光时刻】,则我们不单能具体、生动地把握到人物具体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的核心特质如何,并且我们能够从多个角度去把握他,知道除了两点定下的那个人格外,他作为一个复杂的人,其人格还有哪些其他侧面。如图所示:
QQ图片20190721003607.png
2019-7-21 00:36 ↑


因此,我以为,在进行创作时,一大可行的方法,就是日常生活中,注意收集和创造、积累那些,【能够用最高度浓缩的方法体现人物最与众不同、独一无二之处】的人格特质【高光时刻】,收集的【高光时刻】质量越高越好(即浓缩性越高越好、独特性越强越好),数量越多越好,这样在写作时,最简单的处理,任意挑两个(只要不是互相绝对矛盾的)进行组合,即可以诞生一个鲜活且形象的人格,而若是追求更高,每个人物能由超过两个以上的高光时刻构成,则人物在形象、具体的基础上,其人格复杂性还能大大增加,成为更加现实的复杂的人。

当然,上述所述,其实过于理想化了。现实中,别说多个高光时刻,就是一个真正足够质量的【高光时刻】,其形成的难度往往都是很高的,以至于,某个人物能有一处这样的点,就能被称赞“写活了”,有两个这样的点,就已经能够说人物塑造得非常深刻。而带来这个想法的《史记》,之所以被称赞其富有文学性,一大重要原因也是在于全书充满了不少【高光时刻】WWWWWWWWWWWWWWWWWWWW
因此,从现实性和可操作性的角度,我想,有一定追求的写作者,也可以考虑采取贴一个【简单、泛化的标签】组合一个【高光时刻】这样的方式,如此创造的人物虽则没有前面说的理想化的方法那么准确、形象,但结合读者通过日常生活阅历进行的合理化想象,创造的人物大约也可以算具体、生动了吧。如图所示:
QQ图片20190721005450.png
2019-7-21 00:55 ↑


——————————————本贴结束的分割线————————————————————————————
大熊星座 于 2019-7-21 01:33 补充以下内容 由此贴产生的聊天内容也蛮有质量的,复制留下来WWWWWWWWWWWWWWWWWWWW

