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下午的時候跟毛和熊對人的成熟度做了一番探討,著重討論了一個點"幼態持續"這個話題,我就想到了一點事。

俗話說人生苦,這也真是小時候不會有的體悟,長大了之後才被迫遭遇了許多事件來體會人生的苦業,不過呢,也該說是因為腦部發育成熟了,所以才會有"體悟"吧。小時候無憂無慮,在如今長大的我眼裡看起來倒不是無憂無慮,只是無知而已,懵懂的快樂不能稱之為真正的快樂,就像為賦新辭強說愁也不是真的愁一樣。但,在那個懵懂無知的年幼時候,又有誰知道這不是真的快樂,也不是真的愁?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人緣居然比我以為的好,前陣子意外住院,竟然有不少人來關心我,出院之後說很久沒見面要吃個飯甚麼的,導致我已經被醫生薛了一筆接下來一兩周還有一堆飯局,並因此變得很拮据。雖然我知道有人是想找我訴苦(比如失戀甚麼的),但我這人對舊識邀約基本是不會拒絕的,於是就有了一個後勁無窮的飯局。

我有一個朋友,是高中時的朋友,她跟我一樣讀普通班,但在某方面的能力比特殊班的還強,這個同學喜歡音樂,小提琴拉得比很多音樂班的同學還好,據說還比賽得過獎。在高中的時候,她接觸到吉他,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彈吉他,她以前從來沒有碰過吉他,她喜歡到去找老師自學,沒事就一直練,想要靠演奏吉他過活。那時候她最喜歡的是伍佰,我也很喜歡伍佰的歌,我們甚至會一起唱。她以前打算成為一位老師,她學業成績比我好考得也不錯,在要填大學志願的時候,本來可以填上更好的學校(比如師範大學),但她卻在那時候毅然決然要去填音樂系,為此家裡的人非常非常反對,因為她不是音樂特殊班出身的,小提琴和吉他也都是自己找老師學,基本上那不完全算是"受過標準的相關教育",畢竟民間老師良莠不齊,也沒有學校單位的人會對她的水準做要求,也沒有表演壓力。

在我們這裡普通生要填上音樂系很難填到好學校(普通生要填上美術系和體育系也是),環境使然我們這裡要搞音樂最好就是從國小國中高中都得念音樂班,一旦中途沒有持續,之後要再繼續真的很難,音樂班的課程和安排都是為了訓練學生特化過的,沒有受到音樂班的特長訓練純靠自學要跟那些一路都受到正規音樂訓練的學生程度不相上下非常困難,特別是大學音樂系的面試一般包含兩種音樂才能的術科測驗,我這個朋友本來擅長的是小提琴,但在高中之後就因為喜歡吉他沒有繼續學,然後吉他又是尷尬的新手起步三年也不能算是很精,她非常有可能無法通過術科測驗,因此家裡人很反對,連學校的音樂老師都不太支持她,認為她應該填選師範大學比較妥當,但是她拒絕了,在經過激烈的抗爭之後順利的考取了一間普通的音樂系。

那時候,我們,或者說她看到的,都是吉他表演者光鮮亮麗的一面,沒有人知道實際上靠吉他為生的情況,不僅僅是生活中沒有這樣的人,我們基本沒有管道可以得知那些人是怎麼生活的,我們以為他們就是學習+練習,有了成就之後辦音樂會,有音樂會就有名氣,有了名氣就能賺錢,寫更多歌做更多的音樂表演,最終就是那些檯面上的吉他歌星。我們不是不知道一般的歌星是怎麼養成的,要上藝術學校和舞蹈學校請私人教練等等,但資訊和眼界缺乏使她(也包含我)認為吉他歌星是不一樣的,我們覺得吉他因為可以隨處表演也很親民,一定是更容易打響名氣也更容易賺錢的,檯面上的吉他歌星比如伍佰和五月天,基本都不是跳舞起家的,所以不會跳舞也沒關係,這些人都是紅了之後才學的舞,她想複製這個模式。

