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下接一樓)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9-8-16 14:05 编辑







《Lancelot du Lac》完
                                     20190816 AM12:58於陽明大學實驗室
------------------------------------------------------------------------------------------------
後記

寫完的時候心中第一個念頭是:「你他媽寫這麼多幹嘛?四萬多字!」WWWWWWWWWWWWWWWWWWWW
呃其實本來沒有要寫這麼多的,最初我只是想寫寫星光龍在滿月的水面上跳舞而已,但不知不覺就......

嗯,正如你們所知道的,青燦喜歡一堆男人的戰鬥組織分分合合的故事,亞瑟王傳奇當然是這類故事的箇中翹楚。
我在很小的時候,大概不滿十歲吧,就已經看過亞瑟王傳奇了,之後很多年過去,雖然沒有特別去關注,但還是很喜歡的,
前陣子玩FGO勾起我小時候的回憶,我又去找了來看,但沒找到我心目中打算讀的馬洛禮著《亞瑟之死》,只找到懷特的《永恆之王》,
仔細一讀,懷特是拿亞瑟王的故事當基底在諷刺當代英國政治和二戰啊,作為一部與傳說結合的諷喻小說,相當高明我很喜歡,非常推薦給熊。

言歸正傳在我的小說上,這篇文章我自己覺得如果不是熟知亞瑟王故事的人,很可能搞不懂故事裡人物互相的錯綜複雜關係吧,
亞瑟王的故事有很多版本,在寫文章的時候我查了一些資料,圓桌騎士最古早的版本並沒有藍斯洛特和桂妮薇,這兩個人應該是法國浪漫文學虛構出的人物(這裡的虛構指相對於有許多文獻描述的亞瑟王本身而言,即使不是真實存在,亞瑟王也是有被傳誦的歷史的)但第一騎士與王以及王后之間的三角戀情太吸引人,最終成為後世亞瑟王故事的定番。

不過即使是定番內容,這三人之間的愛情故事也已存在幾百年,關於這三人在文章中的真實感情也有很多版本,我小時候看的亞瑟王傳奇,是採納藍斯洛特與桂妮薇自小就是青梅竹馬甚至已經私自約定要互許終身的設定,絕大多數作品裡其實他倆也就是公主和王子(藍斯洛特是班恩王的長子,桂妮薇是蘇格蘭王的長女),後來蘇格蘭王為了高攀亞瑟(相對於不列顛共主的亞瑟,區域小王班恩沒有什麼政治地位)把女兒帶去了卡美洛,亞瑟對她一見鍾情,在明知她已經與藍斯洛特相識的情況下娶了桂妮薇。藍斯洛特接受這個情況,他決定將自己的愛意轉變為柏拉圖式的騎士戀情,只為了守護某人的那種,覺得對方神聖不可侵犯的一相情願式付出,但最後他還是忍不住自己心靈的渴望,開始跟王后私下交往。我看的版本,亞瑟一直都知道桂妮薇和藍斯洛特的地下戀情,但藍斯洛特又對他忠心耿耿,而且他也很需要藍斯洛特這個人當朋友,所以一直都沒說,直到最後,藍斯洛特逾越了那條不能觸碰的肉體界線,才導致後續的設計和舉發以及王后火刑等等,最終亞瑟死在劍欄之戰後,而藍斯洛特和桂妮薇都了出家,他們之後有再見過一次面,桂妮薇先死,藍斯洛特以淚洗面衰弱隨之而去。

也有其他的版本描述了兩人的戀情自始自終都是誤會(比如熊看的?)甚至還有桂妮薇慾求不滿主動去勾引藍斯洛特等等的,但總的來說,大部分的版本裡,藍斯洛特對桂妮薇用情比桂妮薇對他要深,而可憐的亞瑟,似乎在這兩者轟轟烈烈的地下愛情中才是那個不被理解的第三者,只專心在打仗和煩惱之中。關於亞瑟死後藍斯洛特與桂妮薇的相處模式,為什麼沒有因為第三者的消亡而在一起?有描寫的作品就更少了,我看過兩種:其一是桂妮薇對最終造成騎士團覆滅非常不滿,對藍斯洛特因愛轉恨,不願意見他,那唯一的會面還是藍斯洛特主動的,而桂妮薇臨終時藍斯洛特趕去相見,她卻向主祈求不要見到藍斯洛特的面,於是在藍斯洛特來之前就嚥氣了;另一種是桂妮薇對藍斯洛特有愧,她覺得自己是害圓桌崩潰的元凶,對亞瑟或藍斯洛特的愛都沒有回報,因此羞於見他,才向主祈禱先死。

我寫這篇文的時候,幫他們設計了另一種關係,會用這種關係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藍斯洛特這個人並不是只為了桂妮薇而生存的(雖然他確實是為了這個劇情才被製造出來的腳色)他應該也醉心於比武和自己的面子問題,劍與女人,大概可以是他人生的兩大重心,藍斯洛特自始自終在情感之外的部分都沒有背叛亞瑟王,他應當是相當重視亞瑟的,所以我認為,在大多數原因可以歸咎到他身上所造成的「火刑逃亡事件+亞瑟舉兵討罰他→導致莫德雷德趁亂而入+劍欄之戰=卡美洛崩解」他應該是非常非常愧疚的,怎麼可能還有臉去見桂妮薇?如果都已經間接害死了自己尊重的王還只想著要他的遺孀,藍斯洛特也就是完全沒有騎士精神的卑鄙小人了,但在亞瑟王傳奇的內容中,藍斯洛特並不是卑鄙小人,甚至還被允許使用過神蹟,所以我覺得卑鄙小人的設計和他的設定是相違背的。