(01:05) @ 紅峽青燦 says :
(01:10) @ 紅峽青燦 says : 這個挺難的WWWWWWWWWWWWWWWWWWW
(01:12) @ 大熊星座 says : 我觉得创作党也许可以平时多注意下这方面WWWWWWWWWWW
(01:12) @ 大熊星座 says : 积累点之类高光时刻,可能会有不小帮助WWWWWWWWWWWWWW
(01:20) @ 紅峽青燦 says : 我一直都在努力的做用高光堆出故事的嘗試,只是不太成功罷了WWWWWWW
(01:21) @ 紅峽青燦 says : 目前比較成功的一次大概是光之獸的那篇,自己覺得稍微有比較好,用幾個事件串起主角的形象
(01:21) @ 大熊星座 says : 所以果然WWWWWWWWWWWWWWWWWW
(01:21) @ 大熊星座 says : 毛毛听完这个想法也说,创作党其实一般确实是有意识这么去做的WWWWWWWWWWW
(01:21) @ 大熊星座 says : 只是做不做得到是另一回事WWWWWWWWWWW
(01:22) @ 紅峽青燦 says : 但那個畢竟人物的原型是土方,比較好把握,如果是完全構築新的人物,成功率更是降低到有時候讀者不一定能意識到那是高光時刻
(01:22) @ 紅峽青燦 says : 所以我才說挺難的
(01:23) @ 紅峽青燦 says : 因為其實對創作者來說,高光堆故事是最省力的方式之一
(01:23) @ 紅峽青燦 says : 你想,只靠兩個事件就能堆出項羽和劉邦的形象,我又何必寫那麼多日常去描寫這個人的性格呢?
(01:24) @ 大熊星座 says : 这件事本身省力,但培育出真正够质量的高光时刻这件事本身很难WWWWWWWWWWWWWWWWWW
(01:24) @ 紅峽青燦 says : 拿研究來比喻,高光就好比圖表,一張圖就能看出來的事情,遠勝於用好長的篇幅去描述實驗結果
(01:24) @ 大熊星座 says : 以至于一般 能有一两处的书,已经算是有文学性的好书了WWWWWWWWWWW
(01:24) @ 紅峽青燦 says : 但就是.....有時候圖表很難整理出來!你知道的!
(01:25) @ 紅峽青燦 says : 到底要放甚麼data以甚麼形式呈現?還有呈現的順序怎樣才能搭上邏輯!這就是難處啊!
(01:25) @ 紅峽青燦 says : 高光還比這更難WWWWWWWWWWWWWWWW
(01:26) @ 大熊星座 says : 我不知道对于创作者,培育高光这件事乐趣如何WWWWWWWWWWWWWW
(01:26) @ 大熊星座 says : 但作为消费者,吃一口高光,胜于吃一百口费力努力的描述WWWWWWWWWWWWWWWW
(01:26) @ 紅峽青燦 says : 很高
(01:26) @ 大熊星座 says : 乐趣满满WWWWWWWWWWWWWWWWW
(01:26) @ 紅峽青燦 says : 但很難WWWWWWW
(01:27) @ 紅峽青燦 says : 我覺得高光真的就像整理圖表WWWWWWWWWW
(01:27) @ 大熊星座 says : 这就是只当消费者的好处!我可以只吃高光!只找高光吃!而不去管难处WWWWWWWWWW
(01:27) @ 紅峽青燦 says : 至少我在做這兩件事的心態上和感覺真的很類似WWWWWWWWWWWWWWWW
(01:27) @ 紅峽青燦 says : 就是.....弄起來很麻煩,弄的時候會充滿怨言,但弄好了會很得意WWWWWWWWW
(01:28) @ 大熊星座 says : WWWWWWWWWWWWWWWWWWWWWW
(01:28) @ 紅峽青燦 says : 你這種人就是那種等人耕田只負責吃,還要說下這米不好啊,的人WWWWWWWWWW
(01:28) @ 大熊星座 says : 没错WWWWWWWWWWWWWWWWWW
(01:28) @ 紅峽青燦 says : /當心你迷上了甚麼東西想二創的時候只能自耕/ byA子
(01:28) @ 紅峽青燦 says :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01:29) @ 大熊星座 says : 然后只找那些A5级和牛和一斤要10000块的大米吃的人WWWWWWWWWWWWW
(01:29) @ 紅峽青燦 says : 當你心裡有了故事,想寫出來的時候你就發現,讀了那麼多的文學理論和自己搞了文章分析
(01:29) @ 紅峽青燦 says : 要寫的時候還是寫不出來的WWWWWWWWWWWWWWWW
(01:29) @ 大熊星座 says : 我知道WWWWWWWWWWWWWWW
(01:30) @ 大熊星座 says : 所幸我一般没什么表达欲WWWWWWWWWWWWWWW
(01:30) @ 紅峽青燦 says : 讀了一堆論文的人並不會比較容易寫出論文WWWWWWWWWWWWW
(01:30) @ 紅峽青燦 says : 而我其實覺得,一個好的小說比論文還難完成WWWWWWWWWWWWWW
(01:30) @ 大熊星座 says : 当蔡澜就很好了,暂时不想当米其林三星厨师WWWWWWWWWW
(01:31) @ 大熊星座 says : 但是也有很类似的地方~
(01:31) @ 紅峽青燦 says : 搞個圖表搞個描述,不考慮英文不好浪費掉的時間,其實寫出來不用很久的,而且總是可以修到滿意
(01:31) @ 紅峽青燦 says : 寫小說呢?每寫完一段都想把前一段刪掉WWWWWWWWWWWWWWWWWWW
(01:31) @ 大熊星座 says : 你要写篇好的小说,其实也要对艺术背景、艺术史这些很了解并有自己的见解WWWWWWWWWWW
(01:32) @ 大熊星座 says : 而好的论文其实也要求你对这一块的学术背景了如指掌并且由此产生独到之见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接著就是我們陷入了論文的叉路,我們討論了大老的paper,當我們又走回來小說的時候:

(01:55) @ 紅峽青燦 says : 之類的,這已經很細節了WWWWWWWWWWWWWWWWWW
(01:56) @ 大熊星座 says :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01:56) @ 紅峽青燦 says : 但是!!但是我還是要說個但式!!!
(01:56) @ 紅峽青燦 says : 小說連這種東西都很曖昧啊我覺得WWWWWWWWWWWWWWWW
(01:56) @ 紅峽青燦 says : 所以好的高光簡直就是在捕獲星辰WWWWWWWWWWWWWWW
(01:57) @ 大熊星座 says : 我觉得无关吧WWWWWWWWWWWWWWWWW
(01:57) @ 大熊星座 says : 格式自由,不影响你捕获高光啊?WWWWWWWWWWWW
(01:58) @ 紅峽青燦 says : 讓我感覺營造高光有太多的選擇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關於高光失敗的原因
我後來又想了想這個主題帖,上面跟熊討論的是高光很難生成,但有一件事是非常確切的事實:
創作黨基本都是有意識的會去製造高光時刻的,只是並不總是成功。