當時她對我說她要成為台灣第一個以吉他演唱為主的女藝人,雖然那時我們18歲,但以人生來說這可說是一種幼夢。

後來她去讀了音樂系,確實也讀得不錯,在大四的時候她開始追尋她的夢想,第一步就是嘗試著演奏生活。她去過幾個餐廳和咖啡廳駐點伴唱,這種真人駐唱的形式在台灣已經逐漸式微,但其實還是有的,以前有很多藝人都是在這種地方被星探發掘的,當時她一周七天晚上都在工作,打工掙了不少錢,等於說她已經站穩了她夢想的第一步。

然而駐唱的錢以零用錢來說很豐厚,以獨自謀生來說其實完全不夠,由於家裡本來就反對她做藝人,她大學畢業的時候就搬出去了,搬到一個很小很小的房子裡,白天在餐廳打工晚上去駐唱,就這樣持續了快要一年,那時候她的平均月薪是22k左右,就是台灣大學生畢業平均的低薪,同樣拿這個錢,很多念其他科系的同學工作都比她輕鬆,但當時她是滿懷希望的,一點都不後悔。那時候她在一家酒吧認識了她的前男友,男友是個酒保,人長得很帥,她開始跟男友同居,白天也不再去餐廳打工了,晚上在男友工作的酒吧駐唱,之後去另外一個24hr的咖啡廳做到早上九點,還是一樣22k。

然後,她就這樣慢慢沉淪到夜生活的那個世界去了,那個由酒吧、女郎、DJ和愉悅構成的世界,在龍蛇雜處的人群中漸漸靠近毒品、性和犯罪的裡側。

在跟男友認識的六個月之後,她有一天發現她男友是會用毒品的,當時她非常害怕,一心想逃離這個男人,但她又跟男友在同一個酒吧工作,而且這個酒吧的薪資佔據她所有薪資的2/3也不能說辭就辭,她就很徬徨,在這個徬徨的過程中認識了新的男友,她沒告訴我新男友是做甚麼的,只知道也是晚上工作晚出早歸的,總不是做研究!

她把一切都跟新男友說了,新男友說他正好要換工作,說能帶她一起遠走高飛,當時她就倉皇的在三天之中搬出原本的房子和新男友一起搭車去高雄,結果卻發現前男友真的在追她,她到了高雄剛剛安頓下來去酒吧和餐廳找工作的時候就遇上了,畢竟前男友也知道她是在那種地方工作的人,挨個找酒吧總是會遇上,她說當時她直接逃進了廁所從窗戶溜出去,連吉他和隨身物品都沒有帶走,之後兩個人又折回台北,再去台中,後來還是回來台北了,因為前男友不追她了,在這段逃亡的日子裡她欠了錢。

我說怎麼不回家呢?她說她母親重病,她不希望她男友這事情去煩到父母,所以都騙他們說她很好,她在舉辦小型音樂會甚麼的,其實在到處逃竄。好不容易在台北重新安頓下來,跟現任男友同居,她重新去找工作,因為怕遇到前男友,酒吧是不敢做了,改成去咖啡廳了,咖啡廳的駐唱是時薪的,做起來比酒吧還少,所以她又換了,後來去了一間24hr的餐館。

一開始她不是餐館的正式職員,所以有保底薪水,一個月居然只有一萬多元,她做了幾個月之後轉正了,轉正之後就沒了保底薪水,居然是看打賞和點歌數來給薪的,也就是有所謂的業績,我對那行不熟,不知道那行的業績是怎麼算的,總之她如果要做到22k,比原本更辛苦。但她說她不能放棄這個工作,因為她現在是餐廳的正式員工,享勞健保和三節獎金,所以再苦也要做。這個工作做了快一年,其他的歌手來來去去,餐廳打工本來就是流動率很高的,除了她,其他的彈唱(她說這叫音樂執行)都做不滿五個月,她還因為堅持很久,得到了加薪,現在23k。

我問她,同樣是22k,其他人做得是光鮮亮麗的正當工作,無論是辦公室跑業務,都是正經工作,甚至很多理科生畢業的起薪是30k,你後悔不後悔?以一個台灣數一數二好的高中裡中等的成績上國立大學音樂系畢業的身分,在各種夜店出入掙錢,抽菸陪酒堆笑臉,我其實覺得很不值,她曾經是那麼優秀的一個人,現在卻變成,痾,說難聽一點是三教九流的社會中下層,說好聽一點是沒有身分包袱,但我能看出她其實是後悔的。

