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恐龍神有意識的製造種用來保存物種因果之前,種就已經因為各文化對動物的崇拜而開始自行產生了,而在恐龍神有意識的大量製造之後,祂將種們作為神使分給有需要的神明們。一開始,恐龍神將種的所有管理權限都分出去,亦即祂再也不能對分出去的種做任何的干涉,種的生成方式與能力全都受到領導神的管理,但這逐漸產生了一些問題。

有的神明因為本身是惡神或者神性的定性,根本無意約束種濫用力量為所欲為甚至為非作歹,還有的神放任種去攻擊其他神明來彰顯自己惡神的本質,也有一些神因為信仰消亡能力衰落,管理不住自己的神使反而被神使騎到頭上去,恐龍神本來對這些事情都是不管的,因為祂是大自然的意識沒有善惡的分別,但漸漸的,有神來找祂抗議,這些神帶來了屬於人類(與文明神)的「負起責任」「提供售後服務」的觀念,使恐龍神的認知進一步提升,祂覺得自己有必要管理這些種,換言之不能把所有的權限都分出去。

於是祂要求領取過種做神使的神明們將"種的繼承"與"能力保持"交回給祂,大部分的神都照做了,畢竟由恐龍神上位管理是另一重保險,但也有的神不願意交出來,甚至想要大量製作種來充實自己的力量,為此恐龍神以祂當時能想到的最萬無一失方式做了處置:祂製作出一個比所有的種都強大的種,讓這個種去把所有不願意伏法的種以及後代全部殺掉,斷絕那些不受管理的種的血脈,從本質上將那個種的血系抹滅掉,然後再重新製作那個物種的種來完成該物種的"回收"。

由於恐龍神是自然神,思維與創造能力都是在追人類的發展,其自身沒有超越人類的想像力,且物種的發生受到自然法則的約束,因此祂無法造出另外一種強大的動物來做成種,也因為因果相斥祂不能用魔法生物去做種,祂只能由現存的物種去做選擇。於是恐龍神想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方法,祂將雄獅與雌虎交配生出獅虎,再用獅虎做成種,做出了一個自然界有可能但實際不存在的種,獅虎種。

這便是輝里,種的殺手,將所有不受恐龍神管理的種都清除掉的神造殺戮機器。

輝里的血脈是神造的,他的肉體也是神造的,恐龍神從幾位能製造出人類的神明那里借取材料(大部分是泥土)捏塑了輝里的身體,並注入獅虎血將它做成種,且為了讓輝里能順利的完成任務,恐龍神委託當時還存在的埃及神哈索爾將輝里的心中感情的部分挖掉,哈索爾因為自身的種也在爆走,答應了這個請求,但祂疼愛人,憐憫輝里將做為毫無感情的殺戮機器過完一生,因此並沒有完全將輝里的感情去除,祂只是將那部分的感情"埋起來",埋在輝里身體的深處。

輝里的身體素質和能力讓他在推進任務的過程中無往不利,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不受恐龍神管理的種(以及這些種的家族)都被輝里給殺掉了,直到剩下一個種──蒙古草原狼種陳荷。

蒙古草原狼本來是屬於一個草原民族信奉的戰神,但在草原民族的互相兼併中那個信仰跟隨著祂的民族被消滅了,蒙古草原狼的領導神消亡了,失去神明庇佑的蒙古草原狼家族開始衰頹,本來是江南大家的陳家開始逐漸沒落,陳荷小時候家裡還算是望族,當她長大了之後,陳家已經是負債累累的平民了。陳荷想重新振興家庭,不願意跟其他家族成親來維持家勢,於是利用她高超的社交能力和周旋手腕對其他人強取豪奪橫徵暴歛,經營犯法的勾當官商勾結,累積了許多的不義之財,成為地方上的惡勢力,百姓們跟土地神祈求鎮壓陳荷,但陳荷偏偏又擁有優秀的魔法資質,還養了一堆特種人類當打手,連神都難以處理。

恐龍神讓輝里去殺她,輝里第一次知道了居然有身體能力遠輸自己的敵人可以靠腦袋和戰略把他耍得團團轉,他開始思考,發現自己是一個人,陳荷是一群人,但陳荷是最後的目標,輝里還是堅持要達成任務。在周旋的過程中,陳荷對遠比自己強悍的輝里蒙生了愛意,這讓輝里很困惑,逐漸的輝里的人心開始覺醒,他對感情產生好奇心,並且試圖去了解陳荷。最終,他了解陳荷的目的就是恣意的生活下去,所有的惡事和作為都是為了過她想過的生活,輝里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

然後,輝里開始渴望生命,渴望跟陳荷一樣,自己掌控自己的生命。

他隱約覺得自己在完成任務之後,就會被兔死狗烹了,陳荷是最後的目標,他覺得自己離死不遠了。輝里為了活著,為了去體驗人生他不願意下手,最終他向恐龍神坦承自己不敢殺陳荷,怕殺死陳荷自己就會被奪去生命,而恐龍神作為輝里的領導神,看著他一路的轉變,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適逢蒙古草原狼的神明已經完全消失,恐龍神將蒙古草原狼回收,按照當時的配置權限,祂必須將蒙古草原狼設為自己的神使才能改變種,於是蒙古草原狼成了恐龍神的神使,陳荷被拔去了種的資格,變成普通的女人,輝里的任務結束了。

恐龍神沒有殺輝里,祂覺得輝里是被哈索爾庇護的,祂將輝里留在狼之谷(當時還不叫做狼之谷)並把陳荷留於此和輝里作伴。結果變成普通女人的陳荷相當不滿意,她想念呼風喚雨的大姊頭生活,她開始慫恿輝里弒神。輝里本就作為情感上有缺陷的工具降生,又沒有被好好的教育過人格,過去的人生都是作為殺手只為將目標從世界上消除,根本禁不起陳荷的循循善誘,他襲擊了來訪的象頭神想奪取智慧好想出要如何滿足陳荷,萬幸象頭神帶著自己的神使擋下攻擊沒有受傷,但象頭神的神使護主犧牲了,恐龍神為了補償象頭神,答應將獅虎種的所有權給祂,並打算將輝里和陳荷處死。

然而象頭神聽聞輝里的過去之後,阻止恐龍神,並將輝里帶走,祂認為輝里是缺乏正確的指導和智慧,祂對恐龍神說:「父母不在家,嬰兒打翻油燈導致房屋焚毀,您難道要處罰嬰兒嗎?難道不是處罰父母嗎?主人忘記餵飼,獵狗太餓吃掉麵包,難道是獵犬的錯嗎?」說得恐龍神無地自容(並因此得到了羞愧的感情),於是史上最強的種──輝里作為象頭神的所有物被當成坐騎,被騎走了。

之後,蒙古草原狼就作為恐龍神的神使了,但這件事對恐龍神的影響很大,祂開始認為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必須具有人的情感。因此當祂發現小蛙也是一個只會靠殺戮解決問題、除了恐懼和憤怒之外其他感情表達有點問題的傢伙時,想到了輝里。可是恐龍神還是沒有自己教育神使的意圖(也許也是沒有能力),最終才會採取把小猛放進來跟小蛙一起養(?)的操作,祂覺得只有學會跟別人相處,小蛙才能作為完整的人而不是野獸。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紅峽青燦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sid=EJp5IZ 147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