雖然我沒什麼成功的例子,但高光失敗的經驗,在這個論壇裡面我想可以自稱前輩級的也不為過。
所以我想來分享一下怎麼樣的情況容易導致高光失敗。

首先,很多高光時刻是用對話去完成的,像熊上面舉的項羽劉邦例子也是,
對話既可以表現出鮮活的形象,也能直接暗示說話者的為人,我覺得以高光來說,
用對話進行是初心者版本,相對容易完成,但失敗率也是滿高的,原因在於寫對話的時候,
作者偶然會受到場景下其他的問題所干擾,而寫出其他沒那麼重要的對話掩蓋了高光的亮度,
但有時候其他的對話不說,卻又會顯得人物行事不合邏輯、作為有點狀況外不看場合,
寫多寫少和如何排除當下環境的其他促使人物發言的情形,著實也滿考驗功力的。

在來是一種,純描寫的高光,不牽涉對話而是以第三人稱(或者偶爾以第一人稱)的方式,描述一個事件,
使讀者由事件中看出腳色的性格等,這種我認為是比對話要難一些的。
就好比熊的例子,無論項羽還是劉邦,他們說的那句話就足以顯露出他倆都有稱霸的想法,但如果不能讓兩人說話,作者得另外營造一個事件或者兩個事件,讓這兩人以行動去展現其野心,通常會消耗更多的篇幅,
而高光時刻講求的是質量,彷彿詩一般短小精湛的呈現,一寫長了,那就跟日常流水帳沒兩樣了。

還有一種,其實我覺得是最難處理掉瑕疵的高光,就是因為腳色的性格厚度過厚導致的難以取捨。
項羽和劉邦,就算排列組合出四種,那也是典型中的典型人物,但如果想要描寫的人物並不是那麼典型,
或者具有非常多的屬性,甚至性格是有點扭曲和矛盾的、非常理的,生活中不容易有這種類型人的,
那可就很難了,如何在短小的高光時刻呈現出這個人異常的,但又鮮活的形象而不使文章的流暢和人物描寫走型,我覺得正可謂寫手的才能。而典型人物,或者比較刻板印象的人物,確實是比較好用高光去捕捉。

這有點難以描述,我舉個例子,前面提到的光之獸那篇人物腳色。是以土方歲三為原型寫的,而我對土方的了解算挺足,所以寫高光才比較有自信。但其實土方這個人物也是充滿複雜的表現和有些矛盾的性格,作為鬼副長的部分是一種扭曲且殘酷的無人性特質,但這個人又是具有溫柔風雅的一面,所以當一個可以寫成高光的事件出現,我就會猶豫這時的對話是該表現鬼副長的部分,還是溫柔風雅的部分,有些高光事件無論選擇風雅還是鬼副長,都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是屬於高光事件中精華的類型,對文章人物的性格有決定性的作用,但當這理表現其中一種特質之後,我還得寫出另外一個高光才能再表現另外一個特質,也就是說,文章打算強調哪一個特質為重會嚴重影響高光生成的質量,特別是對於那些腳色張力很強,性格厚度很高的人物而言。

呈上點,土方畢竟是一個有完整形象可以參考的真實人物,輪到我自己的小說中時候那難度又拔升超多,小蛙我覺得就是一個很不好處理的人,她是一個時常在思考人生或者沉浸於過去悲傷的人,但又喜歡玩鬧和中二處事,我覺得這種矛盾的情況很難描寫,因此我就參考自己的行為,畢竟小蛙的原型是某個時期的我。然後問題來了,我思考人生或沉浸悲傷的時候是不會讓任何人看到的,也就是說,只有單獨行動的小蛙才有機會表現這方面,但通常這樣的情形下高光就顯得很單薄,常常整篇文章只能有一個高光,CP值超低的,最後寫出來的小蛙大部分時間都在犯中二或者鬧事,而中二還是一個非常強烈的特質,這使得我很難在有中二的情況下,描寫其他的部分。

總之,一個成功的高光營造,除了言簡意賅和精巧的場合,還牽涉到關鍵事件的設計與其餘狀況的排除,還有腳色的厚度和文章預期呈現的面向營造,我覺得,寧可少而巧,也不要多而雜。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奖励结算中】風大雨大太陽大,天大地大我最大!

你可看過橫躺於棗蓮下的比蒙,臥在蘆葦叢生的隱密處和沼澤裏? 你曾看過口鼻冒煙火、暢泳於大海的利維坦? 又或者,望見那泰坦巨神橫過天際? 地球上無數的文化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