可是她說她沒有選擇了,她現在就只能盡可能地把這個生活過好,因為光是要活下去就已經竭盡全力了,存款?沒有,還還著之逃難前欠的錢,據說還有好幾萬。她現在基本都是不能存錢的,每個月的薪水扣房租和開支之後,就都拿來還了。我又問她回家不?她說不敢,她養了兩隻貓,還有了抽菸的習慣,父親對貓與香菸過敏,母親如果知道她現在怎麼活,怕不是直接過世。我說你要這樣到何時?她說等還完錢她就有錢了,我說你不打算重頭開始,去做其他的工作嗎?她說:

「除了小提琴和吉他,你覺得我會甚麼?我只能靠這個為生了。」

飯局結束,我說:「我付錢吧,你還欠債呢。」她不讓我付,說我是學生沒在掙錢,嗯,硬要付傷她自尊了,我讓她付了,我們兩個邊走邊聊,講了很多高中同學的事情,她都還記得她們,而且還有陸陸續續跟很多人見過面,跟我見面也在她的計畫中的。後來,她男朋友來接她,晚上了,她該上班了,男友騎一台重機載她走了,我初步看上去這個男人大概大我們快十歲吧,講話很有禮貌鬍子刮得很乾淨,梳著有點類似大背頭的髮型穿得滿體面,但是看得出來不是白領階級,我也不知道是做甚麼的,也許也是酒保,酒保很多都打扮得很棒的,我覺得他氣質很像酒保。

然後我就想到了我,我除了殺老鼠和做動物實驗的技術,說穿了也跟她一樣是甚麼都不會的,我只能靠實驗室為生,沒有"實驗室"這個特殊的場所,我也跟她一樣連掙到22K都很困難吧?但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我還是一直和以前一樣活著,我周圍的人都很包容我的任性和胡鬧,簡直就是縱容我一直幼態持續。

在她踏上人生叉路口的那時候,她其實並不知道大部分的吉他彈唱人,就是這樣苦苦掙扎過活的,那時候她不能知道,但現在她放棄不了,我就想也許做研究也只是我以為的那樣子,實際上完全是另外一個地獄,我只是現在還看不明白而已。就像她腦補可以在酒吧被星探相中培養,然後變成伍佰那樣的吉他藝人一樣,我也只是腦補自己博士畢業去當博士後助理,之後能找到助理教授的工作,最後變成教授,有自己的實驗室。

但,在出發的時候,我們並不知道,等我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我後來又想到前陣子開始沉迷的fate,嗯,在士郎決定要成為正義使者的時候,他怎麼可能知道自己會變成紅A呢?

那些事情都得是逐漸變成紅A時才會經歷的,也是因此變成紅A的,所以,既不能預知也沒法停止,等一回首自己已經變成紅A的時候,再也變不回士郎了。

那些幼態持續的人,在他們中二的時候,他們不可能知道自己會繼續這樣逃避這樣軟弱這樣反社會直到30+歲真的成了屌絲還在抱團取暖,延續著他們中二時軟弱的夢,並且阻礙自己變成一個正常的人類。而我們其他度過了中二年紀的人看他們很可笑,他們卻沒法發現自己可笑,因為他們就像是歷史的延伸一樣,精神存在於過去,還會繼續存在於過去,不會覺醒的。

當哪一天我停下腳步,發現我已經是紅A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後悔。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感谢青灿分享,让我对台湾又多了点了解。
关于选择道路的问题,现在资讯更加发达,理论上更容易了解一个专业和行业的情况。当然如果没主动了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想到当时没好好了解就有点后悔……)

顺便扯点大陆这边的情况,大陆这边如果家境允许,考研都不算是坏选择。因为现在大学生的数量溢出,公司招聘要求也水涨船高,学历高意味着投简历相对不容易被筛掉。当然工作一段时间后就更看工作经验和能力了。

以及最近才知道这边网上有个流行的说法,生化环材、机械、土木,这些专业不建议选。虽然比较笼统,而且是和金融、计算机这两大热门专业比,但似乎也有一定道理。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准备开始了吗?