至於文中的超自然力量,我認為原始的亞瑟王傳說是非常典型的多神信仰文化,據考證《亞瑟王傳奇》是以凱爾特文化為背景生成的,但經歷文明演變之後,基督宗教加了進去,才導致有尋找聖杯和加拉哈德的情節出現,故事裡的圓桌騎士們信仰主,卻並未排斥其他的神靈,我也採納了這個設置。我不認為更近期的以「主」為文章中全部宗教活動基準的版本是好的,我認為那是基督宗教的霸權,在這些更晚期的版本中,藍斯洛特被稱為湖上騎士的原因基本都被刪掉了,而亞瑟的同父異母姊姊摩根娜也被與女巫摩根勒菲,甚至戰爭與死亡之神摩莉甘直接重合,描寫為邪惡的形象,我沒有採用這個設計。

我選擇把摩莉甘獨立出來,維持她樂園(提爾那若)之主的形象,在與阿瓦隆的傳說結合,使提爾那若和阿瓦隆融合,而摩根娜就是摩根娜,不管是不是女巫都和亞瑟一樣只是人類。承載提爾那若屬性的阿瓦隆被我設計為凱爾特(與亞瑟王背景下)的天堂,但這裡沒有加拉哈德,加拉哈德依自己的意願,去了主的天國。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深深地感觉,灿你还是比较适合写这种故事
写这种和传说传奇相关联的、加入传说一起冒险、或者重新演绎传说这种风格的故事
就像很早很早以前的子不语系列一样
因为神话传说原本自带的神秘性和浪漫性,这些故事不会被加入太多的理念和解释,只要继承了传说原本的浪漫就会很唯美了
亦因为神话传说自有一套古已俗成的结构和逻辑,有框架所依附的故事也更加自然(包括之前有现实事迹依附的法外制裁(?)也比较自然)

而这篇故事,除了湖中女妖(?)出场前气氛还没有转过来、以及大战的逗逼之气实在是没控制住有些脱线外
亚瑟王传说原本的神秘、浪漫气氛、精灵气息还是比较还原的,尤其是中间有几段去湖上找女妖还有点之前看的一个亚瑟王题材电影里那种妖风环绕(?)的感觉
而兰斯洛特抱着失手击杀的桂妮薇痛苦万分的那段,也是很有传说中骑士团最终走向土崩瓦解的失落的浪漫
就像科幻有属于科幻的宇宙奇观与万物流逝的浪漫,奇幻和神话传说也有属于自己的浪漫,这可以称作是……命运的浪漫吧
但是这些挥舞着红龙旗的凯尔特人到底是怎么把海豚看成龙的,看那些描述我满脑子都是家里的一个水晶玻璃海豚工艺品(X)WWWWWWWWWWWW
看到亚瑟对剑和骑士的迷恋就感到这小伙子一定会被后期剧情安排得明明白白,最后果然是个大人物啊,不愧是经历了王朝盛衰的君主,对感情问题也是那么豁达了WWWWWWWW
那么发出灵魂拷问:获得了亚瑟王记忆的这个亚瑟还是原本的那个小伙子亚瑟吗?(?)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說得一副好像我只適合寫二創一樣......
只擅長屋下架屋錦上添花!

我本來整個只想寫湖中女妖出場的真的!我就只是想寫那段.....誰知道怎麼變成了現在這樣
逗逼氣息.....大概是有一半梅林害的,另一半是我沒忍住,
梅林害的是因為,不管我看哪裡的資料,梅林施法的時候都很逗啊!他的咒語總是顛三倒四,本人也很有一種半顛半狂的氣質,我給他寫了那兩段咒語之後自己都笑了。
另一半是......小蛙被藍斯洛特入侵(?)這件事本身就很好笑,少女的身體裡被塞了大叔的靈魂!對感情很封閉的軀體裡有著姦夫,藍斯洛特用小蛙的身體跟桂妮薇說話我自己都有點忍不住WWWWWWWWW


你家的工藝品可真高級WWWWWWWWWWWWWWW
但那不是一般的海豚!那有點像比較短的龍王鯨!可惡,此處應有設定圖!

但亞瑟王也沒有馬上就原諒藍斯洛特啦,他一百年前才原諒的,但他已經死了幾百年了WWWWWW
後記有說,我採納的版本是亞瑟生前就知道藍斯洛特和桂妮為有一腿,而自己好像被排除了,
他也有感覺自己並不是非常了解桂妮薇,只是一廂情願而已,
而又為了身為永恆之王再次君臨時不再犯錯,所以最後選擇成全他們趕緊去投胎(?)大概也是為了逃避藍斯洛特的情緒勒索

那個不是小夥子亞瑟了,是有了額外的"轉生後另外18年記憶"的亞瑟王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奖励结算中】風大雨大太陽大,天大地大我最大!

你可看過橫躺於棗蓮下的比蒙,臥在蘆葦叢生的隱密處和沼澤裏? 你曾看過口鼻冒煙火、暢泳於大海的利維坦? 又或者,望見那泰坦巨神橫過天際? 地球上無數的文化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