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這段對話只有短短幾分鐘,但在youtube上卻是討論這片子的一個非常重要話題,許多youtuber都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棒的橋段,值得家長們好好省思。而我第一次看這片就被這個橋段深深的感動了,你們知道,我是一個很重視「自己做決定並負起責任」的人,我非常希望我的父母可以認可我這方面的堅持,對於我已經決定的事情,別各種干涉。甚至,我其實就是為了讓我媽看這一段,想帶她去電影院,而且我爸也說過我媽年輕的時候最喜歡阿湯哥了。但......後來演變成了我和我媽幾乎是有史以來最激烈的爭執,讓我對她非常失望,導致我現在覺得,她其實壓根子不在乎我想跟她一起留下怎樣的回憶,而且也不關心我怎麼想的,她只覺得沒有順著她的意思的我就是不孝順。

唉,不提這了,主要是我剛看到一個youtuber談及這橋段,說到不只父母,很多時候甚至公司都會有類似的事情發生,我就心有戚戚焉,想起關於我怎麼教實驗的事情。

說實話,我爸媽都是老師而且我自認表達能力還不錯,但實際上我教人家做實驗的成功率很低,大學時代我教好幾個學妹做動物實驗結果沒有一個學會的,還有人弄死動物直接心理陰影;碩班時教學弟typing教得亂七八糟,教另外一個學弟剝腦他腦子會了手沒有會,只有學長他自己慧根很夠居然能從我這裡學會新的動物實驗,我只能說都他自己努力的,跟我沒有半點屁毛關係。

所以我不常教別人做實驗,畢竟我自己不是一個很謹慎的人,有時候實驗會胡亂做或憑感覺做,實驗本身成功率也不高。並且我不太覺得教人家人家一定會懂,很多時候我覺得某些實驗本來就是有天份成分在內,那種不需要天份的實驗(WB, IHC啥的)誰來做都能做好,也不需要我教,有更多比我更會教的前輩。

我老師曾經說過我常常把最重要的部分忽略掉沒有告訴學的人,我會在meeting上講一堆事情全部人都不知道(但是我覺得他們應該知道),他還氣到扔一本筆記本給我要我把所有細節都寫下來,但是我覺得我已經把所有細節都說了都記錄了啊?我沒說的部份是常識吧!我哪知道人家缺乏常識到甚麼程度我需要講到多detail或者basic啊?而且你缺乏常識導致不知道我在公三小,能算是我的問題嗎?但後來我發現,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常識,那些東西是來自我的經驗和我敏銳的感官給我的知識,確實是學的人沒有的東西。而且分不出常識和知識的差別,明顯是教的人的問題,是我的問題啊WWWWWW

可是......真的很難啊,我其實一直都在期待,能不能教出一個人解剖技術能跟我一樣就行了,我也不算是頂尖,但算是前段班了,可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個人我覺得可以跟我分在同一個區間的,以前我覺得是我不會教,後來我覺得這東西太看天份了關窩屁四。再說動物實驗跟地獄一樣不會也罷,我祝福那些都不懂這也不會的人。至於其他有天份的人,那也不必我,他們自己就可以學得很好。

扯遠了,扯超遠了,其實我是要說我以前的學長是怎麼教我做實驗的。

我大學時代有一堆博士生教我做實驗,超幸福的吧?有四個哦!我就是被四個博士生呵護著寵出來的,怎麼樣?是不是很順遂的開場啊?就是那種小鳥在學飛周圍有四隻老鷹在守著!在菜雞時期有這麼多老手寵我,真的是超得意的啦~

其中一個學長主要教我,他奉行的教法就是實戰主義。最基礎的時候教實驗第一次我看他做,第二次他帶我做,第三次就我做他看,過程中他都不管我,直到我做失敗了才事後檢討我過程中所有的過失。等我比較熟基礎操作之後,第一次我看他做,第二次他看我做,第三次就我自己做。學長他教人,那種不用天份的基礎實驗,教誰誰就會,但他不喜歡教要天份的實驗,他說那很難教。可後來,我們老師要求他教大家動物實驗,結果......我猜你們聽我講過好幾次了,整實驗室只有我一個學會了。

然後輪到我當前輩教人的時候......就是教成你們上面看到的那種慘狀,我才發現要把人教會真的很難,明明我也是照著學長的方法在教,但教誰誰不會......而且還有學生會抗拒操作,會一直叫我做給他們看,最終讓他們做的時候發現無論看幾遍,沒親手做過不可能會。要打個比方的話,如果你們看過博人傳......我覺得學長就是卡卡西,自己會而且很能把人給帶會,教導效率超高的,然後我是佐助,會歸會卻不能讓別人會,死活都不知道怎麼講才能讓人會,我他媽講很多了別人還是get不到重點。

那時候我就懂了,學長狀似不負責任的只示範一遍就讓我做,其實是真正高效率的好方法:很多問題只有實際動手你才會發現困難之處,用眼睛看永遠都是腦會了手不會,並且從錯誤中學到的經驗一生都不會再犯的,好比我大學時代眼睜睜看著學妹們WB電極插錯protein跳海,我相信那倆學妹到死都不可能再把電極插反了。

但.......後來,學長的教法被認為是對實驗器材的浪費,不被允許再放任我們用失敗換經驗了。我只能說我的運氣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好,是天之驕子的那種好,因為在學長被ban之前,我已經在他的實戰教法裡學會了所有分生實驗重要的基本觀念,確實是為我日後做所有實驗打下超硬的基礎,並且他讓我對失敗和研究過程中迷茫的狀態有了抗性,使我面對實驗失敗時不至於陷入沮喪。說真的如果當年沒有他那樣教導我,我可能不會長成如今對實驗自信到爆炸的狀態,等於說我常常自我感覺良好的說自己對實驗素質過硬啥的,其實,是讓學長養出來的。

是學長的放手造就了如今的我。真的。

唉,但是......我沒有本事讓跟我學的人變成像我這樣,這點我還是有時候會覺得遺憾,畢竟我以後要做人家教授,博班啊博後啥的,總還有要教導別人的時候,我真希望那時候的實驗室有餘裕讓我繼續像學長一樣對後輩放手,把實戰主義貫徹到底而不是一直搭著後輩的手做實驗。我很感謝學長讓我變得這麼強,所以我很尊敬這位學長,但我好像沒本事變成讓後輩尊敬的前輩。

but.....話又說回來,也許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教人」是跟動物實驗一樣,需要天份的事情,然後我沒有WWWWWWWWWWWW(爆笑

但我覺得我最近應該有比較會了!因為我沒有在教那種0基礎小白了!現在需要我教的都是基礎已經足夠穩上碩班的人,就像獨行俠教的不是飛官學校學生,而是top gun的學生!是best of best的fighter pilot了,都有可以直接看我做就學會不用我看他做的了,所以以後我的教學成功經驗應該會增加才對。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