TOP


感谢青灿分享,让我对台湾又多了点了解。

我也是跟毛毛大家熟了才發現有很多事情是不一樣的,以前小時候都覺得台灣和大陸的最大差別只有口音和字體,
但近來我發現最大的差別是人口,很多覺得天差地別的事情都是從人口導致的不同,人口密度啊人口分布和土地環境等等的。

现在资讯更加发达,理论上更容易了解一个专业和行业的情况。当然如果没主动了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想到当时没好好了解就有点后悔……)

現在肯定是更容易了啊,更不會發生我說的這種情況,但在我們高中的時候(差不多七八年前)我真的覺得網路的普及和發達進步神速,那時候班上的智慧型手機還是個位數呢。
而我朋友的情況也不能說是沒去好好了解,我覺得傾向於是因為藝人在職業中本來就不常見,畢竟真的大紅大紫的藝人數量太少,一般的小咖藝人也不是生活中很容易遇上的,所以她沒有機會去了解吉他藝人的成形之道,只看到光鮮亮麗的表面。直到進了那個圈才發現這是一種非常複雜非常危險的生活,風險遠遠大於其他的行業,但她不想(也有點不能)回頭了吧。

大陆这边如果家境允许,考研都不算是坏选择。因为现在大学生的数量溢出(下略

我們這邊其實也是,家裡允許的話一般除非很想就業或者很討厭讀書,不然考研都是好事的,但我朋友現在大概是不想讓家裡知道真實的情況,怕母親崩潰吧,聽說母親是得了非常非常嚴重的精神病,不只是抑鬱症,有兩種以上的精神問題,從幾年前就在家裡休養,有時候連著好幾天意識都不清楚,父親想必壓力也很大,她不願意這樣的家人來擔心或者負擔她的生活吧。

只是,在我眼裡她的生活只會越來越沉淪而已,我不認為那是一個好的生活圈,太......太靠近社會黑暗面了我覺得。

生化环材、机械、土木,这些专业不建议选

這些在我們這邊都還算是好的,我們這裡一般認為文組的歷史和文學是不好的,理組的純數學純物理系不好,而生物相關是表面上好像還不錯但是業內人士都會建議不要選的,太吃運氣和興趣。當然我們這裡的金融(商學)和資訊(就是計算機)也是最大熱門專業,另外能力可及的話,醫學是最推崇的,比商學和資訊差一點點的就是法律和工程。

印象中羽龍是選了機械?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15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20-11-3 21:55 编辑
写得好诚挚,很棒啊,就让我以此作为借口再多摸几分钟鱼来回个帖吧WWWWWWWWW

坚持童年的梦想算不算是幼态持续呢?我觉得不是的,反而是一种可贵的品格~
我们一直以来抨击比较多的长不大和幼态持续,至少在我的概念中并不是这样的~
我所不欣赏的幼态持续,仅仅只包含认不清现实世界,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能认清却拒绝认清,只想活在臆想里自欺欺人的情况罢了~
而如果是这种选了艰难的道路,最终也没能获得什么成功却还能坚持的人,我反而非常佩服。

毋庸讳言,世界上的路肯定是有难有易的,有些路10个人走就有1个能登顶,其余人大概率也能爬到半山凉亭安居下来;而有些路就是10000个人走才有1个能登顶,其余的都要摔下去变得粉身碎骨。越艰难的路,对个人禀赋、意志品质甚至是运气的要求也越高,但在走上那条路之前,任何一个攀登者,都很难提前了解到这条路的真实情况,能持有望远镜的始终只是少数人。所以,走上了好走的路最后爬到了高处,或是走上了难走的路摔死了,这个选择本身只能说是个人境遇和运气,也许他转头回望的时候确实会后悔,会想早知道就挑条容易的路了,但他当初选路时候的心情,他当时的喜好、追求和野望,却又都是真实、诚挚的。颂扬某个选择聪明或是抨击某个选择愚蠢,其实都是没必要的事后诸葛亮而已。

而我更希望的是,随着时代进步(当然时代并不一定在进步),能让所有的路都变得更像是远足而不是爬山,无论哪条路,如果禀赋、意志突出,运气也较好,愿意走的人都能走远一些;而不愿走远或者走不远的,也可以在路上想停下来的地方找到合适自己的休憩之处,不再变成山脚下的枯骨。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紅峽青燦写道:
我也是跟毛毛大家熟了才發現有很多事情是不一樣的,以前小時候都覺得台灣和大陸的最大差別只有口音和字體,
但近來我發現最大的差別是人口,很多覺得天差地別的事情都是從人口導致的不同,人口密度啊人口分布和土地環境等等的。


我的专业感觉比纯机械还糟糕,叫机械工程自动化,个人感觉学的太杂了。

数学物理纯科研应该也难,但是据说可以转到相关专业(又是金融)。文科专业我们这边有个歪路,听说考公务员有一定优势……
音乐专业查了下,好像除了进音乐相关团体工作(酒吧或是餐厅演奏也算……),其它的就是当老师(培训班的也算……),文娱行业的相关岗位。

不过你说的社会的底层确实也是一方面,人还是要向上啊
@大熊星座写道:
写得好诚挚,很棒啊,就让我以此作为借口再多摸几分钟鱼来回个帖吧WWWWWWWWW
坚持童年的梦想算不算是幼态持续呢?我觉得不是的,反而是一种可贵的品格~
我们一直以来抨击比较多的长不大和幼态持续,至少在我的概念中并不是这样的~
我所不欣赏的幼态持续,仅仅只包含认不清现实世界,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能认清却拒绝 ...……


最后一段的比喻让我想起一个不太合时宜的改编文《PCR的小女孩》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263377/answer/80220408


【发帖际遇】 天空羽龙 正在悠閒浏览龙洋城的夜间风光,忽然青光一闪,被割破的口袋成为龙洋第一杀手留下的独一无二纪念礼物。哦不!那好像用是 92F卡币 换来的。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准备开始了吗?

TOP


to熊
这种选了艰难的道路,最终也没能获得什么成功却还能坚持的人,我反而非常佩服。

不知道為甚麼,我總覺得如果我朋友聽到她可能會開心,但我不知道。

我一向是鼓勵人去追尋夢想的,我看到有理想而且有在實行的人通常都會很支持對方(前提是對方的理想在我看來是值得支持的而不是蠢得無以復加的無聊夢想),但我其實還沒遭遇過誰真的去追尋夢想之後變得更加悽慘的,這個人是我頭一次遇上這種事情。
因為你想啊,小時候,她在做她的幼夢的時候,我也是很支持的,那時候我們兩個都不知道她會變成這樣。

所以,我無法對她說出我覺得佩服,這種話,怎麼說呢,因為我認為客觀上她現在的處境是很差的,即使還能勉強過活,以她的學歷來說不應該,而且我感覺她已經有一點點要邁向"因為現實和幻想不一樣而開始自欺欺人"的路上了,她給我這種感覺,比如說都已經欠債不能儲蓄了還要養貓,養寵物那是有餘裕的人做的啊,我覺得她現在就開始養貓,表示她不打算改變這個生活了,我甚至都有點點覺得,她計劃挨個跟我們這些舊識見面,其實也是一種隱性的抱怨和哀嘆,她想要大家知道她現在不好了,與其悶在肚子裡繼續過苦日子,她選擇說出來讓我們在心理上分擔一些或者給她安慰和支持,說白了是一種呼救行為。

但她會變成這樣我覺得,痾,不是說我有責任,那是她自己的選擇,說我是幫兇太自以為是了,不如說,因為我也支持過她,所以她變成這樣我是有一點點類似愧疚的心情的。我知道當時我也沒能力阻止她,她變成這樣是必然的,但畢竟我支持過她而不是冷眼旁觀,冷眼旁觀的話,我大概還能說出點體面話來說我佩服你去嘗試了,但是我鼓勵她了,嗯......心情有點微妙。

能让所有的路都变得更像是远足而不是爬山,无论哪条路,如果禀赋、意志突出,运气也较好,愿意走的人都能走远一些;而不愿走远或者走不远的,也可以在路上想停下来的地方找到合适自己的休憩之处,不再变成山脚下的枯骨

我也很同意你,雖然這個理想也是任重而道遠,要建立在完善的職業體制和學業分流上,以及最重要的,社會對百工的平等眼光,但同時我也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因為社會有階級,總是有被認為比較不好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她現在靠近的那個社會黑暗面(我更喜歡說專門以毒品或性和犯罪等為生的世界是社會裡側)我覺得是社會必然的產物,是不能根絕的人性本質。

to羽龍
机械工程自动化

對對對我就記得你學一個機械啥的名字很複雜,原諒我記不清了

听说考公务员有一定优势……

我們以前也是這樣的,但這幾年社會變動太大,公務人員在台灣已經是被瞧不起的職業了,就是收入還行做的事情也體面,但是社會大眾對這職業存在鄙視,我覺得甚至有點類似清潔人員,賺辛苦錢而且其實收入還行但大家都不願意也瞧不起,我可以不諱言的說這是政治操弄,是政府背叛了公務員。而我個人嘛,雖然完全沒有歧視只有同情,但簡單說,民主地區的人基本都是不信任政府的,公務員這種看政府吃飯的職業在我看來是風險非常大的,不算是自食其力的工作所以我也不樂意做。

最后一段的比喻让我想起一个不太合时宜的改编文《PCR的小女孩》

我看了,這太了不起了!改得超棒的而且很現實,已經給實驗室傳閱了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紅峽青燦写道:
我看了,这太了不起了!改得超棒的而且很现实,已经给实验室传阅了WWWWWWWWWWWW

噗,难道里面写的你们也做吗?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准备开始了吗?

TOP


to羽龍

當然做啦,PCR是分生實驗的基本款,不會做的都不是科科生了。

轉基因啦甚麼的大部分的實驗室都有這技術,這並不難,算是非常非常簡單的了,
打個比方這就是"會游泳的大部分都會游蛙式,做分生的大部分都會做PCR"這種程度的事情而已。
只是成功率跟它難不難沒有關係,跟基因本身有關係,所以像裡面的小女孩一樣搞了好久好久都沒東西是很常見的。
比它更曠日廢時(而且成功率低)的實驗多了去了,比如我專攻的動物實驗就是更加曠日費時且高成本低成功。

所以給實驗室大家看大家都覺得被逗樂了,謝謝羽龍分享這個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0-11-23 12:08 编辑
哎,感觉这孩子最可惜的一点就是大学时代没有好好把握住,导致后面废了
毕竟高中时候不了解艺人怎么起家的很正常,但是大学时候还没有去了解该怎么上升吗?
大学时代作为迈向社会、定下社会地位基调的最后一步,再加上这时候学生自己也成年懂事了有了人生规划,所以大学是最最重要的一个时期
苦主虽然因为高中不是专业生所以没有考上好的专业大学,但是毕竟有得奖的底子在,大学时期如果多去勾搭一下专业大学的同学和导师,应该还是有上升的希望的
然后毕业后想办法通过自主招生类似的途径考个研,就能进入更专业的大学,能够认识更多的、真正的业内人士,自然也就有可能得到更多的上升机会
说起来我微博上就关注了一个提琴演奏者,不是明星级别就是普通的从业者,但因为有专业的渠道,现在是一个正式交响乐团的成员,过得挺不错

所以回到你身上的话,既然你想要做正经的实验研究,真的建议多去勾搭一下国际上的行业大佬,认识更多的、已经有头有脸的业内人士,那才是真正的上升机会
像我们学校,当教授的基本条件都是需要去国外或是国内其他更好的大学镀个金回来才行,只在同一个大学里当助教就会变成酒吧里的普通歌手,很难的

熊 写道:
而我更希望的是,随着时代进步(当然时代并不一定在进步),能让所有的路都变得更像是远足而不是爬山,无论哪条路,如果禀赋、意志突出,运气也较好,愿意走的人都能走远一些;而不愿走远或者走不远的,也可以在路上想停下来的地方找到合适自己的休憩之处,不再变成山脚下的枯骨。
其实我觉得……【最低工资标准】就是用来保护那些没法再走下去的人的
只是……在这种涉及自我实现、人生理想的工作上面,最低工资所造成的的心理落差比普通工作要大多了,这方面社会就没办法也基本不可能特意去补偿了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羽·凌风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sid=6IHo9q